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06 炸毛的美洲狮

发布:2021-10-15 06:47:45

“姐姐是铁石心肠,姐姐比绝灭师太还狠!”冷丝雨拍了拍冷圆圆的脑瓜子,“姐姐对你的狠,是为了更好的爱你。废话少说,赶快跟我读……A——”“A——对我温柔如水点很难吗?”“发音方式很不错——B——并不难,但对你严格点更有效果。”“B——你没试过怎么明白。”““A——对我温柔点很难吗?”。...

“姐姐是铁石心肠,姐姐比灭绝师太还狠!”

冷丝雨拍拍冷圆圆的脑瓜子,“姐姐对你的狠,是为了更好的爱你。废话少说,赶紧跟我读……A——”

“A——对我温柔点很难吗?”

“发音不错——B——不难,但对你严格点更有效果。”

“B——你没试过怎么知道。”

“继续——C——不用说我也知道。”

“唉……C——”

……

姐妹俩拌嘴归拌嘴,但学习进度条倒拉得很快。不一会儿,冷丝雨就把《启蒙英语1》一股脑儿地往圆圆的脑袋里灌了一遍。

小圆圆在情感上抵触学习,架不过脑子好用,往往一教就会,一点就透。

“剩下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了。”冷丝雨将小圆圆扔回沙发,心情不一般的美丽,脸上竟出现了难得的笑容……

那笑容在温润平和中带着几分释然,绽放虽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瞬,仍然被小圆圆的小猫眼成功捕捉到了。

“姐姐居然能笑?”冷圆圆不确定以前见过这样环保、接地气的姐姐……

0301房里客厅沙发上四仰八叉地躺着两只雄性生物。夏虫虫和夏鹏飞本来玩着游戏,此时居然在沙发上睡着了。

兰兰站在客厅当中,欣赏着两人洒脱写意的睡姿,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笑容。她先将夏虫虫抱进了卧房,安顿好再回客厅温柔拍拍夏鹏飞,“鹏飞,回卧房休息。”

夏鹏飞不想起身,半眯着眼睛调整了一下姿势,打着呵欠懒洋洋地说,“不用管我,我就在这里睡了………”没等说完就合上眼睛,然后脑袋一歪又睡死过去了。

兰兰叹了口气,去卧房取了一床空调被给夏鹏飞盖上,轻轻关了灯,转身离去……

一大早天还没亮,0101房的健身房里就有了动静。

冷丝雨全副武装地狂虐沙袋,好比在疆场中搏击敌手。这场激烈的搏斗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算完事。冷丝雨简单冲洗一下又进了厨房做饭。

丝雨把姜、葱、白菜切成细末用香油爆炒,再将香菜、胡萝卜切碎了,与少许食盐、老抽、花椒粉、辣椒粉一齐拌匀,做成肉馅,用准备好的包子皮包裹肉馅,然后将成品放进蒸锅里,开始点火蒸煮。

调整完火力,冷丝雨又操起家伙将家里清扫了一遍,到客厅掀开窗帘见天色将明,估算着锅里的小笼包马上就好,这才走到紧贴客厅的房间里去叫圆圆起床。

“圆圆快起来吃饭了,可是你最爱吃的小笼包!”

冷丝雨的高音喇叭声量可不低,可圆圆愣是充耳不闻,别说睁眼,就连眼睫毛也没动一下。

贪睡是全天下小朋友的特权——长身体嘛,所以贪睡无罪!

素以动手能力强著称于世的冷丝雨“呼”地一下掀开被子,又毫不留情地拽走圆圆怀里的小白,一把将圆圆抱起来往外就走。而圆圆的眼皮仍旧顽固地坚守着阵地……

丝雨将圆圆安放到饭厅靠椅上,又转身进了厨房。

圆圆还是无动于衷,靠在椅背上继续做她的美梦。

冷丝雨将小笼包弄上饭桌,用筷子夹起一个咬破,汤汁瞬间流了出来,浓郁鲜香的味道倾泻而出,飘荡在空气中………

冷圆圆鼻子动了动,猛然张开了双眼,等到目光聚焦之后,便看清了冒着热气的小笼包和姐姐似笑非笑的表情。

圆圆马上抄起筷子,却被冷丝雨伸手挡住:“哎——嘴巴和爪子洗了先!”

圆圆早就习惯了姐姐的这种礼仪教育,知道说什么都没用,只好跳下椅子直奔厨房:“给我多留点!”

“慢点别摔了!”

回答冷丝雨的只有急切的漱口声。

……………

初秋的朝阳在东方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天空已经亮堂起来,小区的景致也明朗了许多,可A栋0301房的客厅却漆黑一片。

兰兰打开了客厅的吊顶夜灯,柔和的黄色暖光照亮了沙发上睡姿粗犷的美少年。

夏鹏飞身上的被子不知何时已经掉落地面,睡衣也被掀开了不少,露出了部分腹肌和人鱼线。

对眼前的“美景”,兰兰也只是惊鸿一瞥,便匆匆地挪开视线。“鹏飞,起来吃早饭啦。”兰兰的声音温柔而不甜腻。

“唔……不吃,”夏鹏飞眼睛也不睁,“周末我要好好睡一觉。”

兰兰叹了口气,弯腰拾起地上的被子替夏鹏飞盖好,关上夜灯后就去了隔壁房间。

虫虫同样双眼紧闭睡得正香,身子蜷成一团,被子也被踢到了一边。

“小虫虫,吃早饭啦。”兰兰的声音温柔得像要把人融化。

“唔……不吃……周末我要睡懒觉……”

兰兰只好替虫虫也盖好被子,独自回了饭厅。

一声突兀的新闻联播开播音再次打断了夏鹏飞的睡眠,他伸手从头顶摸到电话,也不看是谁就按下了接听键,只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过两小时再打来”,就挂掉电话将手机扔在一旁……

手机“哐当”一声掉在了地板上,夏鹏飞理都没理翻个身继续摊尸……

许久之后,独特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夏鹏飞这才勉强睁开惺忪的睡眼,拣起地上的手机看清了来电显示,接通之后直接说道:“何叔,不用来接,我带虫虫坐地铁回飞虎区。”不等对方应答就挂掉电话。

夏鹏飞翻身下了沙发,去虫虫卧房果断掀了虫虫的被子,粗声粗气吼道:“虫虫,赶紧起床收拾,出门晚了小心我打你屁屁!”

“不打屁屁,我起来就是。”长期饱受霸兄高压的夏虫虫敢怒而不敢言,只好揉着呆萌的睡眼起床。

不多时兄弟俩就收拾得人模狗样地出门了。

夏鹏飞抱着小虫虫在人行横道上大步行走,吸引了不少年轻美女的目光。

在路经一个服装店时,兄弟俩正好碰上一个女服务生将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推了出来。

“居然打女人?窝里横算什么男人!”女服务生横眉竖眼地骂道,仿佛一头炸毛的美洲狮。

夏鹏飞兄弟俩见状惊得下巴都快掉了!那服务生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暴力美女邻居冷丝雨!

落地橱窗里面,冷圆圆正趴在玻璃上向外观望,看到夏鹏飞哥俩,她马上跑了出去。

壮汉先是被冷丝雨的蛮力和气势给镇住了,又见有行人注意到这边,只好虚张声势地扔下一句“郝小丽,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就灰溜溜地离开了。

一位拎着小挎包,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胆颤心惊地出了店门,含泪对冷丝雨说道:“这可怎么办?我……我不敢回去了……他动不动就打我,我已经浑身是伤了,再回去的话……我………”

她撸起袖子和裤腿……雪白的手臂和小腿上满是淤青和伤疤,看起来令人触目惊心!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