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02 不听话你就抽她

发布:2021-10-15 06:47:44

“我姐姐的手也也不是白长的!”小圆乎乎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夏粱,冷不防冒出一句。冷丝雨冷着脸麻溜地再打开一楼的房门,将小圆乎乎拎小鸡似地拎进了门并顺手关上门。房门全部关闭前,夏粱兄弟俩下意识地歪着身子探身窥探,想明白这一大一小两个冷妞的家里是个什么样子冷丝雨冷着脸麻溜地打开一楼的房门,将小圆圆拎小鸡似地拎进了门并随手关上。。...

“我姐姐的手也不是白长的!”小圆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夏鹏飞,冷不丁冒出一句。

冷丝雨冷着脸麻溜地打开一楼的房门,将小圆圆拎小鸡似地拎进了门并随手关上。

房门关闭前,夏鹏飞兄弟俩下意识地歪着身子探头窥视,想知道这一大一小两个冷妞的家里是个什么样子。

可惜冷丝雨动作太快,两人只看见了蓝色门垫和米色鞋柜的一部分。

兄弟俩站在门口愣了一小下,夏鹏飞就拉起虫虫走向楼梯口。

夏虫虫扭头抬眼,模仿冷圆圆那种小大人的语气说:“哥哥,咱们家是没交电梯费咋地?你天天拽着我爬楼梯是为了啥……”

夏鹏飞揉了一下虫虫的小脑袋,继续拽着他拾阶而上,“三楼用什么电梯,你这小身板弱成这样,不好好锻炼,你就成废人一个了!”

“锻炼?像雨姐姐那样么?”夏虫虫仰头看向夏鹏飞。

夏鹏飞不解,“哪样?”

虫虫的小短腿跟随着夏鹏飞的步子往楼上走,“听圆圆说,她拿沙袋当玩具,每天要拳打脚踢几百次………哥哥,听我一句劝——往后可别去招惹她,被揍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拿沙袋当玩具?”夏鹏飞自行脑补画面,联想起操场上的那一次亲密接触,好半天冒出一句,“有点意思……”

夏鹏飞神情一转,“不过,再厉害也是女生,咱们男生得保护她们,这是我们的责任。”

虫虫闻言若有所思,“难怪妈妈不让我欺负圆圆,说得对圆圆好点……再说,圆圆的话我都爱听,她挺有主意的!”

夏鹏飞再揉了一下虫虫的小脑袋,“瞧你那点儿出息,全听女孩子的也不好吧?最起码你也得有点儿主见吧?”

虫虫摸了一下被夏鹏飞揉过的后脑勺犯难了,“哪些该听,哪些又不该听,听多少才合适呢?”

夏鹏飞顿时一滞,沉默了半晌,抬手用密码与指印组合解锁打开房门,黑眸低头看向小家伙,“这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值得你用一生的时间去琢磨………”

“切!故弄玄虚!”虫虫一脸不屑,低头钻进了家门。

……

0101里的小主人冷圆圆一进客厅就在暗红色木茶几上拿起电视机遥控板,踢掉进门时换上的拖鞋,一屁股坐上米色布艺沙发并蜷进靠枕,又拽过一个大熊猫布偶抱在怀里给下巴当支架。

可当她刚“叭”地打开电视,便被冷丝雨一把夺过遥控器“叭”地一声关上。

“背完两首诗再看!”冷丝雨在沙发旁一小木桌上拿过《拼音版古诗三百首》,拽走冷圆圆手中的布偶,将书塞到冷圆圆手中。

“姐姐,家里家外一样狠!比妈妈还凶!你是我亲姐姐么,让我体验体验家庭的温暖不行吗?”

说是那么说,冷圆圆还是噘着嘴,用胖乎乎的小手翻开《拼音版古诗三百首》,扯出一枚手工叶子书签,懒洋洋地朗读。

“《行军九日思长安故园》﹒岑参﹒强欲登高去,无人送酒来。遥怜故园菊,应傍战场开——”

冷丝雨去屋角立式饮水机处调了两杯温水,一杯放在圆圆面前,一杯自己轻啜。

再走近落地窗,将米色窗帘拉开。泛着落日余晖的凤凰小区赫然映入眼帘。

冷丝雨无心赏景,回身瞄一眼已经在沙发上蜷成小猫似的妹妹,喝道,“好好坐,态度端正点儿!大声念出来——”

圆圆立即坐直了身子,不耐烦地念道:“《题都城南庄》·崔护·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姐,这首诗我这个年纪学会不会太早了?”

“少废话赶紧背,我做饭去了。”冷丝雨去厨房系上围裙,点火做饭……

……

“鹏飞,阿姨打电话让你带虫虫明天回飞虎区吃午饭。”夏鹏飞一进门,一位年轻姑娘就和颜悦色地对他说道。

姑娘名叫兰兰,今年二十岁,不但有一副好身材,也有一张俏脸蛋,是高考落榜进城务工的农村姑娘,经亲戚介绍进夏家照顾夏鹏飞兄弟俩的生活。

“好的,兰姐。”夏鹏飞换好鞋,先进卫生间冲了个凉。

不多时,夏鹏飞裹了件白色睡袍再进客厅,往沙发上一躺,斜眼瞧着沙发一旁看《梓虚幼儿画报》的夏虫虫,“虫虫,遥控器。”

“自己没长手啊?”虫虫斜睨夏鹏飞一眼,但还是起身慢腾腾去电视柜上把遥控器拿起来,回身朝鹏飞劈头砸了过去,“懒死你算了!”

“我这两天开运动会,能量消耗太大,”夏鹏飞一伸手就稳稳接住,又朝另一个方向点了点,“再给我倒杯茶,铁观音,特浓。”

“我………”虫虫无语问苍天,他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家出走。

“还是我来吧,他太小了可别烫着。饭菜都弄好了,要不要吃饭先?”兰兰跑过来,纤白的手轻轻接过夏虫虫手中的杯子……空气里浮动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香味。

“还是兰姐疼我,哥哥最坏了,天天虐待我。”夏虫虫倚着小仙女姐姐撒娇。

夏鹏飞忽然想起一件事,赶紧放下遥控器站起身说:“吃饭吃饭,吃完饭我还得去学校乒乓球活动中心,同学约了我打球。”

虫虫一听,咧开嘴一笑,“我也去可以伐?”

夏鹏飞一脸嫌弃,“周末你就别烦我了,我需要独立的空间,你找你的小朋友去。”

虫虫无奈之下只好说:“那我去找圆圆玩游戏。”

夏鹏飞摆出个六亲不认的表情,“只要不缠着我,你爱找谁找谁去。”

虫虫好不窝火,“你是我亲哥么?陪我一下你会死吗?人家雨姐姐走哪里都带上圆圆!”

夏鹏飞不理虫虫,抬脚进了饭厅,拿起筷子就大口扒起了饭。

五分钟不到夏鹏飞就放下筷子,再风风火火去卧室脱了睡袍,套上一身纯黑品牌运动装晃出了门。

夏鹏飞三步两步奔到单元门口,正要开门时,单元门却自行弹开了。

一位身穿白底粉色碎花连衣裙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抬眼见是夏鹏飞,冷哼一声就移开视线。

夏鹏飞毕恭毕敬地打招呼:“林阿姨好!”

林婉如,虽已年届四十,却是风韵犹存,从其精致的五官和清瘦的面容中,依稀可以看出冷丝雨姐妹的某些特质。

林婉如充耳不闻,完全拿夏鹏飞当空气,冷着脸从夏鹏飞身前绕过,抬手打开了0101的房门。

夏鹏飞冲着林婉如的背影停顿片刻,摇头离去。

如果有人说这母女俩不是亲生的,打死他他也不肯信……

“妈妈回来啦!”小圆圆正在心里强烈指责冷丝雨,一见林婉如进门就飞身过来,亲热地往林婉如大腿上一扑,“妈妈,抱抱!”

“边儿去,妈妈着急有事呢。你还小吗,你再过几天就五岁了!”林婉如完全不解风情,扬手推开小圆圆,急匆匆进了主卧。

林婉如再出来时,小圆圆挽着林婉如的手开始告状,“妈妈,姐姐凶我!”

“一定是你不听话她才凶你。是不是没学习就去看电视了?”林婉如见小圆圆不吱声了,虎下脸,“从今往后,不但要每天背两首古诗,还得每天学英语,让姐姐教你。丝雨,我走了——”

冷丝雨端着碗从厨房里出来,清澈的眸光里全是不舍,“妈妈又要走啊,饭菜都好了,吃点儿再走哩?”

“不了,我就回来拿一下证件。可能短时间都不回来了。丝雨啊……辛苦你了,你要上学又要家务,还得照看圆圆。圆圆如果不听话,你就抽她!”

话说着,林婉如已经在穿鞋了。

十天半月难得见上一面的亲妈,见到五岁小女儿不亲亲抱抱举高高不说,还要让姐姐随便抽她,这明明是恶毒后妈才该干的事嘛,冷圆圆听了内心好不凄凉好不抓狂!

小圆圆怀揣一颗受伤的心一溜烟冲进小房间,手捧一个相框,对着相框上穿迷彩服的帅气男人念叨:“爸爸,你啥时回来呀?你不在的时候,那俩只母豹总欺负我!”

这时,大母豹在客厅喊话:“圆圆,妈妈要走了,你得记住,不许和夏家的人一起玩,要听姐姐的话,听见没有?”

冷圆圆烦躁地一跺脚,大声嚷嚷:“没听见没听见没听见——,我就要跟虫虫玩!”

林婉如闻言把声音抬高了八度,“信不信给你来个皮带炒肉?”

冷圆圆赌气,“你打呀你打呀你打死我算了!”

林婉如转身鞋都不脱就朝冷圆圆的房门口走来,冷圆圆来不及拨门闩,赶紧用小圆臀将门死命抵住。

林婉如在门口站了一下也没推门,丢下一句“下次回来我再收拾你”便走了。

冷圆圆听见关门的声音,赶紧扔下相框,抱了只小圆凳,迈开小脚丫噌噌噌噌跑到阳台窗前,快速爬上小圆凳,眼巴巴地看着林婉如单薄的身影在院坝中出现又渐行渐远,直至不争气的泪水奔涌而出,模糊了原本清晰的视线……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