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十四章 你输了

发布:2020-09-16 05:08:13

第十四章你输了嘎吱~船头轻轻地接触到在码头木头之上,已发出一阵轻响。陈小兵敏捷度地跳上码头的木板,慵散的shen了个懒腰,忙乎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收完网,回去岸上了。身后,胡大叔满面春风地跟随跳了上去,手脚麻利地将相对固定木船的绳索迅速绑好。“哎呀,胡老哥,我陈小兵敏捷地跳上码头的木板,慵懒的shen了个懒腰,忙活了这么久,总算收完网,回来岸上了。。...

第十四章你输了

嘎吱~

船头轻轻接触在码头木头之上,发出一阵轻响。

陈小兵敏捷地跳上码头的木板,慵懒的shen了个懒腰,忙活了这么久,总算收完网,回来岸上了。

身后,胡大叔满面春风地跟着跳了上来,麻利地将固定木船的绳索迅速绑好。

“哎呀,胡老哥,我还以为你们不敢来了呢?”

说话还是那么地惹人厌烦。

两人才刚跳下船,候洛阳已经走了过来,满脸假笑。

“呵呵,猴子……哦,那个候大叔说的是什么话啊,我和胡大叔可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既然有约在身,那我们自当是会准时应约的。”

陈小兵一听到这猴子说话便有种说不出的厌烦感,从小到大,他最看不惯的就是那种自恃高人一等的人了,说白了那种人简直就是小人得志。

“没错!我们干嘛逃?”胡大叔在一旁坚定地附应道。

候洛阳的脸色瞬间变得yin冷了下来,他心里面对陈小兵这个胆敢一再挑战自己权威的年轻人可谓是厌恶至极,毕竟这么多年来,自己的捕鱼事业如日中天,谁见了自己还不是点头哈腰,尊敬至极,何曾受过气?偏偏今天这个毛头小子竟然敢跟自己过不去。

于是两人就这样在心里面互相看不惯对方的zui脸。

“那感情好,既然你敢过来赴约,呵呵,那接下来就当着父老乡亲们的面,我们来好好地比较一番,看看谁捕的鱼多,谁捕的鱼少!至于那输的人,自当要兑现当时的诺言!该干嘛干嘛!”不爽归不爽,候洛阳心中对自己捕的鱼可是信心爆棚,特别是今天出船运气还不错,他压根就不觉得自己会输,压着火气沉声道。

偷偷瞟了一眼胡大叔小木船的船板,上面尽是些圆柱形的竹制玩意儿,数十个杂乱堆积着。虽不知那是干啥用的,但却没有看到丝毫鱼儿的踪影,就连个装鱼的筐都未见到,这不禁让候洛阳心中暗自冷笑。

感情你们只是死鸭子硬zuiba,死不认输而已啊!

周围的qun众们听到两个当事人交谈的话音,不禁慢慢靠拢的过来,将他们几个人紧紧围在了中间,心想着可要好好地做下见证人。

有些眼尖的人也同样发现了胡大叔和陈小兵的小木船上并未看到鱼儿的踪影,不禁轻轻摇头。

“唉,我就说那个小子必输,你看他们船上竟然看不到半条鱼。”

“是啊,真是丢脸丢到家咯,还以为至少也会捕到一点鱼呢?竟然连一条都没抓到。”

“我看他们早日改行也未必是坏事!”

……

人qun之中,议论纷纷,话音也尽数落入了胡大叔和陈小兵的耳朵里,不过两人脸色并未有什么变化,依旧淡定。倒是对面的候洛阳心里面偷偷乐了起来。

陈小兵对着候洛阳轻轻点了点头,扭头淡然看向了人qun,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各位父老乡亲们做下见证人了!候大叔,我们开始吧?”

“不知候大叔今日捕了多少鱼啊?”陈小兵双眼直盯着候洛阳,问道。

脖颈一扬,轻哼一声,候洛阳得意之色尽显,轻轻朝着后方招了招手。

人qun里立刻走出三个壮汉,提着一把大秤,黝黑巨大的秤砣,可以看出这秤平时就是用来称量重物的。

那三名壮汉围着候洛阳收获的鱼,麻利地先将一个鱼筐固定好,秤钩一钩,两人抬使劲抬起秤杆,将那满满的鱼筐抬了起来,另一人则缓缓移动秤砣,双眼仔细看着,寻找那秤杆的平衡点。

片刻后,大秤杆稳稳停住了,秤砣轻轻晃着。那仔细查看秤杆刻度的壮汉微微一愣,旋即大声喊道,“侯老爷的第一筐鱼重量为六十三斤!”

“哇!一筐竟然就这么重!那他足足有五筐之多,那不是三百多斤?!”

“我的天呐!”

人qun中有人听到这个报数,惊讶的张大了zuiba。

那三名测量重量的大汉秤完第一筐后,手脚并未停下,继续依次秤起了剩余的鱼筐。

“侯老爷第二筐鱼重量为六十八斤!”

“侯老爷第三筐鱼重量为七十一斤!”

……

一串串的声音随着三名壮汉的称量报了出来,人们的zuiba也是越张越大,都可以塞下一个大鸡蛋了,而候洛阳脸上的笑意也是越发的浓郁。

称量结束!

“侯老爷所捕五筐鱼总重量为三百四十五斤!”那个报数的壮汉稍加计算后,粗着嗓子大声喊道。

声音入耳,陈小兵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好像在盘算着什么似的。

候洛阳今次的收获却是不俗,不过却并还没超出陈小兵的预测,在他心中,根据着候洛阳所拥有的天时地利等条件,陈小兵早在这之前就推算出了一个最大值,四百五十斤!这是候洛阳可能捕到鱼的最高重量,而显然,候洛阳今天的收获并未超过这个数值。

候洛阳的战果已是称量完毕了,那自然就该换陈小兵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禁都转向了陈小兵和胡大叔的身上。

很多人看到陈小兵竟然面无惧色,貌似丝毫一点都不担心,很是诧异。

微微笑着,陈小兵轻轻抬起手,对着刚刚那三个称量的壮汉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小木船。意似叫那三个壮汉到船上去帮忙抬鱼。

候洛阳看到他的行为,不禁有些疑惑,心中暗道。

船板上没看到任何鱼,难道他把鱼收起来了?放在船舱中了?

三个壮汉对陈小兵的动作心领神会,迈着巨大的脚步便朝着小木船走了过去。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紧紧跟着三名壮汉的身影移向小木船,大家心中都想知道陈小兵为何这么淡定,他的壶里卖的是什么药。

当那三名壮汉一脚跳上木船,小木船轻轻摇晃。

三道目光瞟向船舱之中,一瞬间,三个人的身子竟然不约而同地愣住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木讷。

候洛阳显然也发现了那三个人的异常,心里面不禁隐隐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额头冷汗轻冒而出。

“候大叔,别紧张。”陈小兵发现了候洛阳的微微变化,似笑非笑地说道。

即使内心再虚,气势可不能输。听到陈小兵的话,候洛阳轻轻愣了一下,旋即冷哼一声。

“我看紧张的是你吧?!”

“哈哈哈,候大叔又在开玩笑了,我干嘛紧张?我一点都不紧张!因为……”说到此处,陈小兵轻轻一顿。

咕噜!候洛阳不由自主地吐了下口水。

“因为你输了!”

一瞬间,zuiba轻启,陈小兵漆黑的双眸中亮光闪闪。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