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1 陆霜霜

发布:2022-09-20 10:05:53

江湖中有一名叫“直指江湖”的杀手组织,闻听是那杀手头目天生的天生反骨,钟爱与全江湖对着干,因为取了这么个猖狂之极的名字。那头目唤作“召邪”,非男非女时男时女,武功精深莫测,更是杀了人如麻。有传言称,她不高兴就会杀了人以此为乐,高兴了又要杀了人庆祝,闻听那出祁山那头目名唤“召邪”,非男非女时男时女,武功高深莫测,更是杀人如麻。。...

江湖中有一名叫“剑指江湖”的杀手组织,听闻是那杀手头目天生反骨,偏爱与全江湖作对,所以取了这么个嚣张至极的名字。

那头目名唤“召邪”,非男非女时男时女,武功高深莫测,更是杀人如麻。

有传言称,她不开心就会杀人取乐,开心了又要杀人庆祝,听闻那祁山就是用被她所杀之人的皑皑白骨堆砌而成的。

不过这大魔头太过嚣张,竟杀到了朝廷重臣头上,引起朝中百官不满,遂由朝廷牵头号召,天下群雄纷纷响应,将祁山围了个水泄不通。

都说多行不义之必自毙,召邪心狠手辣至极早就引得她手下之人不满,竟有人里应外合给她下毒,走火入魔的召邪终被朝廷和江湖群雄剿灭于祁山山巅之上,抛尸于山崖之间摔了个粉身碎骨。

至此,大快人心!

“啊切!啊切!啊切!”

陆霜霜鼻子一痒,忍不住连打了三个喷嚏,扯下田坎边的葡萄叶擦了擦流出来的鼻涕,骂了声“靠!”

谁他娘的在骂老子!

旁边田里除草的陆明娇仰头大笑,“哈哈哈哈,明天肯定是个大晴天。”

农村有句古话,“狗打喷嚏天要晴”,陆明娇这是明目张胆的骂陆霜霜是狗。陆霜霜转头在葡萄叶上捉了只最大的圆头大青虫,扬手就给陆明娇送了过去。

“无敌猪儿虫内功八十层攻击!”

“啊~~~”

陆明娇这辈子最害怕这种软软呼呼的东西,当即吓得魂飞魄散,在田地里连滚带爬。陆明娇她娘一看她踩死了好几颗大白菜,举着镰刀就朝着她骂了起来。

“你个挨千刀的,踩死多少菜了,小命还要不要了!”

陆明娇立刻就吓得不敢动弹了,恨恨地朝陆霜霜甩了八十个眼刀。

陆霜霜笑得四仰八叉,等笑够了,又拿起镰刀下了田里除草。

刚刚就是风儿吹得太过于舒爽,居然让她靠在田坎上就睡着了,还做了个不太美妙的梦,不过这并不能影响陆霜霜的心情,她一边哼着小曲,一边麻利的将田里的杂草除尽,然后用锄头松了松土,将茄子幼苗一个一个移栽进坑里,然后浇水施肥。

“霜霜,你种的什么呀?”

“茄子,你家呢?”

“我家种的辣椒。”

“茄子炒辣椒呀。”陆霜霜想了想,这可是个好菜呀,扯着嗓子朝陆明娇她娘喊:“宋婶,等我的茄子成熟了,咱俩家换着吃呗。”

宋婶虽然以前不怎么待见陆霜霜她爹,但这孩子没什么心眼,为人手脚又勤快又麻利,是把干活的好手,她爹都死了大半年了,这孩子硬把自己照顾的妥妥贴贴。街坊邻居看她孤苦无依的怪可怜,平日里也挺照顾她的,便扯着嗓子回了句:“好,你自己要吃就到咱地里摘。”

“谢谢宋婶。”

“客气啥。”

劳作了一天,陆霜霜看着天色也差不多快黑了,简单的收拾了一番,背上背篓准备收工回家了。陆明娇非的吵着跟她一路,两人路过池塘边停下,互相使了个眼色。

陆明娇朝着宋婶喊:“娘,你先回去,我跟霜霜洗洗镰刀。”

宋婶:“好,注意安全。”

“知道了。”

见宋婶走远了,陆霜霜和陆明娇赶紧四处张望,见四周没人立刻脱下鞋袜,卷起裤腿就下水去了,三月份的天气还有些寒,刚一下水陆明娇就忍不住嚎了一嗓子,陆霜霜赶紧捂住她的嘴。

“嘘!小声点,别被村长听见了。”

陆明娇赶紧连连点头。

这块池塘是村长家的,里面养了不少鲫鱼,陆霜霜隔三差五的就要来捞上一条,这事儿被陆明娇撞破后,害怕被告发的陆霜霜用一盘鲫鱼汤才给她封了口,从那以后,孤胆神偷就成了雌雌双盗,一个堵一个捞,效率高了一倍不止。

陆霜霜眼疾手快,不过一刻钟就抓了三条,瞅着两个人吃也差不多了,陆霜霜将鱼悄悄藏在背篓里,然后拉陆明娇上岸,两人在裤脚上蹭了两下脚,赶紧穿上鞋袜,开开心心的回了陆霜霜的家里。

陆霜霜的家在陆家村最边缘靠近云岭山脚下,是村子里最偏僻的一户人家,因为陆霜霜她爹陆阳是个猎户,为了上山方便便把房子建在了这里,但是她爹半年前上山打猎不慎掉进了陷阱,又被捕兽夹夹住了腿,等陆霜霜找到他时已经失血过多而亡了。

虽然陆阳在村子里人品不好,大家都不怎么待见他,可还是帮着陆霜霜办了葬礼。

起初村民们也是不待见陆霜霜的,因为她不是本地人,是一年前陆阳上山打猎时救回来的,陆阳本就是个浑人,以至于四十多岁了还没个媳妇儿,原本最开始陆阳是打了主意将她养大了给自己留着当媳妇的,谁知道陆霜霜第二日醒了就到处宣扬自己是陆阳在山上偷偷养的女儿,一开始还没人信,后来传的人多了也就都信以为真了。

陆阳见这情况也说不清楚了,便真的认下了这个女儿,让村长帮着上报镇里,给她入了户籍,取了名字叫陆霜霜。

那时不过才十四岁的陆霜霜就已经展现出惊人的体力,挑水洗衣做饭下地劳作无一不是做得顶呱呱,陆阳也开始觉得自己捡了个宝,慢慢的就过上了舒心的小日子。

谁曾想不过半年后就一命归西了,留下了陆霜霜一个人。

陆明娇轻车熟路的将三条鲫鱼拿出来倒进鱼缸里,除了一条翻了肚皮,另外两条仍然活蹦乱跳的。

“霜霜,死了一条怎么办?”

陆霜霜正生火做饭,头都没抬一下,“捞出来,今晚上消灭它。”

“好嘞!”

陆明娇将鱼捞了出来,刮干净鱼鳞,又用水冲洗了两遍,然后将鱼放在菜板上,等着陆霜霜来处理,她可杀不来鱼。

陆霜霜将饭蒸上,见陆明娇站在一旁等着她杀鱼,骂了声“没用”,举起菜刀就麻溜的给这条鲫鱼开膛破肚了。

陆明娇看得头皮发麻,嘟哝着:“杀鱼也太血腥了吧。”

陆霜霜白她一眼,这养尊处优的也太像个小姐了吧。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