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郁风被抓

发布:2021-11-02 07:21:10

第二日云之巅,穹锦峰大殿内七位长老各聚一堂,沈巍澜:“昨日把各位叫来,是想看一看各位长老的意见,此前柳师兄去奔涌城遇见了修罗族一事,各位获知了吧!”男人掷地有声道:“修罗族三番五次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会出现,真当我们看看不见,的话不一次出手被打压一下魔教,真当我们这时枫华峰峰主南伊苏语气低缓道:“是该打压一下魔教宵小,都欺负到我们底盘上来了”。。...

次日云之巅,穹锦峰大殿内七位长老各聚一堂,沈巍澜:“今日把各位叫来,是想看看各位长老的意见,此前柳师兄去奔流城遇见魔族一事,各位知晓了吧!”

男人掷地有声道:“魔族三番五次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出现,真当我们看不见,如果不出手打压一下魔教,真当我们是吃素的吗”!这个男人看起来四十有余,身穿墨色锦袍,头发用金冠束起,此人正是千景峰峰主莫沧澜。

这时枫华峰峰主南伊苏语气低缓道:“是该打压一下魔教宵小,都欺负到我们底盘上来了”。

仙音峰峰主司依雪毅然道:“依沈师兄之见,是否派弟子下山除魔卫道以镇门派之风”?

沈巍澜:“魔教屡次挑事在先,是要打压一番,此次派郁风扬鸣带一些精炼的弟子下山。”

天擎峰峰主习穆梁:“郁风扬鸣两个是个不错的好苗子,再加上我派精炼的弟子足以压制魔族宵小”。

其他长老表示点头同意,逍岭峰峰主凌天:“掌门闭关已有数年,何时出关”。

沈巍澜:“未知,凌长老可是有要事找掌门?”

凌天:“倒也无事,只是关心一下掌门师兄,进关已久何时出关。”

沈巍澜:“掌门如若出关,我会叫人通知与你!”

凌天:“那就谢过师弟了。”沈巍澜:“不必客气,应该的。”事后沈巍澜回到自己的住处寒霜峰,寒霜峰为什么叫寒霜峰,因为这座峰后山有一处冰洞,里面的冰常年不化硬如水晶,连接着半个峰如同一半个冰峰,常人都不会选择住这所峰,偏偏他沈巍澜抗冻啊,毕竟是主角金色不坏嘛!可以理解所以这个峰上几乎没有弟子,就剩沈巍澜一个光杆司令还有几个弟子,少之又少。其他弟子不抗冻搬到其他峰住了,其中还有柳无心的丹药阁也没能放过,所以上次柳无心去寒霜峰说冷清,不是说着玩的是真的。

夏季寒霜峰最为热闹,因为长老们弟子们也怕热,都有事没事往寒霜峰跑,沈巍澜也都知道长老们的那点小心思,也没有理会任由他们来,有的还去后山冰洞取冰块冰镇瓜果美酒,甚是舒爽。

翌日,郁风带领其他弟子一众御剑飞行来到奔流城,据柳师叔所说奔流城病毒不是已经处理好了吗?怎么如今会变成这样,一路走过去街上的老百姓倒在地上面色难堪,病毒没有被治好反而更严重了,听见小孩子和妇女的哭声还有倒在街边的百姓人家,郁风心里很不是滋味。

便立马派弟子用云之巅特质的符文传书于沈巍澜,自己则是跟其他弟子找到当地的药铺询问情况,听药铺掌柜所说这病毒来的突然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前段时间来了一位仙医治好了本地的病毒便离开了,没想到他刚一走病毒又变本加厉严重了,听仙医说这不是瘟疫而是魔族下的毒,他从未见过这种毒,他们也无能为力只能尽力控制病情加重并不能治其根本,他所说的仙医郁风知道就是他们的柳师叔。

夜晚郁风派弟子四处守着以防魔族来犯,没过多久有弟子来报说看到有魔教之人,郁风便派弟子前去追踪,一路追踪到一片竹林足迹便消失不见了,夜色浓厚化不开漫长寂静的竹林伴随竹叶沙沙作响竟有几分毛骨悚然,其中一个弟子道:“郁师兄我看魔教宵小都已离去怕是不敢再来,我们还是回去吧,师弟们还等着我们呢。”

郁风:“魔教的人把我们引到此地别有用心,不好我们中计了,得快些回去。”

当郁风等人赶到时发现师弟们惨伤,连忙问师弟扬名伤口严不严重,扬鸣:“不严重,只是一些皮外伤,只怕魔教不止伤我们那么简单另有目的。”

郁风愤怒道:“哼,要是让我逮到魔教宵小,一定杀了他们。”

扬鸣:“我们还是去看一下村民怎么样了”,当他们赶到时发现村民全都死了。郁风看见此相暴跳如雷:“魔教小人连老弱病残妇女都不放过,简直丧病天良”。说完眼睛里燃起了熊熊怒火恨不得把魔教之人撕个粉碎,心里默默发誓今生都跟魔族势不两立看见魔族必杀之。

其实郁风那么恨魔教还有一点,是因为他的父母被魔教杀害,从小无依无靠的他被沈巍澜带回,收为弟子这才没有流浪在外,郁风自己也很争气,入门之后便开始勤工俭学听话乖巧,成为一名优秀弟子。为门派做过不少奉献,也给沈巍澜长脸,其他峰的长老也是对郁风称赞有加。

扬鸣也是于心不忍,看到这些百姓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落得如此下场甚是惋惜,让弟子们挖坑把这些百姓尸体安葬起来。

此时收到信息的沈巍澜,立马去找柳无心了,来到柳无心的草药阁,看见柳无心正在摆弄药材问道:“郁风传来消息说奔流城病毒严重了,你随我一同前去。”

柳无心:“我也有一件事正要同师弟说,前两天我跟师弟提起我留在奔流城的弟子,本应该传信与我,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好像失踪了一样,我怀疑他们遇上魔教了。”

沈巍澜:“正好随我去查清此事”。

柳无心:“只是师弟你同我下山,门派事内事交于谁处理。”

沈巍澜:“这些我暂且交于莫师兄”。柳无心:“交于莫师兄也好,他是一个明细的人,做事明朗不会偏袒谁公法公正”。

沈巍澜:“正是,今日天色已晚明日一早你随我下山”。柳无心:“好,师弟早些休息,师兄我便不送了”。沈巍澜:“嗯”。

次日沈巍澜柳无心赶到弟子们分分前来迎接,伤的伤残的残狼狈不堪一看就知跟魔教打了一丈,只是未看见郁风,沈巍澜:“郁风呢?”扬鸣砰的一声跪在地上自怨道:“郁师兄被魔教的人抓走了,都怪我没能及时救郁师兄还请沈长老责罚”。

沈巍澜:“这不是你的错,起来说话,伤势严不严重”。扬鸣站起来回道:“多谢沈长老关心,都是皮外伤无碍。”柳无心:“那怎么能行,我给你包扎一下,如果夏季伤口不及时处理感染溃烂怎么办?”扬鸣:“其他师兄弟也受了伤,柳师叔先帮他们处理吧,我的无碍事”。柳无心恨铁不成钢道:“你放心给你包扎完自会为其余弟子包扎,不过你们怎么弄的这么狼狈,几个魔族小卒怎能伤你们那么严重。”

扬鸣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一遍,原来昨夜魔族景夜带人来犯,被我们发现一路追踪到竹林才发现中了魔族奸计,在赶回来时发现魔族杀了一些百姓连老弱病残都不放过,留下来的弟子也都受伤惨重,郁风气不过便擅自行动杀进魔教的地盘,被活捉了。

沈巍澜:“此事没那么简单,魔族多次出现在奔流城,一定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上次听柳师弟说魔族在找什么?什么东西值得魔族大动干戈?”柳无心一边给扬鸣包扎一边说:“上次听说魔族是在找人,至于什么人就不知了,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先为弟子包扎一下吧再想想如何救郁风和弟子出来”。

一重人来到一家客栈,只可惜客栈里面一个人影都没看到,估计不是被抓就是被杀了。柳无心包扎完剩余弟子,走到沈巍澜面前商讨如何救弟子的计划。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