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原来我是个废材

发布:2022-09-22 09:20:57

时间一一眨眼就过去的了五个月,姜苗本我以为自己如此刻苦肯定会大有长进,可望着眼见得厚厚的一摞书,她但是觉得到了头大如斗。他们也不是说自己天分高吗,为什么她书也看了,心法也修了,术法也练了,但成果但是如此之差,五个月了,她连修练门槛都还没摸到。南浦收的他们不是说自己天分高吗,为什么她书也看了,心法也修了,术法也练了,但成果还是如此之差,五个月了,她连修炼门槛都还没摸到。。...

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五个月,姜苗本以为自己如此刻苦一定会大有长进,可看着眼见厚厚的一摞书,她还是感觉到了头大如斗。

他们不是说自己天分高吗,为什么她书也看了,心法也修了,术法也练了,但成果还是如此之差,五个月了,她连修炼门槛都还没摸到。

南浦收的弟子,虽然不是夸张的人人都是精英,可也都是各有长处,他们中就算是资历最差的弟子,五个月,也已经入门了。整个南浦,根本没有一个人修习速度比姜苗还差。

姜苗疑惑,姜苗仰天长叹。不应该呀,就连康三星他们都确定自己是裘三百没错,说明这肉身并没变。那么这肉身之前所带的天赋,她照理也该继承才对,怎么如今一点天赋的影子都没有呢?

这疑惑不仅姜苗有,那些引导姜苗修习的各位峰主也是满头问号。就连一向自视授业能力一流的闻三钦也被姜苗弄得自我怀疑起来,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不太适合做人师傅,不然天赋高如裘三百,怎么就被他带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说硬要把原因归结到努力上,那也没有道理。这些日子里,姜苗的努力闻三钦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废寝忘食、刺股悬梁,姜苗的努力程度,整个南浦找不出第二个人。若要说她不刻苦,那整个南浦就没有刻苦的人了。

为这事,整个南浦各峰主身上的气压都很低,甚至姜苗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每次有师兄弟来找她时,那压抑的气息一直在蹭蹭蹭的往上涨。

就在前日,姜苗的师兄弟们无奈又开了一场大会,将关于姜苗的事再次谈论了许久。

讨论的结果就是,所有来帮助姜苗的师兄弟们,全都回去各自的山峰,不再继续教授姜苗了。

姜苗大愕!

这是要放弃自己吗?

难道她的修炼生涯才仅仅开始五个月就要结束了吗?不会吧!

姜苗重重的叹息,最关键的是,他们不会又因此怀疑自己,然后再找机会除掉自己吧。

康三星是最后离开的,走之前他苦口婆心的叮嘱了姜苗好多事情,诸如不要往山下跑,不要乱翻禁书,这段时间也不要再乱练心法,以免踏错了路误入歧途。

看出了姜苗心中的担忧,康三星安慰似拍了拍姜苗的手,道:“你也不要多想,这几日好好休息,相信我们,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更好的办法的。”

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实力真的是太被动了。这样的状态下姜苗如何能够心安,如何能够做到好好休息。

可,她终是没有说不的权利,姜苗点头,“多谢师兄费心了。”别人如何安排她也只能如何做。

闪出回忆,赤芾山上的一处凉亭中,一道哀怨的声音惊起了正在水中嬉戏的水鸟。

“好难啊......”姜苗仰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屋顶,一双手扒拉着脸。

她错了,以前她在自己那个时代的时候经常会埋怨数学、英语难,可如今她才知道,那些东西跟学习修仙相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好吗。数学入门的1、2、3、4或者英语入门的a,b,c,d,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困扰她这么久都看不懂。难怪在她那个时代颛顼帝要绝地通天了,这事没有天赋怎么玩?自己瞎玩,迟早被玩死。

姜苗扒拉着自己的脸正想得出神,只听见“Duang”的一声,天空中一声巨响。

姜苗吓得赶紧起身,望向那声音的方向。是她赤芾峰的结界被打破了。

这五个月,虽然她在法术上没有什么进步,但对这个世界她还是了解得七七八八了。为了能够更快速的了解这个世界,她可是常常挑灯夜读,对师兄弟们不吝赐教。如今只看一眼,她已经能够立即判断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姜苗望向那因为被破开的大洞而开始分崩离析的结界,心里有些慌神,该不会是康三星他们反悔了要来杀她了吧。

不对不对,姜苗摇摇头,立即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若是康三星他们,要进这山从来不用在意结界,又怎会不惜动摇整个南浦的军心,这样兴师动众的将结界打破。

姜苗转念一想,难道是她以前在外界的敌人此时寻过来找她算账了?不会这么屋漏偏逢连夜雨吧。她在康三星他们眼皮底下活着已是不易了,若是真来什么敌人,她一定会翘辫子的。

姜苗焦急的来回踱步,怎么办,怎么办。

要不,逃吧,姜苗心想。既然结界已破,那这结界也困不住她了,她不如就趁这机会逃出去。

结界被破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其他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人群必定都会朝事发处聚集,这个时候她再从另外一边逃走,说不定就能够逃出去。

打定主意,姜苗果断的做出判断,从前面的一摞书中抽出了三本最基础详尽的仙术入门书籍揣进自己的兜里,有入门书籍在,就算以后自己到了凡间处也可以继续修炼。而且这样的书他们这里多得是,他们也不差她手中这几本。

这结界被破一声巨响,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将距离此处最近的雪滙峰峰主东方三千吸引了过来,她身后急急跟着的还有一众白衣的弟子,想必就是她雪滙峰的人了。

姜苗不禁看了一眼自己的绯色衣衫,她这赤芾峰就她一人,连和她一色道服给她撑场子的人都没有,何其忧伤啊。

忧伤是忧伤但丝毫不耽搁姜苗的逃跑,她一双小脚呼哧呼哧跑得十分矫健,把这段时间休养的力气都给用上了。

她知道这赤芾峰颇大,凭她的一双脚需得走好长时间。她若要保证在被发现前逃出去,就必须分秒必争。留给她的时间是未知的,她不可有一分松懈。

眼看这山下的路一段一段的缩短,姜苗内心的喜悦和忐忑也更盛,回头望了一眼结界破碎的方向。好家伙,那天上玄色、苍色、青色、蓝色、白色的衣衫密密麻麻,南浦七峰的人竟几乎全到齐了。

想想似乎有些对不起他们,他们全部都出面迎敌,她一个坐镇本地的东道主反而却溜之大吉了。

不过,她毕竟也不是真正的裘三百,算起来,这其实也不是她的责任。而且她现在就是一个峰主的空架子,连门派中最弱的人都打不过,留在那里只会拖累他们。作为本该撑起场面的一峰之主,她还是不去丢她峰主的脸了吧。

姜苗回头看向前路,继续马不停蹄。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红色的东西忽然从天而降,直接在她面前掉落下来。

姜苗跑得急,强大的惯性使得她根本没办法立即停下来,为避免踩到不知掉落的什么东西,她只能朝旁边侧身,一只脚险险的躲过了那东西的身影,另一只脚却是来不及再反应,就这样自己绊住了自己的脚,侧身摔在了一旁。

这一摔不可谓不狠,还好这身体的底子还行,倒还受得住。

姜苗有些艰难的起身,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战场不是在另一边吗,这怎么会突然有东西出现阻她去路,不会真的是来找她算账的吧。

她转过身去,看到那地上的东西时不由得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

姜苗的眼睛蓦的睁大,全身汗毛竖立,连身上的痛也吓得都忘却了。

这掉下来的哪里是什么红色的东西,那殷红的、黏黏糊糊的分明是什么东西被血给浸透、染红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