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重生

发布:2021-09-15 08:28:12

幸福吗?出了单位的江男,正要过道打车去医院时,手机响了,是家里来电。她忽然想起今天婆婆驾到。接起来刚要说话,结果电话那端的争吵声非常清晰的映在耳边:“妈,是我要丁克,不赖江男。...

幸福吗?

出了单位的江男,正要过道打车去医院时,手机响了,是家里来电。

她忽然想起今天婆婆驾到。接起来刚要说话,结果电话那端的争吵声非常清晰的映在耳边:

“妈,是我要丁克,不赖江男。有毛病也是我有毛病行了吧?您别老孩子孩子的,别逼她了。”

“你能有啥毛病?生不出孩子就是女人有病。

当初我就不让你娶她。

那家庭都不全和,跟个流浪猫似的。这样婶儿家庭出来的孩子都毒性。

我说这个,儿子你也别不服。

你想想,她妈早早就死了,都没个人催她生,要活着能让她就这么着?早跟后屁股催了。

她就是没妈教!

倒是有个爹,可你那岳父也跟死了一样。

结婚都不让亲爹参加婚礼,你想想那江男心得多狠。你再听听她主持那节目,嘴毒心黑、厉害茬子,你还虎了吧唧护着呢。

我看那江男不给你生孩子,备不住就是外面有人了。

凭啥她能运气好当名人?我咋没看出来她有啥才呢?学历不如你,也没你有眼力劲儿会来事儿,那人家为啥提拔她?

傻儿子啊,不定跟哪个领导搞三搞四你头上都绿了呢!

你瞅瞅她这满柜子衣裳,那化妆台都让她堆满了,把她嘚瑟的,这就是跟她爸一样,这是不正经的证据。

上梁不正下梁歪,不安心过日子才不生孩子,我告诉你……”

“妈!你够了!江男过年过节给你拿钱拿东西,她什么时候眨过眼?换来的是你这样说她?往她脑袋上扣屎盆子想没想过我?”

“你甩了她不就没屎盆子了?

再说她挣的多咋的?挣的再多也是你们俩的共同财产。

我都找人打听了,她挣一块有你五毛,离婚都得一人一半儿。

儿子,你也不用跟我瞪眼睛什么儿不儿媳,没你她是个啥!跟你过一天是我儿媳,不过那天,你当我稀罕瞅她?

我实话告诉你,我这回来就是给江男下最后通牒:离婚。

她也别糊弄我往后拖了,让她直接滚犊子。

儿子,妈实在没招了,我现在掐半眼珠儿看不上她。妈再给你找个大姑娘行不行?

咱三十多岁正好的年纪,要房有房要车有车,这都现成的。大学生啥本事没有,有的是想一出校门就享福的。

别看你是离婚的,男人不耽误啥,又没孩子牵扯,那些大姑娘们指定上赶子。她们年轻又嫩又好生,亏不着你!”

老太太苦口婆心说完,几步蹿到沙发旁,一把捞起来电话,撕破脸忽然狠了狠实道:

“江男,刚才我说的话,听清楚了吧?赶紧着,别占着茅坑不拉屎,给我净身出户滚犊子。你滚蛋当钉子我都不管,别说丁克了。我们还要传宗接代,你别这么耽误我儿子。我们家可跟你那大破家不一样,也不像你,跟死野狗似的无所谓!”

噼里啪啦好像撞碎东西了,夹杂着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大喊声:“妈你?!”紧接是丈夫慌到声音打颤:

“媳妇?媳妇你听我解释,妈她现在脑子不好使,什么时候打的电话我都不知道!她岁数大了,别和她一样的,别……”

站在马路边的江男,直接把电话按断了。

她被这些话气的,心抖、手抖、紧闭的眼皮也在颤抖。

手机还在一遍一遍的响。

马路对面的红绿灯,红了、绿了,绿了、红了。

江男深吸一口气,睁开双眸,裹紧身上的大衣,迷茫地看向来来往往的人群。

当她望见一群穿校服的中学生在对面打闹说笑时,好像有些恍惚了似的。

她似看到了曾经有个胖女孩儿,也把那肥到不行的身材藏在校服里。

很多男生恶意的叫她“三层肉”,因为肥到脖子真有三层肉。

而那些给她起外号的男生里,还有她偷偷喜欢的。

被人叫三层肉、肥牙箍,或者最直白的一声“胖子”,她还要讨好的对同学们笑笑,只求别孤立她,她需要小伙伴。

瞧她多懦弱。

而胖妞不止是在学校懦弱,在家里也同样缩着。

那胖妞的爸爸找了小三。小三是妈妈最亲近的朋友。

胖妞比妈妈早发现一步却不敢告诉。等妈妈知道了,她居然哭求着妈妈别离婚,因为她害怕。

当时怕的是什么,即便若干年后的今天,三十多岁的她也想不通。或许像守着一个水晶球,看起来美好就行。

可想而知,丈夫找了第三者,第三者是好朋友,胖妞的妈妈得知真相那天,有多深受打击。

从此,以泪洗面,忍了好几年。

打击到,后来慢慢的,胖妞的妈妈不爱说话了;丈夫回来的越来越晚了;女儿考上大学了;给亲娘体面地送走了;娘家弟弟生活也富裕起来了。

胖妞的妈妈悲观地觉得:女人的一生,任务完成了。吃了安眠药,就那么撒手而去。

妈妈突然没了,“三层肉”不敢再胖了。

因为没有人再夸:“我闺女就是胖也最漂亮。”

胖妞减肥成功,胖妞不再懦弱,她出落成一朵花。

可有什么用呢?

她挽回不了妈妈。她抱着冰冷的墓碑撕心裂肺地喊:“我不会原谅爸爸,一辈子都不会!妈……”

她没了家。

尤其是不知道去哪过年。在急求渴望中,嫁了人,有了丈夫。省吃俭用的一起使劲儿,买房子、买车,挂喜欢的窗帘,置办很多漂亮的餐具,努力活成幸福的样子。

但夜深人静,只有她自己清楚,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却每每想起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怎么也过不去心理那道坎儿,恨不得从头捋一遍。

较真儿,爱和自己置气,想起过去能气哭自己。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觉得自己也不会是个好妈妈,因为性情有缺陷。

江男甩甩头不再看那些中学生,迈步准备过马路。

离婚?生孩子?这操蛋的人生,甭管接下来要干嘛,都得先好好活着,有病看病。

时间不会停下来,该发生的也躲不过去。

吱呀一声急刹车响起……

哐当一声后车撞前车追尾了……

骂骂咧咧的争吵声……

被忽然堵住路的车辆,接二连三的按车喇叭声……

最前头的司机手足无措下车,他傻眼地看向躺在他车头正前方的江男。

明明没碰到啊?怎么毫无征兆就倒这了?

围观的人群里有大妈认出来了:

“呀?这不江男吗?女主播,啧,有话谈那个。快送医院。那个司机,你别往后躲啊?她不能是碰瓷,可能是昏啦。”

“那大伙都帮我做个证。大姐搭把手,别她醒了讹我。”

——

“闺女啊,吃饭啦?”

我妈喊我。梦中的江男笑着哭了:

妈,你看我多想你,总做这个梦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