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我要活

发布:2020-10-17 11:21:12

会独自一人在医院基地守着顾仁期六年只但是是百无聊赖下找寻剌激的一种方式,但顾仁期但是打心底非常感谢大叔的,更更何况大叔是位很难得的风趣风趣风趣之人,顾仁期更有甚者敢说在自己认识了的所有中年人人里从来没有有过一位像席福平这般有趣的的人,再加末世背景下的同类身份,大叔真的关于大叔的死,顾仁期始终逃不开自责的阴影。虽然按大叔的说法他会独自在医院基地守着顾仁期八年只不过是百无聊赖下寻找刺激的一种方式,但顾仁期还是打心底感谢大叔的,更何况大叔是位难得的风趣幽默之人,顾仁期甚至敢说在自己认识的所有中年人里从未有过一位像席福平这般有趣的人,加上末世背景下的同类身份,大叔实在是位难得的朋友,可因为自己却断送了生命。。...

  顾仁期离开医院基地已经两天了,当初杀掉恐爪狼后在医院基地进行了一番简单的搜索,顾仁期便赶快离开了医院基地,毕竟资料显示恐爪狼是危险程度很高的群居生物。至于当时为何只出现了一只,顾仁期在观察了巨狼的尸体后,做出了判断;这应该是一只在族群中争夺首领失败后被驱逐出来的孤狼。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基地会被野兽光顾一次,那就免不了会有第二次。

  关于大叔的死,顾仁期始终逃不开自责的阴影。虽然按大叔的说法他会独自在医院基地守着顾仁期八年只不过是百无聊赖下寻找刺激的一种方式,但顾仁期还是打心底感谢大叔的,更何况大叔是位难得的风趣幽默之人,顾仁期甚至敢说在自己认识的所有中年人里从未有过一位像席福平这般有趣的人,加上末世背景下的同类身份,大叔实在是位难得的朋友,可因为自己却断送了生命。

  顾仁期走之前把大叔的尸体安置在了厕所里,这实在是因为顾仁期所掌握的开关口令只有厕所的那句,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顾仁期去挖个坑把大叔埋起来,只好采取这种变相的“入土为安”方式。在念完那句“萨瓦迪卡,普罗普罗普拉普是第东第东的上层下层花啦啦”后,顾仁期有些讽刺地想到“这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

  顾仁期离开医院基地时并没有携带太多的东西;那把击杀恐爪狼的手枪,足量的豆豆以及几个能量块就是他现在的全部身家。倒不是他不想多带,只不过大部分设备他都还不会使用,唯一会用的食物和水合成机又携带不便,就只好带了一些成品豆豆。饮水的问题倒是不用担心,因为曾经的大洪水的关系,地表新形成了许多的河流与湖泊,完全可以随用随取。至于为什么要携带些没用的能量块,顾仁期是觉得一旦遇上流民团,这些就能派上用场。而想活下去,自己也必须找到一个流民团并加入进去。

  这几样东西里唯一值得重点说说的就是那把手枪,它和顾仁期过去见过的火药枪有很大的区别,原本是弹夹的部分却无法装弹,卸下来后发现是一整块的能量匣。子弹是从枪口填塞进去的,击发靠的是类似压弹的方式,很像是手枪式的弩。顾仁期猜测火药枪的淘汰应该是和天气的过分寒冷有关,可惜身边并没有人来证实顾仁期的想法。不过也正因为这种全新的击发手段,这把新式手枪几乎没有后座力,顾仁期试射了几次,发现瞄准状态下的准头都很不错。这一发现让顾仁期有点得意,搞不好自己拥有着不错的打手枪天赋呢!

  顾仁期这两天以来一直沿着一条大河在走。末世之前,顾仁期所处的城市被长江穿过,不用说这条离开医院基地不久便遇到的大河肯定就是长江了。说实话顾仁期平时都是在桥上看河,虽然也觉得气象万千,但更多是出于一种征服欣赏的心态。如今走在大河两岸,顾仁期才真正感受到那种磅礴充沛的力量,心底的渺小感油然而生,顾仁期对自己能否生存下去有些信心不足,尤其两天以来一点人烟都不曾发现。

  关于为什么要沿着河走,主要是顾仁期受到“水是生命之源”这句话的启发,觉得沿河走遇到同类的几率要大很多。顾仁期倒也是考虑过这样遇到饮水的野兽的几率也会大增,但他实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富贵险中求”,人一旦卷入无法处理的困难时,抱定一句名言警句往往会给予其巨大的心理力量。不管怎么说,起码这两天下来,顾仁期还是很安全的。

  此刻已是傍晚时分,顾仁期看着西边过分大的太阳摇了摇头,由于地球和太阳距离的拉近,如今在地球上看到的太阳比过去大了整整一倍,反倒是月亮的大小没有什么显著的变化。相应的,现如今的一天也比过去延长了不少,近似于过去的两天半。本来顾仁期在医院基地看到这些资料时还没什么体会,毕竟那是地下,靠的是人造光;可现在到了野外,拉长的时间可就让顾仁期吃足了苦头。别的不说,光是如何安排一天的行程就让顾仁期伤透了脑筋。

  原本顾仁期制定的计划是白天休息,晚上活动,做出这种决定是充分考虑到了末世里全新的食物链系统。当初的末日危机对于地球上所有的物种都是毁灭性的,由于最初的食物短缺和寒冷,大部分大型的哺乳动物都灭绝了,反而是处于冬眠中的爬行类动物躲过了一劫。虽然经过这二十年来气候的渐渐回暖,哺乳动物中也进化出了新型的掠食动物,甚至连啮齿类动物都进化出了依靠一对门牙捕猎的食肉动物,可更多的危险生物还是来自爬行类的冷血动物家族,因此相对而言夜间行动就安全地多。可由于现在的一天差不多是过去的三天那么长,顾仁期不得不修改了最初的计划。

  看到太阳西下,顾仁期开始向江边靠近,按照计划,他此刻应该取水并趁着最后的日照找到一个可供暂时休息的地点。顾仁期站在江边四下望去,在前面靠河的位置看到了一座土丘,凹度合适,用来避风正好,“便是它了”,顾仁期心里做了决定便向那土丘走去。

  走到近处,才发现土丘临河已经高出了十米有余,河道在这里也有了个拐弯,顾仁期沿着河道向土丘另一侧绕去,这一绕,竟发现土丘另一侧有一个山洞。从土丘顶端垂下的灰色蔓生植物挂在洞口,并不十分密集,但也不易瞧见洞里的光景。

  从一看到这个洞,顾仁期心中就莫名一紧。这两天以来的毫无状况并没有让顾仁期就觉得末世不过如此,反而让顾仁期想到了一种糟糕的情况,自己会不会是踏入了某种强大生物的领地之中。虽说末世让一切法则都被改写,整个生物界都在拼命求生,每一天都在满世界地寻找供给生命的资料,但其中还是诞生出了一些领地意识极强的生物,这些生物往往意味着极度危险。医院基地的资料中就记录了几种,其中就包括了这只正从藤蔓下往外探出的——长着猪鼻子,长耳朵的——陆行蝙蝠。

  陆行蝙蝠,光听名字就知道它是由原地球上的什么生物进化而来,这同样是一种由于寒冷而转变了自己生活方式的动物,原来四肢间的翼膜已经退化消失,长出了细而长的后腿,同时前爪也变得更加修长,与生俱来的发达胸骨变得更加强力,挥舞起来的利爪力道惊人,可以轻易刺穿生物的皮肉。本来体型小的单位在肉搏中是不具优势的,可因为足够的小,反而成就陆行蝙蝠的灵活,无论多么大型的生物,一旦被它的利爪刺穿身体,陆行蝙蝠就会牢牢挂在猎物身上,直到猎物失血死亡为止。顾仁期在资料中就见过一只体长五米的白腹洞熊全身密密麻麻挂满陆行蝙蝠流血而死的画面。资料的最后特别标注到,陆行蝙蝠——极度危险的聚群猎手。

  一看到这只只不过探出了个脑袋的陆行蝙蝠,顾仁期都来不及在脑海里回味一下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数量,拔腿就跑。刚跑出30米,身后便传来一阵刺耳的鸣叫声,一片片的陆行蝙蝠从山洞中窜出。毫无疑问,陆行蝙蝠也发现了顾仁期——这位不速之客以及嘴边的美味食物,呼啦啦摆开了惊人的阵势追了上来。

  相较于陆行蝙蝠的小短腿,顾仁期跑起来还是有些优势的,可普通人怎么能和野兽比拼耐力,更要命的是陆行蝙蝠继承了蝙蝠家族“活雷达”的优秀传统,除非顾仁期此刻能长出翅膀飞起来,否则就将无所遁形。

  狂奔了不到500米,顾仁期就开始喘了起来,虽然和蝙蝠群已经拉开了200米的距离,但他知道自己这次想要逃出升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两天以来的安全已经让顾仁期判断出了陆行蝙蝠恐怖的捕食半径,别说这短短的200米,就算加个零,只要陆行蝙蝠不丢失自己的目标,被追上就是迟早的事情。

  顾仁期不想跑了,既然都是死,何必要死的那么窝囊,我何不就拿了我的手枪去打死几只畜生,便让我用绝望的枪响,打破这末世的诡谲,拉开我顾仁期在末世奋勇抗争的序幕,虽然不是打响了人类搏击末世的第一枪,但是我。。。。。我也。。。。。。我管不了那么多了。顾仁期心乱如麻,都完全忘了这新式的枪械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的事实。

  说到声音,这流水声!已经决意赴死的顾仁期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旁边就守着一条大河。资料上倒是没说陆行蝙蝠会不会游泳,但看那细胳膊细腿的,起码不像游得快的样子,这次顾仁期倒机灵了,没多想,直接跳进了滔滔江水之中。

  顾不上感受江水的寒冷,顾仁期拼命地向着对岸划去,看到跑在最前面的陆行蝙蝠已经停在了岸边,顾仁期不禁感慨“水是生命之源,这话实在太TM有道理了”。

  眼看着顾仁期已经游过了江心,岸上的陆行蝙蝠开始散去,顾仁期心里一阵得意,刚才的那个逃生绝壁是宅男史上的一次飞跃,自己以手无缚鸡之力孤身挑战一群嗜血如命的“撒旦化身”,最后全身而退,大获成功,上演了一场可歌可泣的喋血大逃杀。我,顾仁期,怀揣着在末世重现宅男荣光的使命来到末日后的地球,第一战,就写下了墨色厚重的一笔,blablablabla~顾仁期绝对是那种顺杆就爬的性格,就在他YY着后世史书会如何记载刚才的一幕时,他抽筋了。

  其实你要说顾仁期水性不是不好,在泳池寻常三四百米他也游得轻松,可像今天这样直接横渡长江确实是第一次,好在抽筋也不是什么大事,顾仁期一只脚踩着水,使劲划向对岸。游长江怎么能不带个游泳圈,顾仁期在心里想着。

  就在这时一条枯木向顾仁期飘了过来,顾仁期看见了,索性就原地划着水,准备等会抱着木头再向对岸划去,也好省点体力。

  浮木越来越近,顾仁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浮木似乎长了一截,好像还在不断变长,顾仁期沿着浮木变长的方向看下去,眼看着就要到自己身边,突地,一张血盆大口就张开在顾仁期面前,还没待顾仁期搞清是个什么东西,便一口咬住顾仁期往水下拖去。

  这一沉就是往江底而去,顾仁期在水下睁开眼,发现咬住自己的竟然是一只体长超过十米的巨鳄,顾仁期的身体整个浸透在寒冷的江水里,他却觉得自己的心更凉,明明才好不容易逃了出来。。。被咬住的伤口传来了剧烈的疼痛,顾仁期看到自己的鲜血在水中狂野地晕开,而更致命的是强烈的窒息感,这长江彷佛没有底似的,眼前是一片令人窒息的绿色。

  我不甘心。当真到了最后的关头,顾仁期不知从里迸发出了强烈地求生欲望,张口大喊道

  “我要活!”

  又是一阵无意义的泡泡吐出,顾仁期大张着嘴,意识完全逃离身体而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