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章 醉流霞

发布:2020-11-21 16:13:51

虽然宴会厅有着厚厚的地毯,可盛开了醉流霞的腌菜坛子更本能承受忍不住,当腌菜坛子崩裂的下一刻,淡金色的醉流霞并不像水一样渗进到地毯中,不是化为一滴滴淡金色的液滴在地毯刹那间一股浓郁的酒香在诺大的宴会厅中弥漫,闻到酒香的人都感到精神一震,而像焦作他们这样上了年岁的更是感觉到身体机能都活跃起来。。...

虽说宴会厅有着厚厚的地毯,可盛放了醉流霞的腌菜坛子根本承受不住,当腌菜坛子碎裂的下一刻,淡金色的醉流霞并不像水一样渗入到地毯中,而是化成一滴滴淡金色的液滴在地毯上滚动。

刹那间一股浓郁的酒香在诺大的宴会厅中弥漫,闻到酒香的人都感到精神一震,而像焦作他们这样上了年岁的更是感觉到身体机能都活跃起来。

焦作闻到醉流霞的酒香,他的脸色一变,他能够感受到这醉流霞的逆天,身处豪门的他品尝过太多的药酒,可他自问品尝过的药酒连醉流霞丢一点都不如。

此刻叫做的心里满是苦涩,这明明就是焦雨欣送给自己的寿礼,可就是因为外表的原因,让自己拒绝,而且还迁怒焦雨欣。

焦雨欣是他喜爱的孙女,他能够感受到孙女为这一坛醉流霞花费了多少,可现在。。。。。。。

“暴殄天物”,石普雷怪叫一声,他快速走到了酒坛碎裂的地方,将一片还有一些醉流霞的瓦片拿起来,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如同瓦片中盛放的是什么珍贵的宝物一样。

浓郁的酒香让很多上了年岁的老人感觉到了醉流霞的珍贵,在视频了动手之后,他们纷纷出手,那些还有一些醉流霞的瓦片都被他们拿走。

宾客们抢夺几滴醉流霞,而垂头丧气离开的焦天雄夫妇、焦雨欣此刻都愣在哪里,他们当然也能够感受到醉流霞不是普通的药酒,而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珍品。

焦雨欣到了冯韶涵身边,将冯韶涵搀扶起来,看向冯韶涵的眼神中满是歉意。

她心里清楚五万块根本买不到醉流霞,而只是因为一个腌菜坛子就让自己误解冯韶涵,如果刚才自己坚持一下,或许情况就会反转。

“好酒,这是琼浆玉液,就这药酒一斤至少能够价值三百万,可惜了、可惜了”,那边的石普雷带着无限惋惜说道。

这话让所有人一震,冯韶涵抱着的腌菜坛子不小,至少能够盛放五斤醉流霞,这如果一斤价值三百万的话,那五斤是多少,那可就是一千五百万,论价值的话可要比焦天海、焦天龙送出的礼物更加昂贵。

“石老爷子,您见多识广,不说是鹏城,就是九牧国的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药酒吧,这里面还不知道添加了多少化学香料,名义上是寿礼,其实还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这样的人其心可诛”。

这一个声音让所有人都看向说话的焦天海,刚刚脸上有一丝愧疚的焦作听焦天海这一说,目光闪烁了几下,愧疚之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怒。

正如焦天海所说,焦作品尝过太多的药酒,可从来没有如此香味的药酒,而且色泽也没有出现过淡金色的药酒,这让焦作马上相信了焦天海。

看到老爷子神情的变化,焦天海心头一喜,高声道:“还看什么,快将那些垃圾清理出去”。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震,他们瞬间将目光看向焦天雄他们四个,他们能够从焦天海的话语中听出一丝别样的味道。

焦天雄三人当然也能够听出焦天海话中的意思,他们再看向父亲焦作,在看到父亲脸上的温怒,三人不禁心头一颤。

“雨欣,这醉流霞你是从哪里买到的”,石普雷根本没有去理会别的,他浸淫中药不知道多少年,虽说刚才只是浅尝了一下,他心里清楚,醉流霞并不是像焦天海所说使用化工香料配制出来的。

焦雨欣微微一愣,“石老爷子,这酒并不是我购买的,是冯韶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买到的”。

还没等石普雷说话,焦天海一下跳出来,他怒目看向冯韶涵,“冯韶涵,你吃我焦家喝我焦家,你却用这种劣质的药酒蒙骗我爹,你们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二叔,醉流霞里面并没有任何化工香料,之所以有这样的香味,主要是里面药草搭配的问题”。

“我爸爸见多识广,你以为我爸爸什么也不懂,你还想糊弄”,焦鹏此刻得势,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想法,在说话的同时一脚蹬向冯韶涵,冯韶涵应声倒地。

“都别吵了,让他们走,我不想看到他们”,焦作在这一刻发声。

焦作是焦家的掌舵人,他这话一处整个宴会厅一下安静下来。

或许是焦天海的话起了作用,在焦天雄他们离开之后,那些抢到瓦片的人纷纷将瓦片扔掉,这让石普雷心疼万分。

他知道此刻就是自己和焦作去说,焦作也不一定会相信,所以石普雷趁着佣人打扫的时间离开了宴会厅。

他想要知道冯韶涵是从哪里买到的醉流霞,不过在他追到大门的时候,他看到焦天雄他们已经离开。

。。。。。。

“冯韶涵,醉流霞里面真的没有添加任何化工香料”。

原本蜷缩在后座的冯韶涵听焦雨欣这一问,他直了直身子,低声道:“雨欣,你觉得我会添加化工香料,别忘了那可是你爷爷”。

“你从哪里买到的醉流霞,按照石老爷子所说花费应该不少,我给你的五万还真是不够”。

“如果说是我自己酿制的,你会不会相信”,冯韶涵诺诺说道。

焦雨欣微微一震,嘴角撇了撇,从冯韶涵和她住在一起,虽说冯韶涵一直在鼓捣中药,可那个时候他说他身体有病,用中药是调理身子,可焦雨欣却不认为醉流霞是冯韶涵能够酿制出来的。

“如果醉流霞中真的没有任何化工香料,你有醉流霞的方子,你早已成为富甲一方的富豪,你何必要蜗居在我哪里”。

冯韶涵轻咳一声,“家里还有一坛醉流霞,你找个时间给爸爸送过去吧,醉流霞能够延缓衰老”。

焦雨欣杏目一缩,眼底流出一丝惊讶,她将车缓缓停在路边,转头盯着冯韶涵,“冯韶涵,醉流霞真的是你自己酿制的”。

在看到冯韶涵点头之后,焦雨欣的眼眸中突然流露出一丝喜意,“咱们现在就去找爷爷,只要你将醉流霞的酒方拿出来,爷爷肯定会给你一个让所有人都羡慕的职位”。

“雨欣,你觉得有二叔、三叔他们在,爷爷会相信我能够酿制出醉流霞,而且爷爷现在对集团的事情很少管理,集团成了什么样子,难道你不知道”。

“我会和爷爷说清楚,让你以酒方入股,这样一来就不怕他们纵中作梗了”。

“雨欣,别太天真了,如果爷爷相信你的话,你也不会从总经理的位置变成一个部门的总管了。这一次事情之后,你的职位或许还会变动,而我或许会被他们扫地出门”。

“他们敢。。。。。。”焦雨欣说出这样一句话,扭头不在看冯韶涵,继续开车上路。

冯韶涵轻叹一声,“雨欣,我留在你这里的确可以抵挡那些登徒浪子,可给你带来的麻烦也不少,现在几乎整个鹏城都知道我和你同居了,想必他们也不会过来找你,要不咱们离婚吧”。

焦雨欣微微一震,她和冯韶涵在同一屋檐下有两年多的时间,名义上两人已经结婚,可不说是同房了,就是连手都没有拉过。

冯韶涵虽说胆小、懦弱、懒惰,可两年多时间焦雨欣能够看出冯韶涵是一个正直的青年。

在焦雨欣的心中冯韶涵也就是她的挡箭牌,有冯韶涵存在那些所谓的阔少不会打自己的注意。

原本想的是等安定之后,给冯韶涵一笔钱离婚,可现在冯韶涵主动提出来,焦雨欣的心里有着一种别样的感觉。

到现在焦雨欣才明白,自己已经习惯了有冯韶涵在生活中的感觉。

“这事情以后再说吧,我知道这事情对你不公平,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你有合适的人选,我会和你离婚的”。焦雨欣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有一点心痛的感觉。

冯韶涵心头微叹一声,当初任务被追杀,他也知道对方肯定是为了他手中的哪一件东西。

东西还在他的手中对方肯定不会放过他,而自己体内的毒素到现在都没有排出去,如果继续留在焦雨欣的身边,或许会给焦雨欣带来麻烦。

正是因为如此他想趁着这个机会离开焦雨欣,却不想根本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的焦雨欣却不同意。

随着冯韶涵再次咳嗽,焦雨欣轻声道:“冯韶涵,要不我再带你去别的医院看看,你这毛病或许中医看不了”。

“不用了,我的毛病我知道,就是去了中医院也不顶事,我再试试别的配方”。

“冯韶涵,你真的学过中医”,想想这两年的时间,冯韶涵不断服食中药,而每一副中药都是他亲手配制的,一直以来焦雨欣不相信冯韶涵懂中医。

而今天通过醉流霞的事情,让焦雨欣对冯韶涵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心里隐约感觉到这个家伙还真对中医药有研究,要不然怎么能够酿制出醉流霞这样的药酒。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