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待明日,权在手

发布:2022-11-24 06:28:53

“殿下。”于谦只会觉得头昏目炫,更有甚者有些干呕,他用劲的干咳了数声。他前段时间始终忙着京师防务和武库调配,日日夜夜不缀,今日就也没短暂休息,昨天直接上殿,结果出了这档子事。“孤碍。”朱祁钰也没让于谦扶着,站在了三具尸体之后,又望着群情激昂慷慨的朝臣们。他颇富他最近一直忙于京师防务和武库调配,日夜不辍,昨日就没有休息,今天直接上殿,结果出了这档子事。。...

“殿下。”于谦只觉得头晕目眩,甚至有些干呕,他用力的咳嗽了数声。

他最近一直忙于京师防务和武库调配,日夜不辍,昨日就没有休息,今天直接上殿,结果出了这档子事。

“孤无碍。”朱祁钰没有让于谦搀扶,站在了三具尸体之前,又看着群情激奋的朝臣们。

他饶有兴趣的巡视了一圈,朝臣们的表情颇为有趣,有的看着三具尸体恨得咬牙切齿,有的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则是面色凝重,忧虑重重。

当殿打死的是锦衣卫指挥使马顺!是天子亲卫的指挥!

他负手站定,因为手有点抖,他不愿意露怯给朝臣们看。

朱祁钰环视了一周后,看着刑部侍郎俞士悦问道:“杀人者,何罪?”

“杀人者诛。”俞士悦俯首说道:“郕王殿下,事出有因…”

朱祁钰打断了俞士悦求情的话说道:“杀人者诛,压下去,立刻将一干人犯,送往北镇抚司。”

“殿下!几位大臣也是拳拳之心,为国赤胆忠心!”王直大声说道。

朱祁钰深吸了口气厉声说道:“赤胆忠心不上阵杀敌,马顺等人即便是有罪,未加审讯,当殿打死,又该当何罪?”

于谦有些恍惚的站了出来,俯首说道:“殿下,臣以为,马顺等人罪该当死,不杀不足以泄众愤。”

“况且群臣心为社稷,没有其他想法,一时激动,还请殿下,不要追罪于各位大臣,还请殿下三思。”

朱祁钰眼睛一眯,大声的说道:“大汉将军何在!”

“末将在!”一众大汉将军左看看右看看,一个缇骑猛地出列,带着十余人,拿走了人犯。

朱祁钰有些惊讶,他其实在试探自己到底有没有权力,这一试探,居然还真的有人站了出来。

他点头说道:“拿人送往北镇抚司!”

“末将领命!”

于谦惊讶的看着朱祁钰,这个郕王府里奉藩京师的王爷,平日里哪里有这份果决?他俯首说道:“殿下!”

但是一时间之间,可是一时间却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劝谏。

杀人者死。

朱祁钰扶手走出了奉天殿,身后跟着成敬和兴安两个太监,都是十王府的旧人,他甩了甩手,当时那种群情激奋的状态,的确是有点吓人,他也是吓了一身冷汗。

强撑着走出奉天殿的他,一阵阵的恶心,血肉模糊他是第一次见到。

杀掉马顺、王长、毛贵三人的朝臣共计有六个人。

马顺是锦衣卫的指挥同知,这些朝臣们既然敢当殿击杀,绝非一时冲动,他们早就准备好了退路!

但是锦衣卫的指挥同知被如此羞辱般的杀死,那锦衣卫们,又该如何想?

“刚才那个缇骑姓甚名谁?”朱祁钰问着身边的两个太监。

兴安俯首说道:“那人叫卢忠,乃是指挥使。”

“孤记得他了。”朱祁钰点了点头说道。

甭管这次能不能把人犯给杀了,但至少是给拿了,甭管什么博弈,至少在京师之战打完之前,这帮人当殿杀人的家伙,甭想出来!

等打完了京师之战,权在手之时,这帮人还不是予取予夺?!

朱祁钰站在巨大的堪舆图上,看着密密麻麻的标准线,等了小半茶的时间,才等到了六部尚书等人来到文华殿。

他看了眼躲在珠帘后的孙太后,对着于谦说道:“于侍郎,兵部尚书邝埜,已经确定在土木堡殉国了,你准备下,接过他的担子,总领京师防务。”

“臣领旨。”于谦俯首说道,他是左侍郎,兵部尚书战死殉国,他自然要接过兵部尚书的职位。

“于侍郎,现在有何退敌良策,可以说了吧。”朱祁钰的声音依旧非常平静,虽然他还是稍微有点紧张,但至少没有让朝臣们看出来。

于谦听到朱祁钰的询问,赶忙说道:“我大明拥兵一百五十余万,下勤王诏,号令全国军户驰援,京师坚守三月,敌军不战而退!”

朱祁钰让成敬和兴安两个小宦官搬了凳子过来,示意诸位尚书坐下叙事,他摇头说道:“孤不通军事,但是还是对于逃户侵占军屯之事,略有耳闻。”

“孤记得去年时候,于尚书,上了道奏疏说,天下军户,亡者十之八九,可是在京师酿出了轩然大波,这是实情吧。”

这事当时闹得很大,当时大同府石亨还扬言于谦再至大同必杀之,于谦就是拿石亨做的反面教材,两个人有点旧怨。

于谦现年五十有一,已经是过了知天命之年,两鬓已经斑白。

于谦叹了口气点头说道:“是实情。仅剩的一些边军若是调动,怕是要酿成大祸。”

“所以,咱们到底有多少人,来打这场京师保卫战?”朱祁钰颇为认真的问道。

于谦看了看左右低声说道:“披甲之士不足两万。”

除了于谦和朱祁钰之外,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只知道京营空虚,完全不知道已经空虚到了这种地步!

连珠帘之后的孙太后,都面如土色,用力的攥紧了拳头,南迁不能南迁,议和又不能议和,两万披甲之士,打得过吗?

朱祁钰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要是于谦的退敌之策真的万无一失,他在奉天殿就讲出来安抚朝臣了,不用等到这文华殿了。

于谦叹气的说道:“勤王军不可擅征,否则有可能国体动摇。”

“靖康之耻中,徽、钦宗两帝两次召集天下勤王军,勤王军逾两百万之众,云集开封府。”

“结果呢?指挥不当,调用无度,宗泽走后,这勤王军都变成了流民乱匪,前车之覆,后车之鉴。”

“皇上亲征草原,仅筹备一月时间,就立刻提兵北伐,三大营精锐倾巢而出,京中粮草抽调大半。”

“等下?皇上亲征草原,筹备了多久?”朱祁钰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他虽然不通军事,但是这仗能只准备一个月就打?

美利坚可以在一个月内,准备好一场大战吗?

户部尚书金濂赶忙说道:“一个月,确切的说从亲征敕喻到亲征开拔,一共准备了五天。”

五天?

朱祁钰倒抽一口冷气,别说在大明,就是在任何时候,一场战争,准备五天就开拔,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又跳河,变着法的作死。

不愧是大明战神朱叫门啊!

于谦重重的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太宗文皇帝每征漠北,短则半年,长则一年、两年。”

太宗文皇帝?哦,应该说的是朱棣。

喜欢文这个谥号的还有李世民,这俩打了一辈子仗的皇帝,都是文皇帝。

朱祁钰示意于谦继续。

于谦继续说道:“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

“二十万精锐、三十余万民夫,皇上只用一个月筹粮,五天开拔,实在是…有些仓促了。”

于谦已经很给朱祁镇面子了,只说了仓促,好悬没骂大傻叉了。

筹备一个月,下敕喻五天就敢亲征开拔,谁给自己那个好哥哥朱祁镇,这么大的勇气啊!

户部尚书金濂俯首说道:“京中粮价六月时每石一两三钱,现如今每石却四两五钱,殿下,京中无粮啊!”

喊那么大声干什么,孤听到了。

朱祁钰认真咂了咂这几位重臣说的话,总结性的说道:“眼下无兵可用、无将可遣、无粮可食,南迁不可,议和不能,皇上又在迤北敌营。”

“请问于尚书,这场京师保卫战,到底该怎么打?”

难度真的有点大啊!

于谦有些犹豫,问道:“殿下,瓦剌人不可能给我们那么长时间,最多到十月初,瓦剌人就该入关了,不知郕王殿下可有良策?”

“倒是有点想法。”朱祁钰从穿越到现在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