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3 双*修

发布:2021-10-12 23:09:06

“多谢玉霞真人。”她声音很低,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慢,师父的手抬了出来,看出来也好象想摸一下她的头,虽然抬到一半又放了下去,低声说:“唉,不需要拘礼。”她的那声气叹得很轻,虽然不在场的人都所以听到了。秋秋会觉得吧,对着病人最不所以做的事情是唉声叹她声音很低,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慢,师父的手抬了起来,看起来也象是想摸一下她的头,但是抬到一半又放了下来,轻声说:“唉,不用多礼。”。...

“多谢玉霞真人。”

她声音很低,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慢,师父的手抬了起来,看起来也象是想摸一下她的头,但是抬到一半又放了下来,轻声说:“唉,不用多礼。”

她的那声气叹得很轻,但是在场的人都应该听见了。

秋秋觉得吧,对着病人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唉声叹气,这会让病人的心理负担加重,认为自己的病况非常不乐观。

师父和方真人进屋去说话,拾儿也跟了进去。

可见方真人多疼他徒弟,她们几个都没那个资格跟进屋去——修仙的人虽然脱离了凡尘俗世,可是上下尊卑这一套比普通人还讲究。她们是小辈,长辈们说话的场合当然没有她们添乱的份儿。而拾儿就堂而皇之的跟着进去了。

静怡师姐十分好奇:“师姐,这个方真人是什么人?那孩子是他徒儿吗?”

“方真人是师父的至交好友,住在极北极寒之地,离咱们远着呢。我也只见过方真人一次,都有好多年了,我也没见过拾儿。”静心师姐摸摸秋秋的头,十分温柔的问:“你今天又偷吃肉了没有?”

秋秋马上摇头。

这是实话,她今天确实没吃。

“你也该懂事了,修炼的人不可如此执着于贪欲,尤其是口腹之欲,对你的修行没有一点儿助益。”

秋秋乖乖的点头。反正师姐说她的,该吃秋秋还是照吃不误。再说了,师父都说呢,她们练的这心法要顺其自然。要是想吃的东西不敢吃硬忍着,那还叫顺其自然吗?

抱着这种不长进的理念,秋秋快活的琢磨着今天晚上要不要弄几只麻雀烤烤吃。

说真的,她突然想起吃鸟,和早上看见方真人师徒骑着鹤不无关系。那鹤长得真美,羽毛一根根雪白得发亮,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但是秋秋看到它的第一眼,立马想到的就是它要是全身没了毛是什么样?接着立马联想到要是它躺在蒸笼里或是汤锅里又是什么样呢?

不过计划不如变化快,大师姐很快过来找人,把秋秋和静心都揪去见师父。

师父的目光在三个徒儿身上打转,确切的说主要是在秋秋和静心的身上打转,虽然她脸上没有表情,可是秋秋本能的感觉师父好象在考虑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当然,方真人也在旁边,他那个徒弟拾儿也坐在一旁,而不是象她们这样排排站。

虽然这待遇差别是大了点儿,但秋秋没觉得不平。人家是客人,更是病人,哪有让客人兼病人站着的理儿?

师父看起来也拿不定主意,转而问方真人:“你看呢?静怡不错,静秋也成,就是稍微小了一点儿,刚入门没两年。”

这是要做什么?秋秋有点儿迷惑。

方真人打量着面前的两个姑娘。静怡看起来修为应该颇有根基了,年纪也大着些,应该更稳重。不过小的那个……圆圆的嫩乎乎的小脸儿,生得很讨喜。

他也转头问一旁的人:“你看呢?”

秋秋觉得有点儿纳闷。

这是想让她们干什么?

静怡看了一眼师父,又看了一眼病恹恹没精神的拾儿,默不作声的把头低了下去。

拾儿的目光掠过静怡,落到秋秋身上。

方真人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就她了?”

玉霞真人冲秋秋招了招手,秋秋往前走了两步。

“静秋,拾儿要在我们山上住些日子调养身体,这段日子,你替为师好好招呼照顾客人,可别怠慢了,知道吗?”

怪不得静怡师姐要往后缩,原来这不是个好差事。

秋秋以前也照料过生病的人,一来累,二来病人心情不好,不是暴躁就是沉闷,这可不是个轻松的活计。

秋秋转头看了拾儿一眼,那孩子也正好抬头看她。

这会儿离得近,又在烛光下,看着她整个人跟半透明的一样,眼睛愈发的黑,那种好象要被吸进去的感觉又来了。

“是,师父,我一定好好照料拾儿。”

玉霞真人欣慰的笑了。

刚才两个徒弟的表现她都看得清清楚楚,静怡她的退缩玉霞真人也没错看。

她心里都有数。

方真人在山上又待了一天就告辞了,拾儿留了下来。

秋秋目送方真人骑鹤飞远了,一眨眼间就变成了云间的一个小小黑点,老气横秋的感慨了一句:“故人已乘黄鹤去。”

拾儿看了她一眼,秋秋笑着说:“白鹤黄鹤都是鹤嘛。”她拈着一根香香的脆脆的炸小鱼干:“你吃吗?”

拾儿摇摇头,秋秋把小鱼干塞进自己嘴里。

“我刚才请陆姑姑帮忙把我的行李搬到我院子里去,你觉得呢?”

拾儿用那双又深又黑的眼睛看着她,既然没反对,那秋秋就当她是同意了。

陆姑姑有点儿犹豫:“真人还没发话,这样儿合适吗?”

“是师父说让我好好照顾她的。”秋秋说:“客房那么空旷,她一个人住那不合适啊。”

陆姑姑一想也是,爽快的去安置东西。

从头到尾拾儿都一语不发,握着个小小的玉瓶,一直站在旁边看着。

秋秋看看那个瓶子:“这是你要吃的药吗?”

拾儿轻微的点了一下头。

秋秋不知道这个清心丹治什么病,师父还没教过她炼丹制药之术呢。

“多长时间吃一回?”

拾儿声音非常轻:“发病了就吃一次。”

秋秋没再问她多长时间发一次病,这个师父肯定知道,她可以等下去问师父。

拾儿是个安静的客人,安静的几乎让人察觉不到她的存在。秋秋想到她那种美得不象真人的容貌,心里一点儿嫉妒的感觉都没有。

怪不得人们都说红颜薄命。这颜一红了,命当然跟着薄了。秋秋想,自己没她美,可是比她健康,拾儿肯定更羡慕自己。

秋秋一向乐天知命,她从来不只盯着别人的东西,而忽视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

秋秋做为主,还有看护,晚课之后去看拾儿。

这孩子正在打坐,她安安静静的盘膝坐在榻上,榻前的石案上只点着一支蜡烛,照得她的影子孤孤单单的。

听到秋秋过来的动静,她缓缓睁开眼。漆黑的头发在头顶束了一束,余下的垂下来,映着她雪白的一张脸,那种黑白分明的反差比鲜艳缤纷的颜色更加美丽。

秋秋深吸了口气稳住心神,她能预言拾儿这丫头长大了铁定会是个有名气的祸水,会有多少男人争先恐后拜倒在她裙下啊。

“我是来看看,你这缺不缺什么东西?”

拾儿还是不出声。秋秋都习惯了,病人不爱说话也可以理解。她很自来熟的坐在拾儿身旁:“你别把自己当客人,你在自己家怎么样,在这儿还怎么样就行了。缺什么东西你跟我说就行,跟陆姑姑说也行。要是身上不舒服,也千万别瞒着。”

话是说得很周到,要是从个大人嘴里说出来,肯定更加得体。配上秋秋的五短身材和胖脸,看着只让人觉得十分有趣。

拾儿虽然不说话,可是表情比刚才显得柔软了一些。这种变化非常细微,不仔细看真的观察不到。

“我那里有书,你要是想看,我给你拿过来。”

秋秋拿了两本书过来让她挑,书都是师姐给她的。虽然并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书,可是总比枯坐着要强。那两本书一本是《百草志》,一本是师姐原来教她识字的时候用的《千字文》。拿过来了秋秋又想起来,她还没问拾儿识不识字呢。

拾儿看了看,挑了百草志,显然她是识字的。

秋秋可不爱翻千字文,那是启蒙读物,都快翻烂了。她凑到拾儿旁边和她一起看百草志。拾儿可能不太习惯和人这么接近,微微往后缩了一下。秋秋也不在意,就着她的手看书。

拾儿渐渐放松下来,往秋秋跟前凑近了一点儿。秋秋能闻到她身上有股好闻的药香气,让人觉得很舒服。

其实她本来就不是爱书的人,气氛又太过安逸放松,结果她的头一点一点的,最后一头靠在拾儿的肩膀上就打起盹来。

拾儿僵了一下,头极慢极慢的转过来,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秋秋。

刚才还说话呢,一转眼儿居然就睡着了?

这也太快了。

拾儿把她的头往旁边推了推,秋秋身子一滑,顺势枕在了她的腿上,还打起小呼噜来了,睡得那叫一个香啊,嘴边还有一道可疑的水迹。

拾儿听她嘴里模糊的地念叨什么,犹豫着低下头去把耳朵凑到她嘴边,听见秋秋美滋滋儿的念叨着:“烤……鹤……”

拾儿又一次僵住了。她就这么看着秋秋的睡颜,过了好一会儿,她伸出了手,试探性的在秋秋胖胖的脸上捏了一把。

唔,手感比她想象的还要好。

方真人把她留下的原因,拾儿比秋秋要清楚。清心丹对她已经不起作用,她又不能修炼玉霞真人这一派的心法。所以方真人想了个折衷的办法,让她和玉霞真人和弟子一同修炼,正好这种心法与她现在修炼的心法可以互补。

嗯,这种情形,如果要简单的说,也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

双修。

——————

新文好荒凉,,都能长草了。。打滚求包养555~~

今天半小时里电脑蓝屏四五回,拔掉一根内存条之后不蓝屏了,但是运行速度变得奇慢,打开个网页都要半天。。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