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跟踪

发布:2021-10-14 10:44:48

九月然后道:“说出来,这京城聚仙楼的点心最是非常好吃,楼里除了说书人的,那书说得甚是好!倒不如我随姑娘也去听上一听?”沈芙蓉闻言,唇角轻轻抽动了一下。的确九月是一场误会了,我以为她是气闷太久,想回去吃吃喝喝玩乐。沈芙蓉抿了抿嘴唇,一本正经朝九月道:“好,我们看来十月是误会了,以为她是憋闷太久,想出去吃喝玩乐。。...

十月接着道:“说起来,这京城聚仙楼的点心最是好吃,楼里还有说书的,那书说得甚是好!不如我随姑娘也去听上一听?”

沈芙蓉闻言,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看来十月是误会了,以为她是憋闷太久,想出去吃喝玩乐。

沈芙蓉抿了抿嘴唇,一本正经朝十月道:“好,我们就去那里!”

管它误不误会呢!能出去是正理。

想着能出门去玩,十月心里欢喜,“咱家庄子就在西郊,离城里并不算远,一早坐上车,午膳还能赶在城里吃呢!”

要去真正的见识一下古代外面的世界了,沈芙蓉也是心里痒痒的,“那我们明天早上就出发!”

十月答应一声,顾不得天还未亮,已经高兴地将脚尖踏往榻下摆着的绣鞋里,“我现在就去告诉爹爹备车!”

……

当天际的第一缕晨光冲破夜色的黑幕,一辆马车已迫不及待地从庄子上奔驰离开,直奔京城的方向而去。

自打马车拐出庄子往大路上走,沈芙蓉就掀起帘子一角往外瞧。

古代果然空气清新的不得了,放眼望去山清水秀、林木青翠,让人连心情都跟着不住的雀跃起来。

不知是走了多久,在沈芙蓉已开始昏昏欲睡之时,忽听十月兴奋的叫道:

“姑娘快看,东城门到了!”

沈芙蓉顿时来了精神,她凑到车窗前去瞧,正好看到马车驶进巍峨雄伟的城门。

城内又是另一番景致,仿佛一幅沉寂的画一下子活了起来。

车外头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路上行人摩肩接踵,叫卖声此起彼伏,时不时还能看到街边的各种杂耍。

街道宽阔平坦,两旁的酒肆商铺更是鳞次栉比,彰显着无比的富贵繁华。

沈芙蓉一路看得心潮澎湃,直到车辇停了下来,十月扶她下了马车,她的心仍旧不禁怦怦狂跳。

先前她窝庄子里还没有太大感触,如今站在这古代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真有种一眼万年的感觉。

之后两个人在街市上随意逛起来,走走这儿看看那儿,玩得不亦乐乎。

待走到一处修葺得很华丽的高大酒楼前时,十月兴奋道:

“姑娘,这就是聚仙楼了,不如我们进去吃点东西吧?”

沈芙蓉自然没有异议,坐了那么久车,又逛了这大半天,早上吃的那点食早就空了。

两人高高兴兴的进了酒楼,却并未发现酒楼门口的人山人海之中,一道偷偷跟随了她们很久的身影,悄悄的转身离开了。

这道身影匆匆来到一处药堂门口,坐上了停在那里的一辆牛车。

一路坐牛车回到村子里,又急冲冲来到了一处农户家中,刚推开院门就开始嚷嚷:

“娘呀!爹啊!他大伯!你们猜我刚才看到谁了?”

原来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沈芙蓉的二伯娘李氏。

“李氏,你个懒婆娘!去买个东西也磨磨蹭蹭,早起吃的饭都喂了狗吗?”

听到院中动静,一阵叫骂声先从屋子里传开来。

紧接着,一个老妇人嘴里骂骂咧咧的甩门走了出来。

这老妇人就是沈芙蓉的奶奶黄氏了。

听到婆婆黄氏的叫骂,李氏脸上悻悻的,她被街上的杂耍吸引,一时儿忘了时间。

不过想到她今天的大发现,她立刻又来了精神,“娘,我看到咱家芙蓉了!”

“啥?你说看到谁了?”

黄氏双手叉腰,正要气势十足的再骂上几轮,听清了李氏的话,立刻瞪大了有些混浊的双眼。

“你说看到芙蓉那丫头了?在哪里看到的?”

“是啊娘,就在街上!”

见婆婆果然被她的话吸引,李氏精神气儿更旺。

“娘您可没看见,那丫头如今阔套的不得了,不仅出门有高头马车坐,还有丫鬟伺候着,就在刚才还去了那城里最大、最豪华的聚仙楼用饭,甭提多风光了!”

黄氏越听脸色越沉,听到最后脸黑得都快滴下墨汁来了。

“这杀千刀的死丫头,肯定是上辈子跟咱家有仇,这辈子就是专门来气老子娘的!

她吃着家里的饭长大,如今可倒好,出息了都不晓得回来看上一眼,你说养来有什么用?真是白白糟蹋了我家的好粮食!”

李氏听了,偷偷撇撇嘴,心中暗道:

婆婆这人,凭的比她还要没皮没脸。

当初那样对沈芙蓉那丫头,就连人死了都嫌晦气,还要连夜打发着抬出去。

如今沈芙蓉侥幸活了过来,婆婆反倒又来埋怨沈芙蓉不回来,也不觉亏心。

不过这些,李氏自然不会表现出来。

而且沈芙蓉如今发达了,巴上去自是少不了她们的好处。

她眼珠子一转,凑上前一脸痛心道:

“可不是嘛娘,当初我们都以为芙蓉这孩子死了,我还难过的不得了。

不想她命大竟然没事儿,可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们将她送去镇国侯府享福的,如今她得了好处,却不说想着些家里。”

黄氏本就憋火,再听到李氏火上浇油的话,心头的火气顿时蹭蹭的往外冒,不管不顾的扯着嗓子嚎起来:

“哎呦!老天爷啊!我沈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哟,竟然生了这么个没良心的丫头片子……”

黄氏岁数大了,精力却旺盛,如今站在院中扯着嗓子嚎起来,嗓门直接传出了二里地。

引得附近好几家人都伸着脖子向这边瞧。

更有好事者早就移步到了旁边,一点点蹭着看热闹。

“老婆子,你这是又骂骂咧咧做啥哩?”

才从地里忙活回来的沈洪勇,还不到自家院门就听到了叫骂声,颇有些不满。

“都堵在门口干啥?还让不让人进屋了?”

见是一家之主沈洪勇回来了,黄氏气焰瞬间弱了下来,“老头子,你们回来啦?”

沈洪勇“嗯”了一声,眼皮一抬,不悦地问道:“这是又闹啥呢?”

这时,跟着下地的其他沈家人也回来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沈家两兄弟沈大柱和沈二林,紧跟在二人身后的少年是沈二林和李氏的儿子沈南阳,跟在最后的少女是沈南阳的妹妹沈明燕。

他们也老远就听到了黄氏的叫骂声,因此走进院里后,谁也没有吭一声,生怕黄氏将这无名火撒到他们头上。

黄氏扫了一眼回来的几人,回起了沈洪勇的话:

“还能为啥,还不是为了芙蓉那死丫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