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月溶来意

发布:2022-01-10 23:05:32

黄氏慌忙道:“究竟是太太见过世面,有主心骨。我们遇上这事,一昧明白慌了手脚,千里迢迢,眼巴巴地来求本家的伯伯、伯母作主……那就有了太太这句话,我就侍候我们姑娘先歇下了……而已我们除了一个随同的杨妈妈在客栈里守着行李……”敢在主子面前回话,自然而然不敢在主子面前答话,自然不是个平常的。。...

黄氏急急地道:“到底是太太见过世面,有主心骨。我们遇到这事,一味知道慌神,千里迢迢,巴巴地来求本家的伯伯、伯母做主……既然有了太太这句话,我就服侍我们姑娘先歇下了……只是我们还有一个随行的杨妈妈在客栈里守着行李……”

敢在主子面前答话,自然不是个平常的。

想到这侄女小小年纪,竟然敢只身从江南到京都,她不由仔细地打量了那黄氏两眼。

黄氏这才惊觉自己失了礼,红着脸低着头立在了沈月溶的身后。

李氏不动声色,问了客栈的名字,叫了身边一个姓戚的妈妈去外院报与汪大总管,让他安排人去拿行李接人。又嘱咐李妈妈收拾房子,拿了新被褥出来,调机灵的丫鬟干练的媳妇到沈月溶跟前服侍,要厨房里准备南边的饮食,林林总总的,说了半晌,李妈妈一一应了,带沈月溶两人下去歇着了。

汪妈妈就扶了李氏进了西次间,陈姨娘忙上前服侍李氏在楠木床上歪着,见李氏神色疲倦,吩咐小丫鬟端了盅水,沈穆清则乖巧地帮李氏捏着肩膀。

李氏喝了水,精神好一些了,道:“可把我们穆清给饿坏了。摆饭吧!”最后一句,却是吩咐的陈姨娘。

陈姨娘应声而去。

沈穆清就凑在李氏的耳边问:“堂姐这是怎么了?我听着好像哭了起来!”

李氏和女儿一向亲厚,也乐意和沈穆清说些家长里短的事。

她喝了一口水,怅然道:“二房的太太七月中旬就没了。还没有过头七,二老爷就包了五百两银子找了月溶的舅舅来,想立任氏为继室。月溶的舅舅收了银子,划了押,等二太太七七一过,二老爷就把那任氏扶正了。又急着给月溶说了一门亲事,百日之内问吉纳征过礼完婚,月溶不愿意,带着自己的奶娘偷偷跑到京都来,想让老爷出面给她退亲呢!”

没想到是这样!

沈穆清颇有些愕然。

月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却没有想到有这样的勇气,不仅逃婚,而且还想到求助远在千里之外京都做官的大伯父来帮自己解决这件棘手的问题……

沈穆清很想表示一下自己的敬佩之情,转念却想到象李氏这样老一辈的人未必就喜欢沈月溶的做法……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汪妈妈却困惑地道:“难道二老爷是因为知道自己做了不合礼数的事,所以才没有来报信……可这事就是想瞒也瞒不住啊!”

李氏苦笑:“他一生没做过一件正经的事,这原也是意料中的事。只是没想到二太太和他夫妻一场,他竟然会连这点体面也不给。按月溶的说法,这门亲事也的确定得不靠谱了些。对方是任氏的一个远房侄儿不说,还父母双亡,家无恒产,只读过几年私塾,带着一帮人在县衙里帮衬……你说,这不就是个市井无赖吗!却不知道那任氏怎么就想到了把月溶嫁给这样一个人……”说着,李氏不由皱了皱眉头,“或者这也不是任氏的主意……没有二老爷点头,我想那任氏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毕竟是新扶正的太太,还要做张做乔的摆太太款……”

汪妈妈悄声道:“太太和我想到一块去了……二房的四男四女中,可只有月溶一个是嫡女。”

李氏一怔,道:“我倒忘了这一茬……二叔莫非是掂记二太太的陪嫁……”

“二太太嫁过来的时候,可是陪了六十四抬的嫁妆,”汪妈妈道,“就是那田亩,就足足有四千亩,还加上杭州的铺面,这可不是小数目啊!”

李氏听了,沉默半晌,叹道:“说起来,她比我还小六岁呢……在时,也是个精明强悍,打得死老虎的人,想不到死后竟然是这番光景,连唯一的女儿都保不住……”说着,李氏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沈穆清见了,还以为李氏在为二老爷家的事烦恼,忙安慰李氏:“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太太要放宽胸怀才是,免得闷坏了身子。”

李氏听了,扭头望着沈穆清。

她脸色隐隐发青,神色凛然,目光直勾勾的地望着沈穆清,又一言不发的,把沈穆清看得心里生寒。

“太太,太太,您这是怎么了?”沈穆清强笑着推搡李氏,想以这种小孩子笑闹的方式活跃一下气氛。

李氏在她的推搡中神色果然软了下来。

沈穆清心中一宽,笑道:“怎么姨娘去传饭,这晌也不回!”

李氏却答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镇安王王妃要过生辰了吧?”

沈穆清一向不关注这些事,目光就落在了汪妈妈身上。

汪妈妈笑道:“夫人记性真好……王妃是十一月二十四的生辰。”

李氏点了点头,突然沈穆清:“杜姑姑什么时候回来?”

杜姑姑闺名一个“涵”字,原是尚工局里数一数二的绣工,还曾经在太后娘娘身边服侍过。后来因为眼睛不好使了,没办法做绣活了,就放了出来,她无家可归,就求了内务府的,想到哪家去做绣娘。正好沈箴想给女儿找个绣娘,内务府就把她推荐过来了。说好一年二十两银子的束修,外加四季衣裳各两套,逢年过节还另有赏赐。

可能因为杜姑姑不是女官而是绣女的原因,她不像大家想像的那样严厉冷峻,而是罕言寡语,谨言慎行,没的李氏的召唤,从来不随意踏出屋一步,家里的妈妈媳妇们去她那里走动,也是淡淡的,虽和人不十分好,也不与人误会。又对沈穆清的针黹极上心,教得认真仔细,短短两年的功夫,沈穆清已可以独单绣幅枕芯了。

李氏对此很满意。她虽然得意家里有个曾经在宫里服侍过贵人的绣娘,可也不希望这位绣娘在家里指手画脚或是板着个脸以为自己真是个师傅……因此也算得上宾主尽欢了。

前两日,杜姑姑突然向李氏告假,说是有位寄居在慈恩寺的妹妹身体不适,想去看看。

位于京都外城南山脚下的慈恩寺是座皇家寺院,被京都人称为“养荣堂”。里面的尼姑大部分都是曾经在后妃面前得过势的宫女和女官。她们或是年龄太大,或是主子过世,或是身有疾患等缘由不能在宫中当差了,主子们怜惜她们,把她们送到慈恩寺来,剃度出家,青灯古佛了却残生。

即是杜姑姑的妹妹,又住在慈恩寺。李氏听了,自然是满口答应。赏了二十两银子,赠了簇新的衣饰,派了马车小厮随行。说好三日即回,算算日子,杜姑姑今天下午应该回来了。

沈穆清笑着应了一声“是”。

李氏就道:“杜姑姑回来了,你和她商量商量,给我绣两块帕子,我准备给当做悌己的物什在镇安王王妃生辰的时候送去……要是你没功夫,让杜姑姑帮着你绣绣也成!”

镇安王袁晟,字希纯,今年不过四旬,世袭的爵位,是大周王朝唯一的异姓王,手握三十万雄兵驻守宣同,十二年间,和元蒙可汗忽刺大小战役不下百场,从不曾失守,号称当朝第一武将,是大周炙手可热的人物。他的夫人过生辰,别说是沈家了,就是太后,都要去凑个热闹。

沈穆清笑道:“太太放心,定不会叫您失了颜面的……只是不知道王妃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这可要好好打听打听才是。”

李氏笑道:“这倒不用,总是送礼,只要东西出彩就是了……对了,你不是最会画牡丹的吗,就绣牡丹……自己画个别致些的花样子……花之中王,没有比这更好的花了。”

沈穆清明白,这是要不露声色地捧捧镇安王夫人。

几个人正说着话,有婆子进来安桌,妈妈忙叫了小丫鬟进来给沈氏母女净手,大家一时也就把刚才发生的事丢开,安安静静地吃了一顿饭。

饭后,李氏没有象平常那样留着女儿和自己作伴,而是借口自己有些倦了,让李妈妈送她回去。沈穆清想着李氏也许还要安排沈月溶的事,笑着屈膝行了礼,也没有要李妈妈陪,和落梅、锦绣回了自己的屋。

安园是个一进的四合院,五间的正屋还带着三间的抱厦,布置的富丽堂皇。抱厦的槅扇是今年春天重新做的,全是江南流行的十样锦式样。门上挂着猩猩红夹绸帘子,堂屋放着紫檩边錾银珐琅渔樵耕读的屏风,紫檩木万字不断头围栏的罗汉床,西次间临窗设有镶楠木大炕,稍间卧室放着黑漆镙钿八步床,里面还立着一座人高的紫檩木座的穿衣镜,炕桌上摆着窑汝茶具,小几摆着自鸣钟,粉墙上挂着各式悬瓶……

沈穆清在西次间临窗的大炕上躺下,从小几的抽屉底层翻出偷偷让人从外面带进来的《雷峰塔》,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落梅见了,掩嘴而笑,从楠木雕花铜包角的立柜里拿出一床小被搭在了沈穆清的膝头,又上了茶果放在炕几上。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立在一旁的小丫鬟们俱都屏气凝神。

沈穆清看着书,时不时地喝口茶,渐渐有了倦意,歪在大引枕上睡着了。

谢谢各位姊妹的支持,上了周推荐榜!准备冲新书榜,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想要o(∩_∩)o…哈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