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5章 传道授业解惑

发布:2022-09-20 16:24:09

下午。师徒二人刚吃过了烤兔子,就很舒服之极的靠在三清祖师爷的坐台小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而许仙突然忆起昨晚的一个事情,出声问着:“对了,师父。”“我前天遇到一只超凶的鬼怪,我跟他大战了三百回合,那叫一个有惊无险刺激、有来有回、刀光剑影……”“说师徒二人刚吃过了烤兔子,就舒服至极的靠在三清祖师爷的坐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中午。

师徒二人刚吃过了烤兔子,就舒服至极的靠在三清祖师爷的坐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而许仙突然想起昨夜的一个事情,出言问道:“对了,师父。”

“我昨天碰到一只超凶的鬼怪,我跟他大战了三百回合,那叫一个惊险刺激、有来有回、刀光剑影……”

“说重点,别放成语水字数。”

“哦。”许仙轻咳一声:“就昨儿,张麻子头七回魂变成了阴魂,我跟他打斗一番,问他为何不安安稳稳的去地府投胎转世,可他说没找到地府……”

“按道理来说,他就算回魂,不也是阴差压着他回魂吗,又为啥找不到地府啊?”

许宣平拿着折断的树枝抠着牙:“那就是地府没空管呗,要不然就是地府的阴差来不了阳间。”

“啊?”

“那阳间岂不是要乱套了?”许仙咽了咽口水。

“只要人死的不多,那就乱不了,毕竟大梁王朝凡是县城必会设有城隍,城隍麾下同样也有不少阴差,就是阴差没那么多罢了。”老道人笑着说道。

许仙挠了挠头:“可城隍老爷就算再厉害,也不能让人轮回转世吧?”

“这谁知道啊,要不你去问问余杭府的城隍,跟他打听一下?”许宣平没好气的瞥眼他。

“啊这……”

“还是算了吧,我跟城隍爷不熟……”许仙的脑袋跟拨浪鼓似得,一个劲摇晃。

“不熟,你们不是见过面,还打过交道嘛?”

“真不熟……”许仙心虚的抽了抽嘴角,心中也想起了那件‘打’交道的事情。

大约就是去年秋天一个撞鬼的夜晚。

他有点不小心。

一剑把城隍庙的房顶戳个窟窿……

嗯,也正是那一剑过后,让许仙练起了微操,防止自己以后因出剑而破产。

可事还没完,

城隍庙的房顶被戳出窟窿,自然也呼呼啦啦冒出来数百位阴差,外加那位城隍爷。

许仙对于自己犯下的错误,本来是打算道歉和赔偿的。

可当那城隍爷和数百位阴差出现以后,不仅各个凶神恶煞的,某些人身上还缠绕着淫秽之气和怨气,他们也不听解释,上来就想把许仙送走……

于是乎。

双方吵着吵着……就打起交道来了。

嗯。

交道了大约一秒左右。

伴随着一道耀眼的剑光闪过天际……

城隍爷就死撑着险些碎裂的香火金身,就用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对许仙赔礼道歉。

还说以后定要好好管教剩下的那群阴差,让他们不要作恶多端,更要好好管理余杭郡的亡魂野鬼……

从此,双方就再也没打过照面。

而由于那一剑过去,余杭郡的阴差也就不到一半了,其中那些身上缠着怨气的阴差,更是一个没剩下。

这也导致余杭郡的‘阴事’管理力度和曾经没啥两样。

毕竟前些年阴差多是多,可那些老油条子混的太久,基本不干什么好事。

现在是阴差开始管事了,数量又不够了。

……

许宣平见其久久没说话,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道:

“安啦安啦,想那么多没用的干嘛,城隍庙那破事为师知道,可我也没说过你不是啊。”

许仙叹了口气:“可师父,你说我哪天做错事了,万一犯下大错……”

“放心,为师作为你的传道者,同样也是你的护道人,自然会像修剪小树苗一样,让你不偏不倚的长为那参天大树。”许宣平稍稍停顿,又说道:

“而你现在做的事情,为师只要没阻止你,那你就大胆的往下走,兴许有些做法看似偏激,可本质也是好的,唯独手段有些过猛。”

“例如你一剑打醒了那余杭郡城隍,让他明白自己不是土皇帝,他也是要靠百姓香火吃饭的,并不该如此肆无忌惮,不管事理,这就属于下了猛药,但不算过错。”

许仙若有所思,却再次疑惑道:“师父,徒儿是认为自己每次出剑,都是为了让世间变得更好。”

“可若我有天做了一件事……”

“世间大多数人都认为我在做坏事,唯有我认为自己在做好事……”

“师父,你说我到底是在做坏事,还是做好事?”

许宣平瞥了眼他,笑道:“那就要看看世间之人,对于‘好坏’的定义有多宽了。”

“很多事情对你是好事,对别人不是。”

“很多结果对人类是好事,对其他种族不是。”

“很多情况对于王朝是好事,对于当代的百姓却没那么好。”

“很多变化对于三界是好事,可对处于三界的生灵,却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

“很多事情会让未来变得更好,只是对于现在的亿万生灵来说,却要承受那无法形容的痛苦和灾难。”

“所以一件事情的好坏,是不能用当前的眼光去看待的。”

“不同时代、不同高度、不同角度的人,他们都会给出各自不同的答案。”

“甚至,很多事情本就没有好坏这种说法。”

许宣平说到此处,也用着赞扬的目光看向他,并说道:“其实你能问出这个问题,为师还真就挺开心的。”

“毕竟为师收你为徒,就有着传道受业解惑的责任,你这当徒弟的问题越难,为师就越高兴。”

“兴许当你那天问出为师都回答不了的问题……那你就可以出师了呢。”

“我才不出师……”许仙嘿嘿一笑,却突然又问道:“话说师父,你有没有那种也分辨不出好坏的事情?”

许宣平听到这句话,他瞥了眼许仙,倒也点点头。

随后,他还起身对着许仙摆摆手,带着其走向道观外面。

就这样。

许宣平站在星空之下,闭眼不动,呼吸越加平稳……

许仙不敢吱声,同样跟着发呆……

时间慢慢流逝。

直至午夜之时。

许宣平猛地睁开双眼,他先是熟练的擦了擦口水,又伸手指向星空上的银河,说道:“看……”

“银河?”

许仙揉了揉眼睛,抬头仔细看去。

旋即,

他明白了。

那根本不是什么银河。

那明明就是一道剑气长河,又恰巧挡住了漫天星河……

让人误以为,那就是天上银河。

一时之间。

许仙呆住了。

而许宣平打了个哈气,这才撇嘴道:“诺,例如早晚都会来的这一剑,为师就不知道其中的答案,到底是好是坏……”

“话说,你这个问题也挺巧的,同样也在今天。”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