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执念

发布:2021-10-13 11:15:53

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绯烟头也没抬,印入眼帘的那一抹明黄色,召示着来人的身份。夜寒冥的到来,清欢殿哗啦啦跪了一地。惟独绯烟,头也不抬,一动不动。“你来了。”“我来看一看你。”夜寒冥定定望着她。始终以来,她都是一身白衣胜雪,美的放佛不似凡间人,今夜寒冥的到来,清欢殿哗啦啦跪了一地。。...

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绯烟头也没抬,映入眼帘的那一抹明黄,昭示着来人的身份。

夜寒冥的到来,清欢殿哗啦啦跪了一地。

唯独绯烟,头也不抬,一动不动。

“你来了。”

“我来看看你。”

夜寒冥定定望着她。

一直以来,她都是一身白衣胜雪,美的仿佛不似凡间人,今日一身红衣,妖娆夺目,倒是多了几分烟火气。

悬着的心渐渐落下,她能同他说话,他已经是庆幸至极。

“我想去看看他。”

她的声音很轻,他却是每一个字都听得真真切切。

她虽未说他是谁,他却是心知肚明,能让她日夜牵挂的,也就只有一个千夜离。

千夜离,你就算是死了,也要霸占着她的心吗?

脸上的笑意凝住,衣袖里的拳头狠狠攥起,却是又无力的松开。

“等你身子好些,我带你去。”

他几乎从来不会拒绝她,只除了她求他绕过千夜离那一次。

他与千夜离,必然也必须有一人会死。

“明天吧,我就去城楼上远远望一眼。”

她却是不依不饶,也罢,她决定的事,从来没有人可以改变。

“好,那你今晚好好休息。”

目的达成,她也懒得再说话,一个人自顾自的躺下,闭上了眼。

见她不愿意再理自己,他也不再碍她的眼,提步离去,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

“你穿红衣,很美。”

她却是仿若没听到一般,继续闭目养神。

心中却是冷冷一笑。

夜寒冥以为,绯烟一身红衣,是新生,他早就笃定绯烟会活着,家人惨死之仇,挚爱自刎之痛,所以她一定会好好活着,直到那些该死的人一个个倒在她面前。

纵然他也是绯烟报仇的对象,他也在所不惜。

他这一生所求,不过皇位与她。

可他终究还是不够了解绯烟,绯烟的一身红衣,却是绝望到极致的决绝,仇也罢,恨也罢,她累了,真的累了。

小腹处越来越剧烈的痛意袭来,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

孩子,是娘亲对不起你……

身下是止不住的鲜血,绯烟却是丝毫感觉不到痛意,她只感觉到那两个月的生命在在逐渐消逝,随之而来的还有无边无际的孤寂。

眼中的最后一抹光亮也缓缓消失,只剩下空洞和悲凉。

夜寒冥不知,他终究是把所爱逼上了绝路,毁了她的孩子,也毁了她唯一的牵挂。

身下的鲜血染红了浅色的锦被,就连绯烟身上的红衣,也增添了几分妖治。

绯烟昏过去的前一秒,只听见宫女慌慌张张的喊叫声。

“太医,快传太医。”

如果就这么睡下去,再也不醒来,是不是也很好?

可是,还是不甘心,她还想再见千夜离一眼,只一眼就好。

绯烟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子时。

旁边守夜的宫女已经睡着,整个清欢殿安静极了。

身上的每一处都在疼痛,尤其是小腹,疼得她的脸色都苍白了些许,额头上也是止不住的冷汗。

强忍着疼痛起身,缓缓从袖子中拿出一根银针。

是白天太医熬药的时候她偷偷拿的。

夜寒冥虽然笃定她不会做傻事,却还是收走了她的所有药品。

他怕的,是她逃离。

她的一身医毒之术,就连他也是防不胜防。

可是,她不想逃了,明天她还要见千夜离呢。

她只知她医毒无双,却不知她一手银针之术,更是出神入化!。

拿起银针干脆利落的刺进谭中、肩井、环跳三穴,力度却是比平时重了三分,她竟然想封闭自身知觉,纵然代价是三天后将会痛不欲生的死去!

她却是毫无惧意,痛不欲生?呵,她现在还不够痛吗?

更何况,三天,她活不了那么久了,也等不了那么久。

绯烟重新躺下,她可以感觉到身体的知觉正在消失,就连身体上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她以生命为代价,只盼能够再见他一眼。

这是她在这凌月皇宫至今还活着的执念。

窗外星空隐去,一抹光亮悄悄爬上窗子。

天要亮了。

绯烟高兴的像个孩子,还有几个时辰,她就要见到千夜离了。

夜寒冥今日罢了早朝,只为陪绯烟去城楼远远望一眼那座孤坟,他也不知,由着绯烟把他的坟建在目光所及之处,是对还是错?

他是杀伐果断的凌月尊皇,就连他的父皇,他都能毫不犹豫的软禁,可唯独她,他从来都做不到果决。

卯时刚过,夜寒冥就到了清欢殿门外。

冬天的早晨极冷,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天空中飘着大片的雪花,整个皇宫一片雪白,仿佛一切不洁都要被掩埋。

此刻,他突然有些担心她的身子,昨日才小产过,今日再受了凉,只怕会留下病根吧。

他有些犹疑。

在他眼里,自然是绯烟的身子更重要一些,所以他宁愿她空欢喜一场,和他置气几日,也不想她伤了自己。

昨日绯烟昏倒之事,并未传到夜寒冥耳中,压下消息的,自然是皇上身边的红人王公公。

他对绯烟,已经不喜到了极点,这样的女子,只怕会有损凌月江山。

所以,纵然夜寒冥知道了一切赐他一死,他也无悔。

他伴了夜寒冥二十多年,清楚知道他能坐上皇位有多难,新皇登基,根基未稳,后宫有江太妃暗中出手,前朝有梁王虎视眈眈,这时候,他怎么会允许,一个女子,再横生枝节。

况且,那女子心爱之人更是死在夜寒冥手里,这样的女子,如若留下,只怕后患无穷。

绯烟今日着了一身更为繁杂的红色衣裙,如瀑长发被高高挽起,她今日,竟然梳了妇人髻!

见到夜寒冥,她罕见的抬了头,“我美吗?”

抬头间,步摇轻摆,耳环轻摇。之前苍白的脸色因为涂了胭脂而显得红润,只是那眉眼间的憔悴却是不能完全遮住。

他一直都知道,她是美的,平日里不施粉黛便已经是人间绝色,今日上了妆,更显妩媚倾城。

“绯烟自然是极美。”

听此,绯烟轻轻一笑,刹那间,只觉得天地失色。

可不就是美吗,若不是美色无双,他怎么对自己执着至此,不惜杀了千夜离,软禁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要把自己留在身边。

只可惜,有些人,他注定留不住。

宫人们这才明白,这位主儿为何有恃无恐,这等美色,人间只怕仅此一人吧。

一身红衣的她,就似绝世妖姬,更像是祸国妖妃。

所有人都在绯烟的倾城一笑中难以回神,唯独王公公,狠狠地皱了皱眉头。

此等妖女,断不可留。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