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4章 ‘高处不胜寒’

发布:2022-09-20 16:24:09

学馆内。学馆馆长望着燥坑里的火堆,眉头紧皱:“没道理啊,也不可能会啊……”“这只书妖被我占时解开封印在火堆里,怎么会简单的就化为了灰?”“书妖确实没死,这里也确实有妖气,那它所以是被人抢走了,或是自己破开解开封印跑了。”一个身着黑衫的男人看了看周围,眉学馆馆长看着燥坑里的火堆,眉头紧皱:“没道理啊,也不可能啊……”。...

学馆内。

学馆馆长看着燥坑里的火堆,眉头紧皱:“没道理啊,也不可能啊……”

“这只书妖被我暂时封印在火堆里,怎么会简单就化成了灰?”

“书妖的确没死,这里也的确有妖气,那它应该是被人拿走了,或者自己破开封印跑了。”一个身穿黑衫的男人看了看四周,眉头紧皱,似乎在埋怨馆长太笨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明白……

可我也不敢随身携带书妖啊,万一本馆长也犯了错误,那这学馆岂不是就不用办下去了……馆长嘴角一抽,无奈道:“那现在怎么办?”

“没办法,这等不入流的书妖,妖气太小。”

“只能等它犯事的时候才会多些妖气,你过些天多注意学馆里的学子吧,谁的身体越加虚浮,脸色过于苍白,那肯定就是他带走了那本妖书。”黑衫男人很认真的说道,好像亲身经历过一样。

“好,那我就在此谢过仙师了。”中年馆长拱了拱手,又熟练的递出十两银子。

黑衫男人摇了摇头。

随后。

哗~

一道火焰升腾,男人就如同纸人一样,逐渐烧成了灰尘。

而馆长看着地上的一撮灰烬,喃喃道:“我说怎么没收钱呢,这次是仅来了一幅画,带不走啊……”

………………

青山绿水,风清云淡。

许仙在山上足采了一个时辰的草药,可惜药篓里依旧没被装满。

而他就双手叉腰,垫脚眺望对面的卧牛山,嘴里嘀咕:

“都说卧牛山有狐狸精,寻常人万万不可去哪里采药,否则必会被吸成人干。”

“可附近两个山头的草药都被我采光了啊,其他山头又太远。”

“那我要不要去冒个险?”

许仙握紧腰间的铁剑,琢磨着自己碰到妖怪的存活几率。

“哎,还是世界太危险。”

“这要不是所谓的大梁仙朝,就凭我这一身武艺,也不至于心惊胆战成这样。”许仙念叨了几句,又瞥了眼自己的药篓,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去卧牛山试一试。

对,哪怕打不过,多少也要探一探那群狐狸精的深浅。

“不过嘛……”

“还是先去看看师父吧。”

“毕竟师父住的破道观,距离此处也不远。”

许仙瞥了眼四周,喃喃自语:“既然四下无人,那就稍稍加快一点速度。”

于是乎。

一步、两步、三四步。

约莫几百步的功夫。

许仙就来到七八里外的一座小青山,直奔山头上的小破庙。

进了道观。

许仙首先对着掉了漆的三清祖师像行礼,随后就吼道:“师父,师父,你在哪呢?”

“师父,师父……”吼声越来越大,道观外的树叶不断掉落,道观也在微微颤抖,墙体上险些就要出现裂纹。

“来了,别喊了,你快别喊了。”

一个手持拂尘的老道人走出来,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为师岁数大了,遭不住你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我都怕你哪天直接一嗓子給为师送走。”

这位穿着不怎么讲究的道人,名为许宣平,年龄未知。

可许仙在拜师的十年里,依旧不见师父有任何老态,修为可见一斑。

“哪能啊,师父境界高深莫测,肯定长命百岁。”

许宣平面无表情的瞪了眼他,却又喜上眉梢的接过一只颇沉的野兔,“算你有点孝心,还知道给为师带点野食,中午你去拔了毛,咱烤着吃。”

“嘿嘿,我不孝敬师父,还能孝敬谁?”许仙笑着说,他看到老道人在蒲团上打坐,就来到其身后小心翼翼的捶背。

而许宣平随手将捆绑起来的兔子扔到一旁,回头扫了一眼他,“哟,你最近练的还不错嘛,也算有些精进。”

“小小进步,不足挂齿,主要还是师父的教导被我时刻记载心里,每每想到师父的教会,自然就会有所精进。”许仙面不改色的吹嘘着。

师徒两人正聊着天。

突然。

一只纸鹤从天外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飞累了,来到道观门口以后,便晃晃悠悠跟迷路了一样跌倒在地。

许仙手脚灵快的捡起千纸鹤递过去。

许宣平才拿起千纸鹤,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足足半盏茶的功夫。

许仙见师父始终眉头紧锁,便同样脸色不妙的低声询问道:“师父,可是出了什么事?”

“嘶……”

“师父?”许仙面色微变。

“嘶……我脚抽筋了,快,快帮我。”许宣平疼的声音都变了,双手拄地,伸出本来正盘着的颤抖左腿。

“哦哦哦。”许仙赶紧上去帮忙。

…………

“师父,那千纸鹤上写的是什么啊?”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问。”许宣平皱着眉,揉着脚。

“哦,那要紧吗?”

“不紧。”

“何况也不关我事。”许宣平摇了摇头,手里生出一串火焰,就将千纸鹤烧成灰飞。

“那感情好,师父不用受累就比什么都强。”许仙说着,也盘膝坐在另一个蒲团上,同样打坐运功。

三岁那年,他说要习武练剑,学的也都是李公甫的功夫。

可在四岁半的某一天,许仙正凭借一身武艺,在街边正抢二牛冰糖葫芦的时候……

走过、路过的许宣平,一眼就把他相中了,当即就捏住许仙的命运后勃颈,说要教他修炼,只是没打算让其当道士。

而从哪以后,许宣平每天都会偷偷教他修炼和剑法,只是不许让他告诉外人。

这一练。

就是整整十四年。

当然,现在也不像小时候了,不必每天都要师父的指点。

许仙也依稀记得,自从他十岁以后,他师父就每隔半个月才过来一次。

还说什么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不能让他出现依赖心理。

等他十三岁的时候,他师父更是一个月才出现一次,基本看他一眼……就满脸嫌弃的走了,屁都懒得放一个。

如今他十七岁,师父基本完全就不出现了。

只有许仙主动来找,才能见上一面。

而这种日常的打坐修炼,许仙也熟练的打起哈气……

眼看着他就要睡着了……

突然,

许宣平打断道:“徒儿,你说为师教你修炼,这样真的好吗,可能你有一天会后悔的……”

“好……好。”许仙擦了擦口水,一脸严肃的回复道:“若不是师父教我修炼,其实徒儿还真怕我哪天就死在不明AOE之下了,哪来的后悔之说?”

“?”许宣平缓缓打出一个问号,又十分感慨的说道:“可为师既然教你修炼,那你就会变得越来越厉害,若有一天,你真要成为那种高高在上的神仙……”

“你认为自己会有什么心态?”

许仙沉吟两秒钟,沉声道:“我会时刻谨记自己曾抬头看天上剑仙的视角……”

“那些走过路过的剑仙们,多少让我明白一个道理……”

“那就是想要站得高,必须也得穿得多……”

“哟。”许宣平愣了愣,他打量了一眼许仙,似乎没想到他这种仅靠脸的家伙,也能说出‘高处不胜寒’的道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