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时不予我

发布:2021-10-28 17:07:53

秋尽后来说的那话,再往前的日子,潮生貌似真明白了不少。例如说,秋尽但是又能干,但是相当于临时工,也没单位编制,没办法算陈妃雇的人,不能够算宫里的人,端的也不是铁饭碗。而陈妃呢?但是名义上是妃,但是既没封号,待遇上也次了一大截。合着陈妃和秋尽这主仆两人比如说,岁暮尽管能干,可是等于临时工,没有编制,只能算是陈妃雇的人,不能算是宫里的人,端的不是铁饭碗。而陈妃呢?虽然名义上也是妃,可是既没封号,待遇上也次了一大截。合着陈妃和岁暮这主仆两人,一个名不正,一个言不顺,两人真是倒霉到一块儿去了。。...

岁暮当时说的那话,再往后的日子,潮生倒是真明白不少。

比如说,岁暮尽管能干,可是等于临时工,没有编制,只能算是陈妃雇的人,不能算是宫里的人,端的不是铁饭碗。而陈妃呢?虽然名义上也是妃,可是既没封号,待遇上也次了一大截。合着陈妃和岁暮这主仆两人,一个名不正,一个言不顺,两人真是倒霉到一块儿去了。

这些,当然是有原因的,而且原因很复杂。

陈妃刚进宫时,那也是鲜嫩嫩水灵灵的小嫩葱,还很有几分才情,这一点从她给宫女们改的名字也看得出来。皇帝爱新鲜,陈妃一路从才人美人提到了婕妤,可惜顺得哥情失了嫂意,那会儿陈妃风头太健,太后娘娘可不怎么待见她。于是在提升妃子这一阶的时候,就被太后卡了一下,变成了名份在婕妤之上,待遇在妃子之下这么个尴尬局面。没办法,陈妃就在这个位置上熬啊熬啊,好不容易熬到太后终于挂了,可是陈妃自己也熬成老白菜帮子了,皇帝身边又新鲜又水灵的美人儿多了去了,哪还挂念一个陈妃?陈妃又没有孩子傍身,这转正看来是遥遥无期。

而岁暮的事儿呢……说来岁暮也是个倒霉孩子。先前陈妃进宫时从娘家带了两个丫鬟,最贴心那个的不是岁暮。而且陈妃风光时还许诺过岁暮,过几年就让她出宫嫁人。岁暮那会儿就是奔着这个目标努力的。可惜天不从人愿,陈妃最倚重的那个心腹一病而亡,陈妃身边最信得过的,就先数着岁暮了,自然不舍得放岁暮出宫去。于是问题来了——当年陈妃风光时,想着岁暮要出宫嫁人,没给岁暮弄来个女官的编制,等陈妃过气了,和现在当红的掌事的人又不怎么对付,这编制还就弄不上了。

结果是,陈妃和岁暮主仆俩不得不一起面对青黄不接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想往上,上不去。想退一步,又不甘心。再说,也没啥好的退路可以选择。

唉,这让潮生说啥好呢?

这不是活脱脱的有权不用过期过废的例子么?杯具啊!有道是: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再说说烟霞宫里的情况,也很复杂。烟霞宫里不止住着陈妃一个人,谁知道各人揣着什么心思抱着哪条粗腿?

只说陈妃这屋里吧,据岁暮提点,虽然人员不算多,成分却复杂,说不定就是旁人埋的耳目眼线,比如望梅和画梁。还有就是别人挑剩不要的刺头儿,比如青镜。

怪不得……岁暮要在小宫女里挑个徒弟——实在是其他人她摸不准,也信不过啊。这真是病急乱投医,矮子里面拔将军——逼得没办法了。眼看她不能转正的话就得走人,她走了陈妃怎么办?就靠现在那几个各怀鬼胎的宫女?

潮生弄明白了之后,既觉得放心,又微微有点失望。

唉,原来自己身上真的没有什么主角光环,王八之气那种东东,能让人一见就赞服,两见就倾倒,三见纳头便拜啥的……

想想也是,那不过是YY臆想出来的东西,就算现实中有,那也不可能出现在自己这么个潦倒穷苦的小丫头身上。

还是老老实实的干好自己本职工作吧。

被岁暮看中,可以说是个机遇,可是也代表着麻烦。

陈妃怎么想的,望梅,青镜,画梁她们是怎么想的,别的人又是怎么想的……

她们又都会怎么做?

现在想那些没用,只能谨慎谨慎再谨慎,别让人揪着一点儿错。

岁暮对潮生的确很用心培养,知道她识字、还会记账,更是大喜过望。原本她只是看这个小丫头心里有数嘴上不说,刚进宫没背景,才这么瞎猫逮死耗子的一把逮着她了,没想到这还真是捡着一块好胚子。这宫里除了她,望梅和青镜都不识字,画梁倒是识字的,据说进宫前是读书人家的女儿。但要说起记账算数来,她又不成了。

岁暮也问过潮生:“你识字是谁教的?家中还有什么人?”

潮生只摇摇头:“只有一个叔叔……可是有一回叔叔说是出门去再也没回来过,我一个人无依无靠的,靠邻居接济,饥一顿饱一顿的,后来……就进了宫。”

岁暮理所当然认为她识字就是叔叔教的了。

“唉,原来你也是个苦命的……”

其实潮生根本没见过那个所谓的叔叔,也不知道这家还有什么人。

听到潮生说家里无亲无故了,岁暮倒还有些高兴。倒不是她兴灾乐祸,而是潮生既然在宫外没亲人也没有家了,那出宫去也没着落,自然只能一门心思在宫里好好干。再者说,没有家里人没有牵挂,别人就算想打什么歪主意,也少了能下手的地方。

岁暮自己则是另一个例子,她是有家人的,家人还不少,不过都是陈妃娘家的家仆,一家人全攥在陈家手里,岁暮自然只能对陈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潮生原本个子矮小,满烟霞宫里,连比她小一岁的采珠都比她高。大概是进宫前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而最近这一段时间,吃得饱了,营养算是跟上了,所以个子又悄悄的长高了一些,穿上岁暮特意帮她改小过的衣裙,倒有了几分袅婷婀娜的意味。

青镜酸酸地说:“到底是谁教的徒弟象谁,瞧瞧,潮生这活脱脱是又一个岁暮姐姐啊。”

潮生已经摸会了几分和青镜相处的诀窍,她酸任她酸,潮生的绝招就是低头。

低头也是有讲究的,不能低得让人觉得傻,觉得愣,觉得你怠慢她。得低得恰到好处,充份表现老实,听话,无害,顺从……

总之低头这个技能,潮生从进宫以来反复习练,就算没到炉火纯青的步,那火候也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

其实青镜还是好对付的,她就算说几句,碍着岁暮,她也不能把潮生怎么样。

比较难应付的是望梅和画梁。

望梅从岁暮回来之后,仿佛一切如旧,一样笑脸迎人,一样温和体贴。可是潮生有两次,觉得背后似乎有人在看自己,转过头来却找不着。不过,这两次,望梅都正好在她后面。

而画梁压根儿没动静。

这才让人心里更不踏实。

俗话说会咬人的狗不叫。那叫得最凶的青镜,潮生倒不怕。望梅么,一直小心提防着。这画梁……难道她心里就没一点儿想法?

含薰倒是一门心思替她高兴,瞅空子跟她说:“你好好儿跟岁暮姐姐学,说不定以后我就靠你提携照应了。”

潮生叹口气:“含薰姐姐你别笑话我了。”

含薰说:“这怎么是笑话呢?”她小声说:“岁暮姐姐可是咱们烟霞宫头一份儿,她好生教你,你用心学着。将来……”

将来如何,当然是可意会不可言传。

潮生摇摇头。

含薰生得好,为人也好,就是……这心性不太适合在宫里待着。

要是事情象她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这世上不管在什么地方,欲要做事,得先学做人。尤其是在宫中,这一点特别的要紧。不会做人的话,你寸步难行。生得越好,手艺越巧,站得越高,就越要谨记这一点。

含薰偷偷递给她一个包袱:“喏,给你。”

“这是什么?”

“是你的裙子,我给你改好了。”

潮生已经被岁暮挪过去和她一屋住了,含薰虽然也能和她说话,递东西,只是毕竟不象以前两人在一个屋里的时候方便。

潮生把包袱接过来:“你天天活儿也多,还帮我弄这个……”

“没事儿,我的活不多。”含薰小声说:“这些日子望梅姐姐给我的活少,青镜也没有找麻烦,轻松多了。”

那是,岁暮老大一来,下头的鱼虾蟹蚌都老实多了。本来该自己的活就自己做了,不再任意分派给下面小宫女,那是轻松了不少。

岁暮真有镇山太岁的威势啊。

不过这是有原因的,一是她有资历,是这里最大的。二是她有实权,管着人管着账。三么,也是最要紧的,陈妃信重她。

有这三样,她才当着老大。

潮生虽然担个徒弟的名,可是这上面三样她都没有,将来她怎么接得上岁暮的班?

“哎,我听说,六月十三是娘娘的生辰,咱们都得拜寿——你可预备了什么寿礼没有?”

潮生摇摇头:“岁暮姐姐她们大概是有预备的,咱们轮不着。”

“说的也是。”含薰十分好奇:“以前我在家中过生辰,我娘给我煮面煮鸡蛋吃,不知道娘娘过生辰吃什么?”

陈妃过生辰只怕快活不起来。又过一年,又老一岁,红颜逝去,恩宠不在——

潮生说:“大概也要吃碗长寿面吧?反正总比外头的东西好吃。”

不过按着宫规,陈妃生辰,家人可以进宫探望,见见面说说话,倒也算得上一件好事。陈妃虽然也称妃,可是平时是没权传亲人进宫见面的,不过年节、生辰时家人来请安能见一面。

含薰又说:“你上次教我的十个字,我都记熟了,会写了。你再教我几个罢。”

潮生朝后头看一眼:“这会儿不方便,吃罢晚饭我去找你。”

晚饭潮生提了来,等岁暮回来同吃。结果岁暮回来说,已经在陈妃那儿吃过了,潮生赶紧自己扒了两口好收拾碗筷。

“你别吃这么急,小心晚上肚子疼。”岁暮从袖里摸出一个手帕包来,打开来看,里面是四块点心,上面印着莲花花纹:“这个是娘娘给的,你尝尝。”

潮生心里有数,陈妃给也是给岁暮,不是给自己。但是岁暮一片心意,潮生谢过她,拿了一块儿吃。

果然好东西就是好东西,满口甜香,潮生眼一热,几乎哭出来。

亲娘哎,自从一睁眼到了这个地方,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进宫之前饥一顿饱一顿,进了宫也难见肉星儿,更不要说这样上好的细点。这年头糖可是金贵东西——潮生觉得自己的舌头都不记得甜味儿是个什么味儿了。

这一口点心,让她一下子想起了自己过去那些快活无忧的岁月——

过去了,再也回不去的岁月。

岁暮问:“好吃么?”

潮生用力点头:“好吃。”

“傻丫头,好吃就好吃,你哭什么。”岁暮掏出帕子给她擦了擦泪:“这都是给你的,这回能吃个够了。”

潮生把一块点心吃完,剩下的可舍不得一次吃了,把点心重新包好,将岁暮那块帕子收起来,说:“我洗好了再还给姐姐。”

岁暮笑着说:“你要不嫌是我用过的,你就留着吧。晚上我在娘娘屋里值夜,你自己睡,把门闩好。”

潮生点头答应了,又小声问:“这个点心,我能不能也给含薰一块尝尝?”

岁暮笑了:“给了你了就是你的,你要高兴,只管给她就是了。”

岁暮走了,潮生把屋里收拾好,包了两块点心去找含薰。

宫女住的屋子都是一样,不过含薰的这间靠着东墙,含薰她们住在西边。不过东边的屋子是曾经修缮过的,不知为什么西边的没有一起修。再说,夏天里日照西斜,西边总是比东边更热一些。

潮生问了声:“含薰姐姐?”

含薰忙过来开了门。因为在屋里,也没系裙子,就穿着条花裤站在那儿。

“快进来。”

潮生闪身进了门,含薰往外看了一眼,急急关了门,又上了闩。

“潮生,你瞧这个。”

含薰掀起席子摸了几把,摸出一本薄书册来。

潮生大为惊讶:“这哪儿来的?”

宫女们的东西都是有限的,你多出一点半星来说不定都会惹祸。更不要说是写着字的东西了。潮生教含薰认字,都是在地下,桌上划写,教的也都是黄历上的字。

“这个是小望给我的,他说这是别人写废不要的字纸,他就给拿了来。”

这么一说,潮生也看出来了。

这个的确不是什么书,只是一些字纸,缝钉在一起,纸边也修得整整齐齐,看起来很有一本书的样子。有的纸上面有大团墨迹,有的甚至是揉皱了又捺平的,上面的皱痕还清晰可见。

“你快看看,上面都是什么字?”含薰激动得脸微微发红:“我觉得这字写得真好看……”

潮生也不得不赞一句,这上面的字着实清秀挺拔,卓然不凡。

————————————

那什么,男主可能还要过几天才能上场露个面儿。。

求抚摸,求回贴,求推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