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冰灵

发布:2022-06-22 16:27:26

千苓刚度过这个月的焚心之苦,冰壁上有道若隐若现的白光,突然破冰而出,一位晶莹剔透的少女,雪白的面庞,银白的长发,浑身一丝不挂的出现在千苓面前。在看到千苓后高兴的跪拜道“小女...

千苓刚度过这个月的焚心之苦,冰壁上有道若隐若现的白光,突然破冰而出,一位晶莹剔透的少女,雪白的面庞,银白的长发,浑身一丝不挂的出现在千苓面前。在看到千苓后高兴的跪拜道“小女冰灵见过上神,幸得上神的灵气相辅,助我得以精灵真身!”

千苓略显惊讶的看到眼前这个少女,这世间万物若非心怀虔诚之心修行,又何以得以真身修为,千苓对着少女施法,将一身白袍落至少女身上,“既已休得人身,就要像人一样穿衣修容,你是女孩之身,切不可随意裸露!”

冰灵穿上衣服,高兴的俯身于千苓膝上,“冰灵谢过上神,上神可否收留冰灵?冰灵在冰壁里看到上神每月都受焚心之苦,冰灵虽修为不高,但是我的真身可以助上神缓解焚心之苦,定是比这些破冰块要有用的多。”

千苓看着眼光闪闪的冰灵,托着下巴伏在自己的膝上,不禁想起年少时,她也是这样伏在师姐千云的膝上,忍不住的抚上冰灵的银丝,“好,可是这屋子无趣得很,你也不能随意外出,就只能跟在本尊身边修行,你可愿意?”

冰灵起身,叩道“冰灵在寒冰里百年都待得住,只要上神能收留冰灵,冰灵定会好好的为上神化解焚心之苦。”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千苓带上面具起身,走到房门前,手袖一挥,房门便打开,哑婆婆着急的跪地,手上着急的比划着,千苓明意后立即消失掉,一脸无措的冰灵扶起看着她一脸惊讶的哑婆婆...

千苓隐身来到海边,几个娃儿在船上哭着唤着寄云的名字,熟悉水性的江山,脑袋浮出海面,嚷道“太黑了!什么都看不到!”

千苓悄无声息的潜入海底,海底竟布满了一股污浊之气,深蓝的底色变得幽黑,千苓施法清散污气,看到已经昏迷的寄云在海底飘着,千苓向他游去,带着他浮出水面,哑婆婆早已在岸边等候,众娃儿一副闯了大祸的表情,颤抖着不敢吭声,只有江山目不转睛的看着像瓷娃娃一样的冰灵,暗处还有双枯竭的双眼看着这一幕...

千苓把寄云交给哑婆婆后,便消失了,冰灵也紧跟其后。回到屋里,哑婆婆把寄云放在床上,顺便把湿了的衣服换掉。千苓施法将围绕在寄云身上那黑色的污气清掉,没想到在这岛上竟然有怨灵在作怪,而且为何针对寄云一个孩子,难道寄云的身份被发现了...

伴随着被呛到的咳嗽声,寄云略微艰难的睁开眼,哑婆婆赶紧上前给他拍背,寄云看到一身白衣的千苓,心想完了,这莫不是抓鲛人的事情被师傅发现了!

“抓鲛人出岛的事情,是谁跟你们说的?”千苓开口问道。

“江山听到他爷爷和他哥说的!”寄云也不敢隐瞒,实话实说了。眼珠子一转,才发现在一旁晶莹剔透的冰灵,惊讶的喊出声“你你你你是什么妖怪?”

冰灵听到“妖怪”两个字可不干了“说谁是妖怪,我是精灵好吗?”

千苓斥到,“在为师闭关之前,曾说过,你不可再往外跑,你为何没听为师的话,肆意的跑出去做这些没用的事情!”

“师傅,这岛上都是犯了事的妖魔鬼怪才会被关在这里,我们是犯了什么事,才会到这来,你们从来都没有告诉我,我们为何会在这岛上!我想出去看看,他们说岛外可好了...”

“从今天起,你再跑出去,为师就打断你的腿。”千苓训斥道“哑婆婆,若你再这番纵容他,再有下次,你便不必再伺候寄云了!”

哑婆婆跪下身子,打着手语示意着“老奴会看好寄云...”

千苓施法封住大门,拂袖进入冰屋,冰灵对着寄云吐了个舌头便紧随其后,寄云懊恼的捶着床,望向哑婆婆问道“哑婆婆,你说,你告诉我,我们为何在这岛上!”

哑婆婆起身爱怜的抚摸着寄云的头发,随后打起手语“孩子,你师傅都是为了我们好,若没有她把我们带到这来,我们早就无容身之地,你就别问了,听你师傅的话...”

千苓回到冰屋,思量着寄云这事异常,看来这岛上有人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来了,她不是不知道寄云经常跑出去,她未严格管教,一是为了让他也多出去接触其他人,二也是为了掩人耳目,越是神秘的就越有人想要探究,但是还是被人盯上了。千苓望向冰灵吩咐道“冰灵,你替本尊去探查些事情,本尊不便露面!”

冰灵高兴的应丞着“上神交代的事情,冰灵定万死不辞。上神想让冰灵去探查何事,是和屋外那孩子有关吗?”

千苓说道“你和他们迟早都会照面,你因我而得以真身,日后亦是要随我修行,就和寄云一样叫我师傅吧,切记,在这不能唤本尊为上神,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师傅在上,受冰灵一拜!”冰灵高兴的叩拜着。

千苓扶起她说道“你去打听一下岛上有个叫做江山的孩子,看看他家里是什么人物。记住,借助冰气隐身,悄悄的查探就好。”

江山家破旧的房屋外,随着冰灵的到来,寒风开始肆虐起来,一统从屋外多拿了一捆干柴,清秀俊朗的面庞在冰风下也愈加的冷峻起来,冰灵调皮的随着冰霜覆在他的发丝上,晃悠的进到里屋,一统将干柴一根一根的放进篝火里,卧床的老者咳了几声,一统丢下手中的柴,来到老者床边扶起他,又递过茶水,老者润了喉后,缓缓的开口道“一统啊,爷爷看来是快不行了...”

一统难掩眼中的忧伤,“爷爷,您一定能熬过去的,您不能丢下我和江山啊!”

老者从怀中拿出一个虎符,铜制的虎头已被抚摸得光亮,“这是当年征战时,你爹的虎符,你收好,这是你爹唯一的遗物了,可惜啊!就差那么一步,这天下就是咱们家的了。你放心,爷爷就算要走也会把你们兄弟两安顿好再走,你是兄长,江山这孩子被我宠坏了,你以后无论如何都不可抛下他...”

一统接过虎符回道“我知道了,爷爷!”

冰灵看着浑身一团污气的老者,这怕是怨灵吧!

干柴都供给了老者和弟弟,一统裹紧破旧的被褥,手里握着虎符,指尖不停的抚着虎头,鼻子呼吸出的气凝结了成微霜落在他睫毛上,一统忽然觉得今夜格外的寒冷,冰灵一下子就心疼起这懂事的少年,待他睡着后,冰灵轻轻的拿走他手中的虎符,回去交差。

少年睫毛上的霜,越来越重,冰灵回头凑近一统的脸,轻轻一吹,霜花飞散,这还是她在这个岛上除了上神之外见到的为数不多的俊容,冰灵跃出屋外,顺道将冰风和寒气都带走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