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6章割腕自杀的外科医生

发布:2021-10-29 20:18:01

游灵走入受委托者卧室,果真如游灵的猜想像,是一墙的白,游灵在衣橱中拿了一套白色基础打底的运动装,换好衣服后,游灵走到衣橱镜子前,望着里面耐看型的美女眼前一亮。受委托者有着一张古典美人的脸,皮肤有着外科医生的通病有些惨白,这头成熟干练的齐耳短发再加她一委托者有着一张古典美人的脸,皮肤有着外科医生的通病有些苍白,一头干练的齐耳短发加上她一米六五的个头,让人一看就觉得对方是个能养家的女人。。...

游灵走进委托者卧室,果然如游灵的猜测一样,也是一墙的白,游灵在衣橱中拿了一套白色打底的运动装,换好衣服后,游灵走到衣橱镜子前,看着里面耐看的美女眼前一亮。

委托者有着一张古典美人的脸,皮肤有着外科医生的通病有些苍白,一头干练的齐耳短发加上她一米六五的个头,让人一看就觉得对方是个能养家的女人。

就在游灵自己欣赏自己的美貌时,房门突然被急促的敲响了!

而且敲门声越来越重,还伴随着外面人员焦急的喊话声“李小姐,在吗?开下门,我们是急救中心的医生!”

游灵也没有搭话,她直接走到门前开门,就听到外面人员正在商量要卸她家大门!

她赶忙把房门打开了!

外面是五男一女,女的打眼一看就知道对方是个护士,对方还有些稚气未脱一看就不是很大,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看这群人站姿明显就是以此人为首。

中年男人右边是站了两个拿担架的工作人员,左边还有一个手拿电棍的小区保安。

中年医生看到游灵开门后,也没有客气直接迈步走进了房门,他进门时眼睛撇了一下游灵胡乱包扎的右手腕,眉头皱了皱却没有多说话,径直朝大厅走去。

众人见中年医生进门后,也都没有管游灵,都呼啦啦进了大厅。

游灵用手摸了摸自己笑的有些僵硬的脸,她着好不容易摆出的笑容,是给一群瞎子看了。

中年医生进入大厅后没有丝毫客气,直接找了一个比较干净的沙发坐了下来,他看着房间内满地的血迹,脸上有着一丝担忧之色,但当游灵关门进来后就后就恢复了呆板脸。

游灵进来后,中年医生看着游灵没有丝毫血色的脸,知道游灵身体已经损失了大量血液。

他先是让游灵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游灵也只能乖乖的听从了对方的话了,谁让自己的命握在人家手里哪。

游灵坐下后,中年医生把他随身携带的急救箱轻放在茶几上,只看到他打开急救箱后,拿出一个血袋,也没等游灵开口询问,对方已经把游灵的左手抓过去,利索的把针头给游灵打了进入。

做完输血的过程后,中年医生身边的小护士勤快的接过对方手中的血袋。

把血袋交给小护士后,中年医生从沙发上站起身半蹲在游灵身旁,先是把游灵的右手臂放在茶几上,手速极快的把游灵包扎的乱七八糟的止血带一一解开。

中年医生等到游灵的手腕开始有鲜血开始往外冒,他才不急不缓的用手指按压在游灵右上臂的肱动脉上,控制着游灵手腕的出血量。

等到游灵的右手有了一些血色,他一直紧皱的眉头也松开,随后就看到中年医生熟练的给游灵手腕止血,把止血带在游灵上臂上中1/3交界处固定住。

做完一切后,中年医生轻呼了一口气,游灵全程都在看中年医生工作,她发现一个人认真工作时的样子真的是很感染人。

她刚才看对方认真工作的样子,自己脑子中杂七杂八的思绪都消失了,只剩下一种奇妙的感觉,但那种感觉在中年医生站起身后就彻底消失了。

她以前也有感觉过那时读书时,自己问那些一心投入学习的同学问题时,他们认真教自己问题时就有这种奇妙的舒适感,那种感觉让人迷恋但又强求不得。

游灵看着站起身的中年医生,声音轻细的询问道:“医生,输血前是不是应该测一测血型啊!”

中年医生听到游灵的询问一副吃惊样,他皱着眉紧盯着游灵,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游灵身边的小护士也是一副吃惊样,她可是知道眼前这位和郭鑫医生的关系。

郭鑫医生可以算得上委托者李芸的半个师傅了,但李芸却现在装作不认识郭鑫医生,这要让郭鑫医生多伤心啊。

站在另一边的郭鑫医生眼睛紧紧盯着游灵看,他是了解李芸的,虽说小姑娘把尊严看的极重,但对方绝不会装傻,看来回医院还要做个头部CT了。

 两个担架工作人员看郭鑫医师把病人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他们就准备让游灵躺在担架上抬下楼去。

游灵一见两人准备让自己上担架抬她下楼,她连忙摆手,她只是手有问题又不是脚出了毛病,她可没有那么矫情。

两个担架工作人员和游灵你拉我扯的废了半天劲,游灵还是好好的站在原地。

两个担架工作人员看游灵坚持的样子,他们也拿不定主意,他们先是把眼睛投向了小护士,让对方劝一下,旁边的叫郭鑫的中年医生却丝毫不管这些与他无关的事。

小护士看两个担架工作人员为难的样子,她感觉这样下去也不是事。

小护士语气软硬兼施的说道“李小姐你还是上担架吧!这都是我们的服务,你再不配合工作,下面的工作我们很难开展啊!”

对方说完话,还特地在游灵眼皮底下看了看游灵包扎好的伤口。

游灵看着情况,知道自己只能妥协了,她可不想把矛盾激化,人家是来救自己生命的,自己瞎折腾什么,对方让干嘛就干嘛不就行了。

游灵扭捏的爬上担架,翻身身体僵硬的躺在上面,就好像一个即将被强行蹂躏的无助女人一般。

当她被两个担架工作者摇摇晃晃的抬下楼时,游灵被那舒适的摇晃感弄的都快睡着了,她算明白了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喜欢让人伺候了,这种感觉的倍爽。

游灵刚被抬下楼房通道,事先就围在救护车外围看热闹的人,直接骚动了起来。

他们对着躺在担架上的游灵指指点点,还有人在互相咬耳朵小声议论游灵!

“我听门卫的小王说,她是割腕自杀。”

“不是吧,我咋听说是不小心割的那!”

“你懂个屁,你看看她都上担架了,你不小心能割那么深啊,听说她还是个医生呢?”

“是吗?”

“你们可别说,我听我同事的二大爷的二姨妈的二儿子的二媳妇说,她把人治死了,死者家人昨天还去她们医院闹了那。”

“老公,你是咋认识人家二媳妇?给我滚回家,我们好好谈谈这是咋回事。”

游灵一点不为所动,安安静静的被人塞进了救护车内,送往A市附属医院。

“宿主,这条路线是往委托者工作的医院去的方向!”

系统阿鹿盘坐在游灵脑海中幸灾乐祸说道。

救护车开的飞快,不一会就到了目的地,游灵被人抬下车。

游灵无力的躺在担架上,眼睛无神的盯着眼前这座占地五万多平米,有着七座医学楼的大医院。

此刻心里有喜有悲,喜是大医院医疗条件肯定好些,悲的是自己着一进去,估计明天委托者的同事就全知道了,这还逆个锤子袭,委托者回来知道会不会在想不开啊。

游灵看向身旁一脸的便秘相的郭鑫医生,她就说么呐有人上来不问血型就输血的,她还以为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已经达到全民信息互通的地步了,感情是一个医院的。

游灵幽怨的看向郭鑫医生时,郭鑫医生也看向了游灵,游灵目光赶忙躲开对方的视线,自己不认识对方,对方可认识委托者,要是看出不对来就不好了。

游灵借着这个机会急忙问道“阿鹿,委托者的记忆什么时候给我啊。”

系统阿鹿不急不缓的说道:“你先不用着急,我听了你的意见,正改进委托者记忆的灌输,大概明天就可以了!”

游灵听到系统阿鹿说在改进记忆灌输方法,她觉得这个系统还是挺靠谱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