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不幸之事

发布:2020-11-22 02:02:00

就这样,我在医院住了下去,安排好给我的病房是3人间,除了我,是三位老人。  三位老人都已年过古稀了,为人很和蔼,很慈祥和蔼,明白我的病情后一劲儿儿的宽慰我,叫我放宽限制心,大家朋友相处的很是很融洽。  在攀谈之中明白三位老人了住了小半年了,他们的两位老人都已年过古稀了,为人很和善,很慈祥,知道我的病情之后一个劲儿的安慰我,叫我放宽心,大家相处的很是融洽。。...

  就这样,我在医院住了下来,安排给我的病房是3人间,除了我,就是两位老人。

  两位老人都已年过古稀了,为人很和善,很慈祥,知道我的病情之后一个劲儿的安慰我,叫我放宽心,大家相处的很是融洽。

  在交谈之中知道两位老人已经住了小半年了,他们的脊椎有些问题。而且其中一位再过两天就要出院了。

  在医院住的前两天到是安逸,只是自己的病情还是毫无进展。第三天上午,送走了那位出院的老人,病房里一下子感觉空了好多,只剩下了我和另外一位老人。这天,李明和王毅也来了,让我没想到的是,保安室的张大爷也来了。

  他把我叫到一个僻静的角落,特别神秘的说:“这两日是不还是不太平?”

  我吃了一惊,同时也好奇,不知道他在指哪方面。“还好吧,医院还是比较负责任的,待的也挺舒心。

  “孩子,你知道,我不是指的这方面,而是另一方面。”说道此处,他特别的摆弄了一下上吊的姿势。

  我大吃一惊,赶忙说道,“张大爷,您……”不等我说完,他打断我的话,“不用惊奇,从你第一天去找我我就知道你出事了。

  而且,这件事十分棘手。”他双眉紧蹙,感觉思考着什么。我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住他的双臂,快要哭出来了,“大爷,我见鬼了!”大爷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孩子,这些天委屈你了。我知道,所以我来救你了。”

  两人交谈了一会,我将所见所闻从头到尾都告诉了他。他听过之后神情更加严肃了。“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不过,办法还是有的。孩子,这件事情不是因你而起,但会因你而终。事态较为严重,我需要准备一下。

  这几天你应该会相安无事,如果我没算错,还有3天就是你的生日,在那日午夜十分会是大凶大yin之时,到时候我会来找你。有一点你千万记住,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出医院。

  你要时刻告诉自己,看到的都是幻觉。其余的以后会详细告诉你,你在这几天去买些贡香来,每天中午找一个阳光充沛的地方,在12点,1点,2点各吸一回,每次吸四分之一柱香,一定要坚持住,每日做一次,3日之后你就恢复知觉了。”

  交代完了看我一脸疑惑的样子,他解释道,“辰逸,你这不是病,而是鬼上身了。”最后3个字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着实震惊我了。

  看到我害怕的样子,他又说道,“别怕,照我说的做,一定可以替你解决这些麻烦。有什么疑问日后再谈,我先走了。”

  我着实被惊着了,一时间手足无措,送走了他们3人回到了病房,坐在床上发呆。一天过的很快,转眼之间就到了夜晚,医院的夜晚一般都很寂静,怕打扰病人们休息也不会让陪床的亲属太多的留下,就这样,寂静的夜晚就这样来临了……

  晚上起来上厕所,从厕所出来时,看到那位已经出院的老人回来了,我上去打了个招呼,老爷子向我笑了笑,说是回来拿东西,走的时候没注意,放在床下了。我也没有在意,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护士过来写记录报告,两人聊了起来,我问道,“姐,不是咱们医院晚上关门不让外面的人进来吗?怎么昨天我们屋那位老爷子大晚上回来找东西呀。”“开什么玩笑,我昨天值得夜班,哪有人进来啊,咱们医院晚上可都是封闭的。

  “说道此处,她故弄玄虚的说道,“你看到的可能是鬼吧,哈哈哈。”说着还拍了拍我肩膀,她是开玩笑,可是我却如何也笑不出来。

  我急忙下床跑到那位老人的床边,探下身子去看床下,果不其然,床下放着一个小箱子。我尴尬的对着她笑了笑,可能是做的梦吧。哈哈……”我拿过箱子交给了她,“这是那位老人留下的,应该蛮重要的,你看能不能叫他家人过来拿回去。”

  护士点了点头不以为然的出去了,我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那老人的空床铺。

  不多时,护士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紧张的说道,“小张,你快出来一下。”我知道一定是有事发生了。

  急急忙忙跟着出去了。

  她带我到值班室,将医院的电话听筒递给了我。电话里是一个女人,似乎十分伤心,“喂,你好。”

  我说,“喂,是小张吗?”电话中传来急切的询问声。

  “嗯,是我。请问您……”“哦,我是那位老人的女儿,听医生说,我爸爸有些东西落下了,是吗?”

  “嗯,是的。”

  “她急急忙忙的说道,“能不能等我一会儿,我过去去取。”对面的女人听起来很着急。

  “嗯,好的。我就在病房里,哪也不去。”放下电话,我才发现,四周的医生护士们难以置信的望着我。我尴尬的笑了笑,回到病房。

  不多时,有一位中年女人急急忙忙的进到我的病房,我将东西给了她。她瞬间满脸泪痕。我一时不知所措,“谢谢了小张。”

  她哽咽着,接着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说道,“昨天,我爱人接我爸爸回家,我都做好了一桌子菜庆贺我爸爸康复,可是,等了半天也没回去,后来才知道,他们出车祸了。”说到这里,她已经是哭的满脸泪水,“一个醉鬼喝多了逆行,撞上了,我爸爸当场就去世了,我爱人到是没什么大碍。”

  听到这里,我也十分的伤心,老爷子虽然跟我相处了短短几天,但是为人善良,和蔼,给我极大的好感。知道他不幸去世我也是特别难过。

  紧接着,她又说道,“昨天夜里我做梦梦到我爸爸说有东西落在医院,叫我回来取。正巧医院打电话给我,说是你……”说到这里,她抬头看了看我,没有再说下去。“是的,阿姨,我看到您的父亲晚上回来了。”

  我十分肯定的说道,“可能,这个东西对老人家和你重要吧。”我现在知道昨天晚上是又看到鬼了,但我却如何也害怕不起来。

  这时,她摸了摸那小箱子,“这是我妈妈生前为我爸爸写的信。”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是爸爸一手将我带大的。”

  说道这里,她悲伤的面孔上显出一丝欣慰,“他们两是从小一个院子里长大的,一起读书,一起考学,后来走到了一起。两人十分恩爱。

  可是由于工作关系,我爸爸经常到外地出差。但他们每周都会通信,两人对此乐此不彼,妈妈是在三十岁的时候查出得了癌症,她谁也没有告诉,包括我。

  是在她病床上最后一天时,我爸爸赶回来的,当时如果不是因为我还小,可能我爸爸就随妈妈一起走了。”

  她擦了擦眼泪,“从此,爸爸再也没有结婚,我曾经想给他找个老伴儿,互相照应一下,可是他总是跟我说,妈妈没死,永远都在我们身边。

  这个小箱子,他在身边带了一辈子……”

  这天夜里,我做梦了,是老爷子来了,他微笑着对我说,“小张,谢谢你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