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前尘

发布:2021-10-29 17:15:56

第一章前尘“你看我干吗?”何礼问。赵嘉蕙听着这话,抽回了目光,静静地用密磁细勺搅起面前的咖啡,声音平稳道:“好久看不见,想看清楚你而已……”想看清楚你是个怎样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赵嘉蕙心里心里想。这是一家最新式的咖啡馆,二楼临窗的座位,也可以将这条赵嘉蕙听着这话,收回了目光,静静用密磁细勺搅动面前的咖啡,声音平稳道:“好久不见,想看清你而已……”。...

第一章前尘

“你看我干吗?”何礼问。

赵嘉蕙听着这话,收回了目光,静静用密磁细勺搅动面前的咖啡,声音平稳道:“好久不见,想看清你而已……”

想看清你是个怎样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赵嘉蕙心里想着。

这是一家新式的咖啡馆,二楼临窗的座位,可以将这条街繁华景象一览眼底。此刻正是四月的午后,骄阳透过乳白色蕾丝纱窗,在檐下投入了金色光束。

轻尘便在光束里起舞。

“阿蕙,你和从前不大一样。”何礼笑笑,端起咖啡轻抿了一口,袖口的墨曜石纽扣流转着温润的光线,亦如他的温柔。

赵嘉蕙心里的反感就增了几分,她放了手里的杯子,道:“没什么不一样,是你好几年不在家,记忆淡了。”

何礼今年春节刚刚从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回来。他是赵嘉蕙父亲的老友的独子。父母双亡后,一个佣人带着八岁的何礼,投奔了赵家。

赵嘉蕙的父亲最重义气,把何礼当成亲生儿子般教养,甚至送他出国念书。

一年前父亲去世,远在日本的何礼没有回来参加葬礼。

他直到今年春节,才又回了茂城,在茂城督军孟宇轩的手下任参谋长。

“是啊,一走就是三年,连伯父的……”何礼声音低了下去,几分黯然倒不是装出来的。赵父待何礼如亲生儿子般。

“总算学有所成,没有辜负父亲对你的期望。”赵嘉蕙道,语气有些冷,甚至含了嘲讽。

何礼又不禁打量她。

赵嘉蕙是茂城船舶赵家的第四女,赵先生和赵太太最是疼爱她。她自小在新式学堂念书,学的一口流利的英文。去年高中毕业后,她没有出国念书,而是跟着父亲学做生意。

赵嘉蕙从小就很有主见,为人开朗,言辞爽利,又聪明好学,谈了一手好钢琴,又会跳新式舞。在茂城这个临海的新派城市里,她算是小有名气的。

提起赵家四小姐,众人不会想到温婉娴静,而是会说她活泼开朗,能说会道,在新派社会交际上颇有手段。

赵家并不是新式家庭,有些守旧,而赵嘉蕙却是人人称赞的时髦女郎。

这些话,都是旁人告诉何礼的。

而何礼出国前,虽然一直养在赵家,却和念高中的赵嘉蕙交集不多;而回国后,他所认识的赵嘉蕙,和旁人口中那个新派时髦的女郎有些出入。

她鲜少穿如今流行的洋装裙,总是穿精致的旗袍,鹿皮短靴,乌黑的直发绾成高髻,带着折枝海棠镶红宝石花簪。脂粉不施,素净面庞似盛开的睡莲,清湛的眼波静谧如月夜下的海。

深邃,幽静,看不出情绪。

何礼不知道她到底是怎样的人。

但是拥有这样眼波的女子,绝对不是个开朗活泼的人。

听说赵老爷子临终前,留了遗嘱,把赵嘉蕙婚配给何礼,等赵嘉蕙满了十八岁岁就结婚。

赵嘉蕙今年年底腊月初九满十八岁。

何礼感激赵家十几年的养育之恩,他认这段婚姻;而赵家觉得他是个颇有前途的年轻人,才二十四岁就在孟督军手下做了参谋,也无悔意。

所以他时常和赵嘉蕙出来喝茶、看电影、逛街,两人似新派的情侣般交往。

何礼觉得,赵嘉蕙对自己说不上喜欢,也不像是讨厌。她好似藏在暗处的猫,用敏锐的眸子打量着何礼。

何礼不清楚她的情绪,而她却好似总能把何礼的情绪掌控在手中,这让他很不安,心里就对这个女孩子有了几分抵触。

平心而论,赵嘉蕙是个很美的女子。

不仅仅是美,铅华不御的素净,让她的美变得自然,看着很舒服。这一点,让何礼比较满意。

“等会儿去看电影还是去百货商店看看?”何礼问赵嘉蕙。

赵嘉蕙没什么心情,斜倚着椅背,想了想才道:“最近有什么好听的戏吗?”

何礼不禁眉头微蹙。他不喜欢听戏。如今除了那些遗老遗少,还有谁去听咿咿呀呀的戏文?满戏院都是穿着长衫马褂的老少爷们,他穿着西装皮鞋往里挤,自己都讪。

叫人认出他是孟督军手下的何参谋,就更加难堪。

“唉,那不是何参谋?”有女子软语笑问。

赵嘉蕙回眸,就看到一个穿着粉红蕾丝边高腰洋裙的女子,卷曲的青丝披在肩头,雪肤粉腮,皓齿明眸,踩着高跟鞋婀娜多姿缓步走来,把黑色面网的宽檐帽捏在手里。

她身边有个高大挺拔的男子陪同。

她走近,嘉蕙能闻到淡淡玫瑰香水的气息。

赵嘉蕙的眼眸瞬间静谧无波。

何礼站起身,绅士般笑道:“曲小姐,不成想在这里遇着,幸会幸会!”

这是军法处曲处长的爱女曲爱雯,从前在英国留学,回国后在家待嫁。

赵嘉蕙记得,前世的时候,今年六月份,曲处长会因贪污公款被孟督军枪毙,曲爱雯从人人追捧的大小姐变成了落魄千金。现在看着高贵文雅的曲大小姐,最后变成了人人追捧的交际花。

这朵交际花,在赵嘉蕙和何礼结婚第三年的时候,被何礼摘得,娶回来做了姨太太。

那时的何礼,不再是何参谋长,而是何督军。

孟督军死后,他把少帅逐出了茂城,自己接了孟督军的兵权,成了茂城军政府的督军。

和赵嘉蕙成亲的最初,何礼曾承诺此生只要赵嘉蕙一人,绝不纳妾。赵嘉蕙信了。

赵家家资富饶,不遗余力替何礼装备军队、添置新式武器,让他的督军之位更加安稳。

可最后,他失言了。

曲爱雯进门的那夜,何督军请了茂城上流社会的人,办了个西式婚宴,轰动隆重不似纳妾,而是娶妻。

赵嘉蕙自从知道何礼要纳妾,不哭不闹。

婚宴那晚,她居然去了。穿着白色蕾丝边礼服,笑容恬柔,她的美丝毫不输曲爱雯。众人皆羡慕何督军好福气,娇妻爱妾皆是出众的美人。

何礼高兴极了,他觉得赵嘉蕙从未这样懂事过。那晚的赵嘉蕙,让他很满意。大方、贤良,让他备有面子。

这才是他想要的妻子!

不仅仅能帮他赚钱,为他提供军费,还这样贤良不嫉。

于是何礼让穿着粉色婚纱的曲爱雯跪下跟赵嘉蕙敬酒,敬赵嘉蕙为主母,让曲爱雯自认是小妾。

曲爱雯脸色很不好看,何礼顿时就拉下脸来。

赵嘉蕙这才掏出藏在小提包里的勃朗宁,瞄准了何礼,准备枪杀亲夫。

何礼反应极快,把曲爱雯推了过来。

赵嘉蕙的枪,当场爆了曲爱雯的头。

全场一片混乱,耳边充盈着尖叫声。

嘉蕙知道失了先机,就趁乱跑了。

那时年轻、冲动、毫无畏惧,眼里容不得任何背叛。因为她这一枪,毁了她的生活和家庭。

何礼通电全国抓赵嘉蕙。

赵嘉蕙四处躲避,到处流浪。直到五年后她去了延安,而后又在延安秘密受训了两年。她二十八岁时,才回到南京,那时她已经改名换姓,有一个全新的身份。

她成了副总统的秘书。

而后又成了副总统的夫人。

四年后,党部内乱,副总统遭暗杀,把赵嘉蕙推上专机,送往美国。而他留下来掩护,随后乘另一架专机离开。

到了美国的赵嘉蕙,等了四个月,没有等来掩护她撤退的男人,却等到副总统的死讯。

后来,她一个人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年,寿终正寝,享年六十三岁。

可闭上眼,她却又回到了四十五年前。

眼前的曲爱雯,还不是那个自甘堕落的交际花,而是高贵矜持的官小姐;何礼亦不是私欲膨胀、忘恩负义的何督军,还只是个参谋。

而她自己,也不是那个没有姓名、没有面目、藏匿在最爱她男人身边的间谍,而是赵家四小姐,茂城首富、船舶赵家的四小姐赵嘉蕙。

看着眼前青春时髦的曲爱雯,赵嘉蕙有片刻的恍惚。前世的记忆似涨潮般灌上来,她的呼吸委顿。

何礼请了曲爱雯和她的男伴坐下,叫侍者点了咖啡。

何礼挪了位子,坐在赵嘉蕙身边。

曲爱雯就坐在嘉蕙对面。她笑起来,颊上有浅浅梨涡:“赵小姐不记得我?三月的迎春会,我们才见过呢。时间也不长啊。”

怎么不长,整整四十五年啊!

赵嘉蕙微笑:“岂会不记得?曲小姐是茂城第一美人,让人过目难忘。”

曲爱雯脸微红,说嘉蕙取笑她,心里却是高兴的。

说了会话儿,曲爱雯说有场新来的电影,请何礼和赵嘉蕙同她去看。

何礼很痛快说好。

赵嘉蕙却道:“我有些累,先回去了。何礼,你陪曲小姐去吧。”

何礼有些为难,脸色沉了下去。

赵嘉蕙不理他,起身戴了宽檐帽,帽下坠了黑色面网,起身离开了咖啡馆,不等何礼。

走出咖啡馆时,赵嘉蕙看到对面街上几个穿着学生装的男孩子有说有笑,边走边谈,很年轻、很有活力。

其中一个颀长身影,说话时眉目飞扬。他现在才十七岁,是个高中快要毕业的男生。

年轻、活力,笑容一如既往那般令人踏实、温暖。

他叫沈永文,就是阿蕙的第二任丈夫,那个副总统。现在的他才十七岁,是个高中生,笑容和煦。

阿蕙愣愣站着,视线突然模糊了。

直到沈永文和同学走远,阿蕙仍是愣愣望着。

当年他为了守护阿蕙牺牲了性命。

“这次我能回来,就让我来守护你吧!我要提前遇到了你,和你结成连理,用我最美好的年华陪伴你。”

阿蕙没有追上去,只是定定站着,望着。她知道一个更加的契机遇到沈永文,现在她需要做的是,等待那个契机!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