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路小芸的嘱托

发布:2021-09-15 06:45:05

“奶奶,我们走就是,只是我们的东西……”路小芸大声叫着,怕声音小了,里面听不见。“呵,这死丫头还想要东西,活腻歪了吧!那都是我们老路家的东西,给老娘死远点儿。”砰,一个鸡蛋大的石...

“奶奶,我们走就是,只是我们的东西……”路小芸大声叫着,怕声音小了,里面听不见。

“呵,这死丫头还想要东西,活腻歪了吧!那都是我们老路家的东西,给老娘死远点儿。”

砰,一个鸡蛋大的石头从院里扔出来,差点砸到路小芸身上,幸好她躲闪及时,这是要杀人灭口啊!顺手捡起石头,扔进院内,转身扶起静娘,拉起路小玲。

“娘,小玲,我们走。”

院里传出杀猪一般的叫声:“你个死丫头,想谋杀老娘,你给老娘等着。”

更多的石头从院里扔出来,路小芸赶紧拉扯着二人朝远处走去,这要是被石头砸中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路李氏扔了会儿石头,见院外没有动静,还想再骂几句,路老爹开口道:“别闹了,睡觉。”

“死丫头片子,你给老娘等着”路李氏恨恨的说完,这才进屋躺下。

母女三人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的走着,却不知道走向何方,冷冷的月色洒在三人身上,更添了几分凄凉。

夜深了,温度骤降,身上的衣服根本不足以御寒,路小芸打了好几个寒颤,心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找个避风的地方将就一夜,不然这又是小孩又是孕妇的,冻病了可不好。

静娘脸色苍白,双眼无神,满脸泪痕,就像一个牵线木偶一般,机械的朝前走着。路小玲也是迷迷糊糊的,脸色绯红,双腿无力,完全是被两人拽着朝前走。

路小芸感觉到手上温度的异常,扭头一看,吓得一个激灵,忙扶住路小玲,慌张的叫道:“小玲,小玲,你怎么了?”

路小玲浑身软绵绵的倒在姐姐怀里,呢喃道:“热,我好难受。”

路小芸试了试她额上的温度,滚烫滚烫的,这是发高烧了。这孩子今天吓坏了,又受了伤没有处理,冻了半夜,可不就生病了。别说是路小玲,路小芸也感觉心慌气短,手脚无力,这是饥寒交迫,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今晚。

“娘,小玲发烧了,怎么办?”路小芸感到一阵的无助和绝望,深更半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的,谁能来帮助他们啊!

静娘摸着小女儿身上的温度,也是六神无主,一屁股坐着地上哭泣起来,嘴里还念叨着:“孩子他爹,我们要来陪你了,你等等我们。”

路小芸见静娘指望不上,只好稳了稳心神,思索着怎么办?已经这么晚了,村民们早就入睡了,路李氏是铁了心不会开门,就算有地方去,没有药也不顶用啊!村子里没有大夫,看病抓药要走七八里的山路到临河镇,关键是没有银子啊!连一个铜板都没有。

“娘,你清醒点,快想想办法?”路小芸用力推了推静娘,想着她是大人,经验丰富一些,应该知道怎么办?

静娘稳了稳心神,摸着路小玲滚烫的身体,沙哑着嗓子说道:“玲儿这是被冻得,要捂一捂才行。”

这可是初冬的夜晚,不是大暑的六月,被冻一夜谁扛得住。

“娘,你想想村里有谁家能收留我们。”

静娘认真的想了会儿,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这么晚了,谁家会收留我们孤儿寡母,惹人闲话。”

“那我们找个背风的地方,生堆火烤烤吧!”

静娘点了点头,背起路小玲朝前走去,她知道一个地方可以暂时避避寒风。路小芸原本想自己背小玲,可她和小玲身量差不多背不起,只好在后面扶着小玲屁股,帮挺着大肚子的静娘减轻点压力。

静娘带她们来到一处残檐断壁的屋子里,这是一间荒废已久的屋子,里面杂草丛生,蜘蛛网遍地,连房顶屋门都没有,只有四面倒塌一半的墙壁,即便如此破烂,也比在外面抗风一些。

“听村民说这户人家搬走好几年了,没人打理,房子破烂成了这样。”静娘边说着,边清理了块干净的地,铺上一些枯草,将小玲轻轻的放上去,今天一天她也累的够呛,最近几天情绪波动太大,肚子隐隐作痛,不知道肚子里的娃好不好,看看躺在地上的小女儿,忍不住泪水又挂满脸。

“娘,你把这些枯草都收拾下,我出去找点柴火,今晚在这儿将就一夜。”路小芸说完就跑出去了,幸好天上还挂着一轮明月,冷冷的月光将地面照的百花花一片,不然就要摸黑找柴火呢?

墙角堆了很多枯枝烂叶,路小芸麻溜的抱了很多进屋,准备生堆火驱驱寒,也给自己壮壮胆,这里离山林也挺近的,万一有胆大的野兽下山,那她们就惨了。

没有火石,空有柴火也生不起火来。路小芸想到了钻木取火,可她不会啊!只好在破屋里翻找看有木有能用的东西,运气还真不错,不仅找到了火石,还意外的发现一个破口的瓦罐,用来烧热水还是可以的。

她将火石给静娘,让她把火生起来,自己则抱着破口的瓦罐趁着月色出去找水,在这寒冷的夜晚,有口热水喝也不错。

水烧开后,喂小玲喝了不少的热水,感觉她好一些了,两人这才松了口气,抱着瓦罐轮流喝了几口滚烫的热水,祭祭空荡荡的五脏府,路小芸趁机安慰静娘一番,实在支撑不住,头晕目眩的,忙躺在枯草上睡去。

她让静娘放宽心,以后日子会好的,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也不知道她们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头越来越晕,连抬手也没有力气,看来她也发烧了。也是,今天流了那么多的血,又饥寒交迫的,就是铁打的的身体也受不了。

迷迷糊糊中仿佛看见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有一大团云从远处飘来,上面站着三个人,凝神细看,这不是黑白无常吗?押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那小姑娘可不就是路小芸吗?

见他们马上要飘走了,路小芸忙大叫到:“路小芸,你别走,路小芸你别走。”

三人同时停下脚步看着她,路小芸讪讪的笑了笑:“那个黑白无常大哥,你们能不能让她回去啊!我跟你们走。”

黑白无常看了看路小芸,高深莫测的说了句:“都是命,命中注定的,你挣扎也没有用。”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什么命中注定,我才不相信自己的命那么差,路小芸愤愤的想着,见他们要走,大声喊道:“路小芸,你忍心扔下你娘和你妹妹吗?”

被黑白无常押着的小女孩扑通跪在云上,满脸泪痕悲戚戚的说道:“姐姐,求求您,求求您照顾娘亲和小玲”说完就砰砰砰的磕头。

照顾,我怎么照顾她们啊!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路小芸一个头两个大,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喂,你回来自己照顾啊!”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突然抓起小女孩迅速离去,空中只留下一句:“姐姐,我会帮你的。”

“喂,你们别走啊!到底怎么回事,跟我说清楚啊!”路小芸大声喊叫,却没有答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