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注灵

发布:2022-09-20 15:47:34

急死人了,要不然墨涵被人被打断了,出了什么事,回家去就找那群老头算帐,这,让我怎么平空变出灵石呀!等等,平空,有了。宁朗始终特别注意着墨染她们,他见白衣小姑娘步入大彻大悟,另一个小姑娘却一点儿动静都也没。要明白倘若大彻大悟要迅速为同伴设置结界,省得被外界干扰宁朗一直注意着墨染她们,他见白衣小姑娘进入顿悟,另一个小姑娘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急死人了,要是墨涵被人打断了,出了什么事,回去就找那群老头算账,这,让我怎么凭空变出灵石呀!

等等,凭空,有了。

宁朗一直注意着墨染她们,他见白衣小姑娘进入顿悟,另一个小姑娘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要知道若是顿悟必须迅速为同伴设置结界,免得被外界干扰,若是在顿悟时被打扰,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根基受损

这就是家族之间的竞争吗?原本还手拉着手,面对对方虚弱后,以后却可能胜过自己,就乘机下手吗?

是了,自己怎么这么傻,有的单纯只是保护衣而已,只是用来欺骗别人的而已。

修哲也皱了皱眉,不过他不是觉得墨染是要害墨涵,他只是觉得疑惑,他看出墨染在担心,但是他奇怪为什么墨染没有动作。

墨染端起桌上的茶,往自己手上倒,茶在要落到手上时化成了冰,墨染往里注入灵力,冰马上就碎了。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墨染觉得好无力,她现在没有精力管那么多。

她的脑袋突然想到自己父亲的一副画面,闭上眼睛,去感受身体里面的寒灼,然后,划开自己的左手

小冰晶柱从手上凝聚,然后把灵气注入,很快隔绝阵就布置好了。

墨染感觉到自己的封印松了一点,自己的雪灵根也强了一些。

墨染之前修炼就知道自己的雪灵根拖累了自己的速度,她还以为是自己的灵根纯度太低了,现在她大约知道是为什么了。

“宁朗兄看问题要思虑周全,不要一锤定音,很多事情都很复杂”

“那!我一直以来都有个疑惑,修哲兄能替我解答疑惑吗?”

“你是不是想问,我和你交友,一直提点你,帮衬你是不是因为你兄长宁逸对吗?你是不是疑惑我为什么知道,你是不是还觉得宁逸哥死之前一直惯着你是想把你养废

你知道吗?有时候所谓的真像并不是真像,而是你愿意相信什么,什么就是真像

每个人都有偏爱和偏见,而这偏爱和偏见让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我累了,宗门有事,先回了”修哲说完直接从窗户御剑走了。

墨染感觉到墨涵的灵气开始暴动,怕外界可以感知,又开始注入灵气到冰晶中。

口中一阵腥甜,血液顺着嘴边染红了青衣。

靠!这注灵也不复杂呀!咋自己还吐血了呢?咋头也有点晕,自己也太弱鸡了吧!

墨涵顿悟了整整两个时辰,从元婴中期直接突破至元婴大圆满,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师傅总说书上得来终觉浅。

墨涵一释放神识,看到是一脸虚弱的墨染,还注意到墨染的衣服都是血,她有点懵。

然后她注意到用于阵法的冰晶,她很奇怪,明明她们出来只有空的储物空间,其它啥都没有。

“姐姐,你这冰晶哪里来的?墨涵心有怀疑的问”

“我想办法自己做的,厉害吧!那群死抠门的老头,我回去一定要烦死他们,害我们这么落魄,我们不要面子的吗?”

“所以,姐姐,你真的是把自己的灵力逆转为原灵力,注入你的冰里,你是疯了吗?灵力倒行稍有不慎就会根基尽毁,你知不知道”一向温声细语的墨涵有点生气的说。

“放心,我可小心了,不会有大问题的,恢复一下就可以了,不用这么担心啦!”墨染一脸无所谓的笑道。

“墨涵,把冰晶收好,外面有不少心怀不轨的人,不过我大约看了一下,应该不是你的对手,他们加起来还不够你一锅炖的,就靠你了哟!”。

墨涵也感知了一下,外面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是修为比自己弱很多,连金丹期都只有几个,其它的都是筑基,确实不厉害。

可是墨涵虽然修为高,但是她从未学习过关于打斗的法术,她修习的幻术也需要眼睛控制。

而她的卜术,师傅不让自己入世使用,并警告过她,用了,她就不再是墨家的少祭司了。

她现在第一次感觉到憋屈,可是又无可奈何。

“墨涵,你是不是不会打架,还是有规定,你不可以动手”墨染看着一脸无奈的墨涵。

“姐姐,我没有学过打斗的法术,我学的东西,都还不能使用”墨涵一脸的自责。

“没事,就几个小喽啰而已,要不是不想开杀戒,搞定他们随随便的事,没事,我教你身术法吧!我们逃走就可以了,失败也没事,大不了杀了他们,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墨染看着外面的人,一脸嫌弃的说。

宁朗站在楼上一直看着那阵法,脑袋一只回想墨染注灵幻化冰晶的场景,思索,她为什么会这么做。

要是墨染知道他的困惑觉对会——(墨染:还能为什么,不就是因为缺灵石吗?在边上看着,咋那么没有眼力劲,就不知道给点灵石,帮忙布置个阵法也行呀!)

宁朗感觉到灵气的波动,立刻回神,只见那白衣小姑娘搂着浑身是血的青衣小姑娘就往楼外逃。

那些心怀不轨,想要杀人夺宝的人都连忙跟随,宁朗有点担心她们的安危,犹豫了一会还是跟了上去。

“小姑娘,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把身上的法宝交出来吧!”一众人还是拦住了墨染她们。

“呀!叔叔,我和妹妹的法宝你们这么多人可怎么分呀?分了会不会相互杀人夺宝呀!我爷爷在家就是这么告诉我的”墨染一脸天真无邪的说。

围着的人,都打量了一下实力比自己强的,还有实力和自己差不多的。

“叔叔,我和妹妹是偷偷跑出来的,我爷爷是渡劫期,他有好多宝贝,要是你们谁送我们回去,我爷爷肯定会谢谢你们的

外面一点都不好玩,我还受伤了,我好想回家呀!叔叔阿姨送我回家好不好,到时候你们就住我家陪我玩,我给你们六品丹药,我家好多六品丹药的”墨染揉揉自己的眼睛,眼泪汪汪说。

六品!有人眼睛亮了,觉得小孩子很好骗,哄好了这小孩报酬不菲

有的人想,这两孩子出身高贵,身上的东西绝对价值不菲,再说了,渡劫期的大能哪里是能糊弄的,到时候发现自己是之前心怀不轨,想杀他孙女劫货,自己不是死翘翘,这孩子不能留。

还有的人想,这孩子说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别人怎么做吧!

有的人想的更深,这一看这孩子就是世家大族出身,身上肯定有长辈给的保命手段,杀不得,糊弄小孩子糊弄不了大人,保不得,有钱也得有命花,还是走吧!

墨染也不急,就这样眼泪汪汪的看着别人各怀鬼胎,一副单纯无知,不碍世事的模样。

墨涵超级懵圈,虽然她不是很懂,但是她绝对相信墨染,默默地站在墨染旁边扶着,一脸淡定。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