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奇葩寿礼

发布:2020-11-21 16:13:50

此刻的冯韶涵确实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围在他,他并也没理睬这些人,并且他也明白即便自己如何辩白,那些人也会我相信他带给的腌菜坛子中真的盛开了价值极高的药酒。实际上其实这一坛药酒还真是冯韶涵精心为这一次寿宴准备的,在来到焦家的第一年冯韶涵就知道肯定会有这一天,所以他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准备。。...

此刻的冯韶涵的确也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围着他,他并没有理会这些人,而且他也知道即使自己如何辩解,那些人也不会相信他带来的腌菜坛子中真的盛放了价值极高的药酒。

其实这一坛药酒还真是冯韶涵精心为这一次寿宴准备的,在来到焦家的第一年冯韶涵就知道肯定会有这一天,所以他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准备。

他为的就是让焦雨欣能够在焦家所有同辈中露脸,虽说药酒不到三年时间,可在其中添加的药草都是他这两年精挑细选的。

而且这些药草很多都是极为罕见的药草,所以药酒根本不能用价格来衡量,冯韶涵所说的五十万也是保守的数字。

只不过因为经济发达鹏城中根本没有手工酿制药酒所用的酒坛,没有办法冯韶涵才购买了普通人家腌制咸菜的坛子盛放,却不想引来的确是嘲讽、误会。

随着骚动的人群安静下来,二十多人簇拥着一对老夫妇出现在宴会厅中。

两人的年岁都在八十上下。虽说上了年岁可两个老人的精神却不错,老爷子满脸的笑容,可自身却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威严。

老太太满头银发,慈祥的容颜中带着一丝精明,两人一边走一变和道场的宾客打着招呼。

随着司仪的一声“寿宴开始”,所有道场的宾客纷纷拿出自己的贺礼。

焦家是鹏城顶尖的家族,道场宾客无不是鹏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的贺礼虽说不尽相同,可是每一件贺礼的价格都不菲。

在宾客祝贺之后,宴会厅一下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站立在老爷子下手的三男两女。

这五个人是老爷子焦作的三子两女,除了老大焦天雄之外,其余四个都在鹏城集团中担任要职。

司仪看了一下礼单,高声道:“焦天雄,贺礼黄玉盘龙核桃一对”。

在场的宾客听到这话,心里都不由的一紧,黄玉盘龙核桃的价格可是不低,他们没想到焦天雄会如此大手笔。

焦作点点头,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在他的眼里一对价值超过百万的黄玉盘龙核桃似乎并不和他的心意。

“焦天海。贺礼祝枝山真迹一副。”

司仪这话一出,整个宴会厅一下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骇然,祝枝山的真迹一副至少的上千万,虽说他们个个有身份,可这样的贺礼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刚刚祝寿之后的焦天雄看了眼二弟焦天海,嘴角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笑,他琢磨了几个月买回来的寿礼在祝枝山真迹之前还真是不值一提。

焦作对着焦天海点头,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老二,还真是难为你了”。

“爹,今天是您八十大寿,就是花费再多,只要您能开心就好”。

“焦天龙、贺礼颜真卿真迹一幅”。

宾客中再一次骚动,有一个价值上千万的贺礼,这焦家还真是财大气粗。

接下来两个女儿焦天凤、焦天梅的贺礼都超过五百万,这一来老大焦天雄的寿礼在五个子女中反倒是最为寒酸的。

或许人们从寿礼以及老爷子的态度看出了什么,宾客们围着焦天海、焦天龙、焦天凤、焦天梅四个不断恭为,而焦天雄夫妇却被冷落在一边。

“焦鹏,贺礼三百年野生灵芝一株”。

这个声音再次让场面安静下来,一株十年的灵芝已经上万,不说是三百年的灵芝,就是百年灵芝已经是有价无市,三百年的灵芝按照价格来说至少的超过五百万。

焦天海大手笔宾客们已经感到震撼,却不想作为焦天海的长子焦鹏也是如此大的手笔。

“恭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焦鹏笑着说道。

焦作满意的点点头,“鹏儿,你比你父亲更加有心,三百年灵芝花费不少,想必这两年的零花钱都花了吧,等明天你去一趟我哪里,爷爷也不能让你白白花费”。

“多谢爷爷”,焦鹏的心里那个美,他知道爷爷话中的意思,很明显爷爷要将他的花费给补偿出来,从往日的情况来看,自己花费能够拿回来,或许还有意外的收获。

“焦雨欣、贺礼醉流霞一坛”,随着司仪这一声,所有宾客的眼眸中几乎同时出现了一丝疑惑。

刚刚得到了爷爷认可的焦鹏目光闪烁了几下,嘴角流露出一丝坏笑。

“爷爷,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这醉流霞是什么,我想在场的所有长辈也没有听过这醉流霞吧,想必这醉流霞肯定不凡”。

焦作点点头,目光落在俏脸通红的焦雨欣身上,“雨欣,想必你为着寿礼花费了不少心思”。

焦雨欣心里发苦,她知道这是焦鹏故意让她在众人面前丢丑,如果说没有焦鹏这一出的话,寿宴过后,没有人会在意他们送出的药酒。

可现在那个腌菜坛子一拿出来,爷爷肯定会发怒,这一来爷爷会更加不待见自己以及父母。

“寻芳不觉醉流霞、倚树沉眠日已斜”,想必这醉流霞是来自于这里吧,能从古诗中找出药酒的名字,光听这名字这醉流霞肯定不错。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看向说话之人,说话的是一个年岁在八十开外的老人,老人鹤发童颜,红光满面,如果靠近老人的话能够从老人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

“石普雷,过来怎么不打个招呼”,焦作赶忙起身,眼眸中满是笑意。

石普雷哈哈一笑,“你今天是主角,你就坐下吧,先看看这醉流霞”。

“冯韶涵,等什么,爷爷要看看你的醉流霞”。

冯韶涵深吸口气,从人群后面过来,虽说已经看过腌菜坛子,可再次看到冯韶涵抱着过来,在场的宾客除了几个人之外,其余的都是哈哈大笑。

焦天海、焦天龙他们几个在看到冯韶涵抱着的醉流霞,他们的眼眸中同时流露出一丝戏虐。

焦作此刻是满脸的铁青,如果不是在场有这么多的宾客他早已发作。

焦雨欣是他看着长大的孙女,而焦雨欣的出众,让焦作想要将来将鹏城集团交给焦雨欣打理。

不过因为冯韶涵的事情,让焦作下不了台,所以他就将焦雨欣安置在鹏城集团的后勤部门,为的就是敲打一下焦雨欣。

可现在焦雨欣的贺礼却是一个普通的在普通不过的腌菜坛子,还起名醉流霞,这让焦作对焦雨欣彻底失望,在他的想法中焦雨欣肯定是报复让他下不了台。

“焦天雄,你是如何教育的女儿,今天是爹的八十大寿,就是不拿礼物一句话爹也会暖心,可你却让女儿带着一个腌菜坛子过来祝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个骨灰坛子,你们父女是想要将爹活活气死”,焦天海怒声道。

“二哥说的对,这些年每一年的分红都不少,即使你们对爹再有怨言,也不能弄个这东西,枉费爹还一直嘱托我们几个多多照顾你们父女”。

看到焦天海、焦天龙都发话,焦天凤、焦天梅以及焦鹏他们趁机数落焦天雄、焦雨欣父女,说出的话还特别难听。

此刻的焦天雄脸如死灰,他也不知道女儿为什么会带来这样一件寿礼,现在连老爷子都发火了,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醉流霞是我带来的不管爸爸和雨欣的事情,你们只看到盛放醉流霞的酒坛,可你们。。。。。。。”

还没等冯韶涵将话说完,焦天海转头盯着冯韶涵,“你算什么东西,整日游手好闲,不知道谁瞎了眼能够看上你个窝囊废”。

“老二说话注意点分寸,虽说韶涵没有太大的本事,可也毕竟是焦家的孙女婿”,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太太终于发话。

“妈,你看他们将爹气成什么样子,他们那是来给爹祝寿,他们简直是要爹的命”。

焦作微微叹息一声,“老大,你带着他们回去吧,日后你们少来我这里”。

焦天雄的脸色一变,“爹,我。。。。。。。”

“焦天雄,你还等什么,爹都让你们走了”。焦天海幸灾乐祸的说道,言语中满是嘲讽。

“天雄,你爹在气头上,你先回去”,老太太对着焦天雄摇了摇头。

焦天雄苦笑一下,对着焦雨欣以及妻子点了点头,等他们给焦作打招呼的时候,焦作根本没有多看他们一眼。

冯韶涵苦笑一下,他心里也是无奈,自己好心却办了坏事,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也应该和其他人一样买一点其他礼物,哪怕即使别人笑话寒酸也不至于让岳父收到牵连。

看着焦天雄他们离去的背影,焦鹏对着焦飞点点头,焦飞会意,一伸脚。

猝不及防的冯韶涵根本没有预料到焦飞会这样,而且他体内有毒素的原因,他根本没办法支撑身子不倒地,在他倒地的同时,手中的腌菜坛子落在地毯之上。

“哗啦”,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所有人都是一愣,下一刻他们的眼眸中流露出浓浓的震撼。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