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4 白瑾

发布:2022-09-20 10:05:54

“我去置办水,你先躺一会儿。”陆霜霜为少年捏好被角,接着去井口打了两桶水回去,突然心里想水缸里除了两条鲫鱼,便升火熬上了鱼汤。陆霜霜将鱼汤盛好,端进房间时,那少年依然一刹不瞬的盯着她看,许是太久没吃象样的东西,闻着鱼汤的香气,少年肚子不不争气的陆霜霜为少年捏好被角,然后去井口打了两桶水回来,突然想着水缸里还有两条鲫鱼,便生火熬上了鱼汤。。...

“我去打点水,你先躺一会儿。”

陆霜霜为少年捏好被角,然后去井口打了两桶水回来,突然想着水缸里还有两条鲫鱼,便生火熬上了鱼汤。

陆霜霜将鱼汤盛好,端进房间时,那少年仍然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许是太久没吃像样的东西,闻着鱼汤的香气,少年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两声。

少年立刻红了脸,眼神有些闪躲。

陆霜霜笑道:“先喝点汤吧,有助于你恢复。”

陆霜霜将汤放在嘴边吹了两下,不烫了才给少年喂下,一勺又一勺的喂着,突然见那少年眼中闪着晶莹,随后一颗豆大的眼泪就一颗接一颗的落了下来。

“是太烫了?”

陆霜霜立刻放下碗,赶紧给他倒了一杯凉水,少年并不喝,只是一直落着泪。

陆霜霜猜想他莫不是被自己感动的?

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安慰道:“不用这么感动,反正以后也得下地干活还我救命之恩的。”

少年抽抽泣泣了两声,说了一个“好。”

这是少年说的第一个字,声音还有些沙哑,但是很好听。

陆霜霜将剩下的鱼汤都给他喂了下去,自己吃了剩下的鱼肉,因为汤熬得太久,鱼肉已经不成样子了,陆霜霜在鱼骨堆里也没扒拉出两块好肉,最后还是倒掉了。

“我出去一趟,走得不远,你有事就叫我。”陆霜霜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对了,我叫陆霜霜。”

少年又答了声“好。”

陆霜霜对他是真心实意的,他能感觉得到,他辗转了几户人家,有人一开始也是真心实意的拿他当儿子,可发现他断了手,发着烧已经奄奄一息时,就将他退回去了,在乡下,发烧到这么严重,基本是救不活的,谁也不想花这个冤枉钱,可是陆霜霜不嫌弃他。

陆霜霜去菜园里摘了三颗番茄,剥了两颗大白菜,然后绕路去了村东口的村长家。

村长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精力充沛的老人,天天竟琢磨着怎么让村民们过上好日子,跟隔壁杨家村的村长暗暗叫着劲儿。

村长正抱着小孙子举高高,见陆霜霜过来了,连忙招呼着她坐下。

“丫头,怎么有空想着过来了?有什么事儿需要爷爷帮忙吗?”

陆霜霜放下背篓,从怀里掏出在杨伢子那里签的买卖契和少年的卖身契递给村长看。

“村长,你帮我看看,这东西有用吗?”

村长刚拿着就震惊了,险些没抱住自己的小孙子,“你这丫头去买人了?你哪儿来那么多钱?”

“不多,二十个铜板买的。”陆霜霜将事情的经过讲给村长听,当然隐瞒了去杨家村的真实原因,只说是去挖春笋。

村长听完倒是淡定了下了,不过也不是很赞成。

“丫头,杨伢子是县丞的远房亲戚,他那里的人九成都是从流放塔里偷出来的,县丞给帮着改了户籍,然后让杨伢子倒卖进山里的,你看看,这个孩子的户籍上盖的黑章,他拿着这个户籍根本出不了永安县的管辖。”

陆霜霜只当那少年有可能是被人拐卖的,没想到竟然是罪犯。想到那少年柔柔弱弱的模样,也不知道他是犯了什么事被流放到蜀州的。

不过这户籍出不了永安县估计也是害怕他们逃出去吧,若是被人知道自己以权谋私贩卖罪犯,这可是要杀头的大罪。

“那孩子现在可还好?”

陆霜霜点了点头,“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就是身上还有不少伤,得养一段时间。”

“那就好,既然买回来了就让他在村里住下吧,以后你也有个照应,不过你得把他看好了,可不能让他跑了。”

“放心吧,他既然是罪犯,跑出去也是死路一条。”

村长点了点头,十分赞同。这个生意能发展起来,主要还是一部分的罪犯自己也心甘情愿,与其在流放塔里做一辈子苦力,天天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挨鞭子刑罚,不如被卖去一个好人家,至少吃穿不愁,也能平安顺遂过完后半辈子了。

“你把他的户籍给我,明儿个我去镇上将他的户籍落到你的名下。”

“多谢村长。”

“客气啥,上次还没谢你的野鸡呢。”

上次村长家媳妇儿生二胎,就现在村长怀里抱着的小子,陆霜霜刚好上山去打了两只野鸡回来,想着平日里村长对她多有照顾,就送了一只过去,没想到村长一直记到现在。

告别了村长,陆霜霜径直回了家,在柴火堆里捡出来一块木板用柴刀劈成了两块,然后将陆阳的旧衣服裁成了布条,进到房间时,那少年安静的躺在床上,只是脸上还挂着两行泪痕,应该是陆霜霜走了,他又哭了一场吧。

想起卖身契上的名字,陆霜霜问道:“你是叫白瑾吗?”

少年点了点头。

若是如村长所说,应该犯罪的白瑾已经被县丞找了个原因报了死亡,然后给他落了个永安县的户籍吧,居然连名字都没有改,这县丞真的可谓是胆大包天了。

“我先给你把手接上,断了有些日子了,骨头已经长歪了,得先拧断再接上,有点疼你忍着点。”

白瑾神色不变,似乎毫不在意,对他而言,这种疼痛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陆霜霜将被子掀开,露出他的上身,白瑾这才看到自己居然一丝不挂,虽然腰上和腿上都缠着布条,但是那啥还是等于没穿,他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的,浑身上下又动弹不得,倒是一直没注意到这点。

陆霜霜正握着他的右手专心的检查骨位,神色如常,但他却觉得羞愧难当,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怎么这么烫呀?”

发现他的异样,陆霜霜摸了摸他的额头,以为他高烧又复发了,赶紧打了盆凉水进来给他擦身体,这不擦还好,这一擦白瑾更是羞愤难当,被一个女的看光了就算了,如今还被摸光了,只觉得这辈子没这么丢人过。

“我没事。”

白瑾艰难的开口,眼神闪闪躲躲不敢看陆霜霜,陆霜霜手下一停,突然想到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