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王爷的圣手倾妃任萍儿慕容天勤

发布:2020-11-21 22:54:22

为您提供更多《王爷的圣手倾妃》任萍儿慕容天勤,王爷的圣手倾妃任萍儿慕容天勤小说精彩的节选:任萍儿地说:“好,那我们走着瞧。只要你你敢退婚,我就被打断你的腿,我们走。”秦王气呼呼的后转身离开了院子,身后的黑衣卫队跟随秦王离开了了她的院子。秦王看着任萍儿说道:“好,那我们走着瞧。只要你敢退婚,我就打断你的腿,我们走。”。...

为您提供《王爷的圣手倾妃》任萍儿慕容天勤,王爷的圣手倾妃任萍儿慕容天勤小说精彩节选:任萍儿说道:“好,那我们走着瞧。只要你敢退婚,我就打断你的腿,我们走。”秦王气呼呼的转身离开院子,身后的黑衣卫队跟着秦王离开了她的院子。

《王爷的圣手倾妃》精选:

秦王看着任萍儿说道:“好,那我们走着瞧。只要你敢退婚,我就打断你的腿,我们走。”

秦王气呼呼的转身离开院子,身后的黑衣卫队跟着秦王离开了她的院子。

一直躲在屋子里的乳娘还有夏梅看到黑衣卫队离开院子,乳娘急忙跑了出来说道:“小姐你刚才胆子真大。你怎么可以要退秦王的婚啊,你怎么可以,小姐你不想活了吗?”

任萍儿想到刚到这里来的时候,秦王对她的侮辱,她就受不得,说道:“乳娘这些年来,那个慕容天勤给我的侮辱还不够吗,我宁肯这辈子不嫁也不会嫁给这样的人的。”

“对啊,对啊,小姐刚才你真牛,把秦王震的一愣一愣的。”夏梅不过一个十五六的小丫头,看到刚才的那架势早就吓的浑身发抖了。

任萍儿笑着看着夏梅说道:“好了,我们进屋吧。”

乳娘看着任萍儿眼神里满是焦虑,如果是以前乳娘觉得可以退婚,大不了她会带着任萍儿过日子,可是现在看着任萍儿的样子,做个王妃是没有问题的,乳娘心里觉得当王妃应该不错。

任萍儿看出来乳娘的担心说道:“乳娘,你放心吧,你不要为我担心,我自己心里有数的。”

乳娘叹口气说道:“唉,小姐如今你不疯了,我也放心了,小姐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任萍儿露出了笑容说道:“谢谢你乳娘。”

回到屋子里看到屋子里的摆设顿时觉得晃花了眼,刚才进屋的时候因为要对付春梅,所以没有注意屋子里的摆设,现在注意到了,才发现到处都是黄金的摆设,任萍儿惊讶的叫着:“哇,乳娘,我这屋子里怎么都是黄金啊。”

乳娘叹气说道:“唉,还不是夫人命令摆上的,这些都是公中的东西,有一点损坏我们是要赔偿的,而且啊,你看。”

乳娘上前走到一个花瓶前面用手指头,花瓶外面的表皮脱落下来露出原来黑色的质地,任萍儿皱着眉头说道:“假的。”

乳娘说道:“对啊,是假的啊,可是每个月管事来清点的时候,都是要我们赔偿真的,这种花瓶在外面买十个铜板就可以了,可是要是真金的。唉。”

乳娘的叹气让任萍儿看的出来,他们吃了这样不少的亏。

她安慰乳娘说道:“乳娘你放心了,我会让他们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任萍儿眼中露出冰冷的眼神。

她看着乳娘说道:“对了,乳娘刚才春梅管你要什么东西啊。”

乳娘看了一眼夏梅,夏梅到是一个心思伶俐的丫头,知道乳娘还很避讳她,夏梅低头树说道:“小姐,我出去了,帮你看看外面有没有什么风声。”

任萍儿笑眯眯的摸了摸夏梅的头发说道:“嗯,去吧。”

乳娘看着夏梅离开了,乳娘拉着她走到暖阁里,乳娘又掀开枕头里面露出一个小木匣,乳娘从头上拔出一个木簪,原来木簪子的另一头竟然是一把钥匙。

她惊讶乳娘的谨慎,看来这个院子里的斗争很厉害啊,她又意味深长的看着乳娘,看来乳娘是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乳娘说道:“夫人嫁给丞相的时候,当时丞相还是一个穷书生。”乳娘说道脸上一阵暗沉,语气有着明显的蔑视。

乳娘又继续说道:“我们夫人带了很多的嫁妆过来,后来夫人就那样莫名其妙的死了,大舅爷十分的生气要回了夫人带过来的铺子和庄园先有大舅爷为我们看管,等着小姐出嫁了在还给小姐,可是大舅爷还是每个月给我一些金子的,这是我这些年给小姐攒下的,夫人就是惦记这笔金子。”

乳娘回身打开匣子说道:“小姐既然你已经好了,这里一共有一万两黄金还有夫人生前留下的首饰就给你支配吧。”匣子打开是让人睁不开眼的金色光芒,还有各种雕刻精美的金银首饰。

任萍儿说道:“乳娘,这些金子以后还是有你保管吧,我现在不需要钱的。”

乳娘说道:“其实啊,夫人那里还是有小姐的嫁妆的,可是夫人以小姐有病在身不宜管理这些嫁妆的理由霸占着你的嫁妆,等到小姐出嫁的时候在还给我们,可是我估计那笔嫁妆钱早就让夫人花光了。”

任萍儿点头说道:“乳娘,我说过的吃我的给我吐出来,拿我的都给我还回来,乳娘不必担心。”

乳娘看着她乌黑的眸子,心里叹了一口气,傻丫头,哪里有那么简单啊。

任萍儿笑着说道:“好了,乳娘,这都快到晚上了,我饿了,我去叫夏梅给我端饭来。”

乳娘说道:“好。”

任萍儿走出来喊着说道:“夏梅,我饿了,去厨房把饭端过来吧。”

夏梅提着食篮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说道:“小姐,饭来了。”

任萍儿看着夏梅要哭出来的样子接过食篮子笑着说道:“这丫头怎么哭丧着脸啊。”

她打开食篮子一股馊气和臭气扑面而来,一碗泛着粉黄色的米饭发着臭气,一碗有着几根啃过的鸡骨头,还有一碗不知道什么汤浑浊的不清散发着酸臭的味道。

她挑了一下眉头说道:“夏梅你确定这是给我们院子的晚饭吗?”

夏梅看着已经阴云密布的任萍儿点着头说道:“王嬷嬷说这是我们院子的晚饭。”

乳娘看到食篮子里的饭菜苦笑的说道:“哎呀,看来这是夫人这是又缺钱了。”

乳娘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交给夏梅说道:“去吧,去买点好吃的来。”

任萍儿抓住乳娘的说道:“凭什么给他们金子,夏梅走跟我走。”

乳娘拉着她说道:“小姐这么多年了,夫人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来管我们要银子的,只要她要够的数目,我们院子的伙食自然会好起来的。小姐我们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任萍儿冷笑的说道:“奶娘我会让她们知道欺负我们,才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说完命令夏梅提着食篮子大步的向厨房走去。

傍晚的霞光洒遍了大厨房的整个院子,大厨房的一个角落里堆砌小山高一样柴火,一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一边抹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搓了搓冻僵的手哈了哈气,然后又拿起斧头开始批木头。

林嬷嬷穿着玄色的带着翻毛的杭绸棉褙子,好像一个尊贵的主人,手里握着一个铜制的暖手炉站在长廊里面嫌弃的看着劈材的婆子一眼,又朝着大厨房喊了一声:“都给我动作快点,老爷都回来了,你们这些懒骨头的婆子是不是不想干了,竟然还在这里磨磨蹭蹭的,要是误了事,我就把你们一个个都发卖到边界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