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兴师问罪?

发布:2022-09-22 09:20:57

姜苗这会很怕,十分怕。她实际上也才刚准时起床不久,要不然换做以前,她刚准时起床就有这么多人来找她,依她的准时起床气当然早骂街了,那凶悍的眼神肯定会放过我任何一个吵她准时起床的人。可望着眼前肃然半蹲的这些人,姜苗却很怂,别说敢那样做,是让她多哼一声她都她其实也才刚刚起床不久,要是换做从前,她刚起床就有这么多人来找她,依她的起床气肯定早骂人了,那凶狠的眼神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吵她起床的人。可看着眼前肃然站立的这些人,姜苗却很怂,别说不敢那样做,就是让她多哼一声她都不敢。。...

姜苗这会很害怕,非常害怕。

她其实也才刚刚起床不久,要是换做从前,她刚起床就有这么多人来找她,依她的起床气肯定早骂人了,那凶狠的眼神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吵她起床的人。可看着眼前肃然站立的这些人,姜苗却很怂,别说不敢那样做,就是让她多哼一声她都不敢。

不敢有任何不耐烦的情绪,姜苗脸上努力做出一番从容淡定的神色。

“师兄、师弟早。”

面前的这些人,发冠高戴,锦衣玉带,腰间白玉玲珑剔透,尤其是身边的配剑,熠熠生辉,给足了姜苗无形的压迫感。

“三百你不要拘礼,我们坐下来说。”来人对姜苗温声道。

虽然这话听上去温和有礼,但听到姜苗心里可就变了味。变成了“我来了这么久,你竟然还让我站着。不知礼数!”。思及此,姜苗浑身激灵,赶紧连声道歉,邀众人落了座。

自前几日康三星讲起他曾怀疑姜苗是被夺舍后,姜苗的言行就变得越发的谨慎,想得越发得多,生怕哪天做错事被他们发现就杀了她。

天可见怜,她到这来得真的是冤枉,胡乱穿越到这个人身上,还没有办法回忆起一点这身体前主人的记忆。更惨的是这个人活得实在孤僻,偌大一个山峰除了峰底扫洒的人,山头的殿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害得她连找人套套消息、问问话都不行。

其实这孤僻的峰中无人来往,倒也使得这里的事一时之间不会被人觉察出什么,可偏偏上天像不想让她安逸似的,她从这身体里才苏醒不过两三日,殿中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一只纸鹤。

这是只传讯的纸鹤,需要施以法术才能看到他所捎带的信息,等看完消息后它就会自动消失。可姜苗不懂法术,根本无法打开里面的信息,也不知道它过来传达的消息是什么。

纸鹤很负责,没有被打开便一直缠着姜苗,无论姜苗去到哪里它都紧紧跟着,当真像狗皮膏药一样。偏偏它还水化不了,火烧不了,所有平常力量都奈何不了它。

这由法力点化的纸鹤,动它不得,姜苗最后也只能作罢,思忖着等这纸鹤自己法力耗尽,自我毁灭吧。

只希望不知是哪位给她发这纸鹤的人,不要因此有所怀疑,再来找到她麻烦就好。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在第一只纸鹤出现后没两天,姜苗的殿中就又飞来了一只新的纸鹤,紧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越来越多,来得越来越快。

姜苗按着自己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心情也随之糟糕到了极点。这些越来越多的纸鹤就像一道道催命符,让她觉得自己仿佛不久就又要与世长辞了。

像她这样的外来人,莫名其妙占了原主人的身体,她的朋友们发现了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吧。

她才刚刚重生,不会转眼又要她死吧。

姜苗揉着太阳穴,心里很不是滋味。

穿越那日,她原本只是陪朋友出去逛了个街,结果回家的途中,朋友系鞋带,她帮忙拿着书那么一会功夫,就被从天而降的一个花盆给砸死了。

她这死得是真的冤。高空抛物可恨啊,害人性命,可恶至极!

姜苗极其的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大好的年华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了。都说死过一次的人会更加珍视自己的生命,姜苗这次好不容易得到了重生,她自然也十分珍惜。

她暗暗下定决心,从今往后她一定要特别保重自己的性命,好好活下去,做一个活得又臭又长的老不死的人。除了寿终正寝,谁都别想带走她。

因为有纸鹤这群小东西一路追寻,姜苗跑路无门,被困在了这山顶。而那些将纸鹤送进赤芾峰,却一直没得到回应的峰主们最后还是亲自进了这刘云峰查看了究竟。这才有了后面姜苗战战兢兢接见他们的情形。

修行之人随意携带武器本是常事,南浦七峰各峰峰主总共也才七人,姜苗此处来的人最多时也不过六位峰主齐到,其实人也不算多。但,相较于弱到无话可说的姜苗而言,虽然只来了六个人但其实同来了千军万马也并没有多少区别,结果都是——她打不过。

康三星他们个个都是对姜苗寄身的原主十分熟悉的人,自第一次见到姜苗,他们就察觉出了不对劲。以前的裘三百虽然在外人看来总是独来独往,孤僻古怪得很,但时常和她交往的各峰主都知道,那不过是表象,只是装出来给外人看的而已。

与人疏离,也只是因为在她身上有不能为外人言道的秘密,怕与他人接触得多了被发现。他们都知道在只有他们七人的一起时候,裘三百还是很亲近人的。

内里是姜苗的裘三百,没有任何关于他们从前相处的记忆,所有人在她面前都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疑惑、忧虑是肯定的。她的拘谨,她言语之间强撑熟悉的畏惧感,各种动作行为都很难让人不对她产生怀疑。毕竟没有记忆,没有对这个世界基本的了解,就算是演戏也是很难的。

康三星他们也暗自对姜苗进行过测验,所有的实实在在的测验:夺舍、其他人幻化......结果都是“裘三百还是裘三百“。

他们只能从感觉方面判定这个人肯定和以前不同了。

南浦七峰的各个峰主彼此之间感情都很要好,但他们除了相信彼此之间的情谊外,更相信的是他们这个世界的尊主。既然裘三百的身体确实还是裘三百,那么不管在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他们还是要像以前一样善待她,保护她,一直到尊主需要她的那天。

这是他们的使命,或许残忍,但也光荣。

康三星语言温和但眉宇间还是带了些担忧,“三百,最近你功力尽失、记忆全无的情况,我和师兄弟们都讨论过了。这件事情我们会先替你瞒着,不会让其他人知晓。但你毕竟是我们南浦的一峰之主,而且这个事情也无法瞒住多久,这些时日你还是要早些安排,尽快将法力恢复回来为好。”

说罢他转头看向其他人,与他们交换过眼神后继续道:“以师妹你的修炼天赋我们本不该多操心,只是如今你已记忆全无,不再记得修道的功法。我们讨论后还有一个意见是,我们先暂时引导着你进行修炼,待你后面找回法门后,再讲修行的自主权还给你,你再自己决定以后是闭关修炼或是作其他安排。你看如何?”

姜苗点头,“全凭师兄做主。”

他们没把她押出去灭杀就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她哪里还敢说不。况且在这个修仙的世界里没有法力本就寸步难行,要想好好活着更是难上加难。

如今他们不仅没再继续追问她,反而有意助她问道修行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开玩笑,在修仙的世界里没有实力根本没有办法生存,她可是要长命百岁的人,学会能够保护自己的方法很重要好吗。她一定、绝对、肯定会尽全力学习的。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