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6.推测

发布:2022-11-24 17:22:07

简单的来说就三点,一是关于“新旧交迭”这个背景的推断,二是关于掌柜的推断。关于“新旧交迭”江鹤自己也有这方面的猜测,和肝上长推断大体完全相同。相同的是江鹤指出新旧是也可以有一个达到平衡点的,而肝上长了个人指出大概率是你死我活的争斗。关于掌柜,肝上长了个关于“新旧交替”江鹤自己也有这方面的猜测,和肝上长推测大致相同。不同的是江鹤认为新旧是可以有一个平衡点的,而肝上长了个人认为大概率是你死我活的争斗。。...

简单来说就两点,一是关于“新旧交替”这个背景的推测,二是关于掌柜的推测。

关于“新旧交替”江鹤自己也有这方面的猜测,和肝上长推测大致相同。不同的是江鹤认为新旧是可以有一个平衡点的,而肝上长了个人认为大概率是你死我活的争斗。

关于掌柜,肝上长了个人认为他是有一点问题的,那场大战中,就连神也被重创,为什么唯独他逃了出来?甚至是搬救兵也没忘了那些忘恩负义的人类,先是为了人类不被屠杀,后面才是为了神不被抹杀。

关于掌柜的猜测,江鹤选择保留意见,因为她只知道前面一半,后面一半还要等做完任务去找掌柜才知道。

虽然就目前而言,前半部分的说辞基本一致,但肝上长了个人的帖子并没有提及那些切片,所以后半部分的描述是否一致也不能确定。

那么,在此之前,其他人的推测,江鹤只打算当作参考。

后面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内容,不过江鹤闲多,就没有往下看了。反正等后半部分剧情解锁,她也是能猜测出一些,看多了还会干扰她的独立思考,实在是没这个必要。

这么想着江鹤便退出了论坛,打开大漠飞沙,进入游戏。

“你终于上线了!”

江鹤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要朝她扑来的栗子,这次她躲开了。

“说好的只有一次。”江鹤说着还伸手把栗子柔软的长发给揉乱了。

栗子撇嘴,琴瑟愿与夫妻俩连忙打断她即将说出口的话,琴瑟愿与问道:“你应该也看了肝上长了个人发的贴子吧?”

共沐春秋则是调侃:“看这么久是对自己的推断能力不相信?”

江鹤认真思考了一会,回答:“看着挺有意思的就多看了一会,然后看着还剩很多就不想看了。”

琴瑟愿与打开窗户,看着外面天空还不是很明显的月亮,问:“再过一会应该就是晚上了,待会就走还是等天亮了再走?”

这时,独苗苗刚好路过这家客栈,听到上面有开窗的声音,抬头一看,发现是个美人,便吹了声口哨。

琴瑟愿与皱眉,“嘭”的一声关上了窗户,而窗户旁边的细绳也随之带着铃铛响起来了。

江鹤见怪不怪,栗子学着吹了声口哨,琴瑟愿与的丈夫共沐春秋照例安慰她,顺便骂朝自己妻子吹口哨的独苗苗。

“马匹应该能用了,现在就走吧。”江鹤看共沐春秋安慰得差不多了,才出声。

几人都没意见,只是琴瑟愿与夫妻俩有些不好意思。对此,江鹤的建议是让琴瑟愿与把容貌真实度调低,然后得了她一个白眼。

出了房间,江鹤让她们三人先去客栈后院牵马,自己去付钱。

谁知江鹤都去付钱了,店小二还来找栗子三人说是掌柜找她们对账。

栗子三人对视一眼,怀疑这个店小二有问题,八成是来坑钱的,二话不说把店小二捆了送回大堂,然后就得到进入异常空间的系统提示。

等出来了,就看到江鹤站在她们面前,问她们:“怎么又回来了?马呢?”

“刚刚我们进去了!”栗子兴奋地说。

“得到了一些不太一样的消息。”琴瑟愿与接着说。

“和肝上长了个人的推测也不太一样。”共沐春秋继续补充道。

“路上再说。”最后四人异口同声道。

四人离开后,掌柜一边拨动算盘,一边自言自语:“怎么可以污我名声呢?”

“那个掌柜说他今天发现有人抹黑他名声,怀疑他的用心,他感到十分疑惑。”依然是栗子开场,“但我也没有看那个帖子,不知道具体什么样。”

琴瑟愿与接上:“于是我和春秋挑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告诉掌柜,然后得到了一些消息。”

共沐春秋结尾:“他说背叛神的确实是有,但同样死在了那场战争,他准确点来说是被神扔出去的,而并非逃出去的。但是他也说他知道我们是不会信的,就让我们到了那里自己探索,说是有我们想知道的一切答案。”

“唔,看样子今天晚上能看到一个新版本的故事了。”江鹤总结。

接下来四人直奔目的地,马的耐久度快接近临界值时正好到了下一个云雾客栈,向客栈买了几匹马就又上路了。

一路顺利,没有遇到一个杀手,江鹤一行人终于在下午五点多到了云雾山山脚下。此时天色已晚,不过任务详情里没说不能送信了,他们便继续向前。

“不是说路上可能遇到杀手吗?”栗子趴在马背上问,“这一路都没见着一个可疑人物啊。”

江鹤也奇怪着,道:“可能在山上等着?”

琴瑟愿与摘了片树叶吹了一下,说:“我们小心点就是了。”

共沐春秋也说:“还是小心点好。”

然而,等到她们四人快把信送到门口了,都没碰上一个杀手,倒是碰上了之前对着琴瑟愿与吹口哨的人——独苗苗。

独苗苗抱着剑倚靠于道观门前的松树,看到她们四人又吹了声口哨,笑道:“别名老板,大美女,小美女,大帅哥,好久不见啊。”

别名老板自然是江鹤,大美女就是琴瑟愿与这个大美人了,小美女则是脸圆圆的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栗子,大帅哥只能是四人小队里唯一的男性共沐春秋了。

共沐春秋冷笑一声:“果然又是你,怎么,上次没被打怕?”

独苗苗咧嘴笑了,露出他的大白牙,摆手道:“打怕了打怕了,这痛觉系统可真反人类。不过我下次还敢,哈哈哈哈哈!”说着他便笑起来了,不过这笑并没有嘲笑的意思,只是单纯觉得好笑。

江鹤掩嘴假咳一声,问:“你怎么会在这?”

独苗苗挠头道:“做‘前置任务’啊。”

江鹤四人小队相互交换眼神,最后由队长江鹤出面:“真巧,我们也是来做任务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