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4章 容傅相争

发布:2020-10-17 21:19:38

众人脸上闪现出一抹尬尴,李文华放到椅背上的手也不自然而然的收了回家去。不能怪大家如此尬尴,上流社会的人都明白,这两口子貌合神离。但是容音嫁给傅邢薄三年了,但二人感情向来不不怪大家如此尴尬,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这两口子貌合神离。。...

众人脸上闪过一抹尴尬,李文华放在椅背上的手也不自然的收了回去。

不怪大家如此尴尬,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这两口子貌合神离。

虽然容音嫁给傅邢薄三年了,但二人感情一向不和,而且分居已久,离婚是迟早的事。

傅邢薄狭长的眸子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容音脸上,冷笑一声,讥讽道:“容总还真是消息灵通,什么事都逃不过你的耳朵。”

容音笑吟吟的回视着他,毫不客气的回击道:“彼此彼此,傅总不也一样。”

她曾像狗一样卑微的乞求过他,也曾强忍着疼痛在他身下委曲求全,可是却换不来他丝毫怜惜,反而在他眼中越来越廉价。

凭什么?

凭什么?

就因为她爱他?

傅邢薄,你不就是仗着这份爱,才一次次理直气壮的从容氏手中夺走生意的吗?

没了这份爱,你以为你还有什么资格理直气壮的从容氏手中抢走生意?

傅邢薄厌恶的别开眼,走到李文华身边,指着他另一侧的椅子问:“这有人吗?”

“没有,傅总请坐!”李文华赶忙招呼道。

开玩笑,虽然李文华是江城最大的珠宝商,但也不过是容氏和傅氏相争的一块肥肉罢了。

他那点资产,在这两大集团面前不值一提。

所以,不管是对容音还是傅邢薄,李文华都不敢造次,而且还得小心翼翼的巴结讨好。

傅邢薄也不客气,拉开椅子坐下。

李文华为难的站在中间,看了看左边的容音,又看看右边的傅邢薄,抬手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战战兢兢的坐了下去。

傅邢薄倒满一杯白酒,举起,开门见山的说:“我这趟是专为李总而来,听说李总准备找一家公司签约,不知道以傅氏的实力,够不够资格跟李总合作?”

在座的诸位大佬,谁不是为了李文华手里的资源而来?

偏偏傅邢薄,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志在必得。

好像根本没有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不过傅氏确实有这个实力,前提是容氏不插手的话。

可容音人都来了,怎么可能拱手相让,眼睁睁的看着傅邢薄把人抢走?

果然,容音轻笑一声,说:“傅总这话说的,好像我们都是来吃闲饭的。”

说着,转头望向李文华,道:“李总,有实力的公司可不止傅氏一个,容氏对这次合作也很看重,如果您选择跟我们合作,我们将会用容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流动资金赞助这次合作,这样的诚意,不知道您是否满意?”

容氏百分之二十的流动资金,那可是一大笔钱,足以见容氏对这次合作的重视。

李文华谁都不想得罪,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说:“两位老总说笑了,你们是一家人,不管我跟谁都是一样的,你们就别为难我了。”

傅邢薄轻捻着酒杯,没有说话。

容音冷笑一声,强势道:“李老板,生意场上最忌讳打太极,我跟傅总虽然是两口子,但容氏和傅氏可不是一家,您究竟选择跟谁合作,给个痛快话。”

容氏跟傅氏,李文华都得罪不起。

随便哪个企业动动手指头,他以后在江城的日子都别想好过。

李文华是个老油条,转了转眼珠子,说:“不如这样,南山的矿产跟傅氏签约,北山的矿产跟容氏签约,两个矿产年产量都差不多,如此一来,不知二位老总可还满意?”

容音轻笑一声,刚欲开口拒绝,傅邢薄却抢先一步道:“还是李总想的周到,那就这么定了。”

容音斜睨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没再说什么。

酒局结束之后,众人纷纷离开,路过卫生间的时候,傅邢薄进去解了个手,推门出来的时候,和刚从女厕出来的容音迎面撞上。

傅邢薄懒得看她,转身便走。

“傅总,”她隐含讥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今天傅氏占了很大的便宜。”

“便宜?”傅邢薄停住脚步,回身,不屑的看着她:“李文华把矿产一分为二,容氏和傅氏各一半,我怎么占便宜了?”

容音冷笑道:“容氏本就比傅氏根基深,这两年,如果不是有容氏撑腰,傅氏凭什么从一众小企业中脱颖而出?如果我态度强硬,给他李文华十个胆子,也不敢分一半矿产资源给傅氏!”

傅邢薄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低低的笑了:“你以为如今的傅氏,是他一个小小的李文华能得罪的起的?容音,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在江城,傅氏和容氏到底谁说了算还不一定呢。”

容音盯着他:“如果没有容氏,傅氏早在三年前就破产了。”

“怎么,这是跟我算起旧账来了?等你把欠我的东西还清了,我不介意把这三年间欠你的东西还给你,就是不知道容总还不还的清?”

说完,傅邢薄似乎再懒得看她,讥讽一笑,转身离开。

容音脸色微白的站在原地,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用尽全身的力气才不让眼泪掉下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