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你是个爷们

发布:2020-10-17 11:21:12

们的工程师当初是在泰国出国留学的,这个答案你不满意么?”席福平把身体靠在门框上,左手倚住厕所门。  “得,你赢了”顾仁期站起挥挥,欲向内走去。  “错,是他赢了”席福平并也没让道的自觉地,一脸严肃认真地地说。  “擦勒,还啊留的泰国啊!”顾仁期一“我都教了你多少次了,到现在口令都记不住,你当年是怎么混毕业的。”席富平站在厕所门口,一面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一面埋怨着顾仁期。。...

  “老席~!快来给我开门,我被困在厕所里了!”空旷的医院基地里一声长嚎划破寂静。

  “我都教了你多少次了,到现在口令都记不住,你当年是怎么混毕业的。”席富平站在厕所门口,一面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一面埋怨着顾仁期。

  “能怪我么,听听你这破口令,萨瓦迪卡~普罗普罗普拉普是第东第东的上层下层花啦啦,还什么泰语,设计这口令的人是哪国的怪胎啊?”顾仁期一脸幽怨地坐在马桶上,那神情像极了便秘患者。

  “我们的工程师当年是在泰国留学的,这个答案你满意么?”席福平把身体靠在门框上,一手倚住厕所门。

  “得,你赢了”顾仁期站起挥挥手,欲向外走去。

  “错,是他赢了”席福平并没有让路的自觉,一脸严肃地说道。

  “擦勒,还真是留的泰国啊!”顾仁期一脸得不敢相信。

  “留学热嘛。。。。。。”席福平这次没挡,当先走了出去。

  顾仁期从二十年的睡梦里醒过来已经一周了,可直到现在他仍对这个基地的各种设施感到不太适应,主要是对其中表现出来的科技含量感到不可思议,他完全无法相信地球的科技会在二十年里得到如此长足的进步——比如智能电脑的应用(好像口令开合的门,当然不光是厕所门),又比如各种新的设备(类似食物和水合成机,顾仁期这一周以来吃的是像龙珠里仙豆一样的玩意儿,在这里它有一个可爱的名字——豆豆)。顾仁期第一次看到席福平从盒子似的合成机器里拿出豆豆一口吃下时那一脸淡淡的满足感,惊讶地说不出话,这不是末日么,科技不倒退个几十年就算了,怎么还会进步;这事,它不合理啊!

  “哼,你小子前世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屁民,知道个P。”听完顾仁期的疑惑,席福平当时就给出了这么一句评价。

  “喂,连P都不知道的话到底算哪门子的屁民啊。”这话顾仁期没敢说出来,他怕给读者留下主角爱耍贫嘴这样的不良印象。

  顾仁期嘴上虽然一直表现出一副和席福平不对付的样子,但在心里不得不承认“亮嗓门大叔”是个颇具气质的人,在自己苏醒后的第二天,席福平剃掉了自己的胡子,把一头长发用一只铅笔束起绑在脑后,很有一副出尘的样子。特别是他阐述事情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若还是过去的地球,一定很容易赢得女子的青睐。

  “虽然并没有什么规律,但自从末日发生之后,幸存的人中就不断地有人‘觉醒’。所谓‘觉醒’就是有人突然声称自己获得了前世的记忆,说出来你肯定吓一跳,这个前世可不是几十几百年前的上一辈子,而是自己上一个生命纪元的记忆。不用说你也知道2012年冬至世界末日的说法来自玛雅预言,同样出名的预言内容还包括地球曾经经历过5个生命纪元,一个纪元毁灭,一个新纪元诞生,我们人类文明之前的一个纪元就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预言中这个文明毁灭于一场大范围的流星火雨引发的陆地倾覆。哈,过去地球有个叫埃德加.凯西的人就曾经预言过自己前世是亚特兰蒂斯的一名工程师。这人如果能活到现在一定很开心,因为他能找到很多同类了。现在你见到的这些科技几乎全都是来自这些‘觉醒者’的贡献,几乎每一个流民团体都是依托着一位或者几位‘觉醒者’生活着,他们不光带来科技便利,还教人辨别危险,获得资料,认识那些早在上个纪元就该被毁灭的恐怖怪物,就好像过去传说中得伏羲神农一样先知先觉。当然除了这些‘觉醒者’,凡是从末日浩劫里活下来的生物没有哪个是不变异的,变异的方向都是以活下去为准,野兽变得更快更强,人也是,甚至在‘觉醒者’的帮助下,还有人掌握了运用世界中神秘力量的方法,效果就和过去小说里的魔法差不多。你要是有机会见到了,可别被吓尿了。当年我那个团的首领可是能凝水成冰的主。什么,你问我会什么?拜托,老弟,我都与世隔绝八年了,你觉得我应该会点什么。当年也不过是因为学历够高,给那些“觉醒者”当当助手,如果我有用的话,你以为他们会让我留在这里守着你们这些‘尸体’么?”

  一周里的大部分时间里,两人都在问答之中度过,倒也融洽,毕竟一个是寂寞了太久,一个是纯粹的好奇宝宝。有时候席福平说累了,也会调一些影像资料出来播给顾仁期看,全都是过去迁移过程中记录下来的一些图像。顾仁期都看得津津有味,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脑袋休息了二十年的原因,对很多东西也都记得很快。总之顾仁期来到末世之后表现出了极快的适应力,除了——那些该死的泰语口令。

  事实上,顾仁期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抱定了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苏醒后的第二天他看着剃了胡子显得精神奕奕的大叔问了句是不是准备带他上路去追寻过去的流民团,大叔给了他一个爆栗就飘然离去,说了句令他终身难忘的话“笨蛋,这只是一个帅哥面对另一个帅哥时不知觉产生的危机感而已”末了,大叔转过身来斜了顾仁期一眼“仁期,你以为我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嘛?不,我TM会闭上眼睛的。”顾仁期看着大叔的背影,总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骚气蓬勃。

  其实,真要说起来,顾仁期也有一颗英雄梦,可那是建立在他能的情况下,如果只是耍耍贫嘴就可以在这个末世风光地活下去,顾仁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走出医院基地,可是在看影像资料时,当他看到据说是过去哈士奇犬异化的形态时,那牛犊一般大小的身体,那外翻的犬齿,那张开240度的犬吻,他顿时就觉得医院基地才是他永远的家。嗨,说白了,你让一个宅男遇到另一个宅男,除了抱定走一步是一步的念头之外,难不成你还指望他们能给你解决什么危机么。

  从厕所出来的顾仁期追上了走得幽怨的大叔,并排的时候说道:“好啦,我知道的,那个设计口令的工程师一定是你朋友,他走了这么多年,你很想念他对不对。”

  席福平给了个“算你小子识相”的眼色,没有搭茬,两人一路无言走到基地的大厅,顾仁期还自顾自地对着席福平挤弄着表情卖乖,突然听到席福平的声音在耳边爆炸了开来:“你小子刚才是不是乱试过口令。”

  “是试过,怎么了?”顾仁期不解地盯着席福平的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恐慌。

  “麻烦大了”不待席福平说完,顾仁期已经自觉地看向了基地的大门。

  一只似狼非狼的大型野兽就站在大门的甬道尽头,探出的舌头上发白的涎水正大滴大滴地落下,一双黄色的瞳仁散发着残忍的光芒,顾仁期似乎能在上面看到自己和大叔的影子。

  恐爪狼,顾仁期在资料里见过关于这种生物的描述,一种前肢进化出坚硬利爪的狼,仍可四肢着地进行奔行,但由于爪子无法完全收入肉垫,奔行速度有限,捕猎时往往先潜伏到猎物附近,然后利用弹跳的方式扑向猎物,也因此进化出了具有恐怖力量的下肢,最大弹跳距离记录是10米。由于集群生活,掩盖了体型较小的弱点,几乎可以说是末世之后最恐怖的掠食动物之一。

  可眼前这只恐爪狼在形象上似乎和资料的描述又有了出入,它人立在甬道口,相较那粗大的不像话的后肢而言前肢几乎可以忽略,可是那恐怖的利爪却让你不得不把目光集中在他的前肢上,狼类那毛绒绒的尾巴几乎已经退化不见,只剩下一小截留在屁股后面,狼吻却进化地长且尖,浑身充满了爆炸的肌肉线条感。八年前的老资料果然不可信,顾仁期听到了口水在自己咽喉滑落的声音。

  “你竟然把基地大门的口令给试出来了,我真想表扬你,你知不知道因为太久没用,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席福平无愧于大叔的称号,在这种危机时刻还能开出玩笑来,可惜,顾仁期并没有指望这位大叔有“谈笑间樯橹飞灰湮灭”的本事。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顾仁期吓得脸都绿了。

  “我C尼玛。”

  你也不能怪大叔用语不讲究,因为那只恐爪狼已经直接扑了上来。

  “御行奉为!”一声正派洪亮的口令震响了整个基地前厅,一道金属栅栏从甬道与大厅的连接处落了下来,刚刚好止住了恐爪狼这次跳跃的轨迹。

  “大叔,我怎么觉得这栏杆不靠谱啊。”顾仁期见只是一挡,栏杆就已经凸出了一大块,不禁问道。

  “你快去我的房间,床下面有个箱子,快提过来,只要射中这只狼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那你呢?”

  “还有一道栅栏,我在这看着,好随时堵住它。”

  “你现在干吗不把那该死的栅栏降下来。”顾仁期扭头就跑。

  “因为第一道栏杆还没被外物突破啊。。。。。这个设施只是我那个朋友无聊时的一点小创意。。。。。”席福平的声音听着有点底气不足。

  “别管你朋友那狗屎的栅栏了,一起去吧,我怕我还没拿过来,你就挡不住了,要死咱们一起死。”顾仁期停下焦急地对席福平喊道。

  就在这时,“哐”的一声,恐爪狼的一只爪子划开了一道横栏。

  “喂,大叔,等等我啊,说好了是一起死啊!”顾仁期加速追向兔子一样跑开的席福平。

  出于安全的考虑,医院基地是利用医院当年的地下一层改建的,现在唯一的出口就是大厅处连接地上的甬道,本来是还有一条逃生通道的,但当初大部队搬离时怕大叔一人维护不及反而会有危险,留下了足够二十年使用的能源后,就封闭了坚固程度一般的逃生通道。席福平和顾仁期现在正一前一后的奔向席福平的房间,身后重物落地的声音渐渐传来。

  几乎是扑进了房间,席福平一把扯掉床单,拖出了箱子,打开来拿出一把大号手枪,从枪口前端装上一发尖锐颀长的子弹,一把塞到了顾仁期怀里。

  “待会你来射,记得射脑袋,别的地方就算射中,恐怕我们两个也都要垫背了。”

  “我不会啊,我就没打过枪。”

  “没什么会不会的,我没告诉过你我老花吗!”

  “你。。。。。”

  还没待顾仁期讲完,席福平猛地把他向旁边推去,就在顾仁期倒地的瞬间,房门被大力破开,一道白色的身影撞了进来,直把席福平的身体抵到了墙上,尖长的利吻就向席福平的脑袋戳去。

  “射。”席福平以他那正派洪亮的声音吼了出来,一脸的云淡风轻。

  恐爪狼似乎是察觉到危险一般回头看向倒在地上的顾仁期,子弹射出膛时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顾仁期彷佛能看见子弹在空中滑行的轨迹,从冰冷的枪口到——一朵血花溅起,巨狼甚至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扑倒在地,连带着席福平一起。

  顾仁期赶忙站起,走到席福平面前,跪坐下来呜咽道“大叔。。。。。”其实顾仁期是一直抱着每个主角成长起来前都必定有个挡箭的大叔跟随左右的心态喊着玩的,到这一刻需要顾仁期拿出尊敬时,他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和大叔交流了。

  席福平的胸前被利爪刺穿,又经过倒地的拉扯,此刻已经开了一个窟窿,鲜血正大股大股地喷涌而出。

  席福平似乎是要扯动嘴角,结果疼痛弄得他直翻白眼,好不容易定了下来,顾仁期看出那是个变形的“蒙氏微笑”,竟有些温暖的意味在里面。

  “老弟,其实我上一次看清你的脸是三年前了,说真的,我还没见过你睁开眼睛的样子呢。。。。。。”

  “大叔,你别说了。”顾仁期泣不成声。

  “。。。。。当年,为了圆我父母的那个出国留学梦,我去了泰国。”

  “你就是在那里认识你那位朋友的对不对!”顾仁期又打断了席福平的话。

  “哈哈。。。。。。”席福平发出洪亮的笑声,这次却怎么都显得有些中气不足,嘴角也不断溢出血沫。

  “如果你有机会见到我那个朋友,告诉他,我不怪他,我也不后悔。”

  “我一定会的”顾仁期立马应声。

  席福平的胸膛开始剧烈起伏着,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上还有淡淡的笑意,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大叔,我会活下去的!”

  “嗯。。。。。。”

  “大叔,我会想你的!”

  “。。。。。。嗯”

  “席福平,你是个爷们!”

  “。。。。。。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