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一起走

发布:2021-10-28 19:38:09

被赶回去的小道士摔得鼻青脸肿,浑身痛疼,一瘸一拐离开了了。璃鸢偷偷的跟在他身后,却意外发现他也没去医馆看伤,不是去了集市。这里的集市和蒹葭城一样繁华热闹的场面热闹的场面,但小道士表示视而不见。璃鸢跟随他横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七拐八弯,最后回到一个很宽敞的院子,院子里停这里的集市和蒹葭城一样繁华热闹,但小道士对此视而不见。璃鸢跟着他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七拐八弯,最终来到一个宽敞的院子,院子里停了许多马车,马匹则在马厩里吃草。。...

被赶出去的小道士摔得鼻青脸肿,浑身疼痛,一瘸一拐离开了。璃鸢偷偷跟在他身后,却发现他没有去医馆看伤,而是去了集市。

这里的集市和蒹葭城一样繁华热闹,但小道士对此视而不见。璃鸢跟着他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七拐八弯,最终来到一个宽敞的院子,院子里停了许多马车,马匹则在马厩里吃草。

璃鸢饶有兴趣地跟进去,默默看着小道士左挑右选,犹犹豫豫,最终选了一辆看起来最小、最破旧的马车,然后和车夫交谈起来。

这是要雇马车?璃鸢想不透,眼下还有什么事比处理浑身的伤口更要紧?

然而看着衣着破烂、脸面微脏的小道士不停恳求,车夫却神色鄙夷、满眼不屑时,璃鸢心中微微内疚:这小道士并未做错什么,却因为自己的一时调皮而被众人误会,现在又被一个赶车的车夫瞧不起。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听两人的对话,似乎这小道士想雇马车,但凑不够银两,这才苦苦哀求车夫。但车夫态度坚决,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他的请求。

璃鸢指尖汇聚灵力,变出一锭银子递给车夫。

见两人疑惑看向自己,璃鸢嫣然一笑:“我与这位小道长恰好顺路,就一起吧。”她用法术隐藏了自己的真实面貌,在小道士和车夫眼中,这只是一个面容普通、过眼即忘的女子。

对于这个提议,车夫倒是欣然同意,小道士满脸感激,连连道谢,上了马车。

璃鸢偷偷打量小道士。上了马车后,他终于稍稍放松,先是整理一下皱巴巴的衣服,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块干净的帕子细细擦去脸上和手上的尘土。发现璃鸢在注视他,他略微羞涩,抬头朝璃鸢歉意一笑。

璃鸢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开始和他交谈起来。小道士心思单纯,把事情的经过细细讲了一遍。

璃鸢问:“你为何不告诉他们,那女子是个妖怪呢?”

“我看她面目单纯,不像恶妖,兴许只是一时顽皮。若我说出她的身份,她必定会命丧于此,我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璃鸢闻言,脑中一片空白。原以为这小道士傻里傻气,不会讲话,原来在那短短几秒钟内,他已经思考了这么多。为了救一只陌生的妖,宁愿自己背负骂名,也不要她无辜丧命。

璃鸢心中很不是滋味,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做了错事。她抬起头,小道士在马车内坐得笔直,目光盯着前方的帷幔,脸上的青涩尚未褪去,却透出一股坚毅,看不出丝毫后悔。这让璃鸢更加内疚。

小道士不知璃鸢心中所想,继续道:“今日本是流云阁阁主的女儿与门下大弟子嫁娶之喜,我师父清阳道长和流云阁阁主素有交情,此次派我代表清元观前来观成亲之礼,不曾想竟出了这样的乌龙事。我只能尽早回清元观,向师父讲明缘由,求他写信给流云阁阁主,以防此事毁了我清元观的名声。”

“所以你不顾满身伤口,跑来集市雇马车,是为了回清元观找你师父解决此事?”

小道士点头,又觉得不对,连忙补充:“其实我只是摔了一下,不碍事。”

璃鸢很想弥补一点什么,想了想说:“其实……刚才发生的事我都看见了,我可以和你一起回去,向你师父证明你的清白。”

“你说什么?”小道士闻言又惊又喜,“你看到了?你和我一起回去?可是……这样会不会耽误你……”

“不会不会。我本来也没什么事。”璃鸢很想为他做点什么,连忙接话。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只能这样了。璃鸢心中暗暗祈求,希望小道士的师父——那个所谓的“清阳道长”——可以好说话些。如果他因为这件事惩罚小道士,自己真要内疚死。

小道士朝璃鸢一拱手:“我叫清安,不知姑娘芳……芳名?”问到名字,单纯的小道士又开始羞涩,变得结结巴巴。

实在是因为他以前从未接触过除师姐师妹以外的女人。虽然他知道问女子名字很不礼貌,但既然要一起回去,总要先认识一下。

璃鸢来凡界不久,也不了解凡界的男女之别,自然没察觉清安的不自在。她大大方方地介绍自己:“我叫璃鸢,我还有个姐姐叫璃莺。”

其实璃鸢完全可以带清安御风,比坐这个破旧的马车快多了。但她不能在清安面前暴露身份,便老老实实待在马车内。

马车一颠一颠,朝清元观方向驶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