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落海计

发布:2022-06-22 16:27:27

千苓回自己的房内,面着冰壁沉思着,冰灵也回壁里短暂休息了。这不长不短的二十年里,上百次的焚心之痛都倚仗这寒冰缓减痛疼,但是岛内太荒凉,好像已不很适合寄云的不断成长了,离了这结界,她的命石便会亮起,天界的人便会明白她还好好活着,也真是有些难为啊...千苓千苓挥袖,一幅六界的地势图形象展现在她眼前,这天下之大,得好好的择个安身之地了。。...

千苓回到自己的房内,面着冰壁思索着,冰灵也回到壁里休息了。这不长不短的十年里,上百次的焚心之痛都依仗这寒冰缓解疼痛,可是岛内太荒芜,似乎已不适合寄云的成长了,离了这结界,她的命石就会亮起,天界的人就会知道她还活着,着实是有些为难啊...

千苓挥袖,一幅六界的地势图形象展现在她眼前,这天下之大,得好好的择个安身之地了。

相安无事几月后,千苓再次对着寄云施法将他的魔气掩盖得一丝都察觉不出来,也给了他与小伙伴玩乐的自由,只是再三叮嘱,不可再去海边网什么鲛人,并明确告知他,蛮荒之岛,鲛人是不会进得来的。但是孩子的天性都是反向为之,嘴上答应得好好的,一出门还是跟着伙伴们来到了海边。

在千苓闭关后,哑婆婆不安的望着越来越暗的天色,今夜的天为何格外的污浊!离城公躲在暗处看着努力撒网的孩子们,他已油尽灯枯了,必须得做最后的一搏了...

在风把海浪掀了几番后,在木船上的孩子们都摇摇欲坠,离城公将一团污气,随着幽黑的夜色,卷起寄云沉入海里!

“寄云又掉进海里了!”树心大叫起来。“江山,你快下去把他捞起来。”

江山努力稳住晃悠的身子,看着汹涌的浪潮,心里也打起退堂鼓,“这浪太大了,咱们先靠岸吧!”大伙手拉着手,小心翼翼的靠岸,终于平安落地。

离城公拖着孱弱的身体,装作着急的模样向他们疾步走来“哎呀!我的祖宗们啊,你们快下来...”

江山看到离城公,激动的喊道“爷爷,寄云落海里了,怎么办啊?”

离城公未犹豫,化作一团黑气沉入海里。

一直默默跟着身后的一统,目睹了爷爷所做的一切,在看到爷爷沉入海里了,他着急的现身,江山看到一统后,心虚的叫了声“哥,爷爷他...”

一统没空理会他,死死的盯着爷爷消失的海面,不一会儿,离城公抱着寄云浮出海面,回到岸上,一统和江山着急的向前扶住,离城公使出最后的灵力,将寄云救醒,在寄云的呛声响起后,离城公再也支撑不住的倒地,“爷爷!”两兄弟着急的呼唤着“爷爷,你不能有事啊!”

寄云回过神来,知晓了是江山的爷爷救了他,老人家本就年老体弱,还下海救他,他慌了起来“江山爷爷、江山爷爷你醒醒啊!”随后他对着两兄弟说道“一统哥,江山,快把你爷爷带到我家去,我师傅术法高强,一定能救活爷爷!”一统二话不说,背起自己的爷爷,快速的朝寄云家移去。

回到家中,寄云着急的拍打着千苓的石门,“师傅,你快出来,救救江山的爷爷...”

在打坐的千苓,皱了眉头,一旁的冰灵说道“师傅,是不是要开门瞧瞧!”

千苓睁眼,脸上即刻覆上面具,起身,打开了石门,一统惊住,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出尘的一名女子,这就是神吗?

寄云立即抱住千苓的腿,跪地说道“师傅,江山爷爷为了下海救我,现在昏迷不醒,师傅您快给他看看。”

千苓看向奄奄一息的离城公,施法给他运气,冰灵悄悄的走出来,一统和江山愣住,江山终于再次见到他魂牵梦绕的冰灵,一统则是证实了那夜与他四目相对的女孩,不是梦。

离城公终于恢复意识,打断了千苓为他运的气,一统和江山赶紧扶好自己的爷爷,哽咽的叫唤着“爷爷...”

离城公一手握住一个孙儿,想要起身回礼,却无力动弹,千苓见状说道“离公不必多礼!”离城公艰难的开口“老朽谢过上神,上神,老朽已油尽灯枯,不敢再浪费上神的灵力,只是老朽的这两个孙儿,求求上神开恩,收下我这两个孙儿...”

一统恍然大悟,原来刚才爷爷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在死前将他们托孤,“爷爷,你别丢下我们!”江山扑在爷爷怀里哭得不能自己。

寄云朝千苓跪下,“师傅,你答应爷爷吧,都是为了救我,爷爷才变成这样的...”千苓看着这哭哭啼啼的一群人,救了寄云的这份情摆在眼前,让她颇为为难“本尊可以为你疗伤,定能延续一些时日!”

离城公让一统和江山跪下,对着千苓跪地磕头,离公说道“老朽怕是熬不过今晚了,上神,不到万不得已,老朽也不敢如此叨扰上神!这两个孩子是凡胎,我走后,他们就会沦为这岛上其他妖魔鬼怪的猎物,老朽如何能安心的走!”用尽了最后的一口气,离城公再看了眼两个孙儿,身子再也支撑不住的倒下。

一统大叫“爷爷!”

千苓赶紧再次渡气,为时已晚,离城公的躯体化作黑气缓缓消散,江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叫着“爷爷!爷爷...”

冰灵看着一统悲伤不已的样子,心也跟着揪起来。千苓看着那一缕向外飘散的黑气,面具下的表情既无奈也悲哀,作为活了几千年的上神,早已见惯了生死,事已至此,千苓对哑婆婆说道“哑婆婆,为这两个孩子整出个房间吧!”

一统不可置信的抬起泪眼望着千苓,千苓也望向他说道“从今往后,你们两兄弟就留在这里随我修行,今夜之事,定又是你们不听劝告,肆意跑去海边引起的。”江山抽泣着,意识到了自己犯下的错,千苓望向寄云,“寄云,你今夜就为离公抄百遍往生经,以报答他对你的救命之恩!”寄云在这情形下也不敢争辩,甘心的受罚。

千苓再次对着一统和江山说道“你们家里若还有什么东西,就去带过来吧!冰灵,你帮衬着点!”

一统带着江山跪身叩恩,千苓转身回到房里。待石门关上后,冰灵来到一统身边,“快起来吧,师傅已经答应收留你们了!”然后替江山抹去脸上的泪珠,哎呀,这惨兮兮的小脸,江山被冰灵的这一举动倒是止住了泪,突如其来的羞涩,让他不知所措。

一统看着冰灵“那天是你吧?”

冰灵倒也不否认“就是我!我叫冰灵。嘻嘻,我只是路过你们家!”

寄云开口说道“一统哥,爷爷已经走了,你和江山回去收拾东西吧,以后咱们就能在一起修行了!”

一统垂下眼,他多少是有些心虚的,因为他知道爷爷的所作所为,但是现在在这个岛上,爷爷会舍命选择寄云家,说明寄云家是他们唯一能依靠的地方,他开口说道“谢谢你,寄云!”

寄云也愧疚的低下头“一统哥,你别这么说,爷爷是因为救我才走的,我今晚就是不睡觉也要给爷爷抄往生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