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三,大厅奇遇

发布:2022-06-23 14:06:04

这双眼睛恰恰王晓林,本想当着蒋一涵的面叫冬冬很难看之极并好好的耍个他,可突然会出现个美女救兵,王晓林很恼火。当美女走出来面馆时,王晓林在后面暗自跟随,见美女追上冬冬,王晓林恨的咬牙切齿。这女的真贱,居然主动追帅哥,还挎着他的胳膊,王晓林的心在颤抖着,当美女走出面馆时,王晓辉在后面暗暗跟着,见美女追上冬冬,王晓辉恨的咬牙切齿。。...

这双眼睛正是王晓辉,本想当着蒋一涵的面叫冬冬难看至极并好好耍耍他,可突然出现个美女救兵,王晓辉很郁闷。

当美女走出面馆时,王晓辉在后面暗暗跟着,见美女追上冬冬,王晓辉恨的咬牙切齿。

这女的真贱,竟然主动追帅哥,还挎着他的胳膊,王晓辉的心在颤抖,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惩罚他们。王晓辉的眼里冒出凶光。

王晓辉觉得自己有钱,必须比冬冬强,可事实相反,冬冬在哪方面都优胜于他,这是他嫉妒冬冬的最大原因。

这几天王晓辉很开心,因为他把蒋一涵从冬冬身边抢了过来,是王晓辉废了好多计谋和攻略才已成功。

首先是“捡花”事件,王晓辉用小恩小惠跟蒋一涵的同寝姐们打成一片,暗自打听蒋一涵的一切,最后发现蒋一涵爱钱,王晓辉很高兴,这是自己的强项。

他始终想接近蒋一涵,可冬冬一直陪伴,自己没有机会。

有一天,王晓辉通过蒋一涵室友知道冬冬要送鲜花,他就跑到花店,(这是大学附近唯一花店)与店主商量计谋。

首先他拿着鲜花,然后说不要了,将鲜花扔到地上,并自己录了下来。当然他扔的鲜花很有特点,可以说独一无二。

店主在捡回来,放到店里卖。

当冬冬来买的时候,店主说服冬冬低价给他,冬冬不知内情,只感觉太便宜了正常几百的鲜花几十就买到了。

王晓辉把扔掉鲜花视频发给蒋一涵的室友们,室友们都觉得可惜,当蒋一涵拿着鲜花回寝室时,室友们都懵了。

最后室友将王晓辉扔掉的鲜花视频给蒋一涵看,她不相信,一样鲜花多的是,不见得冬冬是捡王晓辉的鲜花。

巧了,室友和店主有微信,一问此款独一无二。蒋一涵很尴尬,脸色通红,真想钻进地缝。

加上室友们被王晓辉洗过脑,一顿叽叽喳喳的瞎说,蒋一涵很是生气。

这就是王晓辉的计谋策略,真是用心良苦。

他一边跟着冬冬和方晓楚一边打着电话。

金碧辉煌大酒店离这不远,这是本市最豪华的酒店,别说皇宫似的装潢,菜品也贵的吓人。

酒店的停车场就像豪车展,世上各种名车应有尽有,说明来本店消费顾客的实力,都是达官显贵们,每辆车旁都有专业保镖把守。

各个穿着笔挺服装目不斜视。

很多大众在车场很远自拍留念。

“这是去哪?”

冬冬觉得不对劲的问道。

“金碧辉煌大酒店。”

方晓楚毫不犹豫的说。

“什么?很贵的,我不去。”

冬冬站住。

方晓楚微笑的看了他一眼:“我请客,你只管吃就好了。”

“不,太贵了,没必要嘛。”

“为了偶像奢侈一下不足为怪。”

“偶像?”

“对呀,走吧。”

方晓楚驾着冬冬向酒店走去。

冬冬在琢磨方晓楚的话,“偶像?什么时候成偶像了?不过,自己太饿了,没有力气反驳。”

王晓辉跟到酒店门口看着“金碧辉煌”几个大字。

“奶奶的,真有钱,敢在这地儿消费。”

他自言自语道。

酒店大厅与酒店名字相符-金碧辉煌。

大厅有豪华的沙发,是供顾客休息的地方,茶几上摆着各种鲜果和鲜花,室内幽香。

迎宾小姐微笑服务使环境更加靓丽,更加舒适。

冬冬找个角落坐下。

迎宾小姐送上香茶。

“我去洗手间一趟。”

说完冬冬向前走去。

方晓楚看着沙发上的吉他心想,真看不出啊,这把吉他这么贵。

她无聊的向四周望去,酒店不但豪华,客人也很多,来来往往的达官显赫真不少。

在门口的沙发上坐着一对男女,两人侧身谈着事情,方晓楚一愣,似曾相识。

她认真的看着那个男人,当男人面对方晓楚时,方晓楚惊呆了。

什,什么情况?不可能啊,他去卫生间了,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富人?方晓楚惊的捂住了嘴。

只见她对面那个男人衣冠楚楚,一看衣着就是个很有地位或者富有的主,叫方晓楚惊讶的是他与冬冬一模一样,只是穿着不同。假如冬冬换成那样服装,他就是冬冬。

方晓楚把捂着嘴的手换成捂住头,闭上眼睛思考……她平静自己,然后又睁开眼,天啊,就是换身豪装的冬冬。

方晓楚坐不住了,她刚要站起来。

突然,大厅跑来一个女人。

“骗子,你竟然在这鬼混。”

那个女人对着貌似冬冬的男人大喊道。

这一声惊动了全场,整个大厅人都向这边看来。

不知从哪冒出西装革履、都戴着墨镜的保镖一下子将那名女子按住。

貌似冬冬的人一摆手。

保镖们把她撒开。

女子吃惊看着貌似冬冬的男人。

突然,从旁边跑出王晓辉。

“误会!误会!对不起了!”

说完王晓辉拽住女人就要走。

“就这么走了?你以为我们是被你调戏的吗?“

貌似冬冬的男人说。

王晓辉认真的看着貌似冬冬的男人,天啊,一模一样,太像冬冬了,但绝不是一个人,这是个富豪。

“大,大哥,对不起,我的女人冒犯您了。”

“管谁叫大哥呢?”

貌似冬冬的男人怒眼一睁的喊道。

“啊!不是,不是,兄,兄弟,不,不,先生,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开始我还想怎么惩治这个女人呢,既然你来了,你替他受罚吧。”

貌似冬冬的话音刚落,一帮保镖把王晓辉按住。

“大,大哥,不,不,先生,先生饶命。”

“你打扰了我的好事,不可能饶你。”

貌似冬冬的男人说道。

“我爹王老大。”

王晓辉突然喊道。

他内心彻底崩溃,对付冬冬行,遇见强者立刻尿裤子,急中生智只有把老爹摆出来救援,因为他老爹在本地很有名气。

“王老大?”

貌似冬冬的男人疑惑的说。

他旁边的女人在他耳边嘀咕着什么……

王晓辉的眼里放出光芒,做出哈巴狗讨好主人的表情。

“哈哈!你个不孝之子,把你老爹的外号都叫出来了,我还真不知道王聪绰号王老大。”

王晓辉讪笑的点着头。

“你给王老大打个电话。”

王晓辉一愣,旁边的保镖撒开他。

他没招的拿出手机拨号。

“爸,我惹事了。”

“什么?”

“你接下电话吧。”

王晓辉说完双手颤抖托着电话给貌似冬冬的男人。

“李璇。”

“哎呀,二公子好。”

电话里传出王聪的声音。

“我儿子说惹事了,是惹你了吗?”

“他耽误了我的好事。”

“哦,哦,都是本人管教不严,对不住啊,对不住啊。”

“对不住就完事了吗?”

“啊,啊,那不能,那不能,看在咱们多年的交情上,请您网开一面,以后我王聪必加倍回报。”

“别整没用的,谁叫你以后回报,就说现在。”

“那,那你想怎么处理?”

“我想要他一条腿。”

“啊?别,别啊,千万别,您说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别生气,别生气,都好谈,都好谈。”

“马上打我秘书账户一百万,这事就算了结。”

“啊?有点多吧?啥事那么严重啊?至于吗?”

“你在跟我讲条件?”

“啊?好好,好好,现在就打。”

“一分钟之内,否则后果自负。”

“啊!好,好,您,您把电话给,给我儿子。”

旁边的女人接过电话递给王晓辉。

“兔崽子,你不想活了?连李潇都敢惹,啥事这么严重?”

“爸,也没啥,就是我叫人骂了他。”

“兔崽子,还没啥呢?有人骂他赔过一千万,这都便宜你了。”

说完撂下电话。

“滚吧!”

李潇对着王晓辉轻蔑的说。

王晓辉点头哈腰拽起旁边女人向大门灰溜溜的跑去。

李潇何许人也?这么猖狂?连王老大都很害怕他?他是世界首富的二公子,产业遍及全球甚至太空。

李家不但财力惊人,而且社会旁系发达,黑白两道全给面子。

这么有名的人大家应该都认识,肯定在新闻见过,错!错!错!

李家控制所有网络与媒体,不许有家人的照片在任何媒体出现,即便狗仔队或者人肉搜索,也一点信息没有。

凡是大型上新闻项目,都是副职前往,家族人不会显露在任何媒体上。

大家就知道李家首富,一张几十年前的李老爷子照片,别的全无。

虽然首富,但很低调。

李潇从小身体不好,最主要怕惊吓,小时候曾惊吓过度被抢救过。他嘴里说的“好事”就是被吓住了。

惊吓对老百姓来说小事一桩,对于他那就是生命之事,绝对的大事。

别说这种惊吓,就是敲他门声音都得小之又小,不能突然说话怕吓住这位二公子。

这是圈内人人皆知的秘密,特别是王老大,他是李家一个项目的承包商,说白了就是乙方,得听李家“甲方”的旨意,否则拿不到钱还毁了名声。

全世界谁不想与李家这个大财团合作啊,可受资质和严苛的条件影响,很多公司都被淘汰。

与李家大财团合作公司寥寥无几。

王老大是其中之一,能不珍惜合作嘛,能不寄人篱下嘛。

太有范了!真给力,那个矮胖子绝不是啥好人,活该!真解气!一直看到底的方晓楚想道。

当看着保镖们簇拥着李潇消失在门口,方晓楚依然没缓过神来,他不是冬冬,可……真的太像了,怎么可能?哪有这么像的两个人啊?难道……双胞胎?

不,肯定不是,肯定不是,他连一百元都拿不出来,就是个穷光蛋,怎能跟一群保镖簇拥的人来比,真傻,真傻,我想多了。方晓楚莫名其妙的苦笑一下。

她向卫生间望了一眼,依然不见冬冬。她低头抚摸着吉他。

大厅里看过这场“大戏”的人刚要散去,冬冬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天啊!他换身衣服又回来了,大家惊住,向冬冬的身后望去,保镖们呢?

冬冬看到大家的表情,也吓了一跳,什么情况?

本来快速走动的冬冬变成慢速,他眼睛四处搜索着大家的眼神,最后他看看自己的衣衫,并用手拽了拽。

他像个星外来客被大家瞩目。

从卫生间到座椅这段路程,冬冬走的很小心。终于来到方晓楚身边小声的说:“咋的了?你们这么看我?”

“一会告诉你。”

方晓楚看着大家小声的回答道。

“先生!您又回来了?还去以前的包房吗?”

美丽的迎宾小姐微笑的问道。

“什,什么?”

冬冬惊奇的说。

“我们刚来,与以前那位先生不是一个人,你误会了。”

方晓楚大声的对迎宾说。

这话也是对大厅所有惊奇的人所说。

“原来不是一个人啊,我说的吗?换衣服不能这么快。”

“太像了!”

“对了,走的那个人很霸道啊,是什么人?”

“不了解,很定是个大人物,王老大都怕他,你想想吧。”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

……

大厅内叽叽喳喳起来。

突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