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1 是个疯子

发布:2022-07-21 18:59:34

皓月当空。随着吱呀声响,木板被撩开,漆黑看不见五指的地下洞口显露出出,来人拾阶而下,脚蹬实地后伸出手就摸到了墙洞放着的一支强光手电筒,来人对置放手电的位置陌生程度足够多说明此人常常关顾这里。啪哒一声,手电将漆黑的通道点亮。急切地的脚步声在空阔的通道随着吱呀声响,木板被掀开,漆黑不见五指的地下洞口显露出来,来人拾阶而下,脚踩实地后伸手就摸到了墙洞放着的一支强光手电筒,来人对放置手电的位置熟悉程度足够表明此人经常光顾这里。。...

皓月当空。

随着吱呀声响,木板被掀开,漆黑不见五指的地下洞口显露出来,来人拾阶而下,脚踩实地后伸手就摸到了墙洞放着的一支强光手电筒,来人对放置手电的位置熟悉程度足够表明此人经常光顾这里。

啪嗒一声,手电将漆黑的通道照亮。急切的脚步声在空旷的通道中带着回响。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哒哒哒哒——”

像是催魂音。

通道尽头,十几平方的黑暗空间里,地上正趴着一个满是干涸暗红血迹混着泥土的人,身上衣服早已分不出本来颜色,头发沾着汗渍血渍凝结成一条条的贴在脸上,露出的皮肤更是青肿布满伤痕,四肢也是软摊摊的极不正常。

熟悉如魔鬼的脚步声惊醒了昏昏沉沉的人,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蜷缩成一团的身子一蹭一蹭的在地面蠕动着想往墙角挪去。

可她双腿被废,两条胳膊也被卸掉,根本无法使力,蠕动了半天,只是将自己弄的更加狼狈。

她知道,新一场折磨又要到来了。

果然!

宋瑶一来就一巴掌拍上墙面的开关,开启暗室唯一的昏黄灯源。

地上的人狼狈蜷缩着的画面并没有让她同情半分,反而过来就一脚接一脚发泄式的踹在她的身上。

嘴里反复咒骂着,“贱人!都怪你!你该死!该死的明明是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还活着?”

南竹紧闭牙关,反抗不了,只能承受一波波殴打,强忍着不让自己闷哼出声。

这个女人就是疯子!

在她发疯的时候她若发出声音,只会让这疯子更加疯狂。

忍一忍,等她发完疯就会离开了——她自我安慰着。

南竹不知道自己被关在地下暗室多少天了,从被关进来开始她就遭受着非人折磨,早已体无完肤,昏昏醒醒,不知日夜。

南竹的嘴角溢出了血,鼻子也痒痒的流出温热的液体。

又受了内伤!旧伤未愈又来新伤。

南竹感觉到殴打的力度降低,她累了?该停了吧?南竹掀开青紫红肿的眼皮,视线里模糊的人影正躬身喘着粗气。

谁知正好对上宋瑶那仍带怒火的视线,刺激的她更加面目狰狞,“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现在就死的,那样太便宜你了。”

说着,转身从刚刚提过来的袋子里拿出大瓶消毒酒精,拧开盖子直接倒在南竹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酒精的刺痛非常人能忍,南竹痛的满地打滚,湿淋淋的身上滚上更多泥土。

南竹的痛呼声让宋瑶更加疯狂,撕开一包白色粉末就往南竹的身上洒,白色粉末沾上伤口很快就止了血。

这就是南竹被关起来虐待的这段时间一直死不了的原因。

不会轻易将她弄死,又会日日承受疼痛。隔个三四天就会过来给她灌营养液,不会让她死去,也不会让她有力气反抗,就留她一口气吊着。

南竹不知道宋瑶为什么这么恨她。

宋瑶没管痛的满地打滚的南竹,反而听着她的痛喊声更加疯狂的大笑,反反复复咒骂“你该死你该死”。

“咔!”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