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涨价

发布:2021-10-10 20:33:35

“路老板。”青丫忙打打招呼道。老者眯着眼上下打量青丫一刻,才认出来她是谁。“是你呀….布给我,柴背到后院…”他缓缓地地说,目光落在青丫身旁的刘梅宝身上,轻轻一怔。刘梅宝冲他轻轻一笑,算打打招呼,却见这老者小眼瞬时间瞪圆了。“是..刘大姑娘?”他轻轻有些老者眯着眼打量青丫一刻,才认出她是谁。。...

“路老板。”青丫忙打招呼道。

老者眯着眼打量青丫一刻,才认出她是谁。

“是你呀….布给我,柴背到后院…”他缓缓说道,目光落在青丫身旁的刘梅宝身上,微微一怔。

刘梅宝冲他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却见这老者小眼瞬时瞪圆了。

“是..刘大姑娘?”他微微有些磕巴。

想必古代的千金小姐都是养在深闺的,这老者不认得自己也很正常,刘梅宝便再次微微一笑点头,一面将手里的布递上去。

老者有些怔怔的接过来,态度多了几分郑重。

“那个,姑娘里面坐….顺子..”他一面说道,一面转头冲屋内喊。

一个小伙计立刻过来了。

“..将柴背进去…”老者吩咐道。

小伙计应了声,接过青丫的柴进去了。

刘梅宝并没有依言进去,事实上她虽然很好奇想看看古代的货栈里卖的都是什么,但青丫在一旁没有动,她便也没有迈步。

这落在老者眼里,神情中就多出几分了然,又有几分怜惜同情。

“这是钱,姑娘拿好。”他不在多说话,从袖子里拿出十个钱递过来。

刘梅宝伸手接过来,在手里反复的看,这是正在流通的铜钱,比现代那些展览柜里的多了几分生机。

见她盯着钱看,老者又误会了。

“是这样,柴的钱是月末一起算的….”他说道,一面似乎下定什么决心,干脆从袖子里又拿出两个钱,“..这个月已经送来两文钱的了..姑娘先拿去。”

刘梅宝抬头,看着老者面上的神情,便笑了。

“那就按老规矩来,月末再说柴钱。”她说道。

这笑容干净利落,丝毫不做作,半点没有强颜欢笑,倒让老者一愣,略有些尴尬的收回钱。

“那就依姑娘的话…”他点头说道,一面伸手在大腿上抓了抓,抓了几下,察觉自己动作失态,忙收回手。

“那我们走了。”刘梅宝含笑告辞。

老者被她的笑弄得有点愣神,反应慢了半拍,“姑娘走好。”

刘梅宝走出之后回头看了看,果然见那老者还站在门口冲自己这边张望,她不由笑了笑,做了个不雅的耸肩动作。

“小姐..”青丫看着她带着几分欣喜几分难过说道,“小姐真的变了..”

自己毕竟不是刘梅宝,就是再装也不像,这一点沈刘梅早就知道,听了青丫的话,她也没有惊慌。

“怎么变了?”她笑咪咪的问道,“不怕见人了?也敢出门了?不怕别人笑不怕别人瞧不起?”

刘知县毕竟是被朝廷定了罪的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朝廷官府在他们眼里是最权威的,可以想象罪官之女将要面临什么样的眼神。

“我以前很少出门吧?”刘梅宝接着笑道。

确切的说是自从出了事后,刘梅宝这是第一次踏出家门,青丫点点头,所以听到小姐主动说来卖布的时候,宋三娘子的神情跟见了鬼一般。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刘梅宝笑道,神情一片坦然,“我相信…恩不是罪人,所以我没必要怕见人,我如果怕了,岂不是不相信...父亲,如果我都不信他,还能指望别人去相信他的清白吗?”

“小姐…”青丫被她这一番话说的眼泪都掉出来了,如果不是在大街上,她都恨不得要跪下叩拜,“老爷夫人在天有灵,小姐的孝心天地可鉴….”

刘梅宝有些心虚的笑了笑,这些改变都是为了父母,再不会有人怀疑了吧。

“小姐,前面就是米面铺…”

走过一座关公庙,就看到一家跟方才的杂货店一般格局的店铺,不同的是门面要稍微光鲜些,也就意味着这家的生意要好些。

“十文钱只能买两升面啊?”刘梅宝想起宋三娘子的话,低声问道。

青丫点点头,“这些日子还好些,去年冬天的时候,只能买一升呢…”

前世里沈刘梅虽然也自己做饭,但对于物价真没什么具体概念,只知道买了多少钱的米面鸡蛋,要问这米面鸡蛋多少钱一斤,她可没注意过,因此也没什么对比转换概念,自然搞不清如今的货币的购买力。

“小姐你等着,别进去了。”青丫说道。

刘梅宝正是好奇宝宝的时候,哪里能错过,拒绝了青丫的提议,跟着她一起进去了。

店铺里是长长的柜台,柜台后有大大的瓮,盛着米面豆等等粮食,刘梅宝扫了一眼,对这些为精细加工的粮食几乎都认不住来,店里正有人排队等着两个小伙计盛卖。

这时候的人倒知道排队,刘梅宝点头赞叹,一面跟着青丫依次排在人后。

她的眼睛四处看来看去,引得一旁站着的两个正抱着胳膊说话的男人也看过来,视线对上,刘梅宝并没有如此时大多数女子一般带着惊羞垂头,而是淡然的移开视线。

看她的穿着是穷苦人家的,这等人家的女子都是当男人用的,没那么多讲究,两个男人并没有在意接着说话。

很快就轮到她们,青丫递上钱说要白面,那伙计利落的舀了一升倒入青丫撑开的布袋里,又舀了一升,最后一升小伙计的手狠狠一斗,原本满满的面便被都下去三分之一。

“哎,你这不够数啊。”青丫忙拦着他的手,急忙道。

宋三娘子的眼比秤砣还尖,面粉不够数,回去肯定要吃一顿好打的。

“怎么不够啊。”小伙计没声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嘟嘟囔囔道,“白面价涨了,十文只能买一升半…”

“可是,可是前几天还…”青丫皱眉说道。

“去,去,爱买不买…”小伙计不耐烦的打断她,作势要将斗里的面倒回去,“到底要不要?不要,下一位…”

想必这几天这样的争执很多,门边站的两个男人立刻警惕的转过头来,眼神中带着警告。

“要,要。”青丫忙无奈的答道,一面将布袋伸过去。

“真是,穷鬼事多..”小伙计切了声,白了青丫一眼,将剩下的面倒进去。

这服务态度可真够差劲的,刘梅宝不由摇头,跟着青丫走出去。

“这可怎么办好,又涨价了…”青丫愁眉苦脸的叹气。

刘梅宝也叹了口气,皱起眉头,手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太可怕了,怎么样才能挣到钱呢?

搞些小发明?玻璃?开玩笑,她怎么知道玻璃怎么做出来的…香水..化妆品…

回去的路上,二人都有些无精打采,在天蒙蒙黑的时候进了家门,果然听到米面价又涨了,宋三娘子好一顿火气,直接导致青丫的晚饭只有一碗野菜汤,这让青丫忍不住几分得意的笑,看,她太有先见之明了,早上硬吃下了那块饼子。

当天夜里,宋三娘子的织布声几乎一夜未停,躺在硬硬的床上,盖着硬硬的被子的刘梅宝睡意全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