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4章 闽南程济

发布:2020-11-21 16:13:51

听焦晓玉这一问,冯韶涵眼眸波动幅度了几下,“也没系统学过,顶多算上一个赤脚医生吧”。“我有个朋友在中医协会,的话你不愿意的话,我帮你打个打招呼,你去考一个从医资格,今后“我有个朋友在中医协会,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帮你打个招呼,你去考一个行医资格,将来或许用得上”。。...

听焦雨欣这一问,冯韶涵眼眸波动了几下,“没有系统学过,至多算上一个赤脚医生吧”。

“我有个朋友在中医协会,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帮你打个招呼,你去考一个行医资格,将来或许用得上”。

“那就多谢了,日后即使让集团开除了我也能养活你”。

焦雨欣微微一愣,眼眸中出现了一丝异彩,“冯韶涵,你在那个中医学校上过,我听说好像办理行医资格要毕业证”。

“我没有上过学,中医都是和老头子学的”,想想有些年没有见到老头子,冯韶涵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激动。

“那你当初进集团的那些名牌大学的毕业证是怎么回事”,焦雨欣无语道。

“那是我花钱办的,一个毕业证才五百块,这年头没有毕业证根本找不到工作”。

焦雨欣不由的语结,虽说他对于冯韶涵不了解,可她认为有国外名牌大学的冯韶涵应该是一个海归,可却没想到这个家伙连学都没上过。

冯韶涵当然知道焦雨欣心里在想什么,见焦雨欣不说话,他再次蜷缩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陡然间闭目养神的冯韶涵睁开双眼,他感觉到车子放缓停下,“堵车”,心里知道这点时间根本不能回家,冯韶涵心里冒出两个字。

鹏城是经济繁华的都市,人流量极大,所以堵车是最为正常的事情。

不过在他睁眼看向前面的时候,前面的确堵车,而在路边却围着一群人,一声声呼喊救命的声音从放下的车窗传来。

在冯韶涵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焦雨欣已经下车朝着人群过去。冯韶涵苦笑一下,随后也跟着下去。

透过围观人群的缝隙,冯韶涵看到在人行道上有着一个身穿唐装、须发皆白的老人倒在地上,此刻他的脸色发黑,一个老太太抚摸这老人的胸口不断哭泣。

“老太太,我们已经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马上就会过来,来先将老爷子扶起来”。

听到这句话,冯韶涵的目光一缩,“不要动,老爷子是气血上涌,现在气血都堵在咽喉,一动的话气血涌入脑部那就麻烦了。”

在说话的同时,冯韶涵挤进人群,他抓起老人的手,下一刻他微微一愣,老人的手就如同儿童一样。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一根手指就搭在老人的腕部,片刻之后,冯韶涵长出口气,“阿姨,老爷子没事,您帮我扶住老爷子”。

此刻站在人群中的焦雨欣眼神有点复杂,她看到冯韶涵身上再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懦弱,眼神也变得极为清澈,这让焦雨欣感觉冯韶涵似乎换了一个人一样。

冯韶涵和老太太将老人的嘴巴扳开,冯韶涵手指一动就将老人的舌头拉出来,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他的手上就多出了一枚银针。

“嘭”,一声轻响,一股恶臭让所有人都不由的皱眉,老人的舌头上冒出一团黑色的淤血。

恶臭让围观的人群一下散开,下一刻他们看到老人蠕动了一下,这让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的一缩,眼睛都看向穿着普通的冯韶涵。

一个倒地昏迷的老人,就一针让老人有了知觉,什么时候中医如此神奇了。

随着一声粗重的呼吸声传来,老人慢慢睁开眼睛,他看了眼身边的老太太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关切,“老太婆,又让你担心了”。

老爷子醒来让老太太松了口气,她指了指冯韶涵,“老头子,多亏了这个孩子,要不是他,你就麻烦了”。

冯韶涵对着老人点点头,转头看向周围的人,“你们谁有矿泉水”。

片刻之后,老人将簌口水吐出去,他带着一丝惊讶看先冯韶涵,“年轻人。你学过中医”。

“家传一点医术让您见笑了”。

老人摇摇头,巴喳了几下嘴,“我的毛病我知道,而你下针的位置在心穴位置,这可不是一般中医所知道的,能不能告诉我你出身在中医世家哪一门。”

“老爷子,我只有一个居住在乡村的爷爷,根本不是什么中医世家,您的心肺血气过旺,我记得《黄帝内经》中的清心汤添加一点地骨皮效果不错。”

老人目光闪烁了几下,眼睛陡然一亮,“我怎么没有想到清心汤添加了地骨皮会有这种功效,小友你在哪里高就,有机会我去拜访你”。

就在这时救护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冯韶涵呵呵一笑,“老爷子,有缘自会相见,您按照那个方子调理,日后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亲眼看到冯韶涵一针就将一个昏迷的老人救治,围观的不少人都询问冯韶涵在那个医院上班,不过冯韶涵只能摆手。

等再次回到后座上,焦雨欣转头盯着冯韶涵,通过醉流霞焦雨欣也相信冯韶涵学过中医。

刚才冯韶涵救治老人的时候,她一直注意观察,而那个倒地的老人她也认识,能够得到老人的赞赏,冯韶涵的出身并不普通。

第一次让焦雨欣这样盯着,冯韶涵的老脸有点发红,他摸了摸鼻尖,“我和你说过,我学过中医”。

“你知道你救得那个老人是谁,他是鹏城中医学会的会长,咱们国家九大中医圣手之一闽南程家程济”。

冯韶涵目光一缩,程济他虽说没有听爷爷说起,可是闽南程家他可是听过很多次。

闽南程家在中医界赫赫有名,闽南程家的汤剂独步,中医界的九大世家中没有哪一个家族能够在汤剂上赢得了闽南程家。

看到冯韶涵神情的变化,焦雨欣再次问道,“你真的不是中医九大世家的子弟”。

冯韶涵苦笑一下,“如果我是九大中医世家的子弟,你觉得我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路通了”。

就在焦雨欣开车离开的一刹那见,冯韶涵的目光猛地一缩,他感觉到后背有点发凉,职业的习惯让他心头一沉,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

在冯韶涵他们离开焦家之后,焦家热闹非凡,寿星焦作似乎并没有因为长子焦天雄一家离开而感到失落,他的脸上反倒是出现了笑容。

不过老太太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焦天雄、焦雨欣毕竟是她的儿孙,在她的眼里只要他们过来就已经满足,可现在却因为一个腌菜坛子被老头子赶出家门,这让老太太心里及不好受。

而焦天海、焦天龙他们这些人更是没有任何的感觉,似乎焦天雄、焦雨欣都是外人一样。

至于说过来祝寿的宾客更是知道焦天雄在焦家的地位,焦家都没有任何的尴尬,他们更是不会说什么。

一个包厢中有十多个青年,每一个人穿着都是极为高档,焦鹏、焦飞也赫然在列。

焦鹏端起一杯红酒,轻微晃动了一下,“哥几个,这红酒在其他房间中都没有,这是我专门从法国订购回来招待哥几个的”。

一个眼圈发黑、脸色有点苍白的黄发青年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微微叹息一声。

“刘少,怎么了,是不是这红酒不合你的口味”。

“焦鹏,路易十三的味道的确不错,如果说是以前的话,路易十三对我来说是最好的东西,不过今天在闻到另外一种酒香,路易十三我真的有点不喜欢了”。

“刘少,你说的是焦雨欣带过来的醉流霞”。

焦鹏微微一愣,“刘少,醉流霞的酒味的确逆天,可我爸爸说过醉流霞是用化工香料勾兑出来的”。

刘少摇了摇头,“焦鹏,难道你看不出来,那是焦叔叔为了挤兑焦雨欣他们父女,石普雷是什么身份,如果真的是用化工原料勾兑出来的,石普雷走的时候根本不会带走醉流霞”。

“刘少,焦雨欣说过醉流霞是哪个窝囊废冯韶涵买到的,如果醉流霞真的没有化学香料添加的话,刘少可以拿到酒方,这样一来可以喝不完的醉流霞,还可以用醉流霞赚大钱”。

“醉流霞的味道太香,鹏城也就这么大,可从来没有听过醉流霞,如果我预料不错的话,醉流霞的酒方应该在那个冯韶涵的手中”,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刘少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寒意。

焦鹏听到这些目光闪烁了几下,“刘少,这一次爷爷动怒,家族肯定会打压焦雨欣,到时候焦雨欣肯定会求上门来,不说是醉流霞的方子就是焦雨欣也会投怀送抱。”

“一个二手货,刘少才不稀罕”。

焦鹏摇摇头,“你们错了,那个冯韶涵就是一个病秧子,我曾经听焦天雄说过,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同房呢”。

听到这话,刘少的眼睛一亮,“焦鹏,你说的是真的”。

“刘少,我怎么会骗你,今天你们也听到了爷爷不让焦天雄他们来焦家,依照爸爸、三叔他们集团那边也要拿焦雨欣开刀,焦天雄窝囊,他们想要回到焦家也只有焦雨欣来求我爸爸,到时候她还不得听从咱们的摆布,刘少,焦雨欣虽说结过婚,可她却还是原装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