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都市之花痴小佛主》第三章:初见英子

发布:2020-10-17 18:15:04

华宇强哥小说名字叫作《都市之花痴小佛主》,提供更多华宇强哥是哪部小说,华宇强哥是什么小说。都市之花痴小佛主小说华宇强哥节选:华宇管库,她在家里烧饭,至于卫生保洁人员早以包给保洁人员公司。 刘龙洒脱一摆摆手:“那就爹娘都没回去…...

华宇强哥小说名字叫做《都市之花痴小佛主》,这里提供华宇强哥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都市之花痴小佛主小说精选: 春雨绵绵,淅淅沥沥下了一夜,随风潜入夜,窗外树哗哗,滋物却有声。 稀里哗啦扫水的声音把刘龙惊醒,却已经是艳阳爬过了楼顶,钻进了房间。 知道是下面四伯在清理院子。 四伯,二太奶一脉传下的堂伯,老来无依,被父亲(原大伯)接来照顾家里。 刘龙来到窗前,把脑袋探出窗外:“四伯,一夜春雨,这下您老得意了吧,嚓,混蛋!” 四伯愕然,手里拎着水桶和扫帚,呆然望向三楼的窗口:这孩子一向仁义孝顺,竟然骂我混蛋? 刘龙从眼眉鼻子上刮下几许污泥,指着惊…

春雨绵绵,淅淅沥沥下了一夜,随风潜入夜,窗外树哗哗,滋物却有声。

稀里哗啦扫水的声音把刘龙惊醒,却已经是艳阳爬过了楼顶,钻进了房间。

知道是下面四伯在清理院子。

四伯,二太奶一脉传下的堂伯,老来无依,被父亲(原大伯)接来照顾家里。

刘龙来到窗前,把脑袋探出窗外:“四伯,一夜春雨,这下您老得意了吧,嚓,混蛋!”

四伯愕然,手里拎着水桶和扫帚,呆然望向三楼的窗口:这孩子一向仁义孝顺,竟然骂我混蛋?

刘龙从眼眉鼻子上刮下几许污泥,指着惊飞的燕子,对下面的四伯满是歉意:“嗨,四伯莫怪,龙儿是骂那只春燕,也不知道从那里叼来臭不拉几的污泥,倒霉的正落在侄儿的脸上,一大早的,我招谁惹谁了;哼!看我不把你的鸟窝捅破。”

昨夜一场春雨,北来的春燕衔泥筑巢正忙,偏巧刘龙一声呼叫,惊飞,落下几滴叼来的污泥,落在刘龙脸上,也算偶然中的必然。

四伯了然一笑,又马上大喊:“别!龙儿,燕入旺宅,捅燕子窝可不吉利!”

故去的奶奶为这件事几乎把自己的耳朵墨迹出茧子,刘龙当然知道。

对着不远桦树上嘎嘎叫着和自己运气的燕子,刘龙跟它做个鬼眼然后哈哈一笑:“哈,不过是吓吓它出出恶气,哦,咋的还臭烘烘?”

下面用小车推着粪肥的四伯哈哈大笑:“你个破孩子,忘本了!这叫粪香,昨夜一场春雨,院子里的花草蔬菜,正好浇上粪肥,没几天,新鲜的蔬菜就喷香的上桌啦,嘻嘻,你小子别皱眉运气,就是你爹娘也没办法。”

这四伯,在乡下摆弄园子惯了,记得去年春天更邪乎,把一院子的花草几乎刨光,种上菠菜大葱和土豆,号称绿色享受,一时间,满院子大粪味道扑鼻而来,父亲皱着眉摇头叹气,母亲终于忍不住劝道:“他四伯,这里可是别墅啊,要不,您就在后院摆弄这些儿如何?”

别墅共三层,大概九百多平方,前后园子的空地就有三亩左右,本来之前是各类花池的。

大好的园子不种菜偏种花草,有钱人就是败家子啊!

四伯一脸的可惜,经过不懈的思想斗争,终于承认别墅不是乡下农田,在前院刨了菠菜大葱,又种上花草才算了事。

看看手机,六点一刻,刘龙飞快的穿戴衣物,跑到卫生间迅速的洗漱,腾腾腾就往楼下跑,在一楼,正在厨房忙乎的吴娘探出脑袋:“龙儿慢走,早餐马上就好了。”

吴娘乃母亲在乡下的一个拐弯儿亲戚,男人在华宇管库,她在家里做饭,至于卫生保洁早已包给保洁公司。

刘龙潇洒一摆手:“既然爹娘都没回来,就别麻烦了,我在外面吃点就是。”

不理吴娘嘴里嘀嘀咕咕,拎起桌子上的书包就要出门,竟然挺沉?

里面除了文具书籍手提电脑,更是塞满了矿泉水饮料,还有一个汉堡几个肯德基炸鸡块。

才过十八,正能吃,每天十点课间操都得补上一顿。

出了房间,开了车库门,对着远处的四伯大喊:“四伯,抽空把车子洗洗,奶奶的,这年代真是污染,一场春雨把车子弄得好埋汰!”

正在后院往园子里扔大粪的四伯头也不抬头就回话:“反正你上学不开车,放心,待会儿抽空就完事。”

十八岁前上学不开车,本来是之前父亲的要求,可如今过了十八岁三个多月了,依然没开车上学,这是刘龙不想张扬。

出了别墅区右拐二百多米,就是门卫,再外面就是一条胡同,各色小买卖云集。

刘龙进了一家大骨汤馆,喊:“汤一碗,加鸡蛋,拆骨肉双份,肉烧饼五个。”

三十左右的老板娘兼服务员霞姐满脸是笑:“呦呦,这不是龙**,可有几天没来了,可把姐姐想坏了。”

霞姐一边麻利的磕破鸡蛋盛汤,还能飞快的梳理一下头发,然后在围裙上擦擦手,按住刘龙正在往碟子里捡肉烧饼的大手,亲昵的揉动几下:“上次和龙弟说的事儿咋样啊?姐姐身边都是穷亲戚,只认识龙弟弟一个贵人,只要……”

肉肉的手儿紧着亲热,估计,要不是桌子挡住,身子都该贴身上来了。

“霞姐放心,只要有机会,兄弟一定尽力。”

霞姐有一个游手好闲的弟弟,总想求自己把他弄进华宇。

一个食客打抱不平了,冲着里屋打烧饼的霞姐男人大喊:“老板,再不管管,老板娘就要被人家拐走了,嘻嘻,霞姐别打我,人家才多大啊,八成想老牛吃嫩草啊。”

霞姐的男人在里面哈哈笑:“人家龙**何等人才身份,就你霞姐这道号的,就连我这苦哈哈的穷命鬼都想换换口味啥的,何况……”

刘龙端着吃食出了汤馆,外面有很多长条桌,汤馆里面大炉子整天的烧着,热乎乎的都喜欢在外面喝汤。

可外面几个桌子挤挤擦擦人很多,好像还得等。

这时候,靠外面的有人站起来喊:“来这里,我正好吃完。”

刘龙一看,竟然是强哥。

“不是陪父亲去了北京,咋……“

看看不远已经满是淤泥雨点子的白色宾利:“竟然是连夜顶着雨赶回来的,何事这么急?父亲回来了吗?再说,回来就回家补补觉,我打车上学就是。”

一问一大串儿,还是年少心急啊。

强哥暗暗叹息,依然回答:“就我回,下午还得赶回去。八点到总部有事,这会儿正好到这里吃早点。”

强哥把碗里的汤一口喝干,说着话就走到宾利车一旁开始擦车,当然也就是把玻璃擦干净,其它的部分只有去洗车店了。

强哥,原来给父亲开车,如今华宇车队队长兼职接送自己。

强哥嘴巴极严,做事牢靠,集团很多明暗都是他牵头办理,很得父亲器重。

宾利车开走了,刚才那位抱不平正好出来看见车尾,呀的一声:“我操,宾利!这排气量的最少六七百万,霞姐,刚才那小子是谁?”

有人哈哈:“奶奶的,整个夏都就两辆宾利,除了华宇,谁家有这么气派,嘿嘿,要不霞姐紧着吧唧人家,你个混小子,得罪贵人了,还准备去华宇应聘?。”

那人皱皱眉,小声骂着:不过纨绔,哼!苍天不公啊!咱一个名牌大学的硕士毕业生,混了十几年只能骑电动车!

六点半,夏都苏醒进行时,失去神韵的霓虹断续隐去,两侧的路灯悄然闭眼,而路上的车流慢慢扩张着规模。

人生如旅,黑夜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客栈,昨日如梦,有人留恋,更有人忌恨,好在还有今天明天的希冀。

无论几百万的宾利还是万八千掏弄来的二手面包,在这里实现了真正的平等,在变幻的红绿灯和电子摄像面前一样的无奈着。

刘龙的家在邵岭别墅,到市西端新一中的校址,大概一刻钟的路程,前提是不要堵车,当然,这往往是贪婪的奢望。

“强哥,北京的事情咋样?弄得你来回跑不得休息?”

强哥张着嘴巴叹口气,想:老总把自己弄到刘龙身边,意味很明确,可是,他才十八岁,高中都没毕业,等介入华宇怕是还有好多年,有些事情现在告诉他绝对没有好处,对他对我都没好处!

眼前闪过副总韩涛的冷言冷语:周强,你是个明白人,那不过是拗不过老人的面子才过继过来的假子,今后华宇是谁的天下,你可要心里明白!“

韩涛乃华宇二把手也就是刘龙母亲的外甥,当初,刘龙的母亲可想着把他韩涛作为华宇继承人的。

“北京的事情过两天你必然知道,有些话儿强哥我不好说。”

刘龙默默点头,强哥的位置,当然既敏感又为难,自己如今的状况,嗨!外表光鲜无限,可里面的滋味又有谁知?

房地产业几年后将面对国家的政策打压,如今华宇摊子铺的太大,银行贷款都几百个亿了,到时候就是接过华宇又是怎样的一个烂摊子!

可怎能尽快介入掌控华宇啊?要尽快拿出办法!

纵然不到七点,在拐向一中的路口,还是堵车了;这也难怪,作为夏都重点高中,聚集了三区四县各路才子,或者各种背景的云集,自己开车的开车接送的打车的骑摩托坐公汽的都在此刻云集,不堵车才是怪了。

“强哥,我就在这里下车,你忙去吧。”

刘龙下车,里外二人都挥挥手,刘龙可以走,车流排成排强哥只有等。

过路口挤满了人,几乎都是一中的学生,都不闲着,不是瞪着手机玩游戏看新闻就是QQ聊天。

信息时代了,拿个手机不能上网估计都没脸面出门,直到可怜的老爹老娘省吃俭用给买个大屏幕3G了事。

我的天,竟然又等了一刻钟,路口指示牌上的人影子终于摆动双腿变成绿色,人群乌拉就向前涌动,当然,手里眼睛依然忙乎着手机,人挤在一起磕磕碰碰就免不了。

见一个娇小的身子被挤的失去平衡就要扑倒,刘龙顺手一猫腰把她拉起。

“啊,是龙哥,谢谢你。”

认识龙哥很正常,在一中,虽然精英云集,却有两人最出众,一个是市委书记的公子王辉,另一个当然是华宇的公子刘龙,二人非但出身显赫,更有着令人赞叹的才能,二人不可避免的成为八千学生中的名角,二人都在高二二班,刘龙是班长,王辉是团书记。

“哦,是你呀,叫田……”

是一个娇小秀丽的女孩,精致的小脸叫人叹绝,羞答答的总是低眉顺眼,杏核眼上翘看人更是给人一种怜惜,不由想起那个林妹妹。

“我叫田英,一个班的。”

知道是一个班的,不过好像才从外地转来两天,身边又有个小蛮女看着,自然不方便招惹别的美女。

“2008最后一场雪……”

一个高挑的女孩手里举着手机,听着刀郎那沧桑的声音摇头晃脑,从身后挤过去,又把田英弄了个趔趄,刘龙只好大手托着英子的后背往前走。

一个拐弯的车子过来了,女孩依然不顾往前走,田英乖巧的伸手拽住她的衣角,车子嘎嘎叫着从她脚前碾过,要不是英子拽她一下,悬了;不想女孩猛地回身把英子推开,大骂:“你个混蛋知道我这身衣服多少钱,被拽坏了你赔的起?”

“我……”

英子红着脸想解释,不想那女孩竟然用手里的手机向她脸上砸去,空中被刘龙的大手一把拉住,然后用力一攥,女孩嗷嗷叫着,手机从手里掉在地上,好像没摔坏,刀郎沧桑的声音依然传来:“……”

“你混蛋找死啊,……哦,是龙哥啊。”

刘龙怒骂:“有几个臭钱就成疯狗,知不知道是田英救了你,还疯狗一样咬人,信不信我撕烂你的狗嘴!”

女孩明显不敢招惹刘龙,哭丧着捡起手机,跑了。

“回来!不道声谢不说声道歉就跑,还配做一中的学生吗?”

一旁看热闹的同学不少,也都呼哈起哄:“我说张亚红,你对咱们牛逼哄哄可以,敢招惹龙哥,皮痒了。”

“嘻嘻,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不过是招惹了龙哥的马子,哦,我说龙哥,啥时和张璐儿分手了,还别说,这新马子真漂亮,比小龙女还带劲!”

那女孩已经委屈的或者气的浑身哆嗦,泪眼汪汪,回身道声谢,再也控制不住,捂着嘴巴嗷嗷哭着,跑了。

田英脸儿绯红,躲在刘龙后面不敢吭声。

刘龙笑骂:“都他娘的麻溜点,不然又堵车了,不过是打抱不平,在咱刘龙面前欺负人,真是瞎了狗眼!”

刘龙仗义护短大大有名,曾经为了一个叫不上名字的同校同学和一帮子社会混子大打出手,关系有近有远,只要和刘龙关系近的吃亏,不论责任,一味偏袒。

众人哈哈,涌向校门,英子拽住刘龙蚊子声音的说道:“龙哥,谢谢,我姐夫想请你吃饭。”

刘龙搂着她的腰向前走,嘴里哈哈:“小事一桩,要为这点事情就请客吃饭,龙哥再也不管你了。”

英子支吾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说道:“不是的,是姐夫想请龙哥。”

这丫头一着急,都出汗了,呵呵,还挺好闻,难道出的是香汗?

刘龙鼻子贴近英子的脖子,问道:“你姐夫是谁啊?为啥……”

英子身子一哆嗦,竟然挣脱开刘龙的大手,慌张的跑了。

至于吗?

刘龙自然不能叫看热闹的看出窘态,立马嘻哈笑着往前走,抬头一看,竟然身子发凉心发颤,仿佛中了一颗冰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