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5章 纯手工酿制?

发布:2020-11-21 16:13:52

在焦鹏他们密谋策划怎么夺回醉流霞配方的同时,驾驶车辆的焦晓玉意外发现坐在后座上的冯韶涵这一次也没倦缩在哪里,不是望着车窗外面不明白在心里想什么。通过倒后镜焦晓玉看见冯韶涵虽然通过倒后镜焦雨欣看到冯韶涵虽说看着窗外,可脸上的表情却是阴晴不定,这让焦雨欣感到惊讶。。...

在焦鹏他们密谋怎么夺取醉流霞配方的同时,驾车的焦雨欣发现坐在后座上的冯韶涵这一次没有倦缩在哪里,而是看着车窗外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通过倒后镜焦雨欣看到冯韶涵虽说看着窗外,可脸上的表情却是阴晴不定,这让焦雨欣感到惊讶。

要知道冯韶涵过来两年多,两年多的时间冯韶涵都是唯唯诺诺、小心翼翼,即使别人打骂他,他也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

焦雨欣眉头皱了皱,心里突然间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是因为醉流霞的事情。

不过这个念头瞬间消失,在单位中自己是他的上司,鹏城集团有着数十万员工,或许冯韶涵是每一个月扣除奖金、工资最多的一个,可每一个他对于这些都毫不在乎。

既然他不是因为醉流霞,那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因为爷爷。。。。。。

坐在后面的冯韶涵虽说看着窗外,可焦雨欣的神情变化他也能够从倒后镜中看出来。

不过他并不去想焦雨欣在想什么,他自己在想离开时候的那种感觉。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肯定不会有那样的感觉,可经历的太多,那种感觉他不可能不清楚,那并不是普通人的注视。

虽说自己的暗世界待过六年,可知道自己容貌的只有三个,其中两个已经殒命,剩余下来的一个肯定不会背叛自己。

所以说那个人出现应该是无意的,不过同为暗世界的存在,虽说自己现在体内有毒,可冯韶涵还是担心对方发现自己也是暗世界的人,那样的话自己就不安全了,现在的他不说是对付暗世界的高手,就是普通人他都没办法对付。

想着这些心事,焦雨欣什么时候停车都不知道,直到焦雨欣带着一丝怒容看他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冯韶涵他们所在的小区在鹏城也算是一个高档的小区,他们所住的房子也是焦雨欣爷爷的产业,虽说当初焦雨欣爷爷竭力反对焦雨欣嫁给冯韶涵,可毕竟有着血缘关系,所以也就将这个小区的房子给了焦雨欣。

房产是一处独立的别墅,别墅是一个两层的复式结构,别墅周围栽种着各种果树、花草,这些都是冯韶涵的杰作,在他过来之后他将别墅中原有的景观树全部挖掉、换上了各种果树。

两年下来果树已经挂果,所以整个别墅中果香阵阵,站在院落中有一种乡村的感觉。

“冯韶涵,你不是说还有一坛醉流霞”。

冯韶涵微微一愣,随即苦笑一下,“在地下室,我去拿出来”。

“我也去看看”。焦雨欣虽说在这里居住了两年多,可她还真的没有去过地下室。

之所以要跟着冯韶涵过去,其实焦雨欣的内心中还想知道醉流霞到底有没有添加化工香料。

这是一件面积至少有二百平米的地下室,里面有着一个个有半人高的大瓮和不少焦雨欣都没有见过的工具。

整个地下室中充斥着浓浓的酒味,虽说没有醉流霞的那种味道,可如果仔细感受,能够感受到一丝醉流霞的味道。

看着井井有条、干干净净的地下室,焦雨欣有点哑然,这个家伙很多时候连脸都不洗却不想将地下室整理成这个样子。

“这里”,冯韶涵走到偏北的一面墙壁之下,轻声道。

焦雨欣目光微微一缩,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冷意,靠墙放着至少五十个腌菜坛子,而这个家伙却说只剩下了一坛醉流霞,显然这个家伙在骗自己。

再看看另外一面墙壁下面包的严严实实的大瓮下面的木质塞子还有这一滴滴浑浊的液体低落,焦雨欣眼眸中的冷意更浓。

看到焦雨欣表情的变化,冯韶涵当然知道焦雨欣心里在想什么,他尴尬一笑。

“雨欣,原酒虽说一样,可搭配的药草不同,这些并不是醉流霞是醉留香,这一坛才是醉流霞”。

焦雨欣冷哼一声,她走向放置腌菜坛子的地方,目光在腌菜坛子上面扫了几眼,目光落在了另外一处。

哪里堆放了不少药草,虽说地下室中充斥的都是酒香,可靠近的时候还是能够闻到一丝淡淡的药香。

来回在地下室中走了几次,焦雨欣再次到了冯韶涵身边,看了眼比自己高出半头、可身子却很是虚弱的冯韶涵。

“你真的没有添加化工香料”。

冯韶涵无语的看了眼焦雨欣,手指在诺大的地下室中指了指,“地下室也就这么点空间,除了五谷杂粮之外好像没有其他东西了吧”。

“你说这里除了醉流霞之外还有醉留香,是不是醉留香和醉流霞一样昂贵”。

“醉留香中的药草一般,味道差醉流霞很多'”,在说话的同时冯韶涵将醉流霞抱起来抬脚就要离开。

“等下,我看看这醉留香”。

当冯韶涵将一坛醉留香的泥封拿掉,一股酒香弥漫而出,这股酒香沁人心脾,虽说不如醉流霞,可却也是焦雨欣所没有闻到过的。

带着一丝惊讶,焦雨欣看向冯韶涵,眼眸中的温怒慢慢消失,她如何也想不出一个唯唯诺诺、胆小、懒惰还有这疾病缠身的冯韶涵有这这样的手艺。

要知道在刚才冯韶涵出手救治闽南程家程济之后,焦雨欣对冯韶涵有了一个认识,她感觉冯韶涵并不普通,这现在再闻到醉留香再想想醉流霞,焦雨欣敢确定冯韶涵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

她心里有点疑惑,既然冯韶涵不是一个普通人,那他又是什么来历,有着一手让程济都赞叹的针灸之法还能够酿制醉流霞、醉留香,而醉流霞、醉留香这两种药酒如此逆天可怎么没有听过。

“冯韶涵,这醉流霞、醉留香的配方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老头子收集了不少古籍,我在里面看到的”。

冯韶涵这话一出,让焦雨欣一震,今天一天他就听到几次老头子,可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冯韶涵口中的老头子到底和冯韶涵是什么关系。

还没等焦雨欣再次说话,冯韶涵将醉留香的泥封盖上,“雨欣,醉留香虽说比不上醉流霞,可味道也是不错,你如果送人礼物的话用醉留香也不错”。

焦雨欣不由的一震,醉流霞、醉留香没有添加香料,如果拿出去的话每一坛都能够卖上一个天价,可现在冯韶涵却这样轻易送给他,就好似这些醉留香只能卖几块钱一样。

瞬间焦雨欣又恢复了冷漠,“将醉流霞带上、再给我带一半醉留香,明天我带着去见爷爷”。

等冯韶涵带着疲惫回到别墅的时候,他看到餐桌上已经放好了焦雨欣点回来的外卖,这让冯韶涵不由的摇头,两年的时间一直吃外卖,现在的冯韶涵看到外卖都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想想老头子的手艺,冯韶涵吞咽了几口口水,叹息着走向餐桌。。。。。。。

第二天冯韶涵出来的时候,别墅中焦雨欣的轿车已经不在,在一起两年多时间除了焦家以及和焦家来往密切的家族知道他们的关系、集团中知道他们关系的还真没有几个。

骑着七成新的电动车优哉游哉出了别墅,一路上不知道又有多少在小区中散布的人注意到这个小区中唯一骑电动车出行的男子。

再一次打卡迟到,让冯韶涵惊讶的是,这一次负责打卡的小姐姐并没有责骂他,而是带着一种怜悯看着他,这让冯韶涵的心头一动,想想昨天的事情,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在乘坐电梯到五十四楼的时候,冯韶涵遇到了不少集团中的人,每一个看到他的时候,眼眸中都有着一丝别样,而更多的确是嘲笑。

进入到办公室的时候,冯韶涵微微一愣,他看到焦雨欣也在办公室,而此刻焦雨欣的脸色苍白,她失魂落魄站在办公室中央,在她的不远处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正是在集团中处处和焦雨欣作对的堂兄焦鹏。

办公室中的同时都低头不敢说话,在焦鹏的身边还有三个集团的高层,每一个和焦鹏一样,都是趾高气昂。

焦鹏在看到冯韶涵进来,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戏虐,他转头看了眼焦雨欣,哈哈一笑。

“既然人到齐了,我也可以将集团的决定说出来了”。

在说话的同时焦鹏起身,“焦雨欣身为鹏城集团的后勤部主管,不为集团着想一直贪污,集团决定免去焦雨欣后勤主管的职务,焦雨欣也算是焦家的一员,你就去公关部做一个普通的职员吧”。

说完这话,焦鹏看向冯韶涵,眼眸突然变冷,“冯韶涵你来集团两年多。经常迟到早退,所以集团决定开除冯韶涵,鹏城集团永不录用”。

“焦鹏,这些都是爷爷的决定”,焦雨欣身子摇晃了几下,神色惨淡的说道。

“当然是爷爷,要不然谁能做了这个主,对了爷爷还让我给你们带一句话,你的那栋房子爷爷也决定收回来,你名下所有集团的银行卡也全部被冻结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