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9章 突破口

发布:2020-09-17 06:40:49

霍林小说名字叫作《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提供更多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小说深度阅读。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小说霍林摘选:霍林的关系来源于她的职业,她所在的场子是市里最低档的夜场,做为商人的霍林是常客。她和死者小歌…...

霍林小说名字叫做《我看见了凶手的脸》,这里提供霍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看见了凶手的脸小说精选:这四个人的名字我没去记,当时我正在陪女友看乡村爱情故事,前三个人就暂且叫他们谢大脚,刘能,赵四吧,最后一个人就叫和尚。夜店公主谢大脚和霍林的关系来源于她的职业,她所在的场子是市里最高档的夜场,身为商人的霍林是常客。她和死者小歌手的关系是露水夫妻。当然这个关系是来自于谢大脚在夜场的小姐妹的供述,在警方看来真实性还是很高的。虽然我们推断凶手是男人,但有可能凶手只是执行者,真正的主谋是女人。经过调查,谢大脚的确有作案…

这四个人的名字我没去记,当时我正在陪女友看乡村爱情故事,前三个人就暂且叫他们谢大脚,刘能,赵四吧,最后一个人就叫和尚。

夜店公主谢大脚和霍林的关系来源于她的职业,她所在的场子是市里最高档的夜场,身为商人的霍林是常客。她和死者小歌手的关系是露水夫妻。当然这个关系是来自于谢大脚在夜场的小姐妹的供述,在警方看来真实性还是很高的。

虽然我们推断凶手是男人,但有可能凶手只是执行者,真正的主谋是女人。经过调查,谢大脚的确有作案的动机——夜场的小姐遇到了金主,想让金主成为她的长期饭票。据说谢大脚想让霍林娶她,久在风月场混迹的霍林不会做这么蠢的事。由爱生恨,这个理由看上去很符合正常人的思维。至于谢大脚和小歌手倒是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两人都是混娱乐圈的,自然是走肾不走心,不会发生感情纠纷。

专车司机刘能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之前是霍林的专职司机,为霍林开了几年车,后来因为手脚不干净被霍林辞退。因为这个原因,他对霍林是很恨的。坏人一般不会觉得自己是坏人,而且坏人也很容易忘恩负义,刘能就公开扬言过要教训教训霍林。至于刘能和小歌手的关系,是邻居关系。俩人都属于收入不高的阶层,同住在隔断房内。那种房子人杂又不隔音,邻居们还要抢夺公用设施,拌嘴乃至发生肢体冲突很常见。

在小歌手失踪的前几天,俩人还因为争夺卫生间的使用权结结实实的干了一架,中年人刘能敌不过生猛的小鲜肉,被打的鼻青脸肿,警方调查他的时候刘能的脸上据说还没有消肿。从这个角度来说,刘能的嫌疑很大。

这个刘能还有个毛病,阳痿。医院有他的就诊记录,在他家侦查员还发现了大大小小各种药酒,里面泡着各种动物的鞭。这种行为很符合我室友大林的推测——遭遇中年危机,那方面早早不行的男人,逐渐的发生了心理变态,仇视一切性福的人。

落魄歌手赵四则是小歌手的同行,境遇也差不多,每周末晚上八点到十点,会在酒吧驻唱,其余时间则在天桥下面,拎把破吉他,面前摆个盆卖唱。他和小歌手就是同在天桥下卖唱的时候认识的。和霍林算不上认识,或者说,他认识霍林,霍林不认识他。霍林经常去他在的酒吧喝酒,并指名让赵四演唱。

作案动机,也有。霍林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不尊重人。这也许是暴发户的通病。他经常给赵四打赏不假,但都是用的侮辱的方式。把钱扔到赵四脚下,让他蹲下去捡,然后在后面踢赵四的屁股。有一次玩的嗨了,在地上撒一摞钱,让赵四趴在地上用嘴叼,叼起来几张就给他几张。穷酸的赵四照做了,但他心里肯定是恨意滔天。

赵四和小歌手的矛盾则来源于为了争夺个好的演唱场地,俩人干过几架。他们的曲风相似,演唱水平也是半斤八两,互相看不顺眼简直是必然的。

最后那个和尚的情况比较特殊。他挂单在本市的一座庙里,据说有大法力,最突出的绝活是能从空盆子里面凭空变出蛤蟆之类的东西,信徒不少。霍林就是他忠实的信徒,明里暗里捐了很多香火钱。和尚和小歌手的交好倒是让人比较费解,按理说一个日进斗金的大师是压根没空搭理穷酸歌手的。

至于他的作案动机,应该也没有。一个是乖乖侍奉自己的大金主,一个是小歌手,怎么看也不会和寺庙的大师产生什么冲突。

不过再往下查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原来这个大师暗地里早和本市的各路显贵打的火热,并且还干些介绍小艺人给富豪认识的活儿。霍林就是通过和尚,玩了不少小明星。不过某次不知道什么原因,和尚介绍的小明星扫了霍林的幸,后来霍林也就对和尚没那么热络了。至于和尚跟小歌手的关系,更让人大跌眼镜。和尚收了小歌手为徒,但不是传授佛法之类的,而是替自己做些不方便做的脏事。进一步调查,两人还跟本市之前发生的某起恶性伤人杀人事件有关。

调查到这里就进行不下去了,很明显是和尚背后的保护伞出头来进行阻挠。就在他们要放弃的时候,杨茂出面了。据说他拿着手机,连着给上面打了好几个电话,对于那和尚的调查再也没有任何阻挡。

这件事让我对杨茂的能量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有了这么个人当自己的靠山,我觉得比较心安。

这些内容都是奉命保护我的两个小警察告诉我的。自从被袭击了两次之后,对我的安保也加强了非常多,杨茂调派了两个警力24小时不间断的保护我。这两个警察都是今年刚从警校毕业的,还带着新人的腼腆,跟我说话多了还会脸红。

我在医院陪护霍蕾。她精神头已经好了很多。对于她奋不顾身救我的事,我感觉亏欠她很多,就想趁着她住院期间好好弥补弥补她。

这个病房里除了霍蕾外,还有个床位住了个小孩。小孩白白净净的,很乖,看着就像是从漫画里出来的。他是学音乐的,手指修长,霍蕾跟他熟络后就经常捧着他小葱似的手啧啧感慨。

我忽然想到了个问题,问小孩,音乐玩的好的人,手是不是都是比较修长好看?小孩挺起胸脯骄傲的说,当然了。你长个短粗萝卜手的话,钢琴的键位都按不到,玩吉他之类的,扫弦也不灵活。

小孩一边跟我说,一边玩组合玩具。我呆呆的看着他把机器人的手、头、腿等等零件组装在一起,拼成了个威风凛凛的机器人,心里忽然闪过个荒谬的想法。

虽然这个想法让我觉得比较不可思议,但我还是给杨茂打电话说了。

正好,打通电话后,杨茂先给我说了案件的进展。他比较泄气的说,经过排查,刘能、赵四、谢大脚跟和尚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经过仔细的排查,证实了他们的清白,仿佛有曙光的案件又陷入了困顿。

我给他说了我的猜测:根据了解,目前的情况是,两起碎尸案的死者都丢失了身上的零件:我们之前因为两个死者都丢失了下体这点,很容易得出凶手是性变态,或者生殖崇拜之类的结论,将凶杀原因放在感情或者性事上。

我提出的思路是,小歌手的尸块因为被丢弃在了下水道,导致打捞不全,意外的和霍林的情况产生了重叠。凶手真正从他身上取走的,是他的双手。

这个理论也很站得住脚。霍林下体丢失,是因为他的那方面超乎寻常人的大(说到这点的时候,杨茂很疑惑的问我为什么知道,被我支支吾吾的搪塞过去了);小歌手的手丢失,也是因为他的手长得非常漂亮修长。(这也是我的推论,不过随后根据小歌手熟人的描述,确实是这样。那小子的手特别修长,之前还兼职做过手模)。

这样说来,凶手是专取死者身上特别出色的地方。修长的手、大长腿、好看的***、好看的脸……都可能成为他的下手目标。至于动机,我猜测是某种邪教的仪式。杨茂做了补充和假设,也可能是个非常丑陋的人,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有优点的地方,基于压抑的变态心理和补偿心理,他看到身体有某方面特别出彩的人,就产生难以抑制的嫉妒和狂怒,想把它据为己有。

杨茂的最后一句话,我不理解。

割掉的器官马上就要腐烂变质,怎么据为己有,难道做成标本保存着?又不能缝合到自己身上,成为自己的一部分。然而,没过多久,我就理解了杨茂话里的意思,并且亲眼见证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