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女萝井

发布:2022-09-22 09:20:59

姜苗这是第四次给眼前的人伤口换药了,受人恩惠,作为恩情她主动包办下了所有的活,在内给陈朔伤口换药。陈朔是个反派。这是褚子夕说她的。在原书的基础设定里,陈朔青春年少时经常被人被欺负,被各种人围杀,而他的亲人和伙伴也统统在那一场场逃往中一个个离开。他从出生于起就陈朔是个反派。。...

姜苗这是第四次给眼前的人换药了,受人恩惠,作为报答她主动包揽下了所有的活,包括给陈朔换药。

陈朔是个反派。

这是褚子夕告诉她的。

在原书的设定里,陈朔年少时常常被人欺负,被各种人追杀,而他的亲人和伙伴也全都在那一场场逃亡中一个个离去。他从出生起就在满是泥泞的生活里打滚,过得暗无天日。

褚子夕对有关陈朔的事讲得异常得多,每当讲到他时也是满脸的苦涩和自责。他说他其实很后悔当初给他设定这样的经历,太苦了。亲身莅临这个世界后这个念头与日俱增的强烈。然而他已经无法再像置身故事之外一样随意拿起笔进行修改了。

所以他想要弥补,弥补陈朔,弥补他曾经对这个角色的伤害。

但他同时也不敢面对他,他为自己的自责而不敢面对。

他不是自陈朔降生就来到这个世界的,在他来到这个世界那会陈朔身边的人都已经死了,那些苦难和伤痛都先他一步到来,在他身上铸成了。

他想尽办法去弥补,但一直以来他只敢站在他的后面远远的帮助他。

所以,在讲关于陈朔的往事时褚子夕对姜苗再三交代,在陈朔醒了后千万不能告诉陈朔有关他的任何事,更不能说是他救了他。

关于原著故事里陈朔的未来,褚子夕也对姜苗说过。因为那些事里有些东西,在现在这个世界里也会影响着这个世界的陈朔。

原著中未来的陈朔是个令整个修仙界闻风丧胆的存在,他所做的影响最大、最凶残的事就是杀掉了那个世界近乎一半的人,让大半个世界尸骸遍地、血流漂杵。

然而使他变成那样的原因就是一口井——“女萝井”。

女萝井是一座因天道落成的井,是一个盛住恶念的容器,它会吸收恶念,保证这世间不会被恶念所侵蚀。

因为它的存在,使得这个世界有恶人、有恶仙,但永远不会有恶鬼或者邪祟。

只是女萝井毕竟不是无底洞,即使它再能盛装也终究会有满的一天。而当它装到无法再装时,井里的恶念就会跑出来。

跑入人间、跑向所有仙修、跑向所有平民。

那些沉寂了多年的恶念从来都不好对付,他们无影无形,但却总能杀人与无声无息,十分不好对付。如果真的让他们逃出来,那人间必定会变成一片炼狱。

所以它需要一个可以净化掉恶念东西——“山阿”。

“山阿”是什么呢,是一个连姜苗都觉得残忍的存在。不是他对别人残忍,而是别人对他太过残忍。

山阿不是什么无生命的个体,也不是什么灵智未开的仙灵宝物,而是一个“人”,一个实实在在、有独立意识、生命力强的人。

他们是天道制衡,应承天运的产物。

然而为什么要说他残忍呢。因为净化女萝井并不是只要他是山阿就可以,他还需要看重的是心性。因为心性的强弱直接决定净化量的多少。山阿如女萝井无异于羊入虎口,和死没有什么区别。但天道森严还是为殉入者留有一线生机,只要心性坚定,不管在井中肉体会变成如何,井底恶念净化完后他也可活下来。

但也是这一生机使得山阿们的命运变得更加的凄惨。因为心性不同,殉入井中的山阿所净化恶念的多少也不相同。心性不定山阿所净化的恶念有时多有时少,有时甚至如石沉大海仅仅只及其一点水花,在这样的趋势下那恶念的数量终于不可抑制的越增越多。

形势迫在眉睫,人们都在思索到底哪里不对,他们借助女萝井寻找山阿寻找得更加谨慎,渐渐不再满足于一百年才降生一名山阿。因为人数稀少,他们不再放过任何一名山河。事关存亡,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他们用无数山阿的性命一次又一次的进行测试、实验,终于,找到了天道加诸在山阿身上的规则。

自此之后山阿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等待他们的是未知的两种命运,两极分化的命运。

有幸的,落入正义之士手中,正义之士会用善意的方法增强山阿自己的心性,还会在山阿殉入井中前尽他们所能行之力去进行弥补。

但若是不幸的,落入邪魔歪道手中就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生了。那对他们来说绝对称得上是人间炼狱。邪魔歪道也会去增强山阿的心性,但他们用的全是阴险毒辣的招数。他会不断的刺激山阿,一遍又一遍的将恨意加诸在他们身上,他们会为山阿创造这世间最美好的东西,然后,再山阿投入全身心的爱意时,再在他们面前把他们所爱的一点、一点的毁去。

“恨我吗?那你就来杀我呀,我可以和你立下天道誓言,只要你能从女萝井中坚持着出来,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杀。”

这是那些人经常会对山阿们说的,他们也真的会一个个去立下天道誓言。天道誓言一立就会以天道的力量作为裁决,无人能够反抗。但这样的誓言他们说立就立,毫无畏惧,因为他们都对女萝井有绝对的自信。因为从他们对女萝井有记录以来,就没看到有一个人能从女萝井中爬出来。没有一个!

茫茫生机苦中求,自古万中无一人。

有多少山阿就是这样带着满腹的悲惨和怨恨落入井中,那些尖利刺耳的讥笑和咒骂连同着撕扯着他们的恶念一直伴随着他们,折磨他们到人生的最后一刻。

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陈朔的经历多少也是因此而生,没有哪一个山阿逃得过女萝井的定位,他们是上天选中注定要去承担净化恶念的职责的。

陈朔降生时,女萝井已经隐隐有些要满了,这意味着他很快就要去承担他生来所命定的命运了。

但是,谁又甘心就这样被命运掌控呢?

总是要试一试的,想要再活久一点。

十年、一年、一天......

最难的时候,陈朔也分不清到底来折磨他的人是不是都是邪教的人,因为他看到了好多身着正派纹章的人也毫不留情的对他挥舞着魔爪。

大家好像都等不及了。

是真的怕呀,这么怕吗?

身边好像有人说过我和你一起和天下斗。

至少让你安稳的活过二十岁,让你满心平静的去看完春暖花开再说。

可是,等不及了,所有人都等不及了。

黑的白的道袍围着他,红的黄的剑指着他,善的恶的脸看着他。

说一起和天下斗的人什么时候走散的呢,是在哐哐铛铛的刀剑声中,还是在红白不辨的雨水之中?

总是要试一试的,就再快乐一点呢?

“你行弱冠礼的时候我来给你带簪子吧。”

“我去给你找最灿烂的春天、最美丽花”

“真的,好想看你长大啊......”

最后还是我先离开了你。

曾经对山阿们立下过的天道之誓在他面前又一个个亮了起来。

“恨我吗?那你就来杀我呀,我可以和你立下天道誓言,只要你能从女萝井中坚持着出来,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杀。”

一声声,一句句,像摇头晃脑的小儿念书一样整齐划一的砸过来,明明没有山,明明没有海,却让人感到了海浪骤至,群山忽来。

我既是为你们而死,为何不能善待于我。

如果不能再久一点,快乐一点不行吗?

陈朔站在山底浪尖忽然想到今天是九月初七,再过几日就到自己十九岁的生辰了。

“想要什么生辰礼?”陈朔自顾自的问道。

他站上了女萝井的边缘,到时候回来吧,在生辰那天将这些誓言作为礼物......

他做到了。

于是,半个人间,陈朔毁得眼睛都不眨。

原来说过这个话的有这么多人吗!他只觉得无趣的抽身离开。原来,人间这么冷。

姜苗唏嘘一声,将陈朔前面的碎发别到了耳后,看着这张脸还是觉得有些难过。

这个世界的陈朔平安的渡过了他的十九岁,他没有再被正邪两派堵到女萝井旁边被逼着跳下去了。

姜苗叹了口气,但他还是逃不过他命定的命运。褚子夕说,坚持到陈朔到二十岁,是女萝井最多所能承受的时间了。

连褚子夕也没有别的办法。

只是,如今故事线已变,“希望到时候,这个世界的你也能从那修罗般的古井中撑回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