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来人

发布:2021-10-14 22:51:03

回侯府就能找到了好夫婿了?虽然这年辰找个好归宿是女人的终极目标,但像自己不堪入目的身世能有什么好出路。这一世花溪从转世投胎转世投胎转世起就没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她随母姓,母亲慕锦瑟是华国镇远侯慕天和的嫡女,但是了在她六岁那一年离世了。在花溪那八年的记忆里,慕锦瑟这一世花溪从转世投胎起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她随母姓,母亲慕向晚是华国镇远侯慕天和的嫡女,不过已经在她六岁那年去世了。。...

回侯府就能找到好夫婿了?

虽说这年月找个好归宿是女人的终极目标,但像自己不堪的身世能有什么好出路。

这一世花溪从转世投胎起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她随母姓,母亲慕向晚是华国镇远侯慕天和的嫡女,不过已经在她六岁那年去世了。

在花溪那六年的记忆里,慕向晚总是病怏怏的,不爱说话,只有在花溪撒娇央求娘亲手把手教自己练字时才会露出些笑容。

曾经花溪玩笑似地问起为何不见爹时,慕向晚对着花溪的脸发呆,表情颇为复杂,伤心中带着点点恨意。

于是,花溪狗血地想会不会是一段跨国孽缘?

相比较见过的那几苗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大华人,自己的相貌除了一头乌发外,再无一点长得似当地人。

白皮肤高鼻梁深眼窝,茶色的琉璃眼,瞳孔微微发蓝,眼尾略微上挑自带媚意,睫毛又密又翘,没有樱桃小口,嘴巴适中,唇瓣不厚但微微上翘,半张时带点性感的魅惑。

猛一看倒还是有几分像慕向晚的,基因突变的可能性较低,花溪十足十该是个漂亮的混血儿。

所以,看模样花溪也知道,自己的爹是个异族人,而她的降生可能是慕家的耻辱,不然她和娘也不会被扔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山谷里,一呆就是十多年。她曾经拐弯抹角地试探刘妈妈,可刘妈妈对此讳莫如深,根本问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这样有着隐晦身世的人,到了慕家,说不定会胡乱编个身世被当成礼物送给富贵人家做小,上面正室压着,和别的妾室争宠,想想就劳心劳力,而且慕家还要你感恩戴德。唯一的好处是能吃穿不愁,也许顺手能攒点本钱。可想起那些眼高于定的贵人,说实话,真不想选这条路。

不回去,在被慕家遗忘的角落里偷偷找个普通人嫁了,只怕慕家那么好面子的官宦权贵之家不会同意,再者,一般小门小户也福不住自己这副相貌。

若是就凭自己一个人拖家带口的想要翻身过好日子,难,很难!被慕家人监视着不说,自己连开店的本钱都凑不出,总不能一辈子做香囊。

左右为难哪?!

不过,为难就是刹那闪现。花溪还是很乐观地想,有机会总要试试,但现在,还是先解决了肚子问题再说。

花溪吞了口唾沫,说道:“顺其自然吧,反正离嫁人还有些年头,妈妈着什么急。”

刘妈妈想想,又道:“哎,这老侯爷的病是个什么样,咱们也瞧不见,只能等了。说不定过几日就有信儿了。我不信侯爷、夫人真那么狠心。”

刘妈妈还是不死心,花溪也不好再说。

这时候,门口飘进了饭菜香,花溪的肚子叫得更欢了。

“不说了,不说了,人老了担心的事就多了。今儿姑娘寿辰,咱们吃顿好的。”

说话间,刘妈妈笑呵呵地开门去了厨房。过了两刻,刘妈妈又和丁香一同回来了。

四碟菜,油闷鸡、酱黄豆炒肉末、素炒菜心,还有一道正是花溪白日说的丁香肉桂炖五花。丁香和刘妈妈手里一人一碗米饭,给花溪准备的那碗是葱花鸡汤寿面。

许久都没见这么多荤菜了,一顿荤素搭配的丰盛饭食,一年才有个两三次。

花溪谢过丁香和刘妈妈,先喝了小半碗汤,然后抓起筷子开动吃饭。

三人用过晚膳,收拾了碗箸,闲聊了会儿刘妈妈进城的见闻,熄灯睡了。

睡到后半夜,花溪被刘妈妈摇醒了。

揉着眼睛,花溪打了个哈欠问道:“什么事?”

刘妈妈唇角紧抿着,可眼中却带着急切的期盼,“姑娘,慕家来人了,急着见您。”

“啊,这么快?”真让刘妈妈说着了。花溪彻底醒了,坐起身下了床。

丁香伺候她擦了把脸,换了身藕荷色素面窄袖布襦裙,简单梳了个双环髻,收拾妥当去旁边的正厅见客。

花溪到了正厅,厅里站着位三十五六岁中年人,国字脸,宽眉阔目,穿了件窄袖直裰袍服,头发束起戴着顶黑纱冠子,花溪认得,此人正是慕家二爷慕继孝,镇远侯庶子,慕向晚去世那年他曾来过。

“花溪给二爷请安!”花溪福身见礼。

“花溪刚才叫得不对,该叫二舅才是。数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

慕继孝见到花溪,暗赞其容色之余,更多的是感慨。这孩子也大了,大模样还是有两三分像四妹,算算,四妹都走了六年了。

“是。不知二舅这回到此所为何事?”

花溪还不太习惯见到“亲人”,大概猜得了他的来意,语气不自觉就带了几分生硬。

慕继孝面色转而凝重,“哎,你外祖如今身子不大好,你外祖母让我来接你回慕家。四娘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替你娘在外祖身边尽尽孝吧。”

花溪不言语,面上有些犹豫。

刘妈妈一个劲儿使眼色,丁香似乎也有意动,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快。

这也不需连夜来接,莫非侯爷不行了?

能回去,应该算是好事吧?

花溪极力想放松,可心弦却不自觉的紧绷起来。复杂的环境,陌生的人,心里总会有些排斥。

慕继孝打量这厅里的家具摆设,看花溪小脸尖削,穿着布衣,头上连支簪子都没有,不由摇头,这日子过得实在是……自己走了这些年,家里人不待见,那些奴才只会拣软柿子捏。

再瞧见花溪犹疑不定,以为她是寒了心,慕继孝叹气道:“这么多年,苦了你一人住在外面。当年,你外祖……”

“花溪明白,血脉之亲不敢忘。一切全凭二舅做主。”

树挪死人挪活,挪死挪活,总要挪着试试才知道……

慕继孝被花溪说的心头一热,“好,好。来,赶紧给你家姑娘拾掇东西,准备启程。”

转头又吩咐刘妈妈说:“收拾些换洗衣裳就是了,家里如今忙乱,等日后得了闲再给姑娘置办新的。”

听这意思是要常住了。

刘妈妈心中一喜,忙道:“是,二爷。姑娘东西不多,一刻就好。”

花溪则惦记着慕向晚留下的那一书柜伤春悲秋的诗词和随笔札记,自己不带走,指不定会让庄子里那几个不长眼的家伙扔了。

“娘亲留下过些书,虽说不值什么钱,可毕竟是个念想,就是带起来不方便。”

“嗯,书不急着带走,我会留下人收拾,回头运回府里。”

慕修远心想,虽然府里不缺那些书,但毕竟是四娘的东西。这孩子孝顺!

刘妈妈和丁香收拾了一刻,打了三个不太大的包裹放到马车上。

慕继孝上了一匹枣红马,招呼花溪上车。

花溪回头又看了眼自己住了十二年的房子,然后登上了马车。

吱悠吱悠,车轮缓缓启动,车头风灯摇晃,一点昏黄在黑黢黢的夜里分外鲜明地跳动,照亮了前面的山路……

夜路难行,车子走得不快,晃晃悠悠的,摇得人昏昏欲睡。

花溪眼皮直打架,刘妈妈看着她硬挣着难过,心疼道:“还有一个时辰才能到,姑娘靠在我腿上睡睡吧。”

“嗯,到了城门口叫我。”花溪实在熬不住了,躺倒,半蜷着身子,头枕在刘妈妈大腿上,阖上了眼皮睡着了。

等到了上京城外,天还没亮,家丁叫开了城门。

慕继孝骑着高头大马在最前面,走到了城守队长的跟前,正要伸手掏怀里的路牌。

城守队长忙躬身道:“慕二爷,不用了。昨晚上您出去时小的已经看过了,侯府半个时辰前派人过来看您到了没,您别在这儿耽搁了,快进吧。”

慕继孝心头一紧,难道爹出事了?

他回头吩咐了身后的随从带着花溪回府,自己先行一步,一挥鞭子,打马冲进了城门。

那随从给城守打赏了二两银子,又跑去花溪车边传话:“小的李成。二爷说先回府,让小的陪姑娘一道回去。”

花溪和刘妈妈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转头应道:“莫耽搁,赶紧进城,速速回侯府。”

车子行到侯府大门,花溪撩开竹帘子一看,灯笼没换,松了口气,人暂时还没事。

她可不希望自己前脚说要回慕家,后脚老人家就升天了。那样,自己的身上除了“野种”这个别称,又要多一条克死亲长的“罪名”。

踩着脚凳下了车,花溪抬头望着面前的镶着金色铜钉的红漆大门。门沿下,贴着“慕”字样的大红灯笼随风摇摆,那匾额上挥之方遒的“镇远侯府”四个大字在摇曳的灯火映照下忽明忽暗。

迈入了这道门,是溪狭速涸,还是溪流入海呢?

******

看完《非诚勿扰2》,正兴奋,把川川念的《见与不见》贴在作品相关里了,同享之。

提前把今天的贴出来,晚上好码旧书。

~~o(>_<)o~~,偶也要做到香山那样“喜新不厌旧”O(∩_∩)O

例行求收藏和推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