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大哥,请你带带我

发布:2022-09-22 09:20:59

将伤的男子安顿下去好后,已觉间到了半夜,姜苗用微温的毛巾给躺在床上的人再擦了擦脸,这才端着盆子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里退出。昨天一成天来来来汉民的伤口换药、换水把姜苗累得够戗,等她坐下去的时候觉得自己的眼睛了困得有些睁不开了。但她并也没忘了正事,有些今天一整天来来回回的换药、换水把姜苗累得够呛,等她坐下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眼睛已经困得有些睁不开了。。...

将受伤的男子安顿好后,已不觉到了深夜,姜苗用温热的毛巾给躺在床上的人再擦了擦脸,这才端着盆子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里退出来。

今天一整天来来回回的换药、换水把姜苗累得够呛,等她坐下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眼睛已经困得有些睁不开了。

但她并没有忘了正事,有些事情她还要去找褚子夕问一问。

这间屋子是褚子夕找来的,典型的四合院,整体还比较宽敞。受伤的男子就安置在三间正房中西边的那间,褚子夕则选了靠男子更近的正房中东边的那间。

至于姜苗,褚子夕说姜苗白天照顾人忙一整天,晚上就该好好休息,不能再被随意打扰了。所以就把姜苗专门安置在了西厢房中。还是离他们房间最远的那间屋子。这样一来,保管晚上睡觉安安静静,不会被打扰到。

其实彼此之间住的远些、近些姜苗都无所谓,就算褚子夕不说那些理由她也可以理解。男孩子嘛,自然是喜欢和男孩子离近些的,所以住的近些也无可厚非。

最近霜降刚过,深夜里露气又重了几分,姜苗打开房门时冷风簌簌扑面而来,深夜的九月还是挺冷的。她紧了紧衣服朝褚子夕的房间走去。

咚咚咚,褚子夕的房间门虚掩着,有细细的光跑出来,但姜苗还是敲了敲门。

像是料定了姜苗会来,里面直接道:“门没锁,进来吧。”

闻言,姜苗推开了门。只见褚子夕斜靠在椅子上,一左一右的茶杯里已倒好茶,袅袅的正冒着热气。

褚子夕气定神闲,一幅等了她很久的模样。

“来啦。”

杯中汤色通透明亮,阵阵茶香盈入鼻尖,姜苗径直走过去坐下,端起茶杯饮了口茶,茶杯上沾染着热气,捧在手里有些暖暖的。

茶味偏浓,但喝了后精神倒起了几分。

“谢谢。”

“浓茶,专门给你泡的,提提精神。”褚子夕道,“你看你多幸运,能喝到我亲手泡的茶。这世间有多少人想喝都喝不到。”

听这自吹自擂,难免有些自恋。

姜苗咳了两声掩了掩唇边笑意。不要笑,不要反驳,大佬说什么都是对的。她可是来抱大腿的,不能得罪大佬。

“大哥所言甚是。没想到大哥你不仅法力超群、智勇双全,泡茶的技艺也如此之高。”

“看这茶,茶汤澄澈通透、明亮无杂,轻抿一口,醇滑清香,茶叶的甘甜在嘴里盘旋萦绕久久不绝。这样的好茶谁要是能喝到那绝对是三生有幸。小妹有如此福气,得大哥体恤,还专门泡了适合我此时饮用的茶,此番心意着实让小妹喜不自胜、不甚荣幸、铭感五内、感激涕零......”

“打住!”褚子夕打断她,“夸张了。”

“都是一个世界来的人,我们彼此间敞开些,你也不用说那么多好听的话来恭维我。”

褚子夕喝了口茶,看向姜苗捧着的茶杯,“而且,你拿茶杯的姿势错了。”

姜苗看向手中抱着的茶杯,慌不跌的将它放回了桌上,脸上一阵尴尬。不懂装懂,马屁拍到马腿上了,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对比姜苗此时窘迫的眼神,褚子夕倒是快乐得多。

他弯起嘴角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笑意,“我来这里许久,只遇到了你一个同样穿越过来的人,我对你也觉得很亲切,不希望你我之间虚与委蛇、造作疏离。你自然些就好。”

姜苗点点头,耳边透出些红来。若不是为了找个靠山保护她活下来,她也不想说那些话的。她也想活得硬气点,可是她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本,她在这里真的太弱了,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轻易的踩死她。

姜苗深知,要想活着,耐心一定要强,脸皮一定要厚。

她只略微尴尬了一会,便又朝褚子夕探过头,探究的问道:“你真的也是穿越过来的?”

“当然”干脆利落,“不然我怎么只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不是裘三百。这整本书都是我写的,书里的人物该是怎样我再了解不过。”

姜苗鼓掌,大大厉害,大大牛逼。

“那这个故事的构成,它的故事线、它的人物你也都清楚了?”

褚子夕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反问道:“你是看过这本书但不知道作者的名字,还是压根没看过这本书?”

这问题问得姜苗有些措手不及,进了别人的主场却连主场主人都不知道,怪不好意思的。

“那个,我朋友很喜欢这本书。”

褚子夕侧过头:“哦?”

继续等姜苗说。

姜苗是真不知道这个作者,也不晓得是进他的哪本书里了。

看姜苗不再说话,褚子夕道:“没了?”

姜苗尴尬一笑。

“那这本书的名字你知道吗?”

姜苗摇摇头。

这下褚子夕是真的无语了,“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知道穿越进了什么故事里,活该在这个世界受到欺负。”

进了别人的书,不知道故事,不知道作者,连书名都不知道,真惹作者大大生气了。

“我是不小心被花盆砸死后莫名其妙穿越到这里来的,不是不想提前了解关于这的消息,实在是事出突然,被逼无奈。”

褚子夕沉默良久,“这么看,你好像有点惨。”他戳了戳姜苗的额头,“还好你碰到了我。”

姜苗精神抖擞,好机会。她赶紧趁机卖乖,“那褚大哥,你可不可以带带我。”

“带你不敢说,但同乡一场,我会尽量帮你的。”

褚子夕凝眉深思了一会,“罢了,剩下的问题你也别问了,我把我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你吧,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东西会有些多,你要认真听,我只讲一遍......”

“好”,这可再好不过了,姜苗赶紧应下。

她正襟危坐,凝神细听,生怕错过一字半句的话。

如同打开一卷长长的书,又好似摊开一张恢宏的画,关于这个世界的更多信息通过褚子夕的语言传入了姜苗的脑海,不断建构着她对这个世界越来越细致的认识。

褚子夕不愧是这本书的亲爸爸,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原比典籍上记载的要多得多。

姜苗心中甚喜,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褚子夕将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都对姜苗讲了,但只关于一点他说得很少。

那便是关于未来故事的走向。

褚子夕告诉姜苗因为他和姜苗两个局外人的介入,故事原本的走向被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连主线都产生了严重的偏移,未来会怎样他也不能确定。所以对于未来的事,他们还得自己去走,他给不了什么前瞻性的预见。

这场交流一直持续到破晓才勉强结束。褚子夕说了一晚上的话,到最后竟困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桌上一壶浓茶被他们左一杯右一杯早已喝得见了底,茶杯东倒西歪的散落在桌上。

姜苗将褚子夕扶回床上躺好,推开门看了眼东方天上的鱼肚白,时间竟过得如此之快。她又打了几个哈欠。今天天气应该会挺好,她要赶紧先回去休息一会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