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身份

发布:2021-10-14 10:44:47

她虽自小最是怕鬼,但有些人比鬼还可怕的。相对于处心积虑想要杀她的人,最起码大公子无论是人是鬼,都对她有救急之恩。***而同一时刻,在镇国侯府的主院内,侯夫人张氏正听管家何瑞脑消金兽禀报淮南王忽然愤怒离开了的始末。“淮南王未说为何忽然之间要离开了么?”侯夫人比起处心积虑想要杀她的人,起码大公子不管是人是鬼,都对她有救命之恩。。...

她虽自幼最是怕鬼,但有些人比鬼还可怕。

比起处心积虑想要杀她的人,起码大公子不管是人是鬼,都对她有救命之恩。

***

而同一时刻,在镇国侯府的主院内,侯夫人张氏正听管家何永昼禀报淮南王突然愤怒离开的始末。

“淮南王未说为何突然之间要离开么?”

侯夫人张氏伸手揉了揉眉心,表情略显疲惫。

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方才侯爷又在宴上饮多了酒,非要闹着连夜去庄子上,将大公子萧天陌的尸身接回府来。

她又是命人煮醒酒汤,又是安抚劝慰,好不容易伺候着侯爷歇下了,刚要松口气,管家又急慌慌的来报:

本要留宿的淮南王方才竟然不辞而别了。

淮南王手握重权,在军中威信极盛,又非常受皇上的重视,她们侯府自是不能得罪的。

听到张氏的问话,何管家立刻回道:

“据门房所言,淮南王当时面色阴沉,口中愤愤说着大公子装神弄鬼什么的……”

大公子?

萧天陌!

萧天陌不是已经死了吗?

张氏愕然,“他提已故的大公子做甚?”

何管家摇了摇头,后又想到了什么,犹豫道:“夫人,汀兰她...”

听何管家说到汀兰,张氏想起了,她将汀兰诓去伺候淮南王之事。

她忽然一把将桌上的杯盏扫落在地,咬牙切齿恨声道:

“险些将这小蹄子忘了,定是这小贱人搞得鬼!

真是不识抬举!能被淮南王看上,那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还这般的再三闹幺蛾子,果真是天生的贱命!”

何管家眼皮敛了敛,只态度恭谨的垂手侍立在一侧,并未再多言一字。

张氏越骂心中的怨气与不满越烈,她直接站起了身,“走,我们去看看!”

见张氏已带着两旁的丫鬟、婆子迈步走向门外,何管家立刻抬脚跟了上去。

在原本为淮南王安排的院落中,当听到纷杂的脚步声朝这边涌过来,萧天陌对汀兰眨了眨眼,随即闪身躲到了一旁的大树后。

汀兰一愣,不明所以地去看萧天陌藏身的大树,却突然听到张氏的叱骂声从前方传来。

她忙抬头望过去,正瞧见张氏一行人向这边走来,她的面色顿时变得无比煞白。

张氏带人进了院中,一眼便看到了院中的汀兰。

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这贱婢!竟然连淮南王都敢冒犯,一点规矩都不懂!

不过是侯爷捡回来的一个浪蹄子,还真以为自己能够无法无天了不成?”

张氏骂着,三两步冲到汀兰的跟前,抬手就要去抓汀兰的发髻。

隐在暗处的萧天陌见此眉头大蹙。

现在的镇国侯夫人张氏,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

他的父亲镇国侯大半生都在外征战,先后娶过三任妻室。

娶第一任妻室时,洞房花烛夜突发有紧急战事,镇国侯丢下了新娘子赶赴战场,等再回来时,新妻却已因病离开了人世。

镇国侯的第二任妻室便是萧天陌的生母唐氏。

唐氏出身于官宦人家,知书达理,成亲后和镇国侯两人相敬如宾,后来为镇国侯生下了嫡长子萧天陌。

只是好景不长,唐氏在生下萧天陌之后不久,突发了急症,很快便匆匆去了。

镇国侯本无意再娶,迟迟未再续弦。

当时,镇国侯的一个下官之女却在数次见面之后,对镇国侯芳心暗许,镇国侯意外得知后,便迎娶了她。

这个下官之女便是张氏了。

张氏表面贤良,对镇国侯和年幼的萧天陌二人,生活起居照顾的极为细心,再加上不久后,她又为镇国侯生下一子萧君彦,因此镇国侯对张氏颇为满意。

可张氏这人却是面善心狠,自从其妹丽妃在宫中得了圣宠之后,张氏在府中越发肆无忌惮了起来。

他这次险些一命呜呼,还是拜张氏姐妹所赐。

想到这,萧天陌再不迟疑,立刻从树后“飘”了出来,并森然喊道:“母亲。”

张氏一惊,猛然抬头去看,正看到萧天陌一张惨白的脸。

“啊——鬼啊,鬼啊!”

张氏吓得魂飞魄散,一动不动的尖着嗓子大喊了一声后,白眼一翻,当场晕死了过去。

“鬼啊!有鬼啊!”

“大公子回来索命啦!快跑呀!”

……

跟在张氏身后的丫鬟、婆子们看到萧天陌后,也尖叫着四散而逃。

转瞬纷乱的院中,除了晕倒在地上的张氏,和萧天陌、汀兰,只剩下了何管家一人。

何管家并未理会地上的张氏,他神色激动,欣喜的上前抓住了萧天陌虽有些冰凉,却脉搏有力的手,“大公子,真的是你?”

萧天陌点了点头,唇角轻勾,“我命大,轻易死不了。”

何管家看着萧天陌清俊的脸庞,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好!好!侯爷知道了一定甚是高兴!”

听何管家提到镇国侯,萧天陌淡然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柔和,前世父亲为救他而死,这一世他要力挽狂澜。

***

沈芙蓉扒在悬崖峭壁上,身子半悬空,眼神惊惧地看着脚下。

只见她脚下白雾氤氲间,是令人胆寒的百丈深渊,深不见底的涧谷好似张开了大口的巨兽,正等着将她直接吞噬。

这时,有道温柔的女声从她的头顶传来,“手给我,我拉你上来。”

沈芙蓉连忙将一只手拼命向上伸,并抬头看向突然出现的姑娘,想对姑娘说几句感激的话。

只是她抬起头来,却又惊恐的发现,面前姑娘赫然长了一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

“你、你是谁?”

沈芙蓉勃然变色,她欲将手缩回来,对方却先一步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腕。

并且不知在什么时候,这原本白皙和她面貌一样的姑娘,突然变得极为可怖。

不仅嘴角裂开了一个诡异的微笑,脸上现出道道交错的血痕,一双眼睛血红血红地紧盯着她,就连抓住她的那只白玉般的手,都慢慢变得干枯出血。

那鲜红粘稠的血珠顺着二人的手腕流淌,眼看就要滴落在沈芙蓉的脸上。

“啊——”

沈芙蓉尖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是做噩梦了。

回想起梦中的情景,沈芙蓉抬手捂上了心口。

这场梦简直太过惊骇,她的心跳快得就要蹦出来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