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毕业典礼

发布:2022-11-24 22:01:05

钟楼的铃声直接穿透礼堂的墙壁悠悠地耳中了顾渊的耳朵,相对于循环电视播放的义勇军通过曲,这舒缓的钟声就像是灼热沙漠里的一汪清泉,让人精神一振。“喂,渊哥,你在干嘛呢?发什么呆?”身后的一个男生推了顾渊一下,“到你了。”“到我了?什么到我了?”“领本科毕业证“喂,渊哥,你在干嘛呢?发什么呆?”身后的一个男生推了顾渊一下,“到你了。”。...

钟楼的铃声穿透礼堂的墙壁悠悠地传进了顾渊的耳朵,比起循环播放的义勇军进行曲,这舒缓的钟声就像是灼热沙漠里的一汪清泉,让人精神一振。

“喂,渊哥,你在干嘛呢?发什么呆?”身后的一个男生推了顾渊一下,“到你了。”

“到我了?什么到我了?”

“领毕业证书啊!你傻了啊?”

“哦哦哦,对。”顾渊深吸了一口气,迈步朝着前方笑脸僵硬的校长先生走了过去。

“高三一班顾渊同学,恭喜你,毕业了!”

接过毕业证书的刹那,我们的主角,前高三一班的顾渊同学没有一点真实感,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高中生涯会有一个多么壮丽的结局,然而最终确是以从一个笑到面部肌肉抽搐的中年男人手里接过一本红色的证书草草收尾。

“唉……”想到现实和理想的巨大落差,走下台的时候,顾渊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

校长亲自颁发毕业证书给每一个毕业生,这种事估计也只有这所一向以“自由”为文化的高中干得出来。

“我叫顾渊,十八岁,身高177体重65公斤,成绩中游,考上了北京某211财经院校,长相颠倒众生智商冠绝星辰天下第一。”坐在礼堂外走廊长椅上的顾渊打开了笔记本,为自己的小说写下了第一段话。

这倒不是他凡尔赛,在这个所有人都考上了211的班级里,顾渊的成绩,还真就只能算是中游。

随后他很快用黑色签字笔划掉了长相之后的那一段,真的,连他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太假了。

背靠着足有五六米高的落地窗,任由滚烫的阳光泼洒在自己的后背上,顾渊感受到了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

“废话,现在是六月,在太阳底下晒着很好玩吗?还热血沸腾。是盛夏的骄阳不够把你烤成融化的冰淇淋,还是说你是太阳能热水器,正在给自己充电啊?”

一个长发女孩走到顾渊身边坐了下来,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手中的笔记本。

如同用毛笔轻轻勾勒上去的柳眉,精雕玉镯般的俏鼻,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发育得恰到好处,这位颇有古典美女风范的女孩是顾渊的同班同学,齐羽。

但是好看归好看,顾渊对这个家伙属实无感,两人的性格实在是不适合。

这个奇怪的名字的由来据说是因为她生日那一个月都没有下雨,这在这个江南小城上可是千百年一遇的奇事,所以她的爸妈就给她取了这么个听上去很玄学的名字。

“你在写什么?”齐羽毫不避讳得凑了过来,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别看长得挺俊秀,但是性格却大大咧咧的,和顾渊就像是兄弟一般。在这三年里,无论班级里的座位怎么调,都始终未曾离开顾渊附近的九宫格的羁绊拥有者。

用齐羽的话说,那代表着她对顾渊的攻击距离始终为一,也就是无论顾渊在哪里出言嘲讽她,都会立刻受到她的制裁。

“不给你看。”顾渊转过一个角度背对着齐羽,他在笔记本上继续写道,“但是很可惜,齐羽有一张一说话就会让人绷不住的嘴巴,尽管声音很好听,但那刻薄的言辞总是很难让第一次听到的人接受这个漂亮的姑娘竟然本性如此的这一事实……”

“喂喂喂,很可惜?你转个身就当我看不见吗?你再这么写信不信我把你的笔都给折断了??”

顾渊望着齐羽那张凶相毕露的脸,默默地在刚刚那段后面又添了一句:“而且,脾气暴躁,十分危险。”

“你!嘁!”齐羽用力推了他一下,嘴上却是笑了。

“哇,渊哥,你在写什么啊?毕业赠言吗?给谁的?”

“不是毕业赠言,是小说的开头。”顾渊将笔记本自然地递给了从礼堂入口走出来的那个男生,“看看?”

寸头,身高183厘米,体重78公斤,相貌精致,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男模是顾渊的好兄弟,冯子秋,是即使在这个班级里都算不多见的理科怪物。更让人烦躁的是他的文笔功底极好,甚至还有写诗的爱好。

将笔记本交给冯子秋之后,顾渊习惯性地瞥了一眼齐羽的方向,这个女孩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不过比起三个月之前,已经好了很多。

“渊哥,实话实说,我觉得这个开头不太行,太过乏味了,而且容易让人抓不住重点。”

“嗯……本来我也只是写着玩的,不过,如果你来写,你会怎么写?”顾渊眉头一挑,问道。

“我写了一段,你看看。”

顾渊的视线落向笔记本的方向,果然,上面多了一大段规整的方块字,和他比较飘逸的字迹有着明显的不同。

“所谓青春,就好像樱花一样,它是为了凋谢而绽放的,虽然生命短暂,却盛放地如云如雾如霓裳,让人如痴如醉。即使这也许是一场注定会被埋没的奋斗,但在努力的途中所散发的光辉,却如盛开的樱花一般绚烂。即使凋谢,也曾经盛开过。一切,都不是徒劳无功的,它会伴随着美好的回忆,印刻在流动的血液里。”

“喂,你这不是等于什么都没说吗?虽然比这个笨蛋写的要好一些,但要作为一本严肃文学的开头,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齐羽撇了撇嘴,顾渊立刻很配合地把纸笔放在了她的膝盖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喂,你干什么?”

“你行,你上。”顾渊轻轻一笑,上次这么轻松愉快地捉弄齐羽仿佛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了,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怀念。

“切,我上就我上。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全市语文第一的功力。”

齐羽接过笔就开始写,顾渊的目光便也随之落在她秀气潇洒的字迹上,慢慢移动着。

“回忆总是美好得不真实,因为回溯性叙事向来是一种悖谬。你处在当下的时间里,去记叙一件回忆中的事情时,你是站在当下的情境中去生成你的记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我在河边俯下头,看见水波里自己的脸,但其实我上一秒看见的,下一秒就已经流走了。”

“狗屁不通,差评。”顾渊在齐羽写的那段文字后面打了一个大大的叉,然后收货了美女的一个白眼。

“哇你们好热闹啊,在干嘛。”

“顾渊在写青春小说,带颜色的那种,快过来和我们一起鄙视这个浑身只剩下低级趣味的人。”齐羽瘪了瘪嘴对来人说道。

黑衣服,黑裤子,黑鞋子,黑皮肤,黑头发。这个浑身都是黑色且一年四季都是黑色的男生叫做高练,是顾渊雷打不动的后座。据他自己所说,这么穿是为了显得自己不那么黑,但就是实际效果似乎不尽人意罢了。

高练和冯子秋一样是个文理全才,以至于高三一整年每次考完试和他一起拿到卷子的时候,顾渊都觉得自己像是个废物。

“青春小说?还带颜色?嗯……让我看看。”

齐羽夸张地吐了吐舌头,作出了一副想吐的表情,这帮男生真是让人鄙视。

“你别听她胡说,这是本正经的小说,讲得就是我们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

齐羽、冯子秋、高练同时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顾渊。

“怎么了,很惊讶吗?我还能写啥,你们不会以为我还能有什么想象力吧?”

“那倒不是,对于你缺乏想象力和幽默感这一点,我有着极为清醒的认知,”齐羽把手搭在了顾渊的肩上,“但是我们的故事,真的有什么好写的吗?”

“怎么就没有了?整整三年啊,我们做的事难道还少吗?”

“额……要这么说的话,确实不少。”冯子秋和高练相视一笑。

“这不就完了嘛,你看,小说的标题我都想好了,就叫《六月,是我们的离歌》。”

“毕业季,青春伤痛文学,高中生、恋爱、日常,关键要素齐全,这是要大火的节奏啊。加油写,如果你成了大作家,顾渊,学校会找你做名誉讲师的。”

几个十八岁的少男少女里突然多了一个不太协调的中年,不过说是中年,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

这人是顾渊他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陈歌,虽然前段时间压力大到几乎要发疯的时候显得有些爆炸,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存在。

“行了陈老师,别笑话我了。我哪能成作家啊,就那点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顾渊尴尬地拍了拍脑袋,笑道。

“好好好,你们聊你们聊,我知道我在这里你们不痛快,正好我还有点事要忙,先走了,一会儿餐厅见。”陈歌对着这群少年摆了摆手,转身走入了金色的阳光。

“喂,渊哥,你是这本书的男主角吗?”又走过来一个帅气干净的男生,这是校足球队的队长陆晨,因为他的球衣号码是六号,所以顾渊他们踢球的时候都喜欢叫他六晨。

“那当然,我写的书,我不是主角,那还能有谁。”

“哟,那女主角是谁?”陆晨一挑眉,调笑道。

“高三十四班,池妤,恭喜你,毕业了!”

也许是某种天意般的巧合,众人面前的礼堂侧门里,刚刚好传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她是顾渊高中一切故事的起点,也是他这段旅程的终点。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池妤和顾渊的故事吗?果然如此,比起忘记,顾渊还是选择了一种独特的方式去记录下这段刻苦铭心的经历,留作纪念。

“喂喂喂,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我这里要直播写作了。”顾渊大大咧咧地笑着拿起了笔记本和黑色签字笔,“第一章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从无谋的梦想开始》”

众人身后的落地窗外有花雨洒落,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凝滞、倒流,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清晨,同样的花雨,同样的他们。

所有人的故事,都从那个六月,重新开始。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