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2 嬢嬢惯的

发布:2021-11-01 20:08:28

西风里这一片是城中最有名的老城区,建筑虽已陈旧,但仍得以保留着浓浓的清朝末年民终风。其雨家住的这三条街是5.60年代并盖的,当初但是用其雨爷爷和爸爸的工龄买的,3楼顶层,近50来坪的小套室。老房子,层高3米够高,是格局好,冬天取暖也极不更方便。罗奶奶居住隔壁其雨家住的这条街是5.60年代加盖的,当年还是用其雨爷爷和爸爸的工龄买的,3楼顶层,近50来坪的小套室。。...

西风里这一片是城中有名的老城区,建筑虽已老旧,但仍保留着浓浓的清末民初风。

其雨家住的这条街是5.60年代加盖的,当年还是用其雨爷爷和爸爸的工龄买的,3楼顶层,近50来坪的小套室。

老房子,层高够高,就是格局不好,取暖也极不方便。

罗奶奶住在隔壁胡同,走过去约5、6分钟,和其雨五爷爷一家合住一间大杂院,罗奶奶住在西房。

那院子本是罗家祖宅,其雨爷爷5个兄弟都挤在一块住着。

其雨爷爷走的早,后来大爷爷也走了。

三爷爷和四爷爷又搬了出去。

其雨奶奶和五爷爷家就给了其他家一些钱,这个院子目前就算是他俩家的。

其雨和智玉芳到的时候,罗奶奶正在下饺子。

老太太习惯了睡炕,这些年老城区已经不少人改用电和天然气。

但老太太仍是旧习不改,老式灶台,这边烧炭做饭,那边炕也烧的暖暖的。

“妈,都说了我来,您快去坐着。”

智玉芳一进屋即抢过罗奶奶手里的笊篱,又吩咐其雨道:

“其雨,去把桌子收拾一下摆上炕,把切好的菜拿过来。”

罗奶奶并不与儿媳争,她命虽不好,老头子和独子都早亡,但福气好。

这些年,儿媳独自养大孙女,又如女儿一般的照顾陪伴着她。

也算是家庭合睦,婆慈媳孝,不妄她半生积德。

罗奶奶盘腿坐在炕上,笑呵呵的看着孙女和儿媳忙碌着。

回想这一生,悲忧虽大过喜乐,但能这样的安享晚年,也是她的福分。

智玉芳做事麻利,不一会饺子全部捞出上桌

其雨也把小桌子摆上炕,又倒了三小碟醋,剥好了生蒜。

罗奶奶和智玉芳早前做的年菜也都一一摆上桌,就等两个热菜。

“妈,您和其雨先吃,等会饺子就凉了。”

智玉芳边干着活,边对炕上的祖孙俩说。

“哎…”

罗奶奶笑呵呵的应道,又招呼其雨:

“雨,快上炕,陪嬢嬢喝一杯。”

智玉芳转过身又指挥其雨:

“给你嬢嬢自酿的酒在柜子的第二层,外面买的那些都是酒精兑的,可不能给她喝。”

其雨应下,按智玉芳的吩咐拿出酒,又拿出三个小杯,这才上炕,挨着罗奶奶坐着。

罗奶奶接过其雨的酒,倒了三杯,递给其雨一杯道:

“雨,来,陪嬢嬢喝一杯,祝我孙女健健康康,事业顺遂,万事如意。”

说完一口干掉,又从口袋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其雨:

“讨个好彩头。祝我大孙女早日遇到如意郎君。”

其雨并未推辞,虽然自己大了,工作了,但明白一句话。

长辈在,无论多大,她都是孩子。

智玉芳见状,一个刀眼朝其雨飞过来。

又对罗奶奶道:“妈,她都多大了,您还给这个,其雨,还给奶奶。”

“多大都是我的孩子,你也有。”罗奶奶中气十足,铿锵有力的回道。

“妈……”智玉芳刚开口。

罗奶奶傲骄的瞪了她一眼,智玉芳赶紧闭了嘴。

不过,羊毛出在羊身上。

其雨早给奶奶和妈妈都封了大红包,年前又给二人买了衣服鞋子,都不便宜。

走出去,街里邻坊谁不夸她,有能力又孝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个婚姻问题,真是愁死个人。

其雨收下红包,端起酒杯小酌了一口。

看奶奶小口小口喝着,嘴里还念到:“饺子就酒,越喝越有。”

虽然早知奶奶酒量,但还是满心佩服。

老太太的人品一如酒品;干脆利落、开通、公道、开朗、乐观。

不愧为早年的大家闺秀,富贾出身,上过私塾,请过家庭教师,受过良好的教育。

后来的事,不提也罢。

在那个打土豪分田地的特殊年代,罗奶奶能活下来也是不易。

过后嫁给底层出身,又上过战场立过功的罗爷爷,日子才算好过了几年。

可惜好景不长,没几年,老头子走了,扔下她和三个未成年的孩子。

罗奶奶坚强不屈,咬紧牙关,硬是将三个孩子拉拔大。

虽说当年拖着三个孩子,但上门说媒的仍是不在少数。

罗奶奶不为所动,一一拒绝,当年说过最经典的话就是:

“跟我家老头过过以后,让我还怎么和其他人过。”

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

爱过你以后,再无法爱上他人。

“雨啊,你妈又逼你找对象了?”

罗奶奶放下酒杯,问孙女。

“妈,我这哪叫逼啊,您看哪家闺女30还养在家里的。”

智玉芳利落的炒好两个热菜也上了炕。

其雨给奶奶满上酒,老太太不贪杯,胃口好,优雅的咀嚼完一个饺子,满脸慈容的对智玉芳道:

“芳啊,姻缘天注定,强求不来,当年你和雨他爸,我们两个老的可没干涉过,那个年代大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可是自由恋爱,雨他爸可等了你不少年,我们家雨,学历高,聪明漂亮,多优秀的孩子,又独立,怎么就砸手里了?我这么好的孙女,得好好挑,人挑的不对,一辈子都会不幸福。”

其雨点点头,揶揄智玉芳道:

“老智同志,您可以呀,天天给我上教育课,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合着您当年和我爸还是自由恋爱呢,咋现在到我身上就双标。”

对着婆婆智玉芳不敢反驳,对上女儿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支持你自由恋爱,你倒是给我恋一个,30了,影都没一只。”

罗奶奶慈爱的拍了拍孙女放在桌上的手:

“不急,慢慢挑,一定要挑个自己喜欢的,嬢嬢努力活久点,我还要喝孙女婿酒昵。”

“妈,您就惯吧,将来真惯成老孤婆,一个人孤独终老。”

“呸呸,大过年的,竟说些不吉利的话,缘份到了自然就来了,缘分没到,你急也没用。”

其雨看母亲吃憋,心里大乐。

附和道:“就是。”

智玉芳虽然对着其雨总叨叨,在婆婆面前到底占了下风。

心里虽有抱怨,认为婆婆这是在助纣为虐,变相鼓励其雨单身。

但细细一想,姻缘之事,又何尝不是如此。

来了自然就来了,没有,强求也没用。

心里默默念着,改天还是得去五台山走一趟,乞求老天保佑。

饭后,其雨回家抓紧时间补了一觉,晚上还得值夜班。

看着小小的,旧旧的,被妈妈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家,简陋却温馨舒适。

其雨觉得自己很幸福,有为了她可以付出一切的妈妈和奶奶。

自己也争气,努力耕耘也得到了一份不错的收获,只是对于感情,她真的心有余悸也很无措。

只能看老天如何安排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