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小强 你怎么了

发布:2020-10-17 11:21:13

在比我身体高几倍、几千倍的地方  这是相同与跳楼自杀的感觉,不论是在有多高的楼层,总有一个地面等着你  但是这一次  可能会也没结果  未知的恐惧就像大江之中每日死亡……的微生物,一点点坠到我的心里  ......  顾仁期从噩梦中从梦中惊醒,他了很久没做过一阵寂静又充满胁迫感的浪声。...

  汩汩汩汩汩汩汩汩。。。。。。

  一阵寂静又充满胁迫感的浪声

  在意识渐远渐无的地方,究竟是什么声音

  是什么发出的声响,是江水?或者。。。是风?

  思绪蔓延开来,毫无意义的深远真令人发疯。

  水不就是透明清澈的吗?为什么她的深处却不存在一丝光呢?

  这难道是质量过剩产生的威能吗?水里也存在着大量聚集的意志吧。

  我在往下掉,多么恐怖的感觉

  这个世界竟然存在双脚到不了底的地方

  这个世界竟然存在比我身体高几倍、几千倍的地方

  这是不同与跳楼的感觉,无论是在多么高的楼层,总有一个地面等着你

  可是这一次

  可能没有结果

  恐惧就像大江之中每天死亡的微生物,一点点坠到我的心里

  ......

  顾仁期从噩梦中惊醒,他已经很久没做过噩梦了。确实,整整睡了二十年才醒过来的顾仁期意外摆脱了“毛利小五郎综合征”的病状,他对睡眠实在充满了厌恶,自从在末世苏醒之后,除了满足生理需要之外他就很少睡觉,因此也好久都没做梦了。不过这次的梦实在诡异,除了那恐怖的无休止的下落之外,顾仁期似乎还看到了些什么东西飞速闪过,但他无法看清。

  顾仁期回过神来,开始仔细打量着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沙地上,准确地说是沙地上的一块凹陷之处,周围蔓生着齐腰高的荒草。“我这是在哪呢?”顾仁期不禁疑惑起来。

  这时耳边传来奔腾的水流声,顾仁期站了起来,发现大河就在不远处,顾仁期甚至判断出自己就在刚才的落水处附近,因为他隐约看到了对岸的土丘。

  “我不是被一只鳄鱼拖下水底了么?怎么它竟然没吃我,可它真的咬得我很疼呢,当时我可是看着自己流了不少血的,咦,说起疼。。。。。。”

  顾仁期飞快的检查了一圈自己的身体,发现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如果不是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实有两排密密麻麻的断口,并有血迹沾染的痕迹,顾仁期甚至都会怀疑从头到尾到底有没有出现过一只鳄鱼。

  “那只巨鳄应该是真的存在过,一直到我窒息昏迷前我的意识都很清醒,记忆也都很清楚。可我怎么又没死呢,莫非我有天神眷顾?”顾仁期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

  这时顾仁期突然想起了过去自己看过的一本关于雨林探险的书籍,里面讲到湾鳄是一种喜食腐肉的大型鳄鱼,它咬住猎物后往往依靠自己巨大的力量优势把猎物拖入水底,等猎物窒息死亡后再带着猎物的尸体回到自己的巢穴之中,待尸体开始腐败,再作为口粮吃入腹中。

  看来自己就是遇到这种情况了,至于那只10米长的巨鳄究竟是不是由湾鳄进化而来,顾仁期无法判断。但是那种连嘴边猎物的死活都分不出来的笨蛋鳄鱼,谁要管它是怎么进化来的啊。

  顾仁期丝毫没有自己是受益者的自觉,恶毒地在心里编排着那只差点要了自己命的鳄鱼,脚下却是加了把速好赶紧离开大河附近。拜托,自己可是在鳄鱼窝里,鬼才晓得鳄鱼什么时候会回家呢。

  在齐腰深的草丛里艰难跋涉了好一会儿,顾仁期才放慢了脚步。

  说起来,连上过去的割腕事件,这已经是在自己身上第二次发生伤口自愈的情况了。莫非我身上真的有一种超出常人的愈合能力,看起来是八九不离十了,我还好端端的活着,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可是自己的这种自愈能力到底有多强力呢,顾仁期不禁又想起了鳄鱼那利齿密布的大嘴,再看了看自己身上光洁的皮肤,顾仁期心底暗自一阵庆幸;虽然自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貌似还是很强大的。自己不会是传说中的不死之身吧!一想到这个顾仁期不禁兴奋起来,嘴里也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调“啦啦啦啦啦,我是不死之身,我是不死之身~”

  “真是可惜了,鳄鱼这种笨蛋生物是没有撕咬能力的,它在我身上留下的顶多是些穿刺伤口,这玩意儿他不够凶险啊!”顾仁期自顾自地嘀咕着,不过心里还是紧张挣扎了一番,最后觉得鳄鱼什么的还是就笨笨的吧,挺好的。

  然后顾仁期就开始认真考虑到这种能力到底对自己在末世生存下去有没有什么帮助;自己从此以后打不死?估计不会有那么夸张,自然界多得是断肢重生的生物,倒也没听说有一种是不会死的,自己就算变异出了自愈能力,但肯定也不会超脱生死的规则。

  很能打,准确地说,应该是很能挨打才对,等等,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有了,打不死的不就是圣斗士么,看来自己还真的是有做主角的命啊!好吧,那就决定了,就以当一个青铜小强为目标吧!那么以后,自己就是一个拳师了。

  顾仁期一旦树立了要当一个拳师的伟大梦想,浑身上下不禁燃起了熊熊的斗志。

  既然是拳师的话,那么应该有个宿敌什么的才对啊!可是貌似除了席福平,自己还没认识到别的人。那么宿敌放在一边后,应该就是目标什么的了,我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坚定地团结在沙织小姐身边,为保护沙织小姐的崇高使命奉献终身。好像这些东西都不太靠谱啊。。。。。不过其实说起来,既然要成为一个拳师的话,自己还是应该要有一个师傅才会比较好吧。

  顾仁期正低头默默想着,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那片草甸,前面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顾仁期以前既没带兵打过仗,也没行走过江湖,哪里知道什么“逢林莫入”的金科玉律,也没多想,就直接走了进去。

  其实之所以会如此莽撞,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顾仁期随身携带的东西全都丢失了,当然就包括了本来准备的很充分的豆豆,此刻的顾仁期走了半天早已是饥肠辘辘,刚才的胡思乱想其实一半就是出于转移注意力的目的。此刻遇到了树林,便赶紧奔了进去,在医院基地时顾仁期看过的一篇生存资料上就写过,由于地球空气中湿度的增加,如今的树林里长满了各种菌类,是食物短缺时一种极好的补充。

  顾仁期只走了一小会儿,就在一颗高大的灌木下发现了一小簇蘑菇,本着“鲜艳的蘑菇才是毒蘑菇”的鉴别方法,这一小簇白色蘑菇无疑是进入了可食用的范围之内,顾仁期弯下身子就伸手摸去,采完这一小簇,顾仁期抬起头就发现不远处的大树根部生长着另一簇灰白色的蘑菇,顾仁期弓着身子,一路小跑过去。

  可一到近处,一个熟悉的事物一下子就抓住了顾仁期的注意力——在那一簇蘑菇的附近竟然发现了半截香烟,还正袅袅地冒着烟,顾仁期激动不已。

  还没待顾仁期站起身子,一道劲风从顾仁期头顶落下,一彪形大汉落在了顾仁期的背后,一把把顾仁期按到在地,顺势擒住顾仁期的双臂别在身后。

  “你是哪个部族的小孩,竟然敢进风树林采白露菇,不想活了”一股带着浓烈胶东口音的粗豪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哪知道什么白露菇黑露菇的,我就是肚子饿了想弄点吃的”被大汉这么一擒,顾仁期疼得脸都绿了,那还顾得上什么遇到同类的惊喜,龇牙咧嘴地说道。

  大汉没接话,似乎是判断出顾仁期这小身板确实不具有什么威胁,便松开了手,后退一步操着他的胶东话继续说道:“在下独行猎人南世音。刚才出手是我唐突了。不过这地方并不安全,你一个没任何能力的小孩子,还是赶紧回去吧。”

  顾仁期转过身来,看到一一米八的大高个站在自己面前,剃了个秃瓢,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下是一身精壮的肌肉,背上背着个看不出什么材质制成的长条形箱子,看起来很是威猛,当然,也很傻。尤其搭配那一口胶东口音,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淳朴憨厚。

  顾仁期收回目光,把两只胳膊揉了又揉,等到大汉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时,才仰起脸,对着大汉微微一笑,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个独行猎人是不是很厉害?”

  叫做南世音的大汉伸了伸脖子,以一种自信的口吻说道:“我就真的是很厉害,不过其他的,恐怕大部分都没办法称之为厉害。”南世音似乎是对顾仁期的笑不太习惯,又特意加了一句:“反正,比我要弱得多。”

  顾仁期本来只是微微的笑容整个在脸上绽放开来,他扬起嘴角,用一种张狂的姿态说道:“来吧,用你最强的招式,狠狠地打在我的身上!”

  南世音似乎有点理解不了顾仁期话里的意思,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

  顾仁期可没空去分辨大汉脸上的表情究竟是惊讶还是嘲讽,他此刻完全陷入了要找一个强者来帮自己试验自己的愈合能力的想法之中,大声吼道:“来嘛,英雄,你可千万别留情啊!”

  南世音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顾仁期,眨巴眨巴眼睛,把一根指头放在了顾仁期的小腹上,一个微不可查的后缩,轻轻点了上去。

  “噗。”顾仁期一瀑布口水喷了出来,整个人直挺挺地卧倒在地,大汉似乎是早知道一样迅速地移向了一边,任由顾仁期在地上不停地拱着身体。

  “小朋友,你这是何苦呢!”南世音以他的山东口音表达了关切。

  “我。。。只是。。。想当一只。。。小强”顾仁期话里夹杂着吸气声,断断续续地才说完。

  “小强是个什么东西?”南世音问道。

  “小强就是小强啊!”顾仁期没好气地讲完这句,就翻过身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同时不忘用饱含愤怒的眼神招待名字是南世音的大汉。

  “哦,那可以吃吗?”南世音一脸的淡定。

  “小强是一种昆虫,是打不死的。”顾仁期无法忍受一个恶意卖萌的彪形大汉,咬牙切齿地说道。

  “原来是虫子啊,果然是可以吃的”南世音的语气中透着一股事先料中的欣喜,摆摆手说道,“哪里会有打不死的虫子,肯定是你家大人骗你的,让我去,保证它死的不能再死。”

  顾仁期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心里一阵气愤,也不管会不会惹到南世音,抢白道“我管你打不打得死,我就要当小强!”

  “这样啊。。。。。。”南世音悻悻地摸了摸光滑的脑瓜,又道“其实也简单,那我以后都叫你小强好了。”

  “哈?”顾仁期实在没有预料到会听到这么一个答案,整个人石化起来。

  南世音并不知道自己一句话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还以为是刚才那一下的缘故,赶忙蹲下身子,扳住顾仁期的双肩猛烈地摇晃起来,大声说道

  “小强,你怎么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