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6 男主出没,打情骂俏

发布:2021-09-14 17:48:51

“就、”少年咽了咽口水,“搞他啊!”“如果我不答应呢?”易辞摁下那点不自在,笑着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粉色信封:“眼熟吗?”语气恶劣,眼带挑衅。江扶月皱眉。那是……“没想到你文笔还...

“就、”少年咽了咽口水,“搞他啊!”

“如果我不答应呢?”

易辞摁下那点不自在,笑着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粉色信封:“眼熟吗?”

语气恶劣,眼带挑衅。

江扶月皱眉。

那是……

“没想到你文笔还挺好,就是字丑了点,难怪凌轩看都没看——”

砰!

话还没说完,下颌就袭上一阵剧痛,易辞整个人都懵了。

江扶月一个屈肘,把他死死抵在墙上。

少年又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香味,手上一松,原本用网子提着的篮球骤然落地,弹跳几下,不动了。

可他的心却没办法平静下来,噗通,噗通……

跳个没完。

江扶月趁机从他手上夺过信封,语气很淡,眼神却透着凌厉:“哪来的?”

易辞还沉浸在那种异样又新奇的感觉里,半晌没反应。

直至女人陡然用力,差点把他抵得喘不过气:“我捡的!”

“哪里捡的?”

“走廊垃圾桶旁边。”他亲眼看着凌轩随手一扔,关键还没丢准。

“你拆开看了?”

“没有!”

江扶月抵得更紧,“到底看没看?”

“咳咳咳咳……喘、喘不过气来了……你、谋……杀啊……”

“看没看?”

“真没有!不信你检查……封口……没撕……”

江扶月看了眼,确实完好无损,当即松手,把信往兜里一揣,转身就走。

“喂——”易辞靠在墙上,冲她背影大喊。

江扶月头也不回。

少年咕哝一声,摸了摸脖子,“嘶……”

够狠的!

他俯身捡起篮球,又泄愤般一脚踩灭了地上的烟头,大步离开。

而这一切都被车里三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哟嚯,小爷裤子都脱了,就这?”十七岁的少年歪在后座,没个正形,屈起的长腿一阵抖擞,好似对刚才那一幕意犹未尽。

临南一中是吧?

啧啧,看来他以后的高中生活不会太无聊了。

“坐好。”突然,一道冷沉的嗓音自身旁传来。

少年浑身一僵,腿也不抖了,迅速坐直:“小舅……”

这一声竟叫前排司机听出了几分讨好的意味。

钟家的小太子,全京城出了名的混世魔王,居然也有今天?

不过,再看后座坐着的另一个人,司机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男人眉目冷清,坐姿端正,只一眼就瞧出了距离感,哪怕自己已经为他开了三年车,也仍然不敢直视对方正脸。

有的人即便脚踏尘土里,也不在尘世中。

“舅舅,你看现在都已经放学了,要不……明天再来?反正也不急这一天两天的。”

“进去之后有人带你去报到。”

“可是……”

“下车。”

钟子昂硬着头皮没动:“那个……零花钱能不能涨点儿?”

男人冷冷转眸,朝他看过去,刹那间少年只觉一阵凉霜扑面而来,冻得他一个激灵:“当、当我没说。”

然后拉开车门,落荒而逃。

目送少年进了校门,男人才堪堪收回视线。

司机斟酌道:“九爷,要不要等等小少爷?”

“不用。回御天华府。”

“是。”

突然,手机铃声伴随着引擎声同时响起,司机熄火,看了眼屏幕:“是大小姐打来的。”

男人伸手,骨节分明的大掌,肤色是偏冷调的白,手背依稀可见青色血管。

司机将电话递过去。

男人放到耳边:“大姐。”

“小九啊,你们到临淮了吗?子昂怎么样?有没有给你添麻烦?”女人的声音温柔似水。

“到了,不麻烦。”言简意赅。

“转学办下来没有?”

“嗯。”

“是哪所学校?”

男人朝窗外看了眼,“临南一中。”

“临淮市排名前五的重点中学,应该是不错的。”

男人皱眉,脑海里忽然闪过刚才看到的一幕:少女手里拿着烟,粗鲁又强势地将少年抵到墙上,两人似乎在争一个粉色信封,又或者只是单纯打情骂俏?

总之,不是正常高中生该有的行为。

想起钟子昂也是个混世魔王,谢定渊觉得大姐太过乐观:“我看未必。”

“小九?”女人闻言,霎时紧张起来,“是不是子昂又闯祸了?”

“……没有。”

“那就好,我跟你姐夫是管不住了,他现在只听你的话,打也好,骂也罢,不用手软。这次他能惹出这么大的祸,可见平时被惯得有多厉害……”

谢云藻还说了很多,男人只安静地听,除非必要,很少主动开口。

通话结束,谢定渊疲惫地揉着太阳穴,吩咐司机:“走吧。”

……

江扶月爬完楼梯,正准备掏钥匙,门就开了。

江小弟系着围裙,怯生生站在门后给她让路:“姐。”

“嗯。”江扶月换上拖鞋,往里走。

晚饭还是江小弟掌勺,不过江扶月主动取了碗筷摆好,又顺手盛了饭。

在江小弟略觉惊讶的注视下,她坦然地夹了一块豆腐放进嘴里,嚼完才开口:“不吃吗?”

“……要、要吃的。”

“舌头捋直了再说话。”

江小弟窘迫地把头低下去,然后乖乖哦了声。

江扶月忍住揉他发顶的冲动,轻咳,继续吃饭。

再一次看着江沉星把满满一锅饭吃进肚子里,还意犹未尽的模样,江扶月已经很淡定了。

“姐,我去洗碗!”

江扶月轻嗯一声,没再抢着做。

洗了碗,江小弟又把留给爸妈的那部分干净饭菜用保鲜膜封好,放进冰箱,期间口水咽又咽。

等他回到房间,发现姐姐正站在书桌前,翻看他的练习册。

江沉星咯噔一下:“姐……”

江扶月回头,用商量的语气:“桌子咱们一人一半,可以吗?”

原主从来不做作业,所以这张书桌基本都是江小弟在用。

“嗯嗯!当然可以!我、我把东西收一下……”

“不用,我坐这边就好。”桌上原本就干干净净,只是前面堆着江小弟的课本,不影响使用。

江沉星跑去客厅端了一张凳子进来,一双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她:“姐,你坐。”

小时候,江沉星最喜欢黏着江扶月,但江扶月要上学,他就只能一个人待在家里,所以他做梦都想跟姐姐一起去学校。

但真实情况是姐弟之间差了将近6岁,根本不可能在一个年级,甚至不能在一个学校。

为此,江小弟躲起来哭了好久,后来这个愿望退而求其次地演变成跟姐姐一起写作业。

可上了高中的江扶月根本不做作业,有时候甚至连书包都不背回家。

期盼再次落空,江小弟却还是固执地留出一半空桌,希望有一天奇迹会出现。

所以,现在要出现了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