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回国了的孟子楠

发布:2021-10-29 17:15:57

但是很烦赵嘉林和这位更年轻公子,何礼但是敢表露出,站起身态度恭谨对那位公子道:“少帅,您归国了?”这位公子叫孟子楠,是孟督军的独子。据说今年六月孟督军就送孟子楠去德国出国留学,所以是五年学期。对于孟子楠为何现在的回去,何礼也不想多明白。何礼始终认识了孟何礼一直认识孟子楠,没有去孟督军军政府做参谋之前,就认识。。...

虽然很烦赵嘉林和这位年轻公子,何礼还是不敢表露,起身态度恭敬对那位公子道:“少帅,您回国了?”

这位公子叫孟子楠,是孟督军的独子。听说去年八月孟督军就送孟子楠去德国留学,应该是三年学期。对于孟子楠为何现在回来,何礼也不想多知道。

何礼一直认识孟子楠,没有去孟督军军政府做参谋之前,就认识。

孟子楠呆得最多的地方,除了督军府,就是赵家。何礼从八岁开始就寄宿赵家,也算是跟孟子楠一起长大的。只是孟子楠和赵嘉林都不喜欢何礼。

他们算是彼此看不顺眼。

孟子楠从小和赵嘉林关系比较铁,又和赵嘉蕙是青梅竹马。何礼好几次路过家里凉亭时,看到孟子楠和赵嘉蕙牵着小手在一起看书。

倘若不是孟子楠去了德国,何礼也不会轻易同意和赵家的这门姻亲。既然赵家有此安排,孟家又把孟子楠送走了,就说明孟督军和赵老先生都不看好孟子楠和赵嘉蕙的事。

何礼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喜欢赵嘉蕙,当然,赵嘉蕙也不会喜欢他。

将来成亲了,何礼喜欢什么女人,都可以娶回来做姨太太。而赵嘉蕙只能忠于何礼。虽然明知孟子楠和赵嘉蕙相互暧昧,可还是看在赵家家资丰饶而且赵嘉蕙比较吃亏的份上,何礼没有拒绝和赵嘉蕙定亲。

何礼心里是感激赵先生的养育之恩的。可感激永远在利益之后,倘若不是赵家如此富饶,何礼岂会委屈自己捡孟子楠的破鞋?

看到孟子楠,再想起孟子楠从小就和赵嘉蕙相互喜欢,何礼胸口团聚着一团火焰,烧灼得难受。

“阿礼!”孟子楠看到何礼,客气笑道,显得很亲热。

不止何礼一愣,一旁的赵嘉林也是一愣:孟子楠这小子怎么回事?从前他性格爱憎分明,很讨厌何礼总是一份伪君子模样,见到何礼也是爱答不理的,跟赵嘉林一样。

怎么今日他看到何礼,还亲切叫他阿礼!

赵嘉林不由看了几眼孟子楠:瘦了些,可仍是那个孟子楠啊。他偷偷从德国跑回国,行李都没有放下就来找赵嘉林,看得出他还是把赵嘉林当成生死兄弟。只是德国这一行,怎么让他有了风度起来?

“阿礼怎么在这儿?”孟子楠又问。

何礼不由心中暗爽,看向赵嘉林。

赵嘉林却眼神飘忽。阿蕙定亲的事,是父亲临终前才说的,那时孟子楠去了德国。今年何礼回来,这件事尘埃落定,孟子楠根本不知情。

他孟子楠才是阿蕙的男朋友啊,两人都拉过手信誓旦旦非卿不娶、非君不嫁的啊!

“咳,今日阿礼回来吃饭。四小姐呢?”赵嘉林故意咳嗽,轻描淡写说着何礼的事。看到一旁阿蕙的女佣巧儿,忙转移话题问起阿蕙来。

孟子楠看到何礼的表情和赵嘉林的不自在,也只是淡淡笑着,并不追根究底。

“和宁小姐在楼上更衣。”巧儿忙道,“三少,孟少你们坐,我去吩咐人倒茶。”

赵嘉林拦住她:“不喝茶。你快去催四小姐下来,就说有贵客到了,让她别磨蹭了。”

巧儿忙道是。

她急急上了楼,发现自己家小姐赵嘉蕙穿了件宝蓝色云纹长袖琵琶襟旗袍,将曼妙身躯勾勒得更加玲珑迷人。她把青丝绾成低髻,查了两只凤钗,放佛是古画里的侍女。

赵嘉蕙自己打扮好了,正在帮宁嫣然梳头。

宁嫣然头发烫了,不适合低髻。阿蕙帮她把青丝盘高,梳成堕马髻,装饰着珠花,正拿着小镜子照后面,给宁嫣然瞧。

宁嫣然啧啧称奇:“阿蕙啊阿蕙,你这巧手是从哪里学得?我从前也没不知道你会梳头。你真厉害,干脆去我家帮我梳头吧,我给你工钱。”

巧儿一听就不高兴,道:“宁小姐,您得了便宜还卖乖,又欺负我们家小姐!”巧儿见宁嫣然把阿蕙当成佣人,就不乐意了,立马维护阿蕙。

宁嫣然一愣,,直到阿蕙噗嗤一笑,她才跟着呵呵笑起来:“阿蕙,这丫头真衷心,要不也给我吧?”

巧儿并不是赵家买来的丫鬟。她是阿蕙十三岁时从街上捡来的。那时巧儿的娘亲是德国工厂做工的。工厂虐待工人,她娘生病后被丢出来,没钱治病就死在街头。巧儿抱着她娘的尸体哭,求大家赏口薄棺。

阿蕙和赵嘉林路过,看到巧儿哭得伤心,兄妹俩也想起早年丧母之痛,就给了巧儿一笔钱,让她安葬母亲。

后来巧儿就找到赵公馆,非要给阿蕙做丫鬟,还阿蕙的钱。那时阿蕙身边的女佣正好要回乡下结婚,赵家的管事就同意让巧儿到阿蕙身边服侍。

这一晃,都五年了。

巧儿对阿蕙不仅仅是女佣对主人的忠诚,更是对救命恩人般的崇拜。只要谁欺负阿蕙,巧儿就会跳出来维护。其实平日里正常的巧儿是个很糯软胆小的姑娘。

听到宁嫣然拿巧儿打趣,阿蕙冲她脑门弹指,疼得宁嫣然吸气。

巧儿这才想起正事,急得不行:“小姐小姐,怎么办?孟少回来了。姑爷也在楼下,正和孟少说话。小姐,他们会不会打起来?”

阿蕙愣住。

不对啊,孟子楠怎可能现在回国?前世的时候,他不是今年六月才回国的么?

现在才四月上旬!

他怎么会提前两个月回国?

阿蕙虽然惊讶,却是很欣喜:有改变啊!她重生了,生活里的事有改变,那么她的沈永文,也可以不英年早逝吧?

她不由露出一个微笑。

宁嫣然和巧儿却以为她是因为孟子楠才笑的,两人都急了:“何礼还在呢,你要怎么办啊?”

阿蕙和何礼定亲,孟子楠根本不知情啊!

孟子楠才是阿蕙的男友。阿蕙下楼那只叫埃米的雪色猫儿,就是孟子楠送给阿蕙的。

阿蕙却笑:“什么怎么办?我既不是跟何礼偷情,也不是跟孟子楠偷情。既然和何礼定亲了,跟孟子楠说清楚才是,我又不是卖给了孟子楠。”

说得巧儿和宁嫣然目瞪口呆。

这……这就算爱上了何礼,要抛弃孟少帅?

孟少帅从小就追阿蕙,他能甘心啊?

宁嫣然和巧儿还有错愕间,阿蕙已经开门出去,要下楼了。巧儿和宁嫣然忙追了出去。

再看到孟子楠,阿蕙恍若隔世。前世的孟子楠是什么样子的?阿蕙只能记起两件事:第一件事,孟督军死后,何礼接管茂城军政府,孟子楠被赶出茂城事,他面目狰狞问阿蕙:我爸是怎么死的?是何礼杀死的,还是你和何礼联手杀死的?

第二件事,阿蕙被何礼追杀的第三年,她在安徽遇到了东山再起的孟子楠,那时孟子楠已经是一方霸主。他见到阿蕙,跟阿蕙说他知道当年他爸爸的死是何礼的错,跟阿蕙无关,他已经不怪阿蕙了,还把阿蕙接到府上住。

阿蕙那时疲惫极了,也想从孟子楠府上捞取一把。后来才知道孟子楠府上有日本人,而孟子楠居然打算把阿蕙送给那些日本人。他还是不相信阿蕙跟孟督军的死无关。

阿蕙偷听到孟子楠的话之后,逃了出去。她躲在孟子楠府一处高档旅馆里,看着孟子楠封城三天找她,那模样放佛找不到阿蕙就要把城市翻个遍,阿蕙才知道孟子楠有多恨她。

至于和孟子楠年少时的你侬我侬,阿蕙没什么印象了!

唯一留在记忆里的,只有这两件事。

再看到年轻英俊又自信飞扬的孟子楠,阿蕙放佛看到一个陌生人。当年她和孟子楠的确是缱绻情深,谁能想到后来的反目成仇?

阿蕙没有参与谋害孟督军,却参与了如何让何礼成为督军,把孟子楠赶出茂城的计划。

而重生后,这辈子要改变自己和沈永文的命运,阿蕙就要保住孟子楠对茂城督军的继承权,把何礼赶出去才是。

阿蕙顿时就觉得孟子楠没那么讨厌。她笑着下了楼梯,道:“子楠哥,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不是去了德国?”

孟子楠却眼波一滞,他唇角有一缕似笑非笑飞逝而过。很快,他就掩饰了情绪,笑容温和道:“我才下船。德国太苦了,所以偷偷跑回来了。刚到。”

“那今晚住在我们家吗?”阿蕙笑着问,“三哥,你那里帮子楠哥收拾房间了吗?”

孟子楠小时候经常混在赵家,赵嘉林院子的二楼,还单独给孟子楠留了房间。这回孟子楠偷偷回国,自然是不敢回家的。阿蕙断定他会住在赵家。前世的时候,他就是偷偷跑回来,在赵嘉林的院子里住了半个月才把孟督军揪回去的!

赵嘉林笑道:“我已经吩咐佣人收拾了。子楠的房间我都没动,换上新的被单就能睡。”

孟子楠却笑道:“不了不了,我就是先来看看你们。我这次回国,我爸爸定是气疯了,回家估计要关禁闭,怕来不及和你们打招呼,就先过来了。我还是回去,我爸那人就是脾气坏一点,其实心里最疼我的。”

孟子楠是孟督军的独子,孟督军当然疼他。

可孟子楠这番话,就连活了两世的阿蕙都愣住,更别说赵嘉林了。

赵嘉林只差惊讶得下巴掉下来。

这…….这是孟子楠吗?

不,这厮不是孟子楠啊!他赵嘉林认识了二十几年的孟子楠,从小就怕他爸,只要做错事,就往赵家躲。这样主动回去找罚的事,孟子楠绝对做不出来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