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 腌菜坛子

发布:2020-11-21 16:13:50

“咳咳”,一阵低沉的咳嗽声在一辆急速车辆行驶的轿车中传闻。轿车中一男一女,司机开车的是一个年岁在二十三四的绝美女子,女子精致优雅的脸庞不施粉黛,却透漏着一丝冰冷,飘逸灵动长发垂轿车中一男一女,开车的是一个年岁在二十二三的绝美女子,女子精致的脸庞不施粉黛,却透露着一丝冰冷,飘逸长发垂落在腰间,浑身上下散发着高傲。。...

“咳咳”,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在一辆急速行驶的轿车中传出。

轿车中一男一女,开车的是一个年岁在二十二三的绝美女子,女子精致的脸庞不施粉黛,却透露着一丝冰冷,飘逸长发垂落在腰间,浑身上下散发着高傲。

后座上是一个男子,和女子相比男子穿着很是普通,一身泛白的牛仔服,俊朗的脸庞有点苍白,就好似大病初愈一样,额下胡子拉碴让男子有点落寞,眼眸中更是尽显沧桑。

男子咳了几声,等放下手掌的时候,手心中有了一抹血色,这让男子不由的皱眉。

开车的女子看了眼男子,眼眸中出现了一丝冷漠,好似这个声音破坏了她的好心情一样。

“冯韶涵,今天是我爷爷八十大寿,我让你准备的礼物应该准备好了吧”。

冯韶涵点点头,诺诺道:“都准备好了”。

在这句之后,两人在没有任何的话语,车辆中瞬间就陷入了寂静。

冯韶涵转头看向窗外,眼眸中满是无奈,他的思绪飞到了曾经流逝的一段岁月。

那是一片战火纷飞的原始丛林,冯韶涵和两个同伴在执行任务之后被上百人追杀。

两个同伴不幸殒命,而他虽说侥幸逃脱,可身上却受了不轻的伤势,虽说自己一直在调理,可两年多时间伤势却依旧反反复复。

“该死的阎王愁里面到底有多少种毒素”,冯韶涵心里暗暗怒骂。

微微叹息一声,冯韶涵目光落在前面开车的焦雨欣身上,嘴角流露出来的满是苦笑。

任务中被人追杀,冯韶涵知道肯定是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而自己身受剧毒在身体没有复原的情况下,他也不敢轻易去调查,所以只能回来养伤。

可在刚刚回来蜗居在一处小的中医诊所的他遇到了醉酒的焦雨欣被几个混混调戏。

忍不住出手,因为体内有毒,英雄救美没有达到,自己反倒是进了医院。

随之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发生,他成了焦雨欣的丈夫,还和焦雨欣“同居”。

直到后来才知道这一切是因为焦雨欣家中逼婚,焦雨欣才将自己当成了挡箭牌,而且他也知道了焦雨欣的家族在鹏城那是数一数二的家族。

突然间冯韶涵感觉到车子拐弯,这让他微微一愣,他直起身子看了眼焦雨欣,“雨欣,这是要去哪里”,虽说他到焦家没有几次,可他却知道现在车子走的路不去焦家。

“今天是爷爷的生日,你就这样过去,二叔、三叔他们那些人又该说闲话了”。

冯韶涵摇摇头,“雨欣,他们对我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即使我再改变他们还是会说三道四,随他们去吧,今天你高兴就好”。

焦雨欣无奈摇摇头,冯韶涵来了两年多,两年多时间自己的叔叔、表哥、表弟。。。。。。几乎所有人都是冷嘲热讽。

而冯韶涵更是没有一点男人脾气,无论那些人怎么说他,他都是呵呵一笑,似乎嘲讽的是别人一样。

当初自己想的是躲避家族的婚姻,却不想因为冯韶涵给自己招惹来的是更多的麻烦,连一向疼爱自己的爷爷都不待见自己。

而自己老实忠厚的父母更是直接被他们剥夺了管理集团的权利。

鹏城的南郊是鹏城公认的富豪区,和其他区域不同,南郊的建筑群落并不多,每一处建筑群落也不相邻,可就是这样南郊的土地面积可谓是寸土寸金,土地的价格要比城中最繁华的地段还要高出不少。

一处占地足足有数百亩的豪华建筑群落,此刻是张灯结彩,在门前的停车场上停放的车辆无不是豪车。

隔着车窗看向门口进出的那些穿着高档的男女,冯韶涵不由的叹息一声。他心里最为抵触的就是这个地方,自己每一次来到这里都是奚落的对象,哪怕是一个保姆都不忌讳焦雨欣的身份,他们也会毫不留情的帮助那些人嘲讽自己。

“冯韶涵,等下祝寿之后,你尽量不要远离我”,焦雨欣在下车的时候轻声道。

冯韶涵摇摇头,他也知道焦雨欣是顾及自己的颜面,可在这里他根本没有任何的颜面,自己如果离焦雨欣太近的话,焦雨欣也会跟着受到牵连。

当冯韶涵从后备箱拿出准好的寿礼,焦雨欣不由的一愣,原本已经缓和的俏脸上再次布上一层冰霜。

“冯韶涵,你这是什么寿礼”,焦雨欣强压着怒火冷声道,不过不断颤抖的身子出卖了她的内心想法。

冯韶涵抱着的是一个紫黑色的坛子,这种坛子在市场上也就是百八十块,坛子一般都是普通人家腌制咸菜所用,焦雨欣没想到冯韶涵会带来这样的寿礼。

“冯韶涵,我可是给了你五万块,你。。。。。。”

看着身子哆嗦说不出话的焦雨欣,冯韶涵诺诺道:“雨欣,酒坛的确普通,可里面的药酒却是无价之宝,如果出售的话,这一坛酒能值五十万”。

焦雨欣无奈苦笑一下,眼眸中满是嘲讽,她出身在豪门,什么药酒没有见过,这现在冯韶涵却说药酒价值五十万,这让焦雨欣感觉自己是不是真的变傻了,为什么要那五万块给这个货色。

有心想要回转重新购买,可时间根本不允许,焦雨欣摇摇头,再没有理会冯韶涵直接朝着大门走去。

当焦雨欣、冯韶涵到了大门前的时候,马上围过来五六个一身名牌的青年男女,其实在他们停车的时候,这些人已经注意到他们。

“冯韶涵,今天是爷爷过寿,来来看看你们给爷爷带了什么寿礼”。

他们在看到冯韶涵怀中的酒坛,一个年岁在二十五六、西装革履的青年脸色一沉。

“焦雨欣,你什么意思,爷爷今天过寿,你给爷爷带过来腌菜坛子,你这是奚落焦家没钱还是你自己穷的过不了”。

焦雨欣冷眼看了下说话的青年,青年是她二叔焦天海的长子焦鹏,焦鹏比自己年长,可却没有一点当哥哥的样子,不学无术罢了,整天就想着法子和自己作对。

看到焦雨欣冷眼看他,焦鹏目光波动了几下,“焦雨欣,爷爷一直疼你,按道理你手头也有点积蓄吧,如果没钱买礼物和我说一声,如果当初你听从我爹的安排,嫁给刘少的话何必会如此寒酸,偏偏要嫁给这个痨病鬼。穷光蛋”。

说完这话焦鹏的目光落在冯韶涵的身上,“冯韶涵,你是不是个男人,整日躲在女人背后、花女人的钱,如果我是你的话早就一头撞死,今天你还有脸来混吃混喝”。

焦雨欣猛地转身,“焦鹏,你有完没完,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操心了”。

“焦雨欣,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大哥还不是为了你”,一个油头粉面、戴着一对耳环,年岁在二十来岁的青年怒声道。

焦雨欣瞪了青年一眼,“焦飞,我不想在听到这句话,如果在听到这句话的话,别怪我翻脸”。

焦飞显然有点惧怕焦雨欣,他见焦雨欣发怒,身子一动就躲在了焦鹏的身后。

他们这边一吵一闹,进出的客人有不少人都围拢过来,这些人在看到冯韶涵怀中的酒坛,一个个眼眸中流露出来的满是鄙夷。

他们对于冯韶涵的事情也知道不少,在这一刻更多人都感觉到焦雨欣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此刻的焦雨欣恨不得地上有一道地缝,她心里更是后悔怎么让冯韶涵购买寿礼,这一来自己可就更加出名,日后无论冯韶涵如何努力,他这个极品女婿的名号是抹不掉了。

焦鹏看着焦雨欣、冯韶涵狼狈离开,焦鹏的心中感到莫大的满足,曾几何时自己一直是爷爷口中的反面教材,而现在冯韶涵的出现让他彻底翻身。

现在的他倒是有点感激冯韶涵,如果不是他的出现,自己根本不可能接触家族产业,更不用说手中掌握着大笔资金供自己消费。

“焦飞你过来。。。。。。。”

很快冯韶涵带着一个腌菜坛子作为寿礼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焦家大院。

听到这个消息,不少老一辈都不断摇头,虽说焦雨欣的父亲焦天雄在家族中并不得势,可家族每一年的分红也不少,而且焦雨欣在鹏城集团中供职,他们如何也不能将一个腌菜坛子作为寿礼带过来。

“雨欣,你们到底要做什么”,一个房间中焦天雄盯着焦雨欣问道。

焦雨欣苦笑一下,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凄苦,她也没想到冯韶涵会给自己来这样一出,这现在面对父亲的责骂,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在焦家诺大的宴会厅中,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在一个地方,他们都盯着冯韶涵手中的“腌菜坛子”,一阵阵哄堂大笑在宴会厅中回荡。

不过冯韶涵似乎并不受这些影响,他低头坐在哪里,手里紧抱着他带过来的寿礼,似乎生怕别人抢走一样。 而他这样更是让祝寿的宾客如同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样。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