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都市之花痴小佛主》第六章:赌场

发布:2020-10-17 18:15:03

刘龙小说名字叫作《都市之花痴小佛主》,提供更多刘龙小说目录,刘龙小说全集目录。都市之花痴小佛主小说刘龙摘选:刘龙不解的问着:“也不是前天才来过吗?家里出了啥事?” 亲生父母在山海关乡下,刘海是亲生哥哥,大刘龙四岁。 “家里…...

刘龙小说名字叫做《都市之花痴小佛主》,这里提供刘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都市之花痴小佛主小说精选: “你咋来了?” 刘龙疑惑的问道:“不是昨天才去过吗?家里出了啥事?” 亲生父母在山海关乡下,刘海是亲生哥哥,大刘龙四岁。 “家里没事,冬生哥出了事,出人命了,冬生哥就被压在一拘,大婶求到妈妈,妈妈自然叫你回去一趟。” 啊,冬生哥惹出人命! “璐儿,你们先过去,等我回来直接到海鲜居就是。” 刘冬生虽然不是亲哥哥,甚至没有血缘关系,可比亲哥哥还亲,哥俩自小就被冬生哥照顾,就是刘龙的一身子功夫都是和冬生哥学的。 上了刘海的出租车,刘龙急迫…

“你咋来了?”

刘龙疑惑的问道:“不是昨天才去过吗?家里出了啥事?”

亲生父母在山海关乡下,刘海是亲生哥哥,大刘龙四岁。

“家里没事,冬生哥出了事,出人命了,冬生哥就被压在一拘,大婶求到妈妈,妈妈自然叫你回去一趟。”

啊,冬生哥惹出人命!

“璐儿,你们先过去,等我回来直接到海鲜居就是。”

刘冬生虽然不是亲哥哥,甚至没有血缘关系,可比亲哥哥还亲,哥俩自小就被冬生哥照顾,就是刘龙的一身子功夫都是和冬生哥学的。

上了刘海的出租车,刘龙急迫问道:“咋回事?”

原来,冬生哥复员后就在一家批发公司当保安,说穿了就是那个南蛮子看中他一身子好功夫,弄到身边做保镖,这不是,出去要账惹出麻烦,人家动手打了老板,保镖出头了,可是,冬生哥动手没把握好轻重,一脚把对方踢死一个。

“冬生哥的老板咋的说?可是为他做事。”

刘海恨声骂道:“混蛋南蛮子,为了脱身,竟然把冬生哥开除了。”

“果然混蛋!”

刘龙重重的拍了一下车门,车身都跟着颤动。

刘海到哈哈:“砸碎了最好,好给哥哥买辆新车,要不,把你那辆宝马跑车给哥也成。”

你也混蛋!这辆桑塔纳2000本来是父亲当初给自己练车的,才不过八成新,送给你连带着驾照出租营运证都办了,就是为了让你有个营生,你看见哪个司机开着二百万的宝马跑车跑出租!

刘龙只好心里来气,哥哥十八岁才上到初一,不知道蹲了几年,没啥心眼儿却啥都招惹,吃喝嫖赌样样都来,如今算是赖上自己了。

刘龙管亲生父母叫爸妈,继父母叫父亲娘亲,心底有着分别。

爸爸妈妈正陪着大婶吃饭,看见刘龙进来,大婶跑过来就拉着刘龙哭哭啼啼:“大婶命苦啊,就这一个儿子,如今竟然这样子,大婶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求龙儿了,你一定帮帮你冬生哥啊。”

本来就是乡里乡亲的世交,又是冬生哥,没有不帮忙的道理,刘龙自然誓言旦旦,急急筹划着如何操作。

大婶走了,爸爸指着饭桌:“赶上就吃一口再回去。”

“不了,今天有饭局,儿子得马上回去。”

妈妈从炕上跳下来,拉住刘龙:“等等,有件事和你说说,你哥哥刚刚投资五万在夏都和别人合伙办了个装饰公司,这都是妈的养老钱,你给补上,另外你在华宇给他找点活。”

就哥哥这样的建筑装饰啥都不懂,两眼一抹黑的能赚钱?

“妈,刚给哥哥弄得出租手续,花了不少的,再说,开出租多自在,挣得也不少,何苦做那没谱的勾当。”

妈妈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哭了:“你个没良心的,自己金山银上的坐着,难道就忘了自己的同袍哥哥,你要是敢不管,妈妈就……”

眼看妈妈的眼睛就要刮风下雨。

刘龙紧着发誓,当然管!

知道,妈妈并不是偏向哥哥,记得小时候家里穷,买二斤排骨炖熟了可自己吃够,哥哥流着哈喇子在一看干瞪眼,如今自己过继给大伯,妈妈就以为富贵无边,总希望自己多帮帮哥哥。

都是一个身子掉下来的,当然希望相互帮衬。

赶回夏都的路上,刘龙问:“和谁开的公司?真的投了五万?”

“叫朱喜秋朱总,湖北的,和北顺房地产黄总铁哥们,如今正在北顺干活,好几百万的工程,就是北顺实力不行,总欠账。不要总是认为哥哥瞎胡闹没正经,不投资我敢向妈妈那抠门要钱?对了,明晚你谁的饭局也不能应承,朱总邀请你吃海鲜。”

猪种?好像英子的姐夫也姓朱,也说是请我吃饭。

到了夏都火车站左拐就是迎宾路,才拐过头就见刘海把车子拐进范家店的一个小胡同。

刘龙狐疑:“进这里作甚?里面有相好的?我在海鲜居可还有饭局啊。”

刘海嘿嘿,还是往里面开:“误不了你的事,带你见识一下。”

见识什么?

范家店是个老村,早已经没有了土地,土地都被征用建火车站了,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很早前就开始压房子,楼上楼下的就剩下很小的过道,就等着拆迁,还齐心要价极高,成为政府开发商头痛的老大难。这里聚集着各类社会渣滓,里面鱼龙混杂,啥子发廊足疗店洗澡堂子小旅店都是一屋子小姐,卖身的小姐就倚在路边墙上招揽生意,路过的只要一犹豫就会被拉着往屋子里面拽。

难道带我去按摩找小姐啥的?虽然很期待,但是这种地方的档次太差劲,弄一身病才叫冤枉。

车子竟然开进了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还停放着很多车。

这是什么地方?外面溜达着家伙们一看就不是好勾当,难道是新开业的,有新鲜货色?

要真有个像样的新鲜没开封的小妞,上不上?反正不像女孩子那玩应,用一次就知道不是原装。

青春期朦胧意,冲动的血液总会把那里顶成铁柱,胆颤颤的又喜欢意想联翩。

就是没想到,如今这医疗技术,女孩子那里无论用过多少遍,也一样会变成原装。

一进屋,一股子奇怪的味道扑鼻而来,更是各种声音纷杂。

有机器嗷嗷叫唤的声音,连带着机器里面美女诱人的声音,有的人哈哈狂笑,有的人垂头丧气,烟雾缭绕中喧闹不止。

是个电子游戏厅,其实就是个赌场。

里面人贼拉多,正玩着的,看热闹的,来回溜达的,或许是灯光的缘故,很多都脸色蜡黄,有几个甚至萎缩在一角直哆嗦,显然犯了毒瘾。

一个家伙好像输急眼了,叮当踹着机器,马上一个来回溜达的粗汉过去骂道:“玩不起滚蛋!”

显然是赌场的打手。

那家伙立马蔫菜,嘴里嘀嘀咕咕:汽车房子都输进去了,往哪里滚!

来到一组机器前面,几乎坐满人,一个服务小姐来回为玩家上分,一百块一百分,玩的人紧张,都几乎趴在机器上,赢了忘乎所以,输了怨天怨地。

这东东叫百家乐,其实就是一家乐,老板乐,众人哭,就是偶尔能赢一些儿,但是赌博就和吸毒一个德行,上瘾,赢了还想多赢,输了想捞本,结果就是输个底掉,要知道,这机器都是电脑控制的,控制室内随时掌控着输赢,尤其有烧包的所谓大款上阵,就等着被宰吧。

见到刘海到了,一个彪悍的光头嘻哈过来拍着刘海的肩膀:“海哥这两天没过来,看来今天有货了,不就是十万八万的,只要手气顺了,一会儿就捞回来,咋样?先把帐还上吧,不都说,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开赌场的地方必然有放高利贷的,其实就是黑社会,这帮家伙也能个,也不拍你输光了不还,就是藏起来也能轻易把你翻出来,跑到外地也能找到你的家人,啥?冤有头债有主,和人家讲道理啊,晕,啥事儿都讲道理还叫黑社会?

看着可怜兮兮的刘海,刘龙真想给他一通爆踹!

你奶奶的,合着把自己弄到这里就是替你还账来了!还他娘的骗人和人家合伙开公司,不用问,从老妈那里骗来的五万块肯定投资到赌场了,这投资有去无回,更别谈利息。

刘龙一暴怒,竟然忘了,刘海的老妈奶奶何尝不是自家的。

“欠多少?”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